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七节 匪气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二十七节 匪气


  “等我回来?”赵国栋有些惊讶的反问道,“等我回来干什么?”

  “嘿嘿,赵县长,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真要有项目回来,不管啥项目肯定就有资金划拨到县上,谁不想沾点腥气?”马本贵理直气壮的道:“莫不是一个项目你赵县长一个人就能把它作下来?你总得要一帮人来干事儿吧?”

  “没那么夸张吧,这八字刚一,这些人就知道了?”赵国栋扰了挠脑袋。

  “赵县长,你别不信,我敢和你打赌,一会儿就得有人找上门来。”马本贵笑容越发诡秘猥琐,“无利不起早啊,聪明人都知道先下手为强。”

  正说间,门外走廊里就传来一阵粗重的声音:“咦,这不是二柳村常老三家的闺女么?咋一两年不见就长得这么水灵灵的了,找对象没?还没有啊,你在这儿干嘛呢?”

  马本贵竖起耳朵听着走廊里的对话,小声道:“瞧,我说的没错吧,这是麒麒乡的党委书记王二凯,保准是冲着赵县长您来的。”

  赵国栋还没料到马本贵有这本事,侧耳一听就能听出这是谁来,看来这也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得出来的,“麒麒乡好像属于马首区吧?”

  “嗯,是属于马首区,就着马首镇不远,从城关过去也就十来里地,正好就在到河口那边大路边上。”马本贵如数家珍般的小声道:“这王二凯当兵回来的,有些匪气,在麒麒乡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物,就是在马首区也是连区委书记的帐都不咋买。”。

  “哼,这么牛总的有点资本吧?”赵国栋轻轻哼了一声。

  “嘿嘿,他是方书记的战友,和牛德发他们都是一起当兵回来的,不过也有点本事,他当镇长时,计划生育工作曾经拿过全地区第一,农业税双提款收取也是年年先进。”马本贵声音更小了,“他和原来田县长关系也密切。”

  原来如此,这两项工作历来都是农村工作中的难点和重点,也难怪能得领导看重了。

  “老马,老马!你个老兔子跑哪儿去了?又栽在那个女人裙子下边出不来了?”那声音显得更加放肆,“嘿嘿,一两年不见,老马这儿尽养些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也不怕别人说嫌话?”

  马本贵早已经溜了出去,早不早在走廊里迎上了进来的几人,“王书,您老可别乱说,咱们这是县委招待所,你这么说不是打书记和方书他们的脸么?”

  “嘿嘿,打他们脸又咋的?他们要没做那些事儿怕啥?”那个放肆的声音越发高调,“妈的,啥好事都想不到我们南边,咱们马首河口这边就是二娘养的不成?”

  赵国栋坐在沙发里似乎听出一些味儿来了,看来这个王二凯还真有些匪气,这种话都敢当着马本贵说,一来说明马本贵口风信得过,二来只能说明这个家伙不怕事儿。

  “谁在那儿胡说八道?”赵国栋提高声音道。

  “这位就是赵县长?!”一个粗壮块头汉子钻了过来,满脸堆笑:“赵县长,别生气,我就这张嘴管不住,爱说些老实话,可领导又不爱听。”

  “赵县长,这位是麒麒乡的王二凯王书记,嗯,这一位是桂乡长。”马本贵也是笑容扑面,一边介绍,一边道:“赵县长,你们谈,我让她们过来泡茶。”

  赵国栋有些警惕,这个王二凯别看貌似粗豪,但是骨子里却精细得很,自己一发话马上就能见风转,而且脸也放得下来,尤其是听马本贵的介绍这家伙既然在麒麒乡是个说一不二的人物,能软能硬,这种角色最是难缠。

  “赵县长,我叫王二凯,这是我搭挡李明书,咱们都是麒麒乡的,赵县长来了没多久听说就去了省里边跑项目,我们来县里几一也没碰上您,今天从罗县长那儿听说您回来了,所以专程来拜访您。”王二凯个子不算高,但是却相当壮实,和干瘦的桂乡长比起来,真有些王配小鬼的味道。

  “王书记,桂乡长,坐,坐!”赵国栋也不为己甚,初来乍到,日后工作少不了和这些乡镇一把交道,需要仗他们的时候也还多。

  萧丹和常桂已经把茶泡好送了上来,“王书记,桂乡长,你们喝茶。”

  “桂芬啊,你现在伺候赵县长可要侍弄好了,赵县长可是咱们花林县的贵人,别给咱们麒麒乡丢脸知道不?”王二凯大大咧咧的道:“你们常家屋里也没出几个像样的人,都是些几棒子打不出一个屁的人,就你还行,可惜是个丫头”

