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二节 诱之以利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二节 诱之以利

  国栋微笑着端起茶壶小心翼翼的替对方二人面前小茶T水。

  “赵县长,咋敢劳您大驾?这该我们来作才是,老蒲,你说是不是?”矮胖男子有些受宠若惊的模样,但是赵国栋却知道这不过都是一些表面现象,面前这两个家伙都来头不小,这一次新花公路两家公司都没能中标,很是让这两人心中不满,若不是黄铁臣采取拖、哄、诱的手段,还真不好打发掉这两家公司。

  “是啊,要说赵县长您可算得上咱们衣食父母,如果说新花公路您开个金口,也许黄局长就能给咱们一个机会呢?”被叫做老蒲的家伙脸色苍白,竹竿一样的身材,一副太监模样。

  “嘿嘿,两位哥老倌,千万别折杀小弟了,新花公路的事情小弟现在也不想多说了,相信两位哥老倌都是建筑这条道上的消息灵通者,里边究竟有没有什么猫腻自然都清楚。”赵国栋笑眯眯的道:“黄局长先前也和二位说过了,新花公路不过是我们花林公路大建设的第一步,今年明年和后年将是我们花林公路建设史上史无前例的三年,县里已经有了计划,将要在这三年内建成横贯整个花林县的骨干公路网。”

  两个家伙都相互交换了一下略带讥笑的眼色,只是在赵国栋面前没有表露出来。公路大建设第一步,这话谁都可以说,谁都想干,光是口头说说谁不会?

  “看来二位哥老倌是不怎么相信小弟所说了,没错,现在花林县要想拿出一千多万来修县城到河口不大现实,以花林的财政也支撑不起这样大的工程,不过我从来也没有指望能够从花林财政中求得支持,就像这条新花路一样。”

  赵国栋这两句话一出口,让两个人表情丰富了一些,眼神也变得安静下来。

  “河口到花林县城的道路必定会修,只是早修晚修的事情,前段时日厅里蔡厅长来花林视察想必二位也知晓,蔡厅长虽然没有同意今年还要开工河口到县城的公路,但是并没有完全封死明年也不修这条路,我的想法是与其明年修,不如今年修。”

  “呃,赵县长,请恕我直言,如果你打算今年修河口到花林县城的道路,资金从何而来?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有些性急的矮胖男子插话问道。

  “不仅仅是花林县城到河口,而是花林到蓬山县城的道路。”赵国栋轻描淡写的道。

  “什么?花林到蓬山?”两个家伙面面相觑,眼前这位赵县长是不是脑袋有毛病啊?你也就一个花林县的副县长,你还能管到宾州那边的事情了?

  “对花林到蓬山六十公里路段。一样地标准二级水泥路。”赵国栋笑着点头。但是神情却丝毫没有开玩笑地意思。

  两个家伙都是吸了一口气。六十公里标准二级水泥路面。那投资得在二千五百万左右。那在宁陵地区可真地算得上是一个相当可观地大项目了。

  “我和宾州方面联系过了。他们也有这个意愿打通蓬山到花林地交通干线。唯一问题地就是资金。我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由宁陵与宾州交通方面组建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以这条路地收费权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来修建这条路。”赵国栋好整以暇地抿了一口功夫茶。不动声色地道。

  “收费公路?!”两人一惊之后顿时兴致盎然。什么性质公路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但是问题在于修这条公路地资金来源有无保障。他们已经听出了赵国栋地言外之意。无外乎就是抛出这个诱饵。要让建筑企业垫支修路。在现在这种大环境下。这也可以接受。毕竟那种全资到位投入修路地好事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能遇到。他们最担心地是地方财政支撑不了。拖上几年都不付款。那企业就只有跨掉地命运了。而现在以收费权作抵押向银行贷款。这却是一个令人心中地好路子。

  “嗯。我已经和交通厅和省物价局等有关部门联系过。这种方式虽然在我们安原省还是头一遭。但是安桂高速和安渝高速实际上已经开了这种头。只不过那是由港资或者合资方式进行。规模也要大得多。咱们这条公路可以在这方面来作一个吃螃蟹者。”

  “赵县长。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希望我们怎么做?”矮胖子已经有些稳不住神了。如果是这样。那资金根本就不是问题了。以收费权作抵押贷款这在其他省份已经有了先例。本省也有两条高速公路融资部分采取这种方式。也就是说唯一担心已经去掉。那这条六十公里投资超过二千五百万地公路建设工程就是一个令人垂涎地香饽饽了。别说全部拿下。就算能拿下一半甚至三分之一。那收益也相当可观了。

