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五节 小心慎入,危险!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五节 小心慎入,危险!

  明富小心翼翼的操纵着汽车,虽然从交通厅里争取回TT切诺基最终还是被县政协拿走了,但是县政协退回来的那辆破桑塔纳还是为政府办增添了一辆车,不过政府办在看到赵国栋“借来”的丰田沙漠王子之后,就自动“忽略”了赵国栋也是副县长的事实。

  游明富虽然能开车,但以前也只是在政府办最早的老212吉普车上操作过,而且也很久没有摸车了,赵国栋酒意上涌,不可能再开车,他也就只有承担起这份重任,咬着牙关把这辆车开回了县委招待所,虽然汽车里空调冷气相当强劲,但是沿线正在拓宽路基进行道路建设初期施工还是让他累得出了一身臭汗。

  把车停到招待所背后的停车场时,赵国栋才觉得身上发热,酒气上涌,但是全身上下发软,而头脑却是有些昏昏沉沉。

  “老马,老马!”游明富见赵国栋的模样,估计他今天是真有些过量了,这碧**酒后劲儿很大,尤其是一两个小时之后酒劲才上来,很多人初识不觉,到后面才知道厉害。

  “咋了,咋了?”马本贵忙不迭扑出来,见游明富搀扶着赵国栋,赵国栋还想甩脱游明富的搀扶想要自己走,但是走两步就有些跌跌撞撞。

  “没事儿,赵县长今天心情好,多喝了两杯,让他会房里休息休息,你去让人打盆热水来,洗洗脸,可能要好一点,再泡杯热茶。”游明富紧走两步。

  “谁啊,谁啊?赵县长这酒量谁能把他弄成这样?”马本贵有些大惊小怪的道。

  “谁,王二凯和桂全友两个家伙呗。”游明富也隐隐约约觉察到马本贵对赵国栋颇是殷勤,而赵国栋对于马本贵也很是放心,很多事情上也不怎么避讳马本贵,虽然不知道赵国栋用啥本事把马本贵给收服了,但是很多事情上也的确方便许多。

  “又是这两个家伙?看来他们俩倒是挺合赵县长胃口啊。”马本贵怔了一怔之后笑了起来,“王二凯那酒量也是不让人的,赵县长和他有一比。”

  萧牡丹和常桂芬听得马本贵的怒吼声,忙不迭的从寝室里钻出来。

  大热天中午,赵县长一大早就出门了,中午饭也没有回来吃,本以为可以偷个懒可以在房间里歇息凉快一下,没想到刚躺下,就听得马本贵的怒吼声。

  “桂芬。你去把赵县长扶进房。牡丹。你赶紧去提开水进来。替赵县长倒盆水洗个热水脸!再去泡杯热茶过来!”马本贵忙着吆喝道。

  “没那么恼火。让我休息一阵就行了。”赵国栋摆摆手。竭力压制住内心地干渴。“替我倒杯水过来。”

  常桂芬忙忙慌慌地搀住赵国栋胳膊。扶着赵国栋往卧室里走。“赵县长。你小心一点儿。别摔了!”

  比起赵国栋地大块头。常桂芬更显得娇小玲珑。搀扶着摇摇晃晃地赵国栋更是显得有些吃力。好在这也就几步远。

  马本贵和游明富见赵国栋脚步虽然有些踉跄。但是还算能够走得动。常桂芬扶着也没啥问题。二人也就在门外喘了一口气。

  “咋。游主任。今天你们又去看花蓬公路了?”

  “嗯,看看前期准备工作怎么样,赵县长这人你也知道做事就是一鼓作气,催得急,还好马首、,那何春梅可不是田县长在咱们招待所里搭上的,那是他搭上之后才弄到咱们招待所来的,两码事儿,我这里的女孩子都是仔细挑选出来的。”游明富苦恼的道:“你总不能让我去挑选一些年老的人丑的来这招待所吧?那领导还不得把我给骂死?”

