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节 视察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节 视察


  正阳打来电话告诉赵国栋晚饭后祁予鸿可能要来拜访T算和赵国栋深谈的计划也就作罢,只有等到明日到花林之后再说了。

  简单吃了晚饭之后赵国栋就驾车往花林赶,等着坐便车节约几块钱的萧牡丹自然也就成了唯一乘客。

  赵国栋一直在琢磨自己为什么要管这件狗屁倒灶的事儿,萧天宇死活管他屁事儿,这种事情每天都在每所大学校园里上演,在金钱和权势面前,爱情算什么?

  连自己和唐谨如此自诩坚贞不渝的爱情一样在外界客观因素面前淡然褪色,何况萧天宇和那个陆蕊之间这种建立在沙滩上的空中楼阁?

  但是他还是管了,他自己选择了放弃,他要看看如果自己给萧天宇提供了相当充分的保障和支持之后,萧天宇选择努力争取是否能够赢得那份所谓的爱情,看看这份所谓的爱情能否经受得起检验。

  他甚至还有一份更邪恶的想法隐藏在心中,在最关键的时候来检验一下人性和爱情。

  “赵县长,你说我弟弟和那个女孩子有希望么?”萧牡丹从上车时就一直保持着沉默,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一直到快要到花林境内时,才怯生生的问道。

  “牡丹,各人的路各人走,你管不了你弟弟一辈子,他和那个女孩子之间的事情,谁也决定不了,只能看他们的发展了,我可以为你弟弟提供一些帮助,但是仅止于此,真正的结果还是只能由他们自己来决定。”赵国栋瞅了一眼一副六神无主模样的萧牡丹。

  “唉,也不知道我弟弟他是中了魔怔咋的,咋就一门心思想要留在城市里呢,县里不是挺好的么?比起我们双河可好的太多了。”萧牡丹摇摇头,“电灯、电视、电话,还能烧液化气,还有自来水,他要能分回县里,每月能固定拿工资,当老师还能有寒暑假,那该多好啊。”

  赵国栋无言以对,每个人对幸福认定的含义都不同,比尔盖茨和一个乞丐的幸福感会一样么?奥巴马和索马里难民的快乐会有相同之处么?没有,完全没有可比性,现有的生活环境迥异和对未来生活的期望值不同决定了他们的幸福永远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汽车绕过县委县府大院从招待所大门径直驶入,已经快十点了,招待所大门十点钟就要关门,只保留耳门,赵国栋正好卡着时间赶到。

  常桂芬透过窗户远远地瞅着赵县长那辆车停在了招待所后面地停车场。雪白地灯光熄灭了。但是从黑暗中走出来地居然是牡丹。这让常桂芬觉得万分惊诧。这么晚牡丹咋会从赵县长车里钻出来?牡丹不是说她今天休息要去宁陵看她弟弟么?

  无数困惑怀疑在常桂芬心中泛起。一种说不出地滋味让常桂芬悄悄地躲在窗后仔细观察着这一切。随着牡丹走出来。赵县长也走了出来。但是似乎又走回到车停地角落里。一阵细细簌簌后。赵县长才有整理着皮带走了出来。看来是方便了一下。都说男人那个之后就要方便。莫不是牡丹和赵县长?

  常桂芬听得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赶紧重新回到床上斜靠着铺盖卷儿假装看电视。

  “咦。桂芬。你咋看这个台。广告有啥好看地?”萧牡丹推门进来。诧异地问道。

  “啊。广告刚开始。我还没有来得及换过去呢。”常桂芬赶紧一按遥控板。“牡丹。咋这么晚才回来?”

  “嗯。去看了弟弟。耽搁了久了一点。”萧牡丹不想谈今天地事情。只是随便敷衍了一句。却没有想到这一句话随便敷衍更激起了常桂芬地怀疑。

  “噢,你弟弟还好吧?”常桂芬没话找话。

  “嗯,还行。”萧牡丹也没有觉得常桂芬今天似乎有些反常,“今天坐车坐久了,我先去洗个澡,睡了,桂芬姐,赵县长那边开水你去送啊。”

