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三十一节 打火机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三十一节 打火机


  国栋!”赵国栋定睛一看,却是曲云峰,“云峰!”

  “嘿嘿,你也来开会?”曲云峰一脸兴奋,显然是对于能够看见熟人十分开心,“咋没看见建彬呢?”

  “苍化县的可能先来了吧?学习孔繁森对提高咱们**人素质和作风的大有裨益,谁也不能缺席才对,咱们年轻干部更应该向他学习。”赵国栋一本正经的道。

  “去你的!少在我面前给我来这些大道理,谁不知道这道理似的,这么久回去过没有?”曲云峰一边瞅着自己的队伍一帮人动向,一边抓紧时间和赵国栋聊一聊。

  “回去了一次,你呢?”赵国栋没有详细说。

  “我也回去了.一次,一个月了,咱们也是生理正常的大男人,回去一次不算过分吧?而且是公私兼顾,你小子还在给我打马虎眼,在咱们厅里去骗了一辆车和十万块钱,是不是?”曲云峰脸上有些说不出的味道,“行啊,国栋,还能把汤省长搬出来,真是小瞧你了。”

  “碰巧遇上个熟人和汤.省长还算熟,就打了一招呼,一辆车加十万块钱,车归人大了,十万块钱估计还没到县里就已经被规划完了。”赵国栋含笑压低声音道:“哪敢和你这农业厅里出来的嫡系比啊,弄了几个项目给土城?”

  “就一个.,中低产田改造项目。”曲云峰故作平淡状,但是赵国栋却能够从对方眼底身处看出得意,赵国栋本不想再问下去,但是看看对方有意无意的露出尾巴,自己若是不配合一下,实在也有些说不过去,“厅里能给多少补助?”

  “至少得给两百来万吧,我看.能不能争取到三百万。”曲云峰淡淡一笑道。

  “妈的,还在说我,你这一.张口就当我辛辛苦苦跑断腿弄来的十倍还有多,天理何在啊?!”赵国栋满脸痛苦和不甘状,“曲云峰,今晚客你请定了,我不在地委招待所吃,我要到宁陵最好的大酒店去狂搓一顿!”

  “得了,.你少在我面前装,难道说你们交通厅就薄待你了?说吧,你们蔡厅长给了你们花林多少?”曲云峰当然知道赵国栋也不是省油灯。

  “唉。.哪敢和你比啊。现打现地银子就要到帐了。我们厅里虽然也答应要给道路建设补助。但是一要有合适地项目。二要有地区和县里地配套资金投入。这两者不符合条件。一分钱都别想。县里现在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哪来什么配套资金?地区交通局更是一毛不拔。我这会儿白头发都快愁出来了。就盼望看能不能把厅里领导哄到咱们花林来好好算计算计。现在可是半点头绪都没有。

  ”

  自打曲云峰能在昏睡状态下不动声色地起床出门。赵国栋就再也不敢小瞧他和袁建彬两人了。这些人一个比一个隐藏得好。对付这些家伙。既不能说假话。那很快就会被这些家伙戳穿。日后见面就尴尬了。但也不能不说假话。嫉妒之下。否则难免不生出一些事端来。还是闷着脑袋干自己地。等一切都尘埃落定时再说。

  曲云峰也知道交通上项目历来要求市县两级政府都要投入省里边才能给予补贴扶持。单纯想要靠省里来承担那是不可能地。花林县是全地区数一数二地财政穷县。既没有像样地工业。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地农业支柱。纯粹就是一个为了填饱肚皮而挣扎地典型深丘县。甚至比苍化都还要差一截。

  “那国栋你可要努力。你们邹书记和罗县长那里你可要好生做好工作。争取县里拿出一点钱来投入。”

  曲云峰这一番话都纯粹是废话。要能邹治长和罗大海那里工作根本就不需要作。他们要能拿得出钱来。还需要自己在那里煞费苦心地盘算?

  “那是,那是,共同努力,共创辉煌!”赵国栋心里更是鄙薄,这家伙也学会打官腔起来,真是几日不见,已非吴下阿蒙了,居然还把官腔学会了,“建彬那边情况怎么样?”

  “也还行,听说这家伙也在争取水利厅一个小型水库排险加固工程的项目,准备对苍化县境内多坐小型水库排危加固,估计所需资金也不会少,至少也在三四百万,看样子苍化县财政能从这里节余不少。”曲云峰微笑着道:“你别小看了袁建彬这小子,他可鬼着呢,要不怎么会主动申请到苍化?”

