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五十五节 良机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五十五节 良机


  囫囵山一游让陶氏兄弟更是怦然心动。

  囫囵吞枣这个成语典故在中国文化中很有些来头,有说源于元代白琏的,不过赵国栋早已经将碧水潭畔一块颜色有些发青的突兀嶙峋石块指定为碧岩。

  宋代圆悟禅师这位禅宗五祖之后的一代大家自然也就是曾经落足于此的名人了,而囫囵吞枣的成语当然因此而来,而野枣林背后一处破落寺庙的遗址似乎也在映证赵国栋说法,也许这就是圆悟禅师曾经养性自省顿悟所在。

  最难得的是囫囵山上那一片野枣林,虽然只是寻常枣林,但是有了囫囵吞枣这一说法,自然身价倍增,如果能够好生运作宣传一番,这片枣林不但可以以绿色生态枣林的方式出现,而且最难得的来此游玩的游客自然可以体味一下千年前古人囫囵吞枣的味道,如果他愿意的话。

  除了囫囵吞枣典故源处的野枣林和碧岩,更让陶氏兄弟见猎心喜的是分布在山麓地带的温泉群和冷泉群。

  囫囵山山麓地势相对平坦,完全可以作为一个旅游基地来兴建,丰富的温泉资源简直就是天生的疗养圣地,而山间的碧水潭则是修身养性的最佳所在,葱葱郁郁的冷杉林和杜鹃林,稍加开发就可以成为鸟鸣涧、万峰壑以及传说中的古栈道,都可以成为绝对火爆的看点。

  陶氏兄弟并不是善于掩藏.自己神色的人,赵国栋能够从他们眼眸中的喜悦看出他们对囫囵山的观感更胜于麒麟

  毕竟麒麟观只是一.处宗教场所,或许在吸引善男信女们更有号召力,但是具有消费力的群体中善男信女所占比例并不算大,除非麒麟观能够将自己的名声提升到峨嵋报国寺或者北京白云观那样的地步。

  但是囫囵山不一样,它.有温泉和冷泉群,有囫囵吞枣这个文化典故作为招牌,还有诸如碧水潭、鸟鸣涧和古栈道这样说得出一段历史渊源的风景点,加上本身的独居魅力的景致,完全可以打造成为一片真正的旅游景观,而且亦可在这里建设一个大型疗养基地也完全可以。

  当然要想实现这个.目标,没有充足的资金来支撑不行,而且前期收益也不能抱太高期望,在交通问题得到解决之后,这一点只怕也是制约这片景观的最大瓶颈。

  赵国栋和瞿韵白显得很悠闲轻松。

  囫囵山如果要好生游览够,.没有两三天不行,越往后山走,山势越发险峻,而景色就更见奇兀幽雅,鸟鸣涧深不可测,飞鸟可以从中飞越穿行,万峰壑群峰环抱,人处其中,顿觉渺小。陶氏兄弟和贺柏龄以及丰越人几个.江浙来客却是兴致盎然,几乎每处有名字的景点必到,弄得王二凯和桂全友很多时候也是张口结舌,面对江浙来客孜孜不倦的询问,他俩人也才有些招架不住,很多民间传说他们也只知其一,不知其

  “赵县长,这帮浙江人问得可真细,啥都要.刨根问底,问得我和王书记都是抓耳挠腮,实在不知道也只有顾左右而言他。”桂全友说话相当风趣。

  “那不是咋的?赵县长,你说这帮浙江人真想在这里来开发,他们想要开发温泉?”王二凯也在琢磨其中道理,“但是我看他们对于这些乡里传说也十分感兴趣,那个朝代,哪个名人,啥都要了解得清清楚楚,这和开发温泉好像没啥关系吧?”

  赵国栋点点头,这个王二凯也有些头脑,看出这帮浙江人并不仅仅是在打温泉的主意。

  “老王,老桂,浙江人做生意相当精明,他们绝不会单单只为这几眼温泉就大张旗鼓的来这里开发,想一想要修通道路和基础设施需要花费多少?单单几眼温泉啥时候能收回投资?”赵国栋笑了起来,“老王,老桂,眼光放宽一点,放长远一点,我还得好好和这帮家伙旋磨旋磨,要弄咱们就得让他们弄个大的项目,也得给咱们花林这边带来一点狡猾,但是钱包也丰厚,一旦他们认准的事情,就不会半途撒手。”

  “这么说这事儿赵县长您还是有点把握?”桂全友掂量着赵国栋的话。

  “尽力而为吧,总得试试才知道。”赵国栋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项目一旦成功主要牵扯你们和马首两个乡镇,后山那边通到哪里?”

  “那边应该是良山乡,嗯,还有宕溪乡。”王二凯想了一想之后才道,“都是山区乡,从那边根本就进不去。”

  赵国栋盘算了一下,如果是这一带前后左右都是深山,如果真的能划定一个区域作为旅游开发区,倒是可以好好开发运作,必须要牵扯太多搬迁事宜。

  “这一带居住的老百姓多么?”

