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八节 不速之客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八节 不速之客

  苗县长老家是花林河口镇的,但是在丰亭那边参加的T来是邹书记过来之后才把她调过来的。”马本贵对这些情况如数家珍。

  “唔,我知道了。”赵国栋点点头,“老马,辛苦你了,帮我盯着点儿常桂芬。”

  “赵县长,要不把桂芬换了算了?”

  “不,别换,既然别人有这份心,你就是换了人,别人也得琢磨着其他道道,那才麻烦。只有前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现在咱们既然知道了这道道,那就不怕,咱还得让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才行。”赵国栋轻哼一声。苗月华,看来这花林县缺个常委还是让很多人心动,这种小把戏看来也只有女人家才耍得出来,邹治长似乎没有必要玩这一手。

  “赵县长,我看桂芬不像是这种人才是,当时在挑选的时候我就专门在心性上好生琢磨过,她和牡丹都是里边最老实的。”

  马本贵也有些不甘,赵国栋让他调查常桂芬他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对。但是赵国栋也没说其他,只是让他了解一下常桂芬平常和哪些人往来,缪金凤那个**整天在自己卖弄她的大**和肥屁股,一看就知道心性不对劲儿,所以自己才把她安在外台,不让她进内院,没想到常桂芬居然和她搅在一起了,看样子还不那么简单,单单是一个缪金凤和常桂芬也翻腾不起什么波浪,但是如果说苗县长

  “我知道,常桂芬这样的小丫头她懂什么?还不就是受人利用的主儿,被人卖了还得帮别人数钞票,不就是贪图个出身么?”赵国栋轻轻一笑,“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我才来这花林多久啊,居然也就能让人惦记着,美人计也使出来了。”

  “嘿嘿,桂芬算啥美人?也就长得清秀漂亮一点的小姑娘罢了,这种人才在咱们花林多了去。”马本贵笑着摇头,“要说美人,都在县里税务局、财政局、公安局这些单位呆着呢。”

  赵国栋听出马本贵话头里的暧昧,懒得多问,“好了,老马,你知道就行了,这事儿别让其他人知道。”

  “嘿嘿,领导放心,我老马嘴巴虽然大,但是啥该说,啥必须要说,啥领导不问不说,啥打死也能不说,这其间分寸老马还是有尺度的。”马本贵诡笑道。

  “嗯,行啊,老马,你这嘴白还卖得挺来劲儿啊。”

  赵国栋也笑了起来。游明富一直有些担心马本贵。不过赵国栋却清楚。只要自己掌握着他儿子地命运。马本贵就只能死心塌地地替自己卖力。马本贵一辈子地希望就寄托在他儿子身上。就凭这一点。赵国栋也并不担心马本贵会出卖自己。

  接到朱国平电话后。赵国栋便早早在招待所后院里候着。

  他不想弄得满城风雨。就让一干人直接从招待所那边进来。然后汇合之后直接去干脆出来走一走,权当度假休息了吧。怎么,你不欢迎啊?”

  “呵呵,哪能不欢迎呢?就怕瞿姐贵足难踏啊,所以我都不敢邀请瞿姐来咱们山里来做客。”赵国栋笑意扑面。

  “假惺惺,你啥时候想起过邀请我过来,这边气候凉爽宜人,空气清新,入目尽是苍翠,一进这边人连心情都好了许多,还说山里,分明就是不想让我们来罢了。”

  瞿韵白自打赵国栋从交通厅离开到宁陵就没有见过赵国栋,两人都只是通过电话联系,尤其是这一两个月赵国栋忙得脚不沾地,两人连电话联系都少了许多,今日突然一见,心底一抹柔情悄然泛起。

  赵国栋黑了不少,看样子这两三个月里也是累得够呛,赵国栋在电话里说起过他分管这些工作,都是些最棘手的活计,山区里招商引资发展工业可不像江口那边,你要想把客商引进来,不知道要多跑多少冤枉路,多费多少口水。

