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五十四节 情人 庆贺!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五十四节 情人 庆贺!


  国栋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在瞿韵白面前毫无保留]7己的感情历史,从初中时代的单恋孔月被拒到高中时代的默默心仪班花,然后再到警专时代的奋力追逐,他甚至细细的讲述了自己和唐谨之间的前因後果,与孔月的相依相偎,连他与唐谨和孔月两女的**感觉都毫无保留。

  直到一切都和盘托出,赵国栋才像是放下什么包袱似的松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我日后的生活究竟会是什么样,会有什么样的女人走入我的生活中,我觉得在感情生活中我就像一个在迷雾笼罩的森林中漫步的失忆旅者,找不到方向,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只能被动的随波逐流,等待一个一个可能出现的结果。”

  瞿韵白静静的倾听着赵国栋的倾诉,这个大男孩的感情生活是如此丰富多彩,唐谨的生动真实,孔月的单纯执着,两个女孩子的鲜活形象都像是出现在瞿韵白脑海中,让瞿韵白对两个女孩子也产生了些许同情。

  现在的赵国栋就像一匹不知疲倦的千里马,正在仕途商道上奋力扬蹄,无论是唐谨还是孔月,现在似乎就难以给赵国栋这个有些桀骜不驯的烈马套上辔头,而出现在他身畔的女孩子们无论是谁,充其量也就只能拉住马缰追随他一起前进,稍不留意就会掉队,而一旦掉队几乎在没有机会从新找回这份感情。

  聪明者可以选择与赵国栋并驾齐驱,在共同的事业奋进中寻求机会,但是瞿韵白不认为这样你就可以获得最后的成功,以赵国栋目前的表现,似乎他身畔还真没有出现属于他的真命天女。

  赵国栋现在不过才二十五岁不到,却已经是副县长,虽然只是一个丘陵穷县的挂职副县长,但是这毕竟是副处级干部,对于很多干部来说副处级干部就是一个一辈子都难以逾越的门槛,而他却轻而易举的踏上了这个台阶,这还不算他背后隐藏的强大经济实力后盾。

  或许现在赵国栋在仕途上的表现可以勉强用新星或者说夺目来形容,但是他在商道上的赫赫成功,完全足以让其他商界的巨子们汗颜。

  这样的人物你不能用狭隘的眼光来看待,或许他也曾痴心过,但那是初恋,一旦初恋美好印象被打破,要想让他再度用初恋心态来对待感情恐怕就很难了,尤其是他处于这样的仕途和商道上这两大漩涡激流之中,只怕他就更是会左顾右盼了。

  或许这对于女孩子们不那么公平,但是这却是现实,而自己这个居于情感漩涡之外的人却更能用中性的眼光来看待这一切。

  赵国栋轻轻的吻着瞿韵白肉感的耳垂,这让瞿韵白全身酥痒,她笑着避开赵国栋的这种挑逗:“国栋,我还以为既然你身畔女孩子如此之多,你会大快朵颐,没想到你还是这么谨慎,值得表扬。”

  被瞿韵白这一句话就打回了原形,胯下跃跃欲试又恢复了平静,“韵白,听你这话似乎是在鼓励我大胆一些,步子迈得更大一些的味道呢?”

  “感情这个东西很玄妙。你很难确定谁才是真正属于你地一生挚爱。或许你一辈子都在寻找。或许你会发现同时几个令你心动地女孩子出现。或许你会发现某个时段她最适合你。但是随着时过境迁。你地心又会落到别人身上。这也无可厚非。”瞿韵白微微一笑。赵国栋地手又滑到了她地**上轻轻地揉捏着。她轻轻打了一下赵国栋地手。“各人在爱情观上地不一致使得很多人总是会以偏概全。我却不那么看。”

  赵国栋真地没有想到瞿韵白地爱情观竟然是如此独特而又个性。看她脸上淡淡地微笑却又不像是虚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韵白。真看不出你在爱情观上如此洒脱。是不是因为”

  “不完全因为我那次失败地初恋。事实上当时我虽然也曾痛苦和遗憾。但是却并不像文艺作品中所说地那样痛不欲生或者如行尸走肉一般地。或许天生我这个人就对这方面比较理智吧。”瞿韵白摇摇头。

  赵国栋欣慰地吻上瞿韵白额际。然后滑到唇间。从轻怜蜜爱到漏*点拥吻。瞿韵白很快就臣服在了赵国栋凶猛地进攻下。腻滑地甬道再度被赵国栋突破。狂热地漏*点化为一次次地**爆发。直到那一声尖叫刺透耳际。

  山间地盛夏依然有些凉意。略略有些粗糙地棉布薄被将两具**地**紧紧裹住。两人就这样相拥相偎。

  “韵白。我说地那件事情。你想好没有?”

