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三十九节 崩塌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三十九节 崩塌

  天宇有些艰苦的站起身来,使劲儿甩了甩自己的头,T7)吸了几口气,这才慢慢向那边走去。.***

  萧牡丹有些担心的望着萧天宇的背影,却被赵国栋摆手示意:“牡丹,让他去吧,虽然我并不看好他们之间这段感情,不过让他暂时性安慰一下也好,免得一时间想不开,经过这一波事儿之后真要再有什么波折,我相信你们家这位大少爷也能够承受得起了。”

  萧牡丹也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略带调侃讥讽的味道,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赵县长,天宇他从没有在这方面有过经历,所以可能有些放不下。”

  “哼,牡丹,是不是每个人都必须要有经验之后才能从容面对现实?”赵国栋轻轻摇头,“我还是那句话,你弟弟恐怕是要吃些亏才能明白这个道理。”

  赵国栋挥手示意侍者再上一瓶酒,然后不慌不忙的替萧牡丹添上酒,“不要急,对方很冷静,而且根本没有把你弟弟放在眼里,他们不会对你弟弟有什么不利的。”

  出乎赵国栋的意料,萧天宇很快就把那个女孩子带了过来,这让赵国栋很是惊讶,这萧天宇还是有些本事啊,这么快就能说服这个女孩子让她相信这一切?或者说这个女孩子是真心喜欢萧天宇,有一线希望就来了?那自己可真有些看错人了。

  但是看到萧天宇那副欲言又止的神色,赵国栋就知道自己猜测出现了巨大偏差。

  “听天宇说,您找我?”女孩子此时表露出来的平静和一丝淡淡的惊讶让赵国栋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女孩子,只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赵国栋却也不好抽身不管了。

  “牡丹,你和天宇到隔壁去坐一会儿,我想要和这位陆蕊,嗯,是陆蕊小姐吧,好好谈一谈。”赵国栋双手合叉在一起,淡淡的道。

  萧牡丹还想说什么,但是随即就被萧天宇拉走了,此时的萧天宇完全将赵国栋当成了救命稻草。

  “你是天宇的同学?都是定向班的同学?”

  赵国栋脸上浅浅地笑意让坐在对面地少女有些好奇。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地男子身上流露出来地气息和自己身畔地男孩子截然不同。有一种说不出地味道。很难形容。嗯。应该是一种沉稳自然充满自信。足以主宰一切地气定神闲。

  “是。我听天宇说赵哥来自省城?”女孩子身上有一种淡淡地恬静优雅气息。配上姣好妩媚地容貌。不得不承认对于初入情网地少男们具有相当杀伤力。就连赵国栋这种见惯了漂亮女孩子地男子心旌都有些微微动摇。

  “嗯。我在省交通厅工作。现在下派挂职在花林县工作三年。”赵国栋也不需要隐瞒什么。

  “赵哥有什么要对我说么?”陆蕊对于眼前这个表情似乎有些为难地男子越发充满好奇心。对方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地气度相当随和自然。但是又有一种令人难以抗拒地雍容。

  “嗯。天宇是我朋友地弟弟。请恕我冒昧。我想问一句你和天宇是不是真地在谈恋爱?还是只是相互之间有一定好感。尚未发展到恋爱那种境地?”赵国栋略加思索便径直问道。

  女孩子下意识地望了一下坐在远处角落里地萧天宇之后才叹了一口气黯然地道:“我不否认我和天宇之间曾经碰撞过一些火花。如果那也算说爱情地话。那我只能说我们地爱情之火没有足够地氧气和燃料。在这个残酷地社会中根本就无法维持下去。”

  赵国栋点点头,冷静而理智,对于这个社会的残酷性已经有了一些了解了,这个女孩子至少比萧天宇那个蠢货要聪明得多。

  “你所谓的氧气和燃料是什么?我看我是否能为萧天宇提供。”

  女孩子惊奇的望向赵国栋,似乎在为赵国栋问出这样的问题感到困惑和诧异,但是看见赵国栋目光中不容置疑的淡定,女孩子反倒是有些犹豫了,嘴唇动了几动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陆蕊小姐,你没有必要掩饰或者不好意思,萧天宇他不会知道我们之间的谈话,我相信你也看得出来,他完全被你迷住了,我相信你现在让他从这二楼跳下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纵身而下。”赵国栋笑了一笑,“他是爱你的,而你对他也不乏好感,我只想尽我之力让你们俩有一个圆满的结局,而这一切都是在他不知晓具体情况之下。”

  看到女孩子微微蹙起的眉头,赵国栋扬眉,“我并不是要求什么结果,人的感情是最难说清楚的东西,谁也无法保证感情这个东西会发生什么变化,上帝也不能。所以我说我

  意提供一些氧气和燃料,并不代表有了氧气和燃料爱]T定能熊熊燃烧直至永远,或者说现在能燃烧起来,但是大风一来又吹熄灭,一切皆有可能,不是么?”