  “好了,好了,国栋,你就别只顾着和瞿主任说知心话了,有的是时间,这边几个朋友你恐怕还不太熟悉,我来替你介绍一下。”朱国平和花行云笑着走过来,打断二人话语。

  “抱歉抱歉,朱哥花哥的朋友就是我赵国栋的朋友。”赵国栋给了瞿韵白一个抱歉的神色,赶紧和朱国平和花行云走了过去。

  十一位客人中除了朱花二人和瞿韵白之外,其余八人有三四个个赵国栋都有一面之缘,原来在交通厅里时和朱花二人一起聚会聚餐时就认识,另外几个他却是不认识了。

  在朱花二人介绍下,一番简单的寒喧之后,赵国栋也很快和几人熟悉起来,虽然还不清楚这几位究竟是干哪一行的,但是从对方表现出来的气度来看,估计也还是有些身份地位的。

  赵国栋用眼神示意瞿韵白

  己的车,然后带着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向过么?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其中尤其是与人斗,那更是其乐无穷回味悠长。一辈子若是没有和份量够足的人斗上几个回合,你一辈子绝对是莫大的遗憾。”赵国栋笑了起来。

  “国栋,看来你到这边来感悟很多啊。”瞿韵白瞥了赵国栋一眼,“你似乎越来越喜欢这种生活了。”

  “错了,瞿姐,不是喜欢,而是必须要适应。”赵国栋正色道:“你不能不适应,否则你就只能被淘汰,你不但要适应,你还得进化,运用各种力量进化,让你自己进化得更强大更凶猛,只有这样你才可以在一场一场的争斗中胜出。”

  瞿韵白瞅了赵国栋一眼,没有搭话。

  “瞿姐,是不是觉得我变化很大?”赵国栋也觉察到了瞿韵白心情的变化。

  “嗯,有些变化,但是这都在我意料之中,你本来就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说你天性好斗也许有些过火,但是遇上事情,你绝不会怯战。”瞿韵白幽幽的道。

  “这样不好么?”赵国栋有些讶异的瞅了瞿韵白一眼,“我以为这应该是一个男子汉应有的风骨。”

  “也许吧。”瞿韵白微微一笑,“这是男人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是不是?”

  瞿韵白这有些突兀的一问让赵国栋心头禁不住一动,尤其是那成熟二字更是勾起赵国栋无限遐思,身旁这个女性柔媚的身体绝非如常桂芬这样的青涩苹果可比,即便是远观一样可以感受到那份浓浓的诱惑。

  月白色的连衣裙长短正好,裙袂下嫩白的小腿修长而秀美,白瓷般光洁的腿肚足踝纤巧适度,脚趾圆润丰满,肥瘦合适的裙服恰到好处的将瞿韵白丰满成熟的身材勾勒出来,饱满的双峰怒突,白皙细嫩的粉颈温润如玉,没有任何饰品,宛如一朵出淤泥的白莲,让人顿生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心情。

  瞿韵白注意到赵国栋频频将目光投向自己,娇嗔的用了赵国栋脑袋一下,“小心看路开车,你还得对我们俩安全负责呢。”

  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昔日在岭东青瓦湖畔那种亲昵气息又慢慢萦绕在车内,瞿韵白的优雅风姿总是若隐若现的吸引着自己,丝毫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减,反而有越浓越香的迹象。

  矜持而不乏温情,宛如一尊女神,静静的伫立在自己身旁,赵国栋发现自己有一种沉浸其中不能自拔的感觉,这份感觉更让他有一种时空倒流时光留住的恍惚。

  汽车终于颠簸着驶入了通往麒麟观的小路,赵国栋一路替瞿韵白介绍着这麒麟观的来历和轶闻以及稍远的囫囵山麓的冷泉和温泉,这倒是让瞿韵白兴致大增,没想到这花林县里居然温泉冷泉并存,郁郁葱葱的林带更是让一行人都觉得在这里彷佛连肺活量都增加了不少。

  四辆车终于停在了麒麟观外的空地上,王二凯和桂全友早已经会同麒麟观住持明虚早已经在道观门前牌搂上候着了。

  强烈要求兄弟们给月票动力支持,奋力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