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九节 知我者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四十九节 知我者

  瞿韵白对于麒麟乡党委书记和乡长以及那位明虚道长对赵国栋的殷勤和尊敬很是不解。

  殷勤可以理解,毕竟赵国栋也算是一县父母官,虽然只是一个副县长,但是毕竟在很多方面可以运用的资源要比一个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多得多,对赵国栋有所求也很正常,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亲近和尊敬就让瞿韵白很是好奇了。

  言谈之间瞿韵白对于王二凯和桂全友也有了一些了解,两个人虽然脾性迥异,但是表现出来的能力和水准却是可圈可点,绝非那种单靠拍马屁或者裙带关系爬起来的乡镇干部。

  而两人提及赵国栋对赵国栋的尊重却并非虚情假意,瞿韵白自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那种发自内心的尊敬和赞许不是光凭嘴巴皮子就能赢得的,尤其是这些在基层一线乡镇干的书记乡长们。

  王二凯和桂全友也觉察到这个如水中白莲般的清丽女人与赵县长关系很不一般,尤其是赵县长与他在一起时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亲昵味道更是让他们这些过来人也隐隐有些感觉,所以在说话间也就没有多少顾忌。

  瞿韵白也没有想到赵国栋竟然能够在上任短短两三个月时间里就能同时启动两条公路的建设,从安都过来时她就已经看到了正在建设中的新花公路,虽然还处于繁忙紧张的施工阶段,但是可以想象得到这段按照二级标准水泥路面建设的公路一旦竣工。那花林出入地咽喉瓶颈就算是打破了。

  而从花林县城过来到麒麟这段路也同样开始了前期施工阶段,虽然瞿韵白隐约感觉到这大概与赵国栋有些关系,但是当听到王二凯和桂全友的交口称赞时,她还是有些震惊了。

  如果说新花公路是由交通厅补贴修建起来的公路时,那么这条花蓬公路的开工就真的有些蹊跷了,谁愿意垫资五年来修这条投资超过二千五百万的公路,仅仅是花林段造价就要超过一千四百万。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但是赵国栋就能运作成功了。而且还是两家公司争相来当这个冤大头。

  瞿韵白知道这中间肯定有啥古怪,但是王二凯和桂全友也不太清楚其中奥妙,只知道花蓬公路马首段这段公路已经进入了前期施工阶段,这却是实实在在的,能做到这一步,就足以让他们这些书记乡长们心悦诚服了。

  麒麟观里风景相当优美,盛夏时节。观中古木参天,暑意顿消,碑林处处,石碑上已然湮灭模糊地碑文总能勾起人们的思古之情,天师殿和老君殿保存得相当完好,宏大地建筑物重檐叠翘,略略有些发白的木柱窗棂似乎在述说它的历史。

  “可惜了,这样大一处宫观怎么中间还有这么多荒废的殿堂遗迹尚未修复呢?”

  “那也是有些由头。文革期间饱经劫难,多处殿堂被毁,这两处保存下来的殿堂那也是因为殿堂中存有不少砍伐木料,所以侥幸躲过一劫,现今此处尚未被正式定为宗教活动场所,所以虽然不少信徒们希望重修几处殿堂。但是观里还是希望能够等到赵县长把正式批复拿下来之后,观里才好决定。”

  赵国栋陪着朱国平和花行云一干人在观中游览,未曾想到朱国平等人都对道家文化颇为感兴趣,那明虚道长虽然也有些年龄,但是却没有想到也有些来由,也算是个文化人,据说五六十年代曾经念过初中,后来家庭变故方才如山修道,曾经游历过不少名山大川,最后落脚于此。

  “明虚道长毋需用这话来套我。我既然答应了你的事情自然要办到。地区民宗委那边我已经和辛县长通过气将资料报了上去,还需过省民宗委那边最后一关。估计还需要一些时间,毕竟省里边对于这些程序上的东西更重视一些。”

  赵国栋也是一笑,冲着这几次明虚如此通晓事理自己也要促成此事,何况这样一处难得风景点若还不是合法宗教活动场所实在有些说不过去,观里观外如此多善男信女们也是一个无法回避地事实。

  “嘿嘿,就托赵县长洪福了,若是此事能成,敝观上下老少都感激赵县长的恩德。”明虚心中也是一阵激动,这太不容易了。

  早先这麒麟观完全就是被当作一个谁都可来可去的所在,你观里的道士也管不了别人,说重了,你这还是一非法场所呢,底气不足,你想要干个啥都缩手缩脚,就盼着能正个名。

  明虚自信这麒麟观只要能从民宗委那里把批复拿下来,以自己的本事,顶多三五年就能把这麒麟观打造成为这方圆几百里地远近闻名的香火圣地,这花林附近各县就不说了,就是东边湖南,南边宾州,西边的永梁,北边的通城,都能吸引一大批善男信女们来这里修道养性,那麒麟观就真算是活出来了。

