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三十五节 恩威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三十五节 恩威


  明富略带恭敬的神色走进赵国栋办公室,赵国栋正仔T|省公路设计院编制的关于花林县新坪到县城的公路改扩建设计说明书,这已经是三年前的老说明书,但却是按照二级标准水泥公路设计的。

  “老游,过来了,坐。”赵国栋见游明富进来了,摆摆手,示意游明富自己入座,然后继续埋头看手中的东西。

  “赵县长,谢谢了。”游明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谢我什么?”赵国栋放下手中东西,好奇的问道。

  “多谢赵县长在罗县长和邹书记面前替我争取,老游虽然没有那个想法,但是还是感同身受。”游明富所说也是由衷之言。

  “哦,我只是就事论事,我分管的单位需要的是有责任心的人,若是那些无所事事只图享受的人,我开诚布公的建议他们最好趁早别在我手底下干。”赵国栋淡淡一笑,“邹书记和罗县长没有采纳我的建议也是有他们的考虑,不要气馁,老游,机会总是垂青勤奋工作的热门组织上会看得到的。”

  说实话,游明富做梦都没有想到赵国栋会在邹治长和罗大海面前推荐自己出任交通局长,自己一不是学交通的,二也算不上大红大紫的人物,尤其是像交通局这种肥缺单位,游明富想都没有想过哪里会轮得到自己头上,但是赵国栋却在邹治长和罗大海面前竭力推荐自己,虽然最后常委会上没有通过,但是也足以让游明富心中感激不尽了,大概连那些常委们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也会成为交通局长的有力竞争人选。

  由方持国提出由牛德发出任县文化局局长的动议在常委会上没有激起丝毫波澜,无论是邹治长还是罗大海、万朝阳都表现得相当平静,似乎双方也都料到了牛德发这样的结局应该是最为符合目前局势的。

  城关镇党委书记黄铁臣调任县交通局任局党组书记,一天后县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牛德发等人的一系列任命。

  这一次调整几乎是在毫无风声的情况下进行的,牛德发这个炙手可热的人物居然乖乖的到县文化局去上了班。而且几乎是马上就规规矩矩的办完了交接,连那辆一直作为他专驾的三菱越野也没等上任的黄铁臣来就主动交给了交通局办公室,这让交通局一帮人简直觉得是太阳从西方出来了。

  谁也不知道这中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就连地区交通局也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调整感到不解,几个副局长都打电话给县委县府主要领导,询问究竟什么原因,但是得到的回答都是公式化的几句话,工作需要,本人要求。

  工作需要这句话无疑是废话。虽然它最实际。本人要求显然是假话。没有人主动要求从交通局调文化局。哪怕中国文化魅力在吸引人。估计也比不上交通战线如火如荼。

  而问及牛德发本人时。他本人也讳莫如深。丝毫不提自己地想法。只是说要干一行爱一行。

  唯有县委县府内部消息灵通人士感觉到牛德发地被调整大概与新来地分管副县长赵国栋有关系。只是一个挂职副局长就有这么大能耐。又地却有些不符合常理。但是很多事情往往又不能以常理来推理。

  而游明富这个本来在县府办就是可有可无地第三副主任居然也成为交通局长地有力竞争人选。使得无数人侧目。虽然没有能够成功。但是还是让很多人觉察到了游明富地这一次成为大热门背后隐藏地玄机。

  游明富本人当然清楚其中地奥妙。如果没有赵国栋在常委们面前地力挺自己。只怕那些人从来没有正眼考虑过自己。虽然自己在政府办这个副主任位置上已经一坐就是四年了。

  “赵县长。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个位置。真地。老黄这个人踏实肯干。而且最难得是没有啥私心杂念。有他帮你。我想这条路您可以放心了。”游明富发自内心地道。

  “黄铁臣我不太熟悉,不过听说官声还不错,要不咋会在城关镇党委书记这个位置上一坐四五年不动。”

  赵国栋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他了解过,黄铁臣的确是个老黄牛一类的另类,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城关镇党委书记这个位置上一呆就是好几年,如果不是这一次常委会上就交通局长人选僵持不下的话,加上自己又给邹治长和罗大海摆了游明富这一个明显不符合两方意愿的人选,只怕也轮不到黄铁臣这个家伙来坐。