  游明富想一想也是,堂堂县委招待所如果服务员都是些歪瓜裂枣的货色,那领导肯定不能答应。

  只是这赵国栋人又年轻,又没结婚,长期住在这儿,说句难听的,身畔连个泄火的地方都没有,这环绕着他身畔的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尤其是这大夏天的,人人都穿得单薄,万一把持不住,出点啥事儿,这些女孩子弄不好倒是巴不得能够沾染上一点啥来,但是对赵国栋来说那可就有些不那么好了。

  不过想想这花林县这种事儿也不少,那田玉和若不是如此明目张胆的把别人肚子搞大生个崽不说,还敢把那女子弄到招待所里上班,只怕也没人来管这种闲事,赵国栋若是真出点啥事情,他反正也没结婚,别人也说不出个啥来。

  游明富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大概连他也没有想到赵国栋此时正受到相当强烈的“性骚扰”。

  常桂芬是刚洗完澡,就换上了一件招待所里下班之后穿的普通白汗衫,趁着赵国栋也不在,二女都准备躺在床上好生休息一下,却未曾想到赵国栋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平时赵国栋回来也是悄然无声自己回房休息,没想到今天却喝醉了不说,而且正巧遇上马本贵也在,急吼吼的吆喝着,吓得本想偷懒休息一中午的二女都是来不及多想就奔了出来。

  这一搀扶着赵国栋常桂芬才意识到自己的疏忽,上边就穿了一件单薄宽松的大汗衫,连乳罩都没有来得及带就就跑了出来,下边也只是一条单薄的花棉布睡裤。

  这扶着赵国栋,赵国栋只穿了一个短袖衬衣,手膀子就直接靠在了常桂芬的胸脯上,单薄的汗衫子里边便是**裸的乳肉,走动起来,一碰一撞一挨,赵国栋立时就觉察到了不对劲儿,再斜眼一瞟,那白布汗衫下鸽乳优美的弧线暴露无遗,甚至连那凸起一点也活灵活现。

  这是这一瞟却苦了赵国栋,原本这麒麟观几坛老酒就是加了料的,少不了一些什么鹿鞭、锁阳、人参、杞一类的东西,原本就是滋补酒,这观里道人为了讨好赵国栋一行人,故献出,这两三坛喝下去,王二凯和桂全友固然可以回去解决问题,可把赵国栋弄得有些心烦气躁,这在被常桂芬这样来一激,顿时就有些把持不住的迹象。

  常桂芬却没有想那么多,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是想一想把赵县长送上床便无事,却未曾想到她这充满青春活力的**对于赵国栋这个多月不食肉味的壮小伙子有多么大的诱惑力,尤其这还是在酒后自制力大幅度下降的情况下。

  虽然只是短短几步路,赵国栋却觉得自己如被丢入了火炉中一般全身都要***起来了,胯下长戈更是勃然而起,急欲择人而噬。

  几乎要咬破嘴唇,赵国栋才算熬到了床边,赶紧仆倒在床上。

  要不是听得外边还有游明富和马本贵在那里有些动静,赵国栋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克制住自己把眼前这个小白兔一样的女孩子给就地正法了。

  见赵国栋扑倒在床上,常桂芬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赶紧把赵国栋脚上皮鞋和袜子脱了下来,一边要将赵国栋身体翻过来。

  只是赵国栋如何敢翻过身来,那胯下隆起的一大团全靠扑倒才遮住,这一翻过来不是立时漏了馅儿?

  常桂芬却不知底细,卖力的要将赵国栋身体翻过来,而赵国栋也知道自己这样扑倒在床上不是办法,急得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幸好身旁还有床毛巾被,赶紧在翻身同时将毛巾被搭在了自己身上,以免出丑。

  常桂芬费尽力气才算是将赵国栋翻过身来,替他后脑上垫上枕头和被卷儿,拉开毛巾被想要盖上,却见赵国栋呼吸急促,双目圆睁,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胸部,这才发现自己肥大的领口敞开来,一对白生生的**正好落在赵国栋眼中,而胯下却是猛然隆起一大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