  “什么事情?”瞿韵白仰起头。

  “就是如果星汉公司真的愿意到花林投资开发这个项目,沧浪之

  ,你代表沧浪之水来这个项目公司来行使大股东权利|练手,也可以帮助我行使大股东监管权责。”

  瞿韵白摇摇头,“不,我想过了,我现在是站在行政官员角度上看待问题,真正要实际参予到一个项目的运作开发,涉及几千万资金的投入和使用,我从未接触过,怕眼高手低,误了大事儿。”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赵国栋皱了皱眉,“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一两千万,我折得起。”

  轻轻敲了赵国栋头一下,瞿韵白妩媚的娇嗔道:“我知道你有钱了,但是你也得对别的股东负责不是,这个项目真要能运作起来,陶家兄弟肯定要把主要精力放在这边了,我可不想去添乱。”

  “唉,你真不愿意去,我也不能勉强你。”赵国栋捧起瞿韵白脸庞:“太**孤傲未必是好事情。”

  “我有那么独力特行么?”瞿韵白抱着赵国栋颈项,注视着赵国栋眼眸,盈盈浅笑反问,“说实话,我刚才还真浮起过一丝念头,想想既然我这个小情人这么有钱,我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辛苦苦的在江口那边苦撑,还不如丢下身外事,去世界各地漫步旅行呢,反正有你这个冤大头愿意养我。”

  瞿韵白这一刻流露出来的娇媚魅惑让赵国栋胯下旗杆立时起立致敬,成熟女性的风情这一刻展露无遗,赵国栋恨不能再度进入对方身体,瞿韵白立时也感受到了对方身体的变化,再度敲打赵国栋的头,“一天就像这些事情,也不知道你这个副县长怎么在当,你身旁的女孩子可真要小心了。”

  瞿韵白充满母性美的一敲让赵国栋心间泛起柔情无限,贴住对方深深吸气,“韵白,能认识你真是我的幸运。”

  “嗯,我也一样。”瞿韵白如千变魔女一般,从情人的魅惑到母性的爱怜转换总是那样毫无生硬阻滞,让赵国栋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良久之后,瞿韵白才重新步入正题:“国栋,如果你真的需要一个合适人选,我倒是觉得我妹妹可以过来。

  ”

  “你妹妹?瞿韵蓝?”赵国栋怔了一怔。

  “你认识?”瞿韵白有些惊奇,她和这个妹妹的关系很特殊,这个妹妹几乎从来不和她往来,而在江口那边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人物。

  “江城大酒店的瞿总,我能不认识?”赵国栋笑了起来,“朱星文最喜欢在那里吃饭,我去过几次。”

  “唉,韵蓝已经不是江城大酒店的副总了,江城大酒店已经改制改为股份制了,我和她不招领导喜欢,自然被排除在外了。”

  瞿韵白脸上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自打茅道临离开江口之后,似乎新来领导就对她们两姐妹都有些看法,自己被闲置在旅游局,连瞿韵蓝也受了池鱼之灾,这也让韵蓝对于自己的态度更是怨忿,认为自己牵累了她,而韵蓝和自己一样也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女人,在这方面自己两姐妹倒是很相像。

  赵国栋立即就明白了瞿韵白脸上苦涩之色背后隐藏的故事,轻轻哼了一声:“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只要韵白你觉得没问题,那等这边敲定,你就让韵蓝来就行了。”

  瞿韵蓝再度见识了赵国栋做事的雷厉风行,当从沉睡中醒来时,赵国栋已经起身在打电话了,她躺在薄被中尽情的享受着清晨勃发的生机带来的愉悦,隐隐约约听见赵国栋让对方注意资金调度,准备两千万,对方似乎也只是简单问了一下,就不再多言了。

  “你弟弟?”瞿韵白撑起酸软的身体,胸前一对饱满的肉丘露了出来。

  “嗯,是长川,我还没有和你讲过我家里的事情吧,长川是老四,性子沉稳,德山是老三,性格有些毛燥,但为人豪爽仗义,所以很能结交朋友,但是在公司事务上一般还是长川在作主,我还有一个弟弟云海,还在大学。”

  “嗯,但是我看公司的大事却都是你在作主,像这样一两千万的资金调度你弟弟都不过问?”瞿韵白一笑。

  “我只是在战略方向上给他们指指路,公司日常事务我从不过问。”赵国栋笑了起来。

  “战略方向?这难道还不够,一个公司的成长发展很大程度取决于战略方向的取向,要说这家公司就是你一手缔造也不为过。”瞿韵白知道赵国栋不想居功,摇摇头。

  赵国栋似乎觉察到了瞿韵白的担心,“韵白,你不知道我们家事儿,日后你见了德山和长川就知道了。”

  即将封推,期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