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五十一节 再续前缘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五十一节 再续前缘


  宗星的话说得很艺术,既没有刻意表明自己的想法,]7出来了愿意和赵国栋合作的意愿,赵国栋何等聪明伶俐,闻弦歌而知雅意,立时明白陶氏兄弟也是对仅仅是恐怕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陶兄的意思是我们花林的景致的确很值得看好,但是要开出来所需资金量太大?”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问道。

  “对,星汉公司还没有那么大的资金量来一家承担这个开。”陶宗星毫不讳言。

  “那引入几个战略投资是不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赵国栋含笑瞥了一眼四周其他人道。

  “呵呵。赵县长果然是聪明人。一点即透。这也是陶某和这些朋友来地目地。他们虽然不从事这一行。不过对于有价值地投资却十分感兴趣。所以陶某也邀请他们过来一观。看看是否符合胃口。”陶宗星眼睛一亮。这个赵国栋果然精明。一下子就能闻出其中味道。

  “呵呵。一概欢迎。不管诸位朋友是否属意。都一概欢迎。”赵国栋笑了起来。“于公于私我都欢迎各位朋友来我们花林做客。”

  气氛也变得融洽起来。赵国栋感觉得到陶氏兄弟对于贺柏龄地意见很是看重。另外还有一个姓丰地虽然也不怎么表意见。但是看样子也是有些实力。不过赵国栋相信只要自己表明态度。而且明天在看了囫囵山风景区地情况之后。这些人就应该有一个比较明晰地了解了。当然要作出决定还需要更多地深入了解。这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说得下来地。

  单从明虚地安排就能看出这个家伙能够坐上囫囵山风景区和这边差不多的话,那这两处紧紧相连的景区的开价值就很大了,只是正如那陶宗星所说,这开前期需要投入的费用将是一个天文数字,没有几千万根本不可能。”

  瞿韵白像一个小女人一般依偎在赵国栋怀中,而赵国栋则背靠廊柱,手抚廊椅靠背。

  “嗯,这就是考验一个开商有没有这份魄力和眼光的时候了。有可能砸下去三五千万时间拖上一两年都未必能见到一分钱效益,但是同样可能是在三五年后就迎来一个钵满盆肥的丰收期。”赵国栋淡淡一笑道:“星汉公司吃不下来,所以邀请有实力的投资来一道考察,

  已经将这边的许多资料寄给了朱国平让他帮我转交给]+TT否则他们也不会这样郑重其事的来考察。”

  “难怪,我说朱国平既然是来看你,怎么会邀请这么多不熟悉的人一起来。”瞿韵白点点头,“我去过流花谷考察过,陶氏兄弟的星汉公司有些水准,流花谷不过安昌县一个偏僻山谷,只是地理位置好一些,他们两兄弟就能把这个地方打造成为绵州一大风景名胜所在,没有点本事不行。若是星汉公司真的能瞧上这边接手下来,我觉得对于花林来说绝对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只是星汉公司恐怕在资金上难以支撑这样大一个项目。”

  山中的夏夜凉意幽幽,赵国栋手有意无意滑入瞿韵白裙下,在瞿韵白温软如玉的小腹上游弋,沿着向上,一对挺拔茁壮的翘乳翩然入手,柔滑腻软却又富有弹性,鸡头一点轻捻细磨,便如充气一般鼓胀勃立起来。

  瞿韵白扭了扭身体,瞪了赵国栋一眼,赵国栋却涎着脸依然如故,只是再没有刻意撩拨。

  “嗯,所以引入战略投资也是必然,这样大一个项目如果要真正作好,不说一个亿,至少五六千万得砸进去。”赵国栋双手仍然游趟在睡裙里双峰之间,悠然自得的享受着那份舒爽,“不过我倒不担心资金问题,贺柏龄和那个丰越人应该就是陶氏兄弟的目标,你不要小看了浙商***,虽然现在在国内还名声不彰,但是在国外却是四处看得到他们的影子,他们是最富有投资活力和漏*点的一群人,对于商机的捕捉甚至胜过了广东人。”