  “他主动申请到苍化?”赵国栋吃了一惊。

  “嘿嘿,不知道吧,日后你就会明白的。”曲云峰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曲

  故弄玄虚让赵国栋很是气闷,只不过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眼见得人们都陆陆续续往小礼堂里走了,赵国栋和曲云峰也就只有匆匆告了别便各自走回自己的群体中去了。

  礼堂中按照规矩依然是按照每个县每个局行一块分配下来,看样子地委这次规划得很细,每个单位来多少人都把位置留够但是又无空位,这样可以保持整个会场的紧密性和严肃性。

  宁陵市毫无例外的被排在了第一位,作为宁陵地区人口和经济实力都是排名第一的头把交椅,他们理所当然的坐在第一梯队,随后的就是长陆县和土城县,花林毫不例外的和昌化县排在了最后一个梯队,这个时候赵国栋才看到了袁建彬,远远打了个招呼。

  人流一进入礼堂,礼堂就变得嗡嗡嗡起来,烟雾顿时在人群上空中生成,这年头还没有怎么提倡禁烟这一类的说法,人人见面第一件事情就是撕开锡箔纸拿出烟来散一圈。

  赵国栋走在整个花林县最后,而紧挨着花林县坐的就是号称第一局的地区财政局,而与赵国栋相邻的一个四十来岁的胖子大概就是地区财政局的一把手李鼎南,一个据说非常强势的财政局长,当然他背后站着麦加辉这个强项专员。

  赵国栋一屁股.坐下,这硬邦邦的折叠椅委实有些硌屁股,要在这一坐几个小时实在太难为人了,好在可以借助上厕所不时尿遁一番。

  左边挨着赵国栋坐的是.副县长辛存焕,一个民盟成员。按照各级党委和政府组成惯例,一般说来都得有那么一两个女性和一个民主党派人士进入班子,显示妇女能顶半边天和执政党与民主党派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政策。

  “辛县长.,来一根?”赵国栋和辛存焕没啥交道,印象中他好像不抽烟,果然对方摆摆手,赵国栋本来也不抽烟,但是看着周围四处烟雾缭绕,与其被动抽二手烟,还不如化被动为主动,主动出击抽一手烟。

  瞥了一眼旁边那个有些傲慢的.家伙,赵国栋本不想搭理对方,管他是啥角色,至少现在自己还求不到对方头上,但是想想自己还得在宁陵一呆三年,保不准还要和形形色色的局行打交道,也就捏着鼻子给自己右手边的家伙递上一支烟。

  李鼎南本不想参加这种大会.,但是这一次地委发文语气很硬,明确要求请假必须要给穆刚请假,这个从土城县委书记起来的家伙现在越来越不好说话,自己打电话过去,对方啥也没说,只是说没有特殊原因一律不得请假,言外之意很清楚,李鼎南气闷之下也不好多说。

  看见对方.递出来的烟,李鼎南怔了一下,这家伙不用说肯定不是本地干部,本地干部不会抽中华,一般副处级干部差的抽点硬壳红塔山或者阿诗玛,好的抽点软壳的,但是中华烟一拿出来就证明这个家伙一来不是本地干部,二来有些来头。

  李鼎南.也不说话,接过烟来,别在腰间的芝宝打火机便跳了出来点燃烟。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这家伙还真有些嚣张,宁陵这个时代能够用得上芝宝打火机,而且敢于公然堂而皇之用的干部,只怕还没有几个,赵国栋火机是登喜路的,登喜路并不是专业作的打火机的,它的打火机大多是以精致细腻更类似于一种小礼品而出现。

  “你是上边来挂职的?那个厅下来的?”话语倒听不出多傲慢,但是骨子里的居高临下却是压抑不住。

  “嗯,交通厅下来的,分到花林。”赵国栋也表现得很低调。

  “后生可畏啊,你有没有二十八?”李鼎南注视了一下对方洋溢着年轻和活力的脸,有些感慨的问道。

  “二十五。”赵国栋很不喜欢对方这种恃强凌弱的询问方式,但是在对方威压下,处于这种情势,他也不好反击。

  “嗯,省里边下来就是好。”李鼎南吐出一口烟雾,让自己脸藏在烟雾中,目光中的散漫和不甘却若隐若现。

  赵国栋能够感觉出对方似乎很有些怨气的模样,只是自己似乎和对方半点也挨不着,他也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能感觉到这个家伙大概也是自己单位里强势惯了,所以举手投足间都有一股子霸气,这霸气么,说得好叫有魄力,说得不好就要刚愎了,就看领导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