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六节 陷阱?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六节 陷阱?

  是常桂芬虽然还没尝过**滋味,但是也知道这是啥T[叫起来,却被赵国栋一把拉过来拖倒在床上,手却早已堵住了她的嘴巴,另一只手却按耐不住的钻进了那宽大的汗衫中。

  入手那软中带硬的丰腻让赵国栋胸中烈火顿时燃烧起来,卖力的几下揉捏就让乳首那一点蓓蕾示威般的鼓翘起来,而常桂芬也是瘫软在床上只顾着喘息,眼中惊惶带着恐惧的目光中里却隐藏不住一丝喜悦。

  就是对方眼中这一抹喜悦让已经快要坠入欲海的赵国栋理智之弦顿时一震,另一只已经滑入对方棉布睡裤里探到了那毛茸茸所在的手顿时一僵。

  喜悦之色?!这个丫头眼中怎么会喜悦之色,是觉得可以靠上自己还是另有它图?是陷阱?左手虽然仍然还在那一对丰腻的**上揉捏,但是赵国栋内心***的欲焰却已经被一道堤坝牢牢锁住了,滑向那方寸之地的右手也改换了位置落在了对方圆润结实的臀瓣上。

  少女未经人道的**对于任何一个男性的诱惑都是难以言喻的,尤其是这样暧昧的姿态摆出,对于任何男人无疑都是莫大的考验,不过赵国栋已经不是头脑一热就啥也不顾不管的毛头小子,贪吃而无谋,那是要付出代价的,田玉和就是最典型不过的榜样。

  赵国栋并不相信她本人能玩出个啥花样来,拿马本贵有些粗俗龌龊的话来说,破了她们的身子那是看得起她们,花林县多的是这种想要跳出穷山僻壤的女孩子,如果能借此机会飞出去找个出身,献出自己身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之所以何春梅为啥能在招待所里干下去,就是因为别的女孩子并没有觉得有啥丢人,反倒是有些艳羡的味道。

  如果只是常桂芬本人耍些心眼,赵国栋并不担心,大不了也就是替她谋个出身,花林不方便,随便帮忙把她弄出去,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但若是她是受人指使而来,这却需要小心了,若真是诱饵,那可弄不好就得把自己给钩住。

  房门外恰到好处响起了脚步声,是萧牡丹!

  赵国栋心中一喜,来得正好,一下子就化解了自己现在的尴尬和危机。

  常桂芬也是一下子清醒过来,被赵国栋揉得魂飞魄散的她只觉得自己全身似乎都要飞了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笼罩在她全身,让她突然体味到一种作女人的滋味,而之前,她发现自己似乎更像一个啥也不懂的女孩子。

  忙不迭的爬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衣衫,常桂芬用有些怪异的眼神瞥了一眼赵国栋,而赵国栋的魔掌早已经收了回来,还羞煞人的放在鼻间嗅了嗅,直让常桂芬心中一颤,只觉得自己下体间顿有一种滑腻津润的难受感。

  “桂芬。来。你给赵县长擦把脸吧。趁热!”

  “牡丹。还是你来吧!我去泡茶!”常桂芬强忍住下体地不适。夹着屁股侧身离开。

  萧牡丹地到来让赵国栋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牡丹也传得很单薄。但是毕竟衣衫下不是一丝不挂。白衬衣下奶罩也是若隐若现。真是害死人。这该死地碧**酒。这日子咋过?

  常桂芬悄悄溜回自己房间。脱下内裤才发现裤底已经是潮乎乎地。羞得赶紧换了一条。又用冷水吸了一把脸。心情这才平复下来。

  想起方才羞煞人地一幕。常桂芬心中又是一阵期盼。或许真像某人说地。赵县长是省里边来地。迟早要离开县里。若是能趁着这两年把他伺候好。或许他心一软就能把自己这临时工身份给解决了。摇身一变成县城里人。寻个城里男人嫁了。那自己也不枉在这招待所里干两年。

  经历了这番折腾。赵国栋又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是昏昏睡去。不过这一觉地确睡得踏实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算把被尿憋醒。起来之后一番拳脚操练之后。全身顿觉神清气爽。看来这锻炼还得坚持。对于自己身体机能有莫大好处。只是这下体依然觉得胀得有点难受。看来阴阳不调对于自己还真是一个考验。

  赵国栋真是很久没有尝过肉味了,孔月自打春节那一晚之后便和自己保持着一种亲切而又恬淡的关系,就像多年相交的好友,但是男女之情却似乎在渐渐淡去,这让赵国栋既有些伤感又有些迷恋。