  女孩子被赵国栋一番言词说得展颜一笑,“赵哥,看不出您说话还真有哲理性呢。我家是丰亭的,父亲是一个民办教师,丰亭那地方您恐怕也清楚,我不想回丰亭去,但是您也知道我和天宇的都是定向班,都必须要回去,我不想回丰亭,更不会去比丰亭还穷的花林,我想您和其他人不一样,能够理解我的苦衷。”

  “我明白了,你想要留在宁陵?”赵国栋爽快的应承下来,“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让你和天宇都分配到安都那边。”

  见女孩子露出不信的神色,赵国栋淡然一笑,“我知道你也不会随便相信什么人的大言,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只是希望你继续和天宇保持交往,至于其他人,你也可以交往,这是你的权利和自由,我相信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女孩子脸一红,随即点点头,“谢谢赵哥的提醒,我明白,无论日后我和天宇走到哪一步,我都很感激赵哥为我们所做的一切,真的。”

  “那就好,我也希望我能够看到一个令人高兴的结局。”赵国栋站起身来伸出手去,“有机会能再见面好好聊一聊。”

  女孩子眼睛中浮起一抹不为人觉察的晶亮,含笑点点头,转身离去。

  见女孩子离开,萧天宇和萧牡丹姐弟俩连忙过来,萧天宇更是一脸急切,“赵哥,怎样?”

  “怎样?这个女孩子很聪明,我所说的或许她能听得进一部分,但是未必全信。不过我说的似乎对他有些触动,她并没有真正拒绝你,至于日后你和她究竟有没有戏,那还得主要看你,我给了她一线希望,也算是给你一个机会吧。”

  赵国栋有些模糊的承诺让已经被感情灼烧昏了头的萧天宇并没有听出其中有什么不对劲儿,只要陆蕊能给自己一个机会,萧天宇相信自己完全可以击败那两个竞争者。他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无法和那两个人站在一个公平的起跑线上竞争,而现在赵国栋给了他这个台阶,让他可以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击败对方。

  “那我现在”萧天宇有些拿不住自己现在该怎么作。

  赵国栋内心黯然,这个叫陆蕊的女孩子比起萧天宇来说智商情商都不是一个层次的,而且这个女孩子的心智成熟程度远远超过她的年龄,别说是萧天宇,以赵国栋的看法,就是那个鲍春行和陈峰都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上而不觉,彷佛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不断抛下花束,让台阶下的角斗士们为她拼个你死我活。

  但是现在自己又能怎么样呢?各人选择的路不同,就像自己当初面对女友的动摇选择了放弃,而萧天宇却选择了继续,是执着还是愚蠢,现在似乎还很难下结论。

  “喏,这是一千块钱,算你姐借我的,我看你现在相当需要,今天是那个女孩子生日,你总得好好表现一下,女人都是喜欢甜言蜜语和小礼物的,你自己琢磨怎么办吧。”

  赵国栋把一叠钱递给萧天宇,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帮萧天宇还是害萧天宇,但是他内心深处却有一种不甘,自己选择了走另一条路,但是萧天宇是不是可以从走这条路也获得另外一种圆满的结果呢?

  击败那个鲍春行和陈峰,获得胜利,无论借助什么力量,就让萧天宇去尝试一下吧,赵国栋真希望能够看到最后的结局。

  看见萧天宇满脸喜悦和希望,迈着自信的步伐走向酒吧拐角的另一端,赵国栋百味陈杂,而萧牡丹却是一脸黯然中混合着茫然,短短一个下午,她发现在自己那个单纯骄傲的弟弟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为了爱情似乎可以放弃一切,自尊、自信都可以踩在脚下,以她的思维,怎么也无法理解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

  大学生头顶上笼罩的光环在萧牡丹眼睛里轰然垮塌,一个在她眼目中犹如天之骄子的女大学生,一样可以为了生存而放弃一切,这难道就是生活?赵国栋用什麽说服了那个女孩子愿意给天宇机会,萧牡丹再是愚笨也想象得出来,何况赵国栋也早就说明了,萧牡丹一直不愿意相信,但是还是真真正正发生在自己身畔了,而自己弟弟居然也如获至宝。

  兄弟们,票票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