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三十二节 哪路人马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三十二节 哪路人马

  导们进入主席台就座的顺序很是耐人寻味,人大工委])7委的副职领导们入席显得很随便,反正他们的位置都在主席台的二排,对号入座就行了,而且还不时打着招呼说笑着。

  而行署的副职们和常委们则基本上是延续着次第入座的程序,而且基本上是面无表情各自夹着皮包,目不斜视的直奔自己的座位,而几位主要领导则是先有秘书将他们的皮包和水杯放在桌案上,表示领导已经到了,然后才陆续入座,这相当微妙而又细致。

  当蒋蕴华入座的时候台下声音渐渐消失变得平静下来,而麦家辉和祁予鸿二人却是一边交谈着一边入座,麦家辉不是挥动着手臂,而祁予鸿则是双手背负满脸沉思之色,不时点点头,似乎是在思考麦家辉的言语。

  当祁予鸿和麦家辉一落座,蒋蕴华目光往下一扫,所有人都知道会议要正式开始了。

  用眼色徵询了一下祁予鸿,蒋蕴华清了清嗓子,“开会了,开会之前讲一下会场纪律,......”

  “下边我宣布.一下今天会议议程,会议第一项议程是宣传部长毛萍统治传达**安原省委关于《向孔繁森同志学习》意见的精神,第二项议程由组织部长穆刚同志作关于在全地区开展向孔繁森同志学习的活动布署安排,第三项议程由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麦家辉同志作就全地区党员干部开展向孔繁森同志学习活动作动员讲话,最后一项议程由地委书记祁予鸿同志作重要讲话。”

  赵国栋也不知道这种会.议学习的效果究竟怎么样,但是据他观察实际上很多人并没有认真听会,至少在宣传部长毛萍传达省委精神时,下边很多人的注意力就开始分散了,或许是省委的精神内涵实在太丰富,又或者是毛萍同志对省委精神领会得特别深刻细致,仅仅是传达省委精神就花去了将近五十分钟,这让下边很多人都是呵欠连天,而不少人干脆闭目养神,或者开起了小会。

  穆刚的讲.话稍稍提振了一下下边人的精神,毕竟在组织部长心目中留下不好印象,尤其是各局行各县的副职们还是相当忌讳的,这对他们日后的发展也许就是一个印象就会被毁了,虽然这种情况鲜有一见,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也不愿意在这种小事上栽跟斗,只是像县委书记或者县长以及重要局行的一把手们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视了,该干啥还是干啥。

  麦家辉的讲话充满气势,虽然.行署办早就为他准备好了稿子,但是他还是经常性脱稿即兴发挥,虽然赵国栋并不觉得他的脱稿演讲就能比稿子上的东西高明多少,但是多了一些宁陵地方方言和歇后语,总能更吸引人们注意力一点。

  祁予鸿的讲话深沉而又慢条.斯理,内容也是差不多,除了强调像孔繁森学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之外,赵国栋注意到祁予鸿屡屡提及要讲像孔繁森学习与眼前各地各部门实际工作结合起来,真抓实干,开拓创新的推进工作,拿出工作实绩。

  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是赵国栋却发现祁予鸿每每说到这一点时,目光总是下意识的在下边各县市的一二把手们脸上寻找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在寻找认同他这个想法观点的下属。

  冗长而.沉闷地会议一直持续到下午六点过才结束。三个多小时地枯燥学习会议让一干懒散惯了地书记县长局长主任们在等到蒋蕴华宣布散会那一刻。立即如洪水开闸一般像礼堂外汹涌而出。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一古脑儿地向外涌。总还是有那么几个书记县长们有意放慢脚步。等待着主席台上地领导们下台。然后靠过去。

  先前开会时呵欠连天地人们这个时候都是精神倍增。无论是簇拥在祁予鸿还是麦家辉身旁地人们。还是蒋蕴华和李重山一旁地领导。都是笑容可掬态度可亲。

  “辛县长。咱们咋弄?”赵国栋伸长脖子四处张望。仅仅几秒钟时间邹治长和罗大海两个带队领导身影就消失了。丢下一干没有抓拿地伙计们。

  “谁知道啊。刚才罗县长不是还说大家一起到地委招待所用餐么?”辛存焕虽然民主人士。但是嘴巴却丝毫没有民主人士那种文质彬彬地风格:“地委招待所那破地方有啥好吃地。尤其是这么多人煮出来地大锅饭菜。估计和猪食也差不多。赵县长。要不我请你。咱们去吃吃宁陵有名地小吃——梅记烧腊馆。保证你吃了一回想二回。”

  “那他们呢?”赵国栋仰养下颌示意其他一干人。

  “管他们。咱们自己吃自己。还用得着请示谁不成?明天准时到会就行了。要不把老韦喊着?”辛存焕和韦飚关系不错。

  “我看

  像在等邹书记和罗县长,方书记不是在那儿左顾右盼)l是在等他们俩呢。

  ”赵国栋注意到方持国一会儿拿出手机,但是却没有拨打,看样子是知道邹治长和罗大海的行踪。

  辛存焕瞅了一眼,“嗯,好像是,看样子邹书记和罗县长是去找主要领导汇报工作去了,那咱们就等等吧。”

  一直等到快七点,才见到罗大海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走,宁苑!”

