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六节 八卦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六节 八卦


  邹治长办公室出来回到招待所,赵国栋才发现天色已T(子也是咕咕直叫,中午就在半路上和游明富随便对付了一顿,这晚上可得安安静静的享受一下招待说的晚餐。

  晚饭还是老规矩三菜一汤,两荤一素,外加一个煎蛋汤,赵国栋很喜欢招待所的口味,份量够足,米饭管饱。

  “你们俩都还没吃吧?”赵国栋知道马本贵对招待所的服务员管得很严,尤其是为自己服务这两个服务员要求更高,自己没有吃饭之前,她们是不能吃饭的,“去拿碗过来,一起吃吧,王二团每次做菜份量够足,看来是把咱们三个人的饭菜作在一起了。”

  萧牡丹和常桂芬都是连连摇头,“赵县长我们咋敢和您一块儿吃饭?马主任看见还不得剥了我们的皮?”

  “马剥皮就这么厉害?”赵国栋笑了起来,别看马本贵在领导面前俯首贴耳,在这一帮服务员面前可是一言九鼎,这马剥皮一词服务员们都只敢在自有内部人情况下说两句,可从没有人敢当着外人说。

  萧牡丹和常桂.芬脸色骤然变得苍白,这种称呼若是落到马本贵耳朵里,那两个人肯定就只有卷铺盖卷儿回家的份儿了。

  见两女被吓成这样,赵.国栋也有些不忍:“我说小萧、小常,你们俩就这么怕他?大不了就是把你们俩下了吧,难道说他还能把你们吃了不成?”

  “赵.县长,你说得轻巧,你是国家大干部,我们咋能和你比?桂芬姐和我来这儿上班多不容易,乡里多少姐妹们都羡慕得要死,你以为在县里找份工作这么容易啊?”萧牡丹显然比常桂芬胆子要大一些,噘着嘴巴道:“再说这上班又不累,离家也不远,不值班晚上还可以回去,每周还有一天休息,和县里干部一样,旱涝保收,谁不想来?”

  “难道说.你们就非要在招待所上班才是出路?为什么不出去闯一闯呢?”

  赵国栋皱起眉头问道.,这也是他最搞不明白的,宁陵这边经济发展滞后,没啥企业,富余劳动力很多,但是像安原本省内如安都、建阳这些地方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相当发达,也很需要劳动力,还不用说诸如广东和江浙沿海了。

  “出去闯?”萧牡.丹和常桂芬不约而同的摇头,“外边太复杂了,坏人太多,我们文化程度也不高,有没有学过什么专业技术,出去能干什么?真要有个事儿,我们啥也不懂,又没有人照应,万一被人卖到内蒙古、山西那边荒天野地里,那才叫惨。”

  “是啊。我们.村里就有一个去年才被公安解救回来。就是被卖到内蒙古去受了好几年折磨。听她说。那边连干净水都喝不上。几个月都洗不上一次澡。就住在土胚房子里。冬天能把你手和脸冻裂。夏天太阳毒得能把人活生生晒死。语言又不通。生活也不习惯。她在那边才五年就生了三个。一个都没要就跑了回来。赌咒发誓再也不出门了。她就是想要出去找工作被别人骗出去地。”

  见赵国栋挺和气。常桂芬胆子也大了起来。也敢插话说两句了。

  赵国栋从公安上出来。自然知道前几年正是拐卖妇女地高峰期。但是这几年随着公安机关打击力度不断加大。加上报纸电视地宣传。外出务工人员地警觉性不断提高。拐卖妇女现象已经大为减少。

  倒是沿海一些地方容留、引诱和强迫妇女卖淫现象在不断增多。像眼前这两个女孩子这般啥也不懂啥也不会地女孩子出去。很容易成为那些卖淫窝点地猎食对象。尤其是在沿海就更容易被裹胁。

  “家里农活儿就拿么一点。除了农忙时节。平时都没啥事儿。呆在家里也只有闲着。又不敢随便出门。

  ”萧牡丹叹了一口气。“我最远也就只去过宁陵一次。连省城都没有去过呢。”

  “嗯,我连宁陵都没有去过呢。”常桂芬也是一脸羡慕之色:“赵县长,听说省城里有几十层的高楼,那么高,人在上边都不会觉得发晕么?”

  赵国栋笑了起来,“会不会发晕,我也不知道,哪天你们去见识见识不就知道了?好了,再说一会儿,饭菜都凉了,把你们碗筷拿过来一起吃吧,老马有意见让他给我提,这浪费也是可耻的。”

  见赵国栋是认真的,两女犹豫了一下,也就壮着胆子去把自己碗筷拿来,斜坐在方桌一边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赵国栋其实挺喜欢这种气氛,一边吃一边谈话了解情况,两个女孩子都是来自花林乡下,很多光靠走马观花一掠而过的下乡调研是难以了解到最

  东西的。

  “你们那边乡下年轻人出去打工的多么?”