  “我知道。”常桂芬悄悄撇撇嘴,还在自己面前装蒜,保不准都已经被赵县长破了身子了,难怪忙不迭的要去洗澡。

  赵国栋也有些疲倦,坐在床上调息了十分钟才算恢复精力,明天蔡正阳在韩濬风的陪同下要来视察花林的交通情况,自己的琢磨着咋把这帮领导一起带到河口那边转一转,最不济也得把他们带到从宾州经蓬山、花林、曹集到宁陵,只有一百八十四公里,但是现在从宾州到宁陵,要么走水路,二百六十公里;走陆路,绕道永梁那边,二百八十六公里。”黄铁臣进入状态很快,对于花林交通情况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走这边足足可以节约一百多公里,而且沿线可以打通宁陵、曹集、花林、蓬山、宾州五个县市,沿线的曹集是我省生猪生产重点县,也是著名产粮大县,茶油、桐油产量极大;我们花林沿线景色秀美,温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请登陆!)、冷泉、原始森林、著名寺庙道观鳞次节比,黑茶、藤编制品享誉国内外,风景堪比黄山匡庐;蓬山县的毛竹、夏布、土纸、贡橘驰名中外,如果这条路能够修好,从宾州到宁陵,只需要三个小时不到就可以赶到,大量物资可以轻松外运,何等快捷方便?而走永梁那边,至少需要五个小时以上,在时间上足足比走这边多一倍有余。”

  赵国栋发现自己越是在领导面前,越是擅长表现自己。

  “呵呵,麦专员,韩专员,邹书记,罗县长,看来赵县长和黄局长是故意来将我们交通厅的军啊,他们这么一说,如果这条路不修,我们交通厅岂不成了历史罪人,那这两地几县经济发展不起来的黑锅不就得我们来背?”

  蔡正阳一边笑一边道:“不过赵县长,黄局长,饭需要一口一口吃,宁陵地区交通落后是有历史原因,前面十几年欠账太多,要想一蹴而就,肯定不现实,省里边肯定会尽力帮助你们改善交通条件,但是那需要一个过程,麦专员,韩专员,你们说是不是?”

  “越是欠账多的地方,省里边才应该更加重视扶持,政策才应该更加向这些地方倾斜才对,否则我们宁陵我们花林只会被发达地区越甩越远,蔡厅长,您知道交通对于一地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我们已经落后了,如果再不迎头赶上,那就会真的被外界遗忘。

  ”赵国栋振振有辞。

  “蔡厅长,小赵说得不错,他也是你们交通厅里出来的,对于我们宁陵这边交通状况的落后深感忧虑,花林和下午将要去的苍化都是我们宁陵地区经济最落后的两个县,而他们的交通恰恰就是制约他们发展的瓶颈,而我们当地老百姓渴望改善交通状况已经盼了十几年,我作为这个地区的专员也是愧对他们啊。”麦家辉也是颇富感情的道。

  “麦专员,韩专员,请你也理解我们厅里的难处,现在千州、通城和你们宁陵都提出了要加快改善交通条件,打通经济动脉,为经济发展提供有利环境,在资金上的需要缺口相当大。”蔡正阳沉吟道:“不过这条路的确有相当大的发展潜力,尤其是对于拉动沿线经济发展很重要,厅里边已经原则上通过了给予新花路以扶贫专项资金补助的意见,估计很快资金就会下来。至于说你们所说的花河路三十五公里,想要比照新花路标准修建,就目前厅里的资金状况来说,暂时还无法考虑到这边来,这一点还请谅解。”

  麦家辉和韩濬风根本就没有奢望过交通厅能够给予宁陵在资金上有多大的支持,毕竟全省十三个地市都还望着这一块,而千州的交通条件比宁陵更恶劣,就算是赵国栋是从交通厅里出来挂职的,但是能够捞到个两三百万资金已经足以让二人满意了,而现在这条新花路要建成二级标准水泥路面,需要近千万资金,除开地区和县里财政支出,就算是精打细算,交通厅也要承担起六百来万的资金,这让麦家辉和韩濬风对于赵国栋在交通厅里的分量顿时高看了不少。

  而后那顿接风宴中蔡正阳又专门将赵国栋叫上,这中间的味道就相当明显了,交通厅里分明就是把这个小伙子当做他们的重点干部来培养,看来下到宁陵这个相对艰苦的地方怕是也有深意的,弄不好真像传言中的某个省上主要领导很看好他。

  “感谢蔡厅长的大力支持,我们宁陵和花林县的老百姓都不会忘记交通厅对我们宁陵的关怀,老邹,中午安排在什么地方,下午我还要陪蔡厅长去苍化看一看呢。”

  麦家辉赶紧接上话,能把着六百万落袋已经要千谢万谢了,虽然说交通厅对专项扶贫资金监督得很严,地区交通局想要分一勺羹很难,但是毕竟也算用在了花林,至少明年在对花林的交通资金考虑上可以省去了,也算是节约一笔资金了。

  “麦专员,县里已经安排好了,就在这麒麟观吃素斋,喝点我们花林土制的果酒,保证领导满意。”

  争取今晚再来一更!请兄弟们月票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