  “五六千万不是一个小数目,对于一个不是从事这个行道的人,就是再大方,只怕也不会轻易下水,而以陶氏兄弟今天的表现,如果没有战略投资注资,只怕他们是无法接手这个项目的。”

  瞿韵白心思已经慢慢放在了这个项目上,她虽然已经当了快一年的江口县旅游局长,但是江口县那边一是旅游资源远不如这边丰富,二来县里边根本不怎么重视,甚至县里领导甚至有意无意的冷落她,完全就是把她闲置在那个位置上,要想有所作为自然是痴心妄想,眼下突然接触到这样一个机会,兴趣也就慢慢浓了起来。

  “嗯,虽然陶氏兄弟经营能力有,但是别人未必相信得过这是其一,信得过的人却又未必有兴趣,若是有人能够开一个头,或许能起个带头作用。”赵国栋也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星汉公司开流花谷相当成功,和当地政府也合作十分愉快,根据赵国栋了解的情况,进入目前极盛时期,年收益率应该在百分之二十以上,也就是说不出意外,五到八年就能连本带息全数收回投资,日后就是一个聚宝盆了。

  瞿韵白很喜欢从侧面看赵国栋深思时的面部轮廓,这让她有一种欣赏雕像艺术品的感觉。

  实际上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让沧浪之水作为战略投资注资入股就再简单不过了,只是一来赵国栋不想让沧浪之水公司那边和自己工作范围沾染上什么瓜葛,二来沧浪之水正处于高速展期,根本就没有精力来参予旅游开投资,出资可以,但是谁来代表沧浪之水行使股东监事权利,这是最基本的。

  “韵白,你在江口那边是不是干得很不顺心?”赵国栋沉思良久才问道。

  瞿韵白心中猛然一颤,这是赵国栋第一次叫她韵白,以往都是以小弟弟口吻叫她瞿姐,或是以下属身份叫她瞿主任,这似乎是一种暗示和预兆,瞿韵白心顿时怦怦猛跳起来,连脸颊也滚烫起来。

  “怎么了?”见瞿韵白半晌没有搭腔,赵国栋诧异的问道。

  “没,没啥,你突然问这个问题干什么?莫不是你还希望我调到这花林来当旅游局长吧?”瞿韵白收拾了一下情怀,定了定神反问。

  “呵呵,我没有那个意思,到这儿来当旅游局长又有多大意思?当个县长还差不多。”赵国栋摇摇头,“现在不是可以停薪留职么?你如果真的觉得干得不顺心,那索性就停薪留职出来,找个事儿干干,干得满意辞职也行,干得不顺再回去也不迟。”

  “我还以为你要让我停薪留职出来,你把我养起呢。”瞿韵白娇媚的一笑。

  “我倒是想,可韵白你是那种人么?你养我还差不多。”赵国栋涎着脸笑道。

  “呸!大男人家怎么说这种没志气的话。”瞿韵白淡淡的叹了一口气,“我出来干什么?年龄倒大不小,我学的专业是数学,早就荒废了。”

  “我看韵白你对旅游也很感兴趣,要不你去在这一行练练手?”赵国栋建议道。

  “练练手?”瞿韵白很敏感,“你是想让我去帮陶家兄弟的星汉公司打工不成?”

  “打工说不上,如果合适的话,我打算出资入股花林这个项目,你可以代表进入这个项目行使股东权力。”

  赵国栋显得很平静,他想过了,旅游并非他分管,他只是负责牵了一个线,最终具体细节还是得由县里分管领导和具体部门来谈判,他顶多也就是表一下自己意见而已。

  沧浪之水矿泉水公司出资入股也很正常,一两千万资金对于现在现金流十分充足的公司来说不算什么。前两天赵长川在电话里告诉他,沧浪之水不仅在安原、重庆、广西市场继续火爆,在新开辟的湖南、湖北以及四川和贵州市场的销售一片大火,厂里出货量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每天八十五万瓶,平均每天滚滚流入公司帐户的资金高达一百三十多万,仅仅是五月一个月公司现金回笼就达到了创纪录的二千四百万,估计六月、七月、八月还将创造一个接一个的新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