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三节 弄潮儿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三节 弄潮儿

  治长和罗大海已经接到了不少领导的电话咨询花林到+[+路的电话,这让两人既兴奋又有些担心。

  赵国栋提前就把这个计划告知了二人。

  利用建筑方垫资修建花林到蓬山这条公路这不是什么新鲜想法,问题在于谁愿意干?谁都知道花林县也好,蓬山县也好,都不是什么富裕地区,财政状况都很拮据,就算是两县都愿意修这条路,但是财政上要想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肯定不可能。而这一垫资进来,还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把工程款收回来,谁愿意来当这冤大头?

  但是赵国栋一来就把这件事情弄得风生水起,连不少领导都在过问这件事情。

  赵国栋提出的修建收费公路这个想法相当精妙,利用收费权来向银行抵押贷款,这样可操作余地就大了许多,两地交通部门联合成立一家公司来当业主,取得省里边公路收费的批复,然后据此向银行贷款修建,这样一来既可以避免财政投入,就算是这条收费公路回报率太低,反正也是质押给了银行,政府也不承担风险,而且也可以达到加快公路建设步伐的目的。

  当然这中间也有两个难处,一是取得省里边对这条公路收费权的批复,二是银行对这条公路收费权价值的评估,前者难度稍大,毕竟目前安原省还没有真正的先例,后者虽然也有难度,但是银行毕竟属于国家,通过各种渠道运作,应该可以获得成功。

  “老邹,老姬,你们俩觉得这事儿有戏么?工行老吕已经问了我两次了,我都说让他自己在省里边打探打探,他说省里边没有先例,而且又不知道地区这边怎么运作申报,都无法给予肯定答复。”麦家辉笑眯眯的坐在大班椅中问道。

  “麦专员,这事儿的确不好说,咱们地区交通局这个主管部门都还不知道,咋风声就传得沸沸扬扬了呢?”姬人凤气哼哼的道:“邹书记,你们那个赵县长是不是胃口太大了,这新花公路才开始全县动工,这又弄出这么大个动静来,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交通厅长咋的?”

  “嘿嘿,姬局长,你咋这样说呢?这部也是你们交通战线上的人才,我倒是觉得赵国栋这个小伙子脑瓜子真的挺好用,而且有股子牛劲儿,肯干。弄出这么大风声咋的,咱们县里又不需要花一分一文钱,能修当然皆大欢喜,搞不成咱也没损失啥,何乐而不为?”邹治长乐呵呵的道。

  “可是他也不能把咱们地区交通局撇在一边自己单打独干啊?这不是根本不把我们上级主管部门放在眼里么?”姬人凤瞪起眼睛道。

  “可能是他也觉得这件事情才开始运作,还得等准备得差不多了才向你汇报吧。”邹治长心里越发得意,这姬人凤经常在自己面前倚老卖老,赵国栋这一手正好恶心一下他。

  “准备得差不多了才向我汇报?”姬人凤瘪瘪嘴。“老邹。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你们花林县老是这样。就算是他姓赵地是交通部下来地。我也不会给他一丝面子!”

  “姬局长。别和年轻人一般见识。他才下来。下边很多规矩还不太懂。我知道。不就是新花公路地资金问题你们地区交通局没沾着一点油水么?可咱们花林实在太穷了。你就放过我们花林一遭。行不。姬局长?”邹治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你!”姬人凤勃然大怒。“邹治长。你啥意思?我交通局啥时候打你们专项资金主意了?你给我说清楚!”

  “打没打主意你我心里明白!”邹治长也不再客气。“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交通局在里边玩地什么花样。前年田玉和从省里争取来地危险路段专项整治资金凭空无白少了二十万。难道说这钱会自己飞了?”

  “嗬。邹治长。你还给我算这些帐来了!没有我在中间帮你们花林争取。你们花林能一口就拿下八十万补助款?告诉你也不怕。这钱就是给曹局长买了一辆切诺基。咋地?”姬人凤双臂环抱冷冷地道。

  “够了!我是来找你们问事情地。不是来听你们狗咬狗一嘴毛地!”麦家辉猛地一拍桌案。茶盅都跳了起来。溅了桌面一桌面都是水。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样子。“看看你们这副德行。一个县委书记。一个交通局长。像什么?!”

