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一节 暗锋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一节 暗锋


  走了蔡正阳和麦家辉一行人,邹治长和罗大海的脸色)7看。

  想一想这条路就此拍板,新坪到县城这条花林县出入的咽喉要道一年后就会变为坦途,而且是光生平整宽敞的二级水泥路,想一想从新坪到县城也许就是那十多二十分钟就能感到,沿线群众的交口称赞,或许还会立上一块纪念碑,这份感觉委实令人愉快无比。

  就算是邹治长知道自己极有可能很快调走,但是回到地区里也一样可以向人夸口,这条路是在自己当县委书记时促成开工的,人家一样会对此唏嘘赞叹不已。

  “赵县长,既然蔡厅长和麦专员都已经在吃饭时候表了态,施工设计图纸也早就出来了,乡镇上积极性也很高,施工单位也已经基本上确定下来,就选个吉日尽早开工吧。”邹治长一边负手在观里漫步,一边道:“蔡厅长说得也不错,你想要把河口到县城这条路也拉上,想法是好的,但是这一算下来至少还得要一千多万,咱们不能贪得无厌,也要考虑省里边的承受能力。”

  “嘿嘿,邹书记,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你不叫苦,你不把嘴巴张大一点,也许落在咱们县里的资金就会短一截,现在厅里虽然拒绝了咱们河口到县城的设想,那在新坪到县城这段路上他就不好意思在克扣咱们了,这叫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赵国栋笑了起来,“交通厅里这些资金,给千州也是给,给通城也是给,给咱们花林也是给,八仙过海,就看各显神通了。”

  “嗯,邹书记,赵县长说得没错,不管他交通厅咋考虑,咱们得按咱么的路子走,该要就得要,该叫就得叫,哪怕多要一毛钱,也能给咱们花林减轻点财政压力。现在老廖已经有些吃不住劲儿了,教师那边的工资每月得按时兑现,干部工资也不敢拖太久。”

  “今年运气不太好,老干部里又有一个患了癌症,要去省城里住院治疗,得了这种病,不让别人去说不过去,让他去吧,那就得说钱,一张口就是一万两万,多来几趟,咱们年初预算里这一块就算泡汤了,还得求神拜佛指望别的老干部老同志出啥问题,要不多来两个这种事情的,那就真的只有喊天了。”

  罗大海更多的是从财政这个角度上来考虑问题。

  廖永忠已经感觉到这个常务副县长的不好当了,这常务副县长和常委副县长虽然位置不同,听起来更风光,但是对于已经过了五十的廖永忠来说,这个常务副县长的诱惑力显然没有其他人那么浓烈,尤其是摊上花林这样悲惨的财政状况,自衬又做不到像田玉和那样能够抹下脸来去省里溜沟子要钱,实在有些心力憔悴的感觉。

  邹治长微微皱起眉头,没有答话。

  花林财政困难每年都如此,整个宁陵也不是花林一家,苍化、丰亭、奎阳、土城以及云岭,哪个县财政又宽裕过,除了宁陵市和曹集县财政状况稍稍好一点,其他六个县可谓大哥莫说二哥,到了年边上财政局账户上基本都是空空如也,要么找银行贷款过年,要么就是拆东墙补西墙,凑合凑合。

  每年都在讲要开源节流。发展工商业。发展特色农林产业。培植充足税源。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正如最初赵国栋说地那样。别人凭什么来你这儿投资建企业。你能给别人带来啥好处。要资源没资源。要软环境没软环境。要基础设施没基础设施。资本家不是慈善家。他们没有义务往你这个大窟窿里扔钱打水漂。

  怎么发展工商业。怎么增加财政?要从理论上来说那都会说。改善投资环境。提高行政效率。打造亲商氛围。让利于商。共谋发展。诸如此类。但是要落到实处来。那就人人傻眼了。前两年招商引资闹腾得厉害。但是出去了卖吆喝了好几趟。钱花了不老少。但是却没见引进一个企业。财政收入每年地增长幅度小得可怜。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只怕还是负增长。最终还是只有回到老路上。挖空心思去吃扶贫资金才是现实。

  邹治长瞅了一眼满脸皱纹地罗大海。这个家伙看来也是被财政负担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没有了田玉和。廖永忠也就是一个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地角色。他这个县长也就当得不轻松了。