  “不多,我们这边,马首大概有十来户吧,麒麟这边也只有十来户,良山和宕溪那边就更少了,谁会把房子修在深山里?就是原来有也早就搬出来修了。”王二凯想想道。

  赵国栋点点头,人迹罕至才是真正天然风光,这才更能吸引外地客人前来。

  “国栋,老陶和柏龄他们请你过去坐一坐。”朱国平从水廊那边走过来招呼道。

  “来了。”赵国栋微微一笑,“看来有戏。”

  并不出赵国栋所料,陶氏兄弟和贺柏龄以及丰越人几人山和麒麟观这一线的风景很是看好,但是这一片地域连绵十多公里,就算是初期不考虑囫囵山后山开发,如果要建成一个具有一定接待能力的景区,陶氏兄弟盘算了一下至少也需要投入至少六千万的资金,贺柏龄和丰越人虽然也有意,但是这样大一个项目,他们也有些疑虑,而且就算是贺丰二人愿意投资,资金上仍然有相当缺口。

  赵国栋与陶氏兄弟和贺丰二人交换了一下意见,明确表示县里肯定会全力支持外来投资商开发,而且会在道路、土地以及搬迁问题上给予全力支持配合,同时也可以在景区资源占用费用上展现最大诚意,但是具体事宜还是需要和县里主要领导协商之后才能拍板,这让陶氏兄弟和贺丰二人有些失望,但是赵国栋又表示他已经帮助联系了一个投资商,愿意就这个项目与陶氏兄弟协商投资入股事宜,这又让陶氏兄弟和贺丰二人喜出望外。

  三天下来浙江来客十分满意,尤其是在赵国栋透露另一方投资方可能会是来自宾州的沧浪之水矿泉水公司时,陶氏兄弟和贺丰二人都是十分高兴,毕竟能够与一个具有强大资金实力的大公司合作可以免去很多后顾之忧。

  一直把浙江来客和瞿韵白送上915国道,赵国栋才心有不甘的返回花林,三天的缠绵情爱沐浴的滋润,同样也让赵国栋也明白了什么叫食髓知味。相比于和唐谨和孔月,瞿韵白才是一个真正成熟的女人,虽然她在此之前还从未有过**,但是一旦尝试过那便是充分释放出成熟女性的无穷魅惑。

  夜夜欢歌,乐不思蜀,瞿韵白很坚决的要随朱国平他们返回安都,让赵国栋都不知道自己日后该怎么过。

  抽时间和蒋蕴华走了一趟安都葵花街之后,赵国栋发觉自己和蒋蕴华之间的关系立时拉近了不少。那一具乾隆粉彩看来很得蒋蕴华的喜欢,以至于到葵花街之后,蒋蕴华更多的把时间逗留在了古玩店中的那些瓷器堆中,似乎也希望能够像赵国栋一样拣拣漏。

  虽然葵花街的规模远无法和北京的潘家园规模相比,但是也算是安原好此道的同行们经常汇聚的地方,自然而然也就形成了一点气候,那些杂货贩子们从周邻县市乡下收罗上来的各种坛坛罐罐、瓷瓶铜器以及书画一类的货色,只要沾了那么一点古相,都是一窝蜂的给抖落在这个地方来了。

  赵国栋陪着蒋蕴华在这葵花街一公里长的街道一转就是两三个小时,连赵国栋都不知道蒋蕴华四十来岁的人了,精神咋就这么好。

  赵国栋是昨天下午接到蒋蕴华电话才从花林出发赶往安上十点过了,今天一大早就陪着蒋蕴华来转悠,东西没买两样,但是对着有些兴趣的物件盘恒琢磨半天,然后探讨考究,寻根问底,这份味道才是此道中人最享受的。

  蒋蕴华虽然在这方面初入门,但是在赵国栋的引荐下也认识了葵花街上几家摊点老板,那兴致更浓,若不是赵国栋不断提醒已经中午十二点过了,蒋蕴华真还想要在这街上旋磨一阵。

  吃完午饭后,赵国栋就送蒋蕴华回安都饭店,蒋蕴华是来参加全省组织工作会议的,和他一起来参加会议的还有地委组织部长穆刚和常务副部长康芷英。

  “国栋,最近你工作还行啊,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同时开工,别说在你们花林,就是在咱们地委里也引起了不少轰动啊。”蒋蕴华一边浏览着安都市景,一边随意的道。

  蒋蕴华虽然看似随口而言,但是赵国栋却十分谨慎:“蒋书记,这工作可不是我一个人干的,邹书记、罗县长,还有其他同事都作了大量工作,我不过是借着交通厅名头帮助牵了牵线,搭搭桥而

  “在我面前也要玩谦虚?”蒋蕴华笑了起来,“谁干的,谁起了主要作用,难道说还能瞒得过人?你以为我们都闭目塞听,何况这样大的事情?我虽然没有具体过问经济事务,但是也知道这种事情的度,不过花蓬公路那边你可得抓紧时间替人家办,要不吕从荣和李鼎南可真要和你记仇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