  游明富也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隐

  讽之意,苦笑着道:“老黄人虽然实在,但是也并非]T故,这一次大概领导们都觉得这项工程炒得这样沸沸扬扬,不太好沾手,所以才会把黄铁臣推出来吧,他这个人别看像个闷葫芦,但是心里有谱。”

  赵国栋心中一动,看来还是有不少人都惦念着新坪到县城的工程呢。

  想一想也是,这样大一项工程你要想人不注意也不可能,游明富既然这般肯定的说,说明自己了解到的情况也基本属实,黄铁臣这个人做事相当有分寸,这样最好,工程交给这样的人来负责自己心里也踏实,大原则不丢底线,寻常人情世故也能照顾就照顾,那种纯粹一根筋的人来干这一行也麻烦。

  “老游,我已经和罗县长说了,今年将是我们花林交通建设的关键年,县政府准备成立一个交通建设领导小组,也就是工程指挥部,组长由罗县长挂帅,我任常务副组长,老黄和你担任副组长,老黄负责具体建设工作,而政府办来协调推进沿线各乡镇拆迁征地占迁,这一块就由你来负责。”

  赵国栋顿了一顿之后才又道:“你这一块事情也很繁重,虽然沿线民众对于修建这条公路积极性很高,但是涉及到个人具体利益问题仍然可能会有不少棘手问题会冒出来,你在国土、建设、农业上以及政府法制办各抽一人,与各乡镇政府一起来作好这项工作,既要维护涉及民众合法利益,又不能让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借机敲诈政府。”

  游明富来赵国栋办公室就是为此而来,县里成立这个交通建设工程指挥部把他定为副组长,立即引来了无数人艳羡的目光,新坪到县城共涉及六个乡镇,已经有几个乡镇的书记镇长打来电话,主要就是为征地拆迁问题来套近乎。

  谁都知道在征地上没有多少弹性,但是拆迁补偿和青苗补偿上却有不少弹性幅度,如田土的肥瘠,建筑物的新旧程度,林木的价格,而具体负责人拥有相当大的自由裁量权。

  “赵县长,这个任务恐怕有些困难,我恐怕”游明富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一下子就沉重起来。

  “老游,别那么多顾虑,这对你也是一个锻炼,整日呆在政府办光搞些文字工作没啥意思,下去多和基层打打交道,万一哪天叫你下基层去锻炼锻炼呢?”赵国栋微笑着站起身来拍了拍游明富的肩膀,“我可以给你交个底,在赔偿问题上,只要不过分,适当多补偿一些也没啥,你尽可自由掌握,不必锱铢必较,确保拆迁征地工作在顺利完成,当然主责在各乡镇党委政府,到时候开会我也要明确这一点,各乡镇党委书记是第一责任人,如果完不成任务,他党委书记是要拿话来说的。”

  听得赵国栋这样一说,游明富心中一松,他并不怕辛苦劳累,但最怕自己工作推进不走或者说不符合对方意思辜负了对方的期望,这才是他最担心的。

  但现在赵国栋既然如此大方的放权,他游明富也是在政府机关里操练了这么久的老机关了,对于这些事务也并不陌生,如果还把握不好机会,那可就真的是窝囊废了。

  送走了感极涕零的游明富,赵国栋坐回椅中。

  正如蔡正阳预测的那样,无论是邹治长还是罗大海都无意在这个时候彻底撕破脸,那样只会给地区领导以不识时务不顾大局的印象,到时候只怕谁都没有好果子吃,邹治长固然走不了,罗明海也别想好过,唯一的办法就是妥协。

  黄铁臣就成了妥协的产物,倒是便宜了自己,黄铁臣的确能帮自己减轻很大的压力。

  游明富并不是一个合适的交通局长人选,尤其是缺乏基层工作经验是他一大弱点,赵国栋推荐游明富也是为了树立一个印象,千金买马骨,何况游明富即便不算千里马,也算一匹良马,只不过在马厩里呆得太久了一点。

  只要有能力,愿意干事,自己就不吝推荐,也算给那些游离于邹系和罗系***之外的那些人一点希望。

  只可惜自己还不是常委,没有能够在常委会上好好唱一出,要不然只怕这县委县府大院里还要热闹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