  面对王二凯的强势放肆,常桂也只是唯唯低着头出去了。

  “王书记,小常是你们麒麒乡的人?”赵国栋只知道萧丹是双河乡的,常桂是哪儿的却没有在意。

  “嗯,咱们乡二柳村的,离我家也没多远,她爹几兄弟都是老实人,她妈好像是苍化那边嫁过来的吧,我当兵的时候她妈刚嫁过来没多久呢。”王二凯看样子对常桂芬家也比较熟悉。

  “王书记看来对麒麒乡情况熟悉啊。”赵国栋微笑着道。

  “赵县长,不是咱们吹,这麒麒乡没有咱不熟的地方,您也知道我是从计生专干再到武装部长干起来的,又在区里干了几年组织专干,别说麒麟乡,就是马首区咱也没有不熟的,这麒麒乡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没有谁敢说啥。”王二凯笑嘻嘻的道,“所以啊,赵县长,您那实验基地的项目若是放在咱们麒麒乡,我保管您想要那块地,我就给您那块地,您想要那座山,我就给您那座山!”

  赵国栋被这个家伙逗得有些乐了,来得还挺直白的,直接就把意图说了出来。

  “王书记,这基地建在那儿县里会通盘考虑,哪里条件最适合,基地就会考虑建设在哪儿,我个人可没有那权力决定。”赵国栋笑了起来。

  “赵县长,我们王书记是个直性子人,他说话也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请登陆!)来直去,咱们麒麟乡距离城里边也不算太远,也就十来里地,要说条件,咱们那儿老百姓纯朴,而且地质条件也合适,要地有地,要山有山,要水有水,咱们那儿老百姓就一直盼望着县里边能够给他们指条致富路,说实话,这县里眼晴都放在北边儿这些乡镇上,咱们马首和河口这边的乡镇就真的成了二娘带的孩子没人问了,赵县长,要不你可以实地到咱们麒麒乡看看,究竟合适不合适,咋样?”

  这姓桂的乡长别看人不溜秋,但是说起话来却是一套一套,赵国栋还真没看出来这家伙嘴才也不赖,看来这些书记乡长都还是有两把刷子。

  赵国栋对于这两个不速之客多了几分好感,不管别人打什么主意,至少别人能琢磨着为自己乡里拉来项目,这就算是有心,只要不是想要往自己腰包里塞,赵国栋觉得就凭这都该考虑。

  “这样吧,王书记,桂乡长,明天我到你们麒麒乡那边来看看,不过我不是专家,只能大概看看环境,究竟合适不合适,一要等专家们来看,二要由县里边来决定,我只是代表我个人来看看。”赵国栋不多废话,爽快的应承下来。

  “好,赵县长,够爽快!不像有的领导只顾看着别人**大,带松,就迷得不知道姓啥了。”王二凯站起身来,大大咧咧的道,听得赵国栋也是直皱眉头。

  送走了王二凯两人,马本贵立即就从黑暗中钻了出来,“老马,这王二凯话里有话,说谁呢?”

  “嘿嘿,还能说谁?”马本贵神色古怪的笑了笑,“咱们这花林县这种破事儿不少,本来也不算啥,你看人家田县长不是弄得安好,至少像党委书记乡长局长这样的人只会说田玉和的好处,但是你若是只顾人家**摸得爽,骑着舒服,不管人家有没有那能耐独挡一方,难就难免有人说闲话了。”

  赵国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马本贵虽然没有点名,但是年头,能决定人命运的一个县里边也就那么几个人,而且像王二凯这种位置,只怕就屈指可数了。

  “算了,老马,不说了,这些事情和咱也没啥关系,咱还是得按照自个儿的事情做,王二凯这人咋样?”赵国栋扯开话题。

  “还行,虽然性子野了一点,嘴巴了一点,但是能干事,有威信,在麒麒乡算是个角色,那桂全友也不赖,能说会道,和王二凯配合得也。”马本贵想了一想才道。

  “唔,那我倒要去看看他们麒麒乡究竟怎么样。”赵国栋正琢磨着,一眼瞅见常桂畏畏缩缩的站在门口,好奇的问了一声:“小常,啥事?”

  “赵县长,方才王书记要我给赵县长说说好话,说咱们乡真的能把那个啥基地的建好,请赵县长一定要考虑咱们麒麒乡。”常桂捏着衣角有些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