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四节 夹袋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四节 夹袋


  赵国栋举枪一点,“呯!”的一声巨响,枪管青烟袅袅,一支野鸡一头从草丛中栽倒,挣扎着抽搐了几下,便不再扑腾。

  “赵县长,枪法不错啊。”粗犷豪放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赵国栋头也没回,顺手将火药枪往后一甩,“老王,这也叫枪法?打铁砂子的火药枪也能看出枪法来?你是在取笑我还是调侃我?”

  “嘿嘿,没办法,这边早就禁猎了,就是这破火药枪也是我从下边找来的,咱也得替领导形象考虑考虑,万一哪个看见咱们在禁猎区手持猎枪,那不是有些尴尬?”王二凯貌似粗豪,但是骨子里却是精细,“这也不是咱们的码头,稳妥点好。”

  “嗯,够了,这野地里玩两把过过瘾就行了,咱也不图打个啥,找找感觉。”赵国栋摇摇头,“老游,你玩不玩两把?”

  “算了,赵县长,我对这玩意儿不在行。”游明富连连摇头,手里却拿着一个大网兜,装着刚才在山林里游走了一大圈的战果猎物,都是些不值钱的野鸡斑鸠野兔一类的货色,不过赵国栋一行人本来也就是感受一下野外风情,倒也没有太多追求。

  “老王,你们麒麟和马首镇分界线在哪里?”赵国栋双手叉腰,爬上一出高坡四下张望。

  “这边可不好划分,没啥人家,加上早就封了山,除了山下边几户专门负责守山看林的。也没啥人来,都是国有林权,倒也没怎么细分。”王二凯笑了笑,“我只知道山这边那几户人都是我们麒麟乡地,山那边的几户就是马首镇的,不过我都很熟。”

  赵国栋站在高坡上深深吸了几口气,这山林中清新的气息委实让人有些心旷神怡。尤其是站在这高处,层峦叠翠。郁郁苍苍,涧水飞瀑,胜景处处,宛如世外桃源一般,比起自己去过的峨眉、武当这些名山胜景丝毫不逊。

  除了没名气之外,要单说风景环境,甚至比那些已经被过分开发破坏的风景名胜地要好许多。

  “老王。沿着这里下去那条沟叫啥名字?”赵国栋指了指缓坡背后的那条凹陷地带,繁盛地乔木和藤蔓植物密密麻麻的纠结在一起,一眼望去,宛如女人家地下面一般,一条若隐若现的浅沟正好将这里划开。

  “嘿嘿,赵县长,你可真问到了点子上,那儿叫玄阴沟。又叫阴平道,和那邓艾灭蜀时的阴平道一个名儿,谷底有一道地下河,据说从河里可以直接通往摩天岭下涧谷中。”王二凯诡笑了起来,“赵县长大概还没结婚吧,不过看样子也是大男人加了。看看,这像不像那女人家那话儿?”

  赵国栋哑然失笑,仔细一看,却还真有些像,那略有起伏的森林苍苍郁郁,不正像女人家那里的浓密毛发,而那若隐若现的一道深沟,正好镶嵌其上,而自己所站的这一处高坡正好就是女人凸起地**所在。

  “嗯,地如其名。只是这个女人也太大了一点。”赵国栋负手遥望。口中却是叹息不止,“这儿过去就是囫囵山。山前温泉处处,山上冷泉散布,碧水潭水流淌下来与山间其他小溪汇合形成这玄阴沟里的地下河,然后上了地表又从麒麟观背后流过,这一线如此多的景点不能开发出来实在令人扼腕。”

  “赵县长,以前没人看重那是因为咱们麒麟乡和马首镇道路不通,现在花蓬公路已经动工,我们麒麟这一段更是首当其冲,我已经和老桂商量过了,这一段时间首要任务就是协助施工单位搞好建设,以最快速度完成这九公里路段的施工建设,尽早让麒麟乡和县城之间这段烂路变坦途。”

  “是啊,赵县长,王书记还和我打赌,说赵县长只要能把这县城到我们麒麟的路修好,你让他干啥他就干啥,哪怕是杀人放火他都去!”桂全友笑嘻嘻的道。

  王二凯狠狠瞪了一眼桂全友,桂全友也不怕,只是笑嘻嘻的瞅着赵国栋,赵国栋也是大感惊讶:“老王,你凭啥就不相信我能把这九公里路修下来?”

  “嘿嘿,赵县长,咱们花林县这么多年来修了多长的公路?这花蓬公路说了多少年了,在我印象中我当兵回来就在说,可多少年过去了?十五年吧?还不就这样!”王二凯有些感慨地道:“这路哪是说修就能修的,那得真金白银拿钱来说话!花林财政情况怎么样,我比谁都清楚!新花公路将近千万,咱也不说了,我怎么都没想到赵县长还能把这条花蓬公路也能折腾起来,我王二凯没啥说的,服了!赵县长有啥安排,我王二凯都接着,绝不赖账!”