  “很简单,李局长

  长都是我们上级,日后我们花林求他们的时候还很多T3这一次抵押贷款就得找吕行长,所以我先把这个信息透露给二位,至于二位该怎么操作那就是你们的事情。因为涉及两个地区,所以估计得由地区交通局出面协调衔接,但是我建议二位可以先行做好准备工作,毕竟这样大一个工程,盯着的人很多,前期准备工作做好了,就算是拿到台面上来比划,那底气也可以硬许多。”

  赵国栋言语很模糊,就是要留给两个家伙无限想象空间,一个是宁陵地区工商银行行长的表兄,一个是宁陵地区财政局局长李鼎南的舅子,两家公司背后都有相当实力,让这两个家伙来接手这条公路建设,既可以缓和新花公路未能得手两方的怨气,也可以利用这两家公司背后的人脉资源推进这个项目的进展。

  “赵县长,收费公路项目审批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只怕地区都没有这个权力审批,得省里边吧?”一直没有说话的老蒲深深的吸了两口烟,吐出烟圈,眼睛却是贼亮贼亮。

  “当然要省里边批,如果说我姓赵的连这一关都跑不下来,那我在二位面前献啥宝?”赵国栋淡淡一笑,“兄弟不敢说别的,在省里边这些路子还是有,咱在交通厅里呆得好好的,干啥下到宁陵这鬼地方来?不就是图弄点政绩,回去也好能让领导给个机会么?省里边那边的审批和手续不需要二位操心,兄弟负责。”

  “赵县长,我看你还有啥想法不如一下说出来,也好让我们两家参考参考吧。

  ”老蒲盯着赵国栋眼睛不动声色的道。

  “我的意思是两位哥老倌可以先和咱们县里达成协议,先行垫资修建县城到河口这段公路,这边项目报批同时进行,这样项目批下来之后,两家公司已经先行开工了,我想地区那边也不至于再来撤换建设单位,这样皆大欢喜。”赵国栋淡淡一笑。

  “如果说项目省里边批不下来呢?那我们找谁要钱去?花林县?你们拿什么来付钱?”老蒲冷冷一笑。

  “那二位也可以等到项目批下来之后再来竞标,不过到那时候这个项目肯定已经吵得沸沸扬扬,省里边肯定也已经有不少人知晓,到时候若是地区这边扛不住上边压力把工程拿给别的公司作,可别怪我没提醒二位,吕行长和李局长那边也别说我姓赵的没有给关照。”赵国栋一脸无可无不可。

  矮胖子和老蒲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两家公司在宁陵虽然有些影响力,但是仅限于宁陵,但是这条路跨越两个地区,一边还牵扯到宾州,而且许多报批程序还需要过省里,难免不会有省里哪位大佬的亲戚舅子老俵一类的角色闻到味道想要来横插一杠子,到那时候地区这边能不能顶得住压力那很难说,但是正如赵国栋所说,如果两家公司已将先行签下了花林段的工程,而且已经正式进入施工阶段,那无论是谁也不可能要求两家公司撤出让给别的公司来干,这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提前介入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花林方面肯定要求先行垫资修建,一旦收费公路项目未能在省里边获得通过,那么所有资金都得由两家公司一直垫付到工程完工,其间花林县政府能给多少钱那就完全要看花林县的脸色了,就算是能够运用背后的影响力施加影响,但是肯定没有那么顺畅。

  矮胖子和老蒲都沉默下来,似乎是在掂量其中带来的利润以及可能蕴藏的风险。

  “赵县长,我问个问题,你觉得这个收费项目在省里边争取下来的可能性有多大?”矮胖子咬着嘴唇问道。

  “我个人觉得六七成把握还是有的,毕竟花林是贫困地区,筹集资金渠道很狭窄,这是一次试验,当然如果二位能够通过其他渠道帮助做一下工作,我估计应该问题不大,而且资金额度也不是很大。”赵国栋相当自信。

  “赵县长,我想我们还是先考虑两天,等两天给你答复如何?”老蒲也是面临艰难的选择,这种大事情他也不敢遽下决定,还得好生打探情况,斟酌一番。

  “可以,二位都可以有几天时间考虑,但是我得提醒二位,一旦我把计划报给省里边,只怕这个消息就难以守秘了,插手人多了,这事情就没有那么好办了。”赵国栋满脸微笑,充满“善意”的提醒,“我这一次也算是诚心诚意给吕行长和李局长一个交待了,免得日后吕行长和李局长见面骂我。”

  呜呜,还差一点就要进月票榜前二十名了,兄弟们多给几张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