  赵国栋摆摆手,也不多说。这麒麟观不过是他规划地马首、这一线旅游景区的一环,就是明虚不这么热切积极,他也一样要想办法为麒麟观把这张批复争取下来。

  和朱国平和花行云来的这一行人中姓陶的两兄弟让赵国栋颇感兴趣,按照朱国平和花行云的介绍,绵州市区第一家三星级酒店——雅文酒店就是这两兄弟经营的,除此之外,绵州境内流花谷景区也由两兄弟组建地星汉旅游实业开发公司在三年前获得开发经营权,这在当时也被誉作旅游资源商业化运作的典范,经过三年开发,已经进入稳定的盈利期。

  这两兄弟也是赵国栋刻意交待朱国平和花行云二人物设的对象,随着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马首段的将在年后就要正式竣工通车,花林交通瓶颈被打破,那么花林也就具备了一定吸引外来投资者的条件了。

  在工业企业的引进上赵国栋不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要在一个毫无工业基础的农业县中突兀的发展工业不太现实,只能因地制宜地根据花林具体资源条件来发展,而在赵国栋眼中,花林目前最适合开发地就是旅游资源,尤其是囫囵山到麒麟观这一线简直就是天然的国家级旅游景区,稍加开发就可以成为一个相当成熟地旅游景区。

  麒麟观的素斋席再度让一干客人们叹为观止,碧**酒、麒麟观秘制泡菜、野生猕猴桃汁、野菜羹,这些清淡可口的小吃让一干吃惯了大鱼大肉的客人都是胃口大开,而碧**酒入口回甜的味道也让这帮不太习惯中西部地区高度白酒的江浙客人倍感亲切爽口。

  麒麟洞、黑风峡、天王坪,麒麟观背后几处景点在赵国栋前期的刻意准备下都免不了一大堆脍炙人口的典故和传说从明虚和赵国栋嘴里冒出来,听得一干客人们个个眉飞色舞,而观中随便刨出一块古旧的石碑,明虚也能子乎者也的说上半天。

  古朴秀雅的客房以及硬邦邦的木板床,加上洁净朴素的粗布薄被以及味道独特的檀香,这一切都给一帮客人们带来莫大的惊喜和快乐。

  “这儿太美了!”吃完晚饭的瞿韵白和赵国栋漫步在观后的山坡下,葱郁起伏的森林错落有致,鸟鸣声声,不时有不知名的小动物在草丛中蠢动,总能带给人一丝生机和活力。

  “自然的美和文明的美如果能够恰到好处的融合在一起,无疑就是上苍和祖宗赐给我们的物华天宝,如果我们不能善加利用那无疑是一种浪费,而如果我们不加节制的恣意享用,那就是一种犯罪了。”

  “有时候我也有些矛盾,眼看着这周围的老百姓贫苦不堪,整日为生存奔波,我就下定决心要为他们找出一条适合他们的致富之道,但是一想到这样优美纯净的景色也许在十年二十年后就会变得物是人非,我不敢保证日后的所有人都能有我这样的态度,为了攫取眼前利益,很多人不惜毁灭上苍和祖宗留给我们的财富。”

  瞿韵白静静的倾听着赵国栋的感慨之语,短短几个月,赵国栋如脱胎换骨一般,如果说在交通厅里还不明显,那么在花林这三个月里,赵国栋昔日尚存的浮噪轻脱已然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上位者的深沉和厚重。

  “瞿姐,你说我该怎么办?”

  “适度开发,合理利用。”瞿韵白轻轻一笑。

  “谈何容易?无论是开发商还是政府领导目前都很难做到这一点。”赵国栋摇摇头。

  “那也不能因噎废食,既然你在这里,你就可以尽一切作你能做到的,我相信随着时代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会注意到这一点。”瞿韵白点点头。

  赵国栋眼睛一亮,“生我者父母,知我者瞿姐!”

  娇媚的白了一眼赵国栋,瞿韵白撇撇嘴:“你还是琢磨一下怎么打动那陶家两兄弟吧,我看他们对这里兴趣很大。”

  “瞿姐也看出我的意图了?”赵国栋心中一动,这瞿韵白果真是善解人意。

  “如果我都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主意,那我和你真的枉作了一年同事了。”瞿韵白娇嗔道。

  “不仅仅是同事吧,瞿姐?”赵国栋嘴角隐含轻笑。

  瞿韵白脸微微一红,“贫嘴,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