  姬人凤和邹治长都不开腔了。

  “赵国栋干得不错,和田玉和有一比,老姬你别不服气,你们地区交通局啥时候给咱们宁陵一下子弄来五六百万?别说别人是省厅里下来的,我看换一个人也未必能弄到这么多。还有这花林到蓬山的公路,你

  采取啥办法,他只要能让人乖乖替他修好了,那就是不老姬你给我试试,想办法让人来修咱们宁陵到安都的高速路,别说修,你知要能说动省里立项,我和老祁就给你请功!向省里边推荐你当副专员!”

  听得麦家辉话说得这样重,姬人凤缩着头不敢吱声了,他知道麦家辉是真怒了。

  “看看这几年咱们宁陵交通的发展变化,再和临近的永梁比一比,差距在哪儿?我看不是资金问题,而是思想问题,观念问题!”麦家辉越说越冒火,想想祁予鸿咋就能从永梁地区专员调到这边来当书记,还不就是永梁这两三年发展不错么?

  “现在花林那边能够想办法自力更生解决问题,你们地区交通局不思如何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还在这里说三道四,你脸红不脸红?!”麦家辉满脸怒意,“我不管他赵国栋采取啥办法,他只要能把这蓬山到花林的路让人修好,那就是一大功绩,不但是本人的功绩,同样是你们花林县委县政府的一大功绩!老百姓也会记住你们,你们明白没有?!”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这个人素来认为看事情应该一分为二的看,到现在我仍然要说,原来田玉和为花林作出了相当的贡献,虽然他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年轻人有缺点不足,老邹你这个当班长就应该多帮助多指正,但是工作积极性一定要保护,而且还要给他们以大力支持,我看小赵的思路很明晰,就是要借鸡生蛋,这很好,地区交通局和花林县委县政府要全力支持作好这件事情!”

  赵国栋也不知道那两家公司最后怎么盘算了一番,或者说得到了什么可靠消息,但是都在花林县人民政府在《宁陵日报》上刊登了关于修建花蓬公路花林县城到河口镇路段的公告一个星期之后,与花林县人民政府签订了修建这条公路的合同,合同规定两家建筑公司将在一年内在现有的花蓬公路路基基础上修建一条二级标准水泥路,花林县人民政府将在修建期内支付百分之二十的修建款,并将在随后四年内按每年百分之二十修建款支付剩余工程款。

  如此苛刻条件立即吓退了其他前来洽谈的竞争者,两家公司如愿以偿的获得了这个项目合同,并表示将在一个月内开工麒麟乡到花林县城标段。

  在新花公路开工仅仅一个多月,花蓬公路河口段竟然就要开建,这个震撼性消息不仅仅震动了整个花林县,而且在整个宁陵地区乃至周边的宾州和通城都引发了相当大影响。

  两家建筑公司为什么愿意接受如此苛刻的付款条件也成了争议的焦点,如果说这两家建筑公司是花林县本地建筑公司也许还能勉强解释得过去,但是这是来自两家宁陵的建筑公司,无以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就连远在苍化和土城的袁建彬和曲云峰都打来电话询问具体情况,但是赵国栋都以自己只是作具体工作而谈判主要是县委县府主要领导拍板为由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干完这些事儿,赵国栋总算松了一口气,成功的把两家建筑公司拉下水,剩下的就该他们来催自己而不是自己着急得屁颠屁颠四处跑来跑去了。

  两家建筑公司都是很有来头,至少和地区工行和财政局的一把手拉上关系,在资金上就不会有大问题,也就是说三五几个月内不需要担心他们会因为资金问题而停工,自己只管放放心心的看着这条公路在自己面前慢慢延伸就行了。

  监督模式仍然参照新花公路,只不过纪委实在没有那么多人,也就只有从沿线两个乡镇上纪委里抽了两人上来,由两个老纪检带着分别看顾两个工程,这也成了花林交通建设上的一大亮点,虽然无法从根本上斩绝所有问题,但是至少可以确保这两条道路工程不会出大问题,水至清则无鱼,你要指望一个一两千万的工程下来没有一点猫腻,那也不现实。

  三个月搞定两个公路建设项目,长达五十八公里的主干线二级标准水泥路建设大潮,就这样活生生在众人面前拉开帷幕,无论是县里普通民众还是县委县政府大院的干部们都引发了无数议论,原来那位常务副县长田玉和先前的种种本事已经被人抛之脑后了,取而代之的赵国栋这个一鸣惊人的弄潮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