  说起来自己身畔女孩子看似不少,但是自己却真还算得上是一个纯真的少年郎,除了唐谨和孔月,自己似乎一直保持着一种模糊不清的姿态。

  古小鸥?有贼心无贼胆,古志常那条梗放在那儿,自己咋弄都觉得有点心理障碍,尤其是在没有娶古小鸥打算的情况

  国栋宁肯避而远之;童曼?自己忍心么?这样一个小T||角色,自己扮演狼外婆把她给打吃了,似乎有些于心不忍。

  韩冬?两人的关系始终难以突破那最后一层若有若无的薄纱,就这样耗着,连自己都觉得累,要么一拍两散只保留那纯粹的朋友关系,要么就跨出那一步,尝试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能不能有不一样的感觉,只可惜自己和韩冬似乎都有些惧怕跨出这一步。

  蓝黛?或许这个女人是最让自己没有负罪感的女孩子了,漂亮而时尚,作为床上伴侣也许是最合适不过的,就拿她自己的话来说,十几万足以买很多女孩子的初夜了,她愿意将感情和**彻底割裂开来,以偿还自己所付出的,但是赵国栋却还没有想好究竟接不接受这份交易。

  瞿韵白?惧于破坏自己和对方那种特别的感情,赵国栋选择了逃避,他也不知道自己做得错还是对。

  徐春雁?要单论身体对自己的诱惑力,徐春雁无疑是其中最具杀伤力的,或许那时候正是自己最感情处于最低谷时期,一个成熟而又富有青春活力的**混杂着母性的气息,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像是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炉,让自己如飞蛾一般忍不住想要飞向那里。只是现在自己和她纠集在一起,合适么?是不是有些趁人之危的感觉?

  有时候赵国栋觉得自己像个恶棍,念念不忘徐春雁那娇媚的身体,和熊贵仁有多大的区别?有时候赵国栋又觉得自己纯洁得像个圣人,就连古小鸥和蓝黛这种送上门来的美味都能忍住。这算圣人么,是虚伪还是胆怯,是想要回避还是惧怕承担责任?

  盘算一下出现在自己身旁的女孩子已经足够多了,但是能够真正让自己产生过作为终生伴侣念头的女孩子居然只有一个,唐谨,但却是最不适合自己的一个。

  赵国栋不由得苦笑,初恋最难忘,而唐谨不仅仅是自己的初恋,而且是让自己充分享受了**快感的伴侣,从懵懂无知到轻车熟路,从半惧半爱到如痴如醉,美好时光的点点滴滴总是在不经意间钻入自己的脑海中,从记忆深处里爬出来,铺满整个心田。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虽非贼,但却胜似贼。

  赵国栋站在院落里,想得有些出神,直到萧牡丹招呼吃早饭才把他从沉思中惊醒回来。

  吃饭时常桂芬的目光变得有些闪烁不定,看在赵国栋眼中更是觉得有些问题,不过他却表现得很平静,彷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随着自己在政府里的位置渐渐稳固,既有欢心鼓舞者,自然也就免不了有心生嫉妒者,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迹象,但是赵国栋可以肯定必定有人会要寻找自己的破绽和漏洞。

  六月间的花林县城比起安都或者重庆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虽然艳阳如火,但是在阴凉处却是凉意袭人,山间小城的宜人气候无疑令人心旷神怡。

  县政府常务会,罗大海皱起眉头听着分管副县长们介绍工作,一件接一件的烦心事落下来。

  财政税收入库不尽人意,财政支出缺口巨大,两栋校舍出现了裂缝,需要在暑假中进行整修,这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事关师生安全,却又不能不作;小春已经收割完毕,但是各乡镇的农业税水利费以及双提款收取进度迟缓,虽然县里已经派出了几个督导组,但是效果不佳,各乡镇已经将能派出的力量全数下到了基层,但是今年春旱缺水,小春收成不好,加上各种生产物资飞涨,农民减收已成定局,这也使得农村税费收取更加困难。

  农村中干群矛盾突出,乡镇上屡屡动用派出所警力出面,名义上是帮助维持社会治安,但实际上却是利用警力帮助收取税费,这也引起了农村中更大的反弹。

  “今年农业税和水利费收取难度很大,农民减收,但是税费依旧,如果不是两条公路开建吸收了一些闲散劳动力到工地上务工,我看问题还要严重些,渠水乡已经出现了一起农户因为交不起农业税干部去牵猪结果引起农妇喝农药的事件,幸好及时发现,没有酿成严重后果,但这也足以引起我们在座的重视。”

  韦飚脸色严肃,语气也是越发沉重,接手农业这一摊他才感受到这农业也是烫手活儿,农田水利设施落后,使得农村中抵抗自然灾害能力薄弱,一旦天干,这机井、水泵、发电机严重不足,使得抗旱难度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