  “啊?宁苑?”韦飚首先叫了起来,“咋,罗县长,今天要准备破费一把请咱们这些兄弟伙去宁苑消费一次?”

  “宁苑在哪儿?”赵国栋对宁陵这边的餐饮娱乐行业并不熟悉,小声问辛存焕。

  “跟着走就行.,据说是一个港商把原来宁陵饭店给买下来了,又把旁边与乌江之间那片地买了下来,修了一座相当雅致的内苑,分成许多风格不同的小院,主要接待所谓的VIP宾客,内院就被叫做宁苑,听说里边可算得上咱们宁陵地区最高档的场合,一般人你根本就定不到里边的位置。”辛存焕也是一连神秘的模样。

  赵国栋不由得哑然失笑.,连安都市那些所谓最高档的场所他也大致见识过了,五星级酒店也好,国际度假山庄也好,也就那么一回事儿,难道说宁陵这种地方还能变幻出什么新花样出来不成?

  什么VI来的噱头,故意设置一些所谓的门槛,使得进去消费过的人一下子就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了一个层次,可国人就爱这个调调,尤以这些偏远地方更甚。

  也罢,自己也好见识见识一下.这所谓神秘莫测高贵无比的宁苑,看看究竟能高档到啥程度。

  中巴车都已经被放了回去,.一干人等就只有乘坐出租车前往位于乌江江畔的宁陵饭店了。

  宁陵饭店.也是宁陵地区历史最悠久的饭店,原来是宁陵地区行署的招待所,后来因为经营状况每况愈下,负债累累,行署索性就把这饭店转让。

  一番运.作之后被一港商连同债务和员工一并接了下来,行署甚至还给予不少优惠政策予以扶持,比如地区上稍微重要而又需要上档次的会议以及上边各种应酬接待也大多摆放在宁陵饭店里,再加上港商对宁陵饭店也投入了不少资金装修并引进了不少管理人员,改进经营,这样几番折腾下来,生意也就火爆起来。

  一干人等分乘四五辆出租车赶往宁陵饭店,算算下来至少也得两三桌,也不知道究竟邀请了什么客人,而罗大海似乎也不愿意说,一干人也就知趣的不多问。

  赵国栋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能在宁陵这种地方吃到日式料理,虽然不是很地道,但是穿和服的侍女,日式推拉门,再放点类似于这一类的歌曲也就有点像那么一回事了,反正也没多少人真正感受过日本文化究竟是咋回事。

  赵国栋对日式料理了解也不多,即便是后世中他也对日式料理不感兴趣,对日本唯一感兴趣的还是她们的制服秀和各种**。

  一餐饭吃下来,不但是赵国栋,估计其他一帮子人也一样是气闷得很,味道一般,但是大家都不得不装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就算是喝起那不知名牌子的日本清酒来也是雅致有度的模样,却不知道日本人往往就是在喝了这种比糟水度数高不了多少的清酒之后就喜欢忘乎所以。

  一顿饭吃下来让赵国栋意识到除了麦家辉出现在席间令人觉得物有所值外,几乎所有人只怕以后再也不会来品尝这狗屁日本料理了,鱼片,寿司,还有芥末,还有寡淡的清酒,真是令人无味之极,赵国栋几乎从席间每个人的眼中都能感觉到这一点,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居然提出这样一个狗屁不如的提议。

  一直到麦家辉那辆皇冠尾灯消逝在转角处,邹治长才打了一个饱嗝,淡淡的道:“大伙儿也都回去吧,早点休息,明早还要分组学习讨论,大伙儿可别迟到了。老罗,我回家一趟,你把这边看着点儿。”

  “没事儿,邹书记你去吧。”罗大海点点头。

  一干人分成几拨迅速散去,这时候离休息还早,回招待所也没啥意思,赵国栋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宁陵是这么孤单。

  “走,国栋,一起去坐坐。”一辆出租车无声无息的停在赵国栋面前,赵国栋定睛一看,除了辛存焕之外居然还有罗大海和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万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