  “男的多一些,女的很少,都觉得出去不太安全方便。”

  “那不出去呆在家里干啥呢?”赵国栋问道。

  “男的一般就是打打零工短工,要不就是呆在家里玩呗,乡下茶馆多的是,五角钱一碗的茶就能喝一天,要不就是打扑克和麻将赌博,把风气都带坏了,现在不少人输了钱就要起坏心眼儿,夜里就出去偷东西。”萧牡丹愤愤的道:“我家里养的鸡鸭都被人偷了两次了。”

  赵国栋又是一.阵慨然,乡镇企业发展滞后,私营企业还没与在这些地方兴起,使得大量本地农民在农闲时节无事可做,再加上文化娱乐生活的匮乏,使得老百姓只能以赌博这种最古老而原始的方式来消遣,而这又极其引起社会治安状况的不稳定。

  所以伟人说得好,中国.问题终归到底是农民问题,占百分之**十的农民的生计问题始终是摆在一级地方政府的最大问题,而发展工业和推进城市化和城镇化建设似乎是目前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途径。

  如此.多的剩余劳动力只能通过发展本地工商业来解决,那种寄希望于剩余劳动力输出到发达地区只是一种治标不治本的临时性策略,最终会带来很多难以解决的后遗症,诸如大都市难以承载、留守儿童、内陆地区经济更加滞后、空心化等等。

  正思索间.,却听得门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响,还没等脸色煞白的两个女孩子站起身来,马本贵已经一阵风的冲了进来,怪叫起来:“咦,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怎么就和赵县长一起吃起饭来了?”

  萧牡丹和常桂芬二人.赶紧站起来,赵国栋却挥手制止了马本贵的发作:“好了,老马,你就别在那儿一惊一乍的了,是我让她们和我一起吃的,你觉得我和她们一起吃饭有啥问题么?”

  马本贵被赵国栋一.句话给噎了回去,满脸尴尬的道:“赵县长,这样会坏了规矩,她们是服务人员,怎么能够和服务对象一起吃饭呢?”

  “规矩也是人.定的,我又不是天天都和她们一块儿吃饭,今天在政府那边耽搁久了,她们也没有吃饭,我就叫上她们一起吃了,怎么,是不是还得和你先请示一下?”

  “那哪儿能呢?”马本贵忙陪上笑脸,“赵县长在省里边忙大事儿这么久才回来,一定很辛苦吧,邹书记和罗县长肯定要和你商量事儿,她们俩等等那也是应该的。”

  “好了,好了,老马,你也别在我面前唱赞歌了,我也没有那么大本事忙大事儿,都是些份内工作而已,咦,老马,你咋知道我和邹书记和罗县长商量事情了?”赵国栋还真有些佩服这个家伙耳朵长,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就能知晓自己到罗大海和邹治长那儿去了。

  “嘿嘿,这花林县委县政府还能有啥瞒得过我老马的耳朵?”瞅了一眼两个丫头,见赵国栋没有表示,马本贵也不好赶二人走,只得含含糊糊的道:“赵县长你去省里边几天就弄了一台小轿车回来,县委县府都闹得沸沸扬扬呢。”

  “这事儿有啥值得大惊小怪的,车不是已经给人大了么?”赵国栋漫不经心的道。

  “嘿嘿,你不知道,农业局孙局长那天在政府院里闹腾了好久才走呢,一路上都在骂骂咧咧说领导屁股就是要大一些。”马本贵神色诡秘的道:“听说廖县长也很不高兴,说这本来是县政府这边的车,就算是给了人大,那人大那台车也该还给政府才对。”

  “行了,行了,老马,别去传这些小话,我不爱听,你大小也是个领导不是,讲点觉悟行不行?”赵国栋挥手制止了对方,然后和颜悦色的对两个手足无措的女孩子道:“你们把菜带出去吃吧,我吃饱了。”

  直到二女出去之后,赵国栋才正色道:“老马,以后说话注意一点场合,小萧和小常虽然不会乱传话,但是这些领导们之间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别弄得领导不高兴。”

  “嘿嘿,赵县长,这几天家里边可热闹了,农业局、交通局、政府办这边,一帮人心思都活泛起来了,都听说你在省里边弄了几个大项目回来,一个个都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在政府院里窜来窜去,都等着你回来呢。”

  马本贵显然很有八卦的潜质,赵国栋很奇怪这种人怎么能在县委招待所主任位置上呆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