  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瞅了王二凯一眼,慢吞吞的道:“嗯,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安排,不过老王你如此藐视我的能力,倒是令我很不舒服,姓赵地下来就没有打算图个安乐,就是要向真真正正干点事情,当作你们三个在这里,我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要说钱,姓赵的不缺,要说想当官,姓赵的在交通厅里关系也不赖,混几年上个副处正处也不在话下,但是我不想那样过!”

  “人这一辈子总得有个奔头,我不想在机关里那样庸庸碌碌的厮混,那样没啥意思。到基层一步一个脚印替下边老百姓干点实事,同时也打磨锻炼一下自我,为自己身上添点实实在在的亮点,就是我想要干的!”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想招惹谁,来宁陵就是想要干点实事儿,谁也别想来挡路不让我干事儿!”

  “好,赵县长,我姓王的就喜欢你这种味道,有啥说啥,不像有些人干点破事儿还藏着掖着,想干事儿就光明正大的去干,想睡女人那就大大方方的抱着困,大丈夫敢作敢为,有啥不敢抖落出来的?”王二凯脸色泛红,显然也有些意气相投地味道:“赵县长,没说地,日后你若是需要姓王的干啥,吱声就是,只要姓王地办得到,没说的!”

  “我姓赵的私人事情绝对找不到诸位头上,能找到诸位头上也就是公事儿。老游,老王,老桂,我姓赵的还得在这花林县呆三年,也想替咱们花林老百姓做点事儿,也希望诸位能够在有些事情帮衬姓赵的一把,让姓赵的也能把事情干得更顺利顺心一点。”

  “赵县长,这话咋说的?!我桂全友没啥说的,有赵县长这样一心一意替下边百姓干点事情的领导,我们还能有啥说的?就像王书记刚才说的那样,一句话,有啥需要,尽管安排,只要能做到的,没说的!”

  桂全友虽然看上去斯斯文文像个阴性子人,但是话匣子一旦打开那也是口若悬河,而且性子细密沉稳,和王二凯行事为人风格迥然不同,两人搭配班子可谓相得益彰,赵国栋也是颇为看得起此人。

  “走,你我几兄弟,今天就好生在麒麟观去喝两坛,说说知心话!”赵国栋意气飞扬的吼了一声,“要喝今天就喝个痛快,老游,你今天留着点,替我开车,就让我来试试老王和老桂的深浅!”

  麒麟观的素斋堂俨然成了赵国栋来花林之后最喜欢来的地方,连观里几名道士也对赵国栋颇为熟悉了,尤其是在得知赵国栋很有把握要把这麒麟观变为合法场所之后,对于赵国栋的到来更是曲意逢迎,观里啥能拿出来的都拿出来了,三坛陈年老酒一开封,那醇厚甜香委实让人心醉神迷。

  没有了啥顾忌,赵国栋也就放开手脚,王二凯酒量本来就好,桂全友也是深藏不露,三人坐在一起,将收获猎物加工好送上来,外加麒麟观素斋菜肴,这一顿酒就是喝得天昏地暗。

  这碧**酒初时喝并不觉得咋样,只觉得甜丝丝颇为入口,一碗倒下去也没啥感觉,反倒是觉得颇为爽口宜人,赵国栋酒量甚大更不觉得,倒是王二凯和桂全友两人知道此酒后劲极大,尤其是观里倒是珍藏的这几坛老酒原本就加有料,一两个小时后酒劲就要上来。

  一番较量下来,自然是无啥输赢,只是三坛老酒被喝得干干净净,赵国栋颇为尽心。

  把王二凯和桂全友送回乡镇府之时,赵国栋依然保持着清醒。

  今天他心情相当不错,王二凯和桂全友两个人的表现都很是让他满意,尤其是两人能力上都足以独挡一面,王二凯粗豪中却精细,工作风格也是豪放大气,猛冲猛打却又不乏工作技巧,赵国栋在麒麟乡几次也大略了解了乡里人对王二凯评价相当不错,只是他却和邹治长有些合不来,自然升迁无望。

  桂全友此人更是不错,沉稳有度,工作细致踏实,交待的事情总能替你办得圆圆满满,是个值得信任的下属,若是有机会完全可以上一步。

  游明富此人也还行,这一段时间负责新花公路以及新开工的花蓬公路河口段奔走,相当辛苦却是任劳任怨,没有半句怨言,或许是被闲置太久得了这个机会终于想要好生表现一番,扬眉吐气一回。

  这算不算是为自己拉拢班底?赵国栋坐在副驾上若有所思,嗯,拿旧时的话来说,这就算是自己夹袋里的人物了吧?

  阵阵酒意开始涌起,赵国栋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小瞧了这碧**酒的威力。

  呼呼,小赵开始建立自己的班底了,兄弟们砸月票支持小赵结党为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