  “县里财政太困难了。每年都这样只怕也不是办法。还是得想办法引进企业增加税收来源才行。

  我听说有一家畜产品综合加工企业正在和省畜牧局

  准备到我省来发展肉牛养殖、宰杀、加工为一体化地9V说这家畜产品综合加工企业在北方很有规模。算是个龙头企业。不知道我们这便是不是也可以联系一下。看看这家企业有没有兴趣到我们花林来。”赵国栋突然插话道。

  “哦?赵县长,你分管招商引资这一块,这也属于的权责范围,你可以去跑一跑啊,需要什么,县里全力支持。”邹治长眉毛一动。

  “我也有这个打算,只是现在这条路还没有落定砸板之前,我也不敢去跑啊,一来心里放不下,二来如果对方真有意要到我们花林来发展,这条路有眉目,我说话腰板也可以硬一些。”赵国栋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这个邹治长站着说话不嫌腰疼,自己又没有分身术,一句话就能把任务扔回来压在你肩膀上。

  “小赵,该花的钱也得花,也别尽让你一个人垫着,到外边办事儿肯定难免会花钱,只要是为公,县里再是困难也要给你解决。”罗大海也很难得开了金口,“你管这一摊听起来风光无限,但是我们县里边才知道这都是些费劲吃力见效慢的活计,尤其是招商引资和工业这一块,更是不易,但是正如你说的那样,花林要想赶上,还是只有走发展企业的路子,光靠农业是难以取得快速发展的。”

  邹治长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那番话有些不近人情了,而罗大海这个家伙这番话就讲得相当漂亮,如果换了一个人或许不会为他这番话说打动,但是赵国栋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两相对比下,很难说心里边会不会起疙瘩。

  “国栋,罗县长说得对,有啥困难提出来,人手不够你可以在相关职能部门里抽调,像要跑畜牧局这个项目的话,你可以在招商局里和县畜牧局以及计经委里边抽人出来专门跟你跑,一般事情可以交给他们去办,别事必躬亲,那不是科学的工作方法。”

  “嘿嘿,多谢邹书记和罗县长的关心了,该抽人时我是不会客气的,若是哪个局长主任不乐意,邹书记和罗县长可要给我撑起啊。

  ”

  赵国栋也是一笑,他话里也是有话,县计经委主任莫慧强也是老资格的正科级干部,和交通局长并称县里两大牛人,而且关系莫逆,据说牛德发被自己赶到交通局后这个家伙就不服得很,经常请牛德发一起吃饭安慰对方,而且公开放话说什么小人得志一类的话语,看样子也是故意想要挑衅自己。

  “哼,谁如果心理不乐意,让他来找我。”邹治长大马金刀的道,“自己不干事儿,还不让别人干事?那县委就取消他干事的资格!”

  赵国栋淡淡一笑没有在言语,他不知道邹治长是否听出了自己话语中的含义,莫慧强和方持国之间得个关系可不比牛德发与方持国的关系,牛德发和方持国不过是一年当的兵,而莫慧强可是和方持国一个连队出来的,而邹治长和方持国之间的微妙关系去让他如雾里看花一般,始终捉摸不透。

  五月二十二,新花公路建设工程正式全线铺开,分成三个标段同时动工开建,计划要在十个月之内完工,要求在明年五一之前竣工通车。

  从开工剪裁仪式结束,赵国栋就彻底的将这条公路建设事宜丢开了,黄铁臣很让他放心,尤其是在处理地区三家建筑公司竞标一事上相当成熟老练,既妥善的安抚了另外两家同样有些来头的公司,又给这家拿下标段企业重重的打了一个预防针。

  黄铁臣在交通建设指挥小组会议上提出请县纪委派员介入监督建设资金流向和工程质量以及工程进度问题,这一手相当精妙,也得到了赵国栋的支持,县纪委于是派出了两人常驻工程负责监督,使得三个标段建设单位都是如临大敌,却又恨之入骨。

  两个油盐不进的老纪检让三家建筑公司都觉得头疼无比,尤其是经常代表工程指挥部亲临工地一线检查材料质量,督促工期进度,更是让三家建筑公司感受到巨大压力。

  赵国栋清楚自己并不擅长具体干这些工作,黄铁臣在这方面比他更强,而他更适合去寻找一些更新鲜更冒险的方式来开拓渠道。

  除了月票,还是月票,别无所求,唯求能进入分类月票榜前六名,或者总榜前二十名!!!还望兄弟们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