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节 坐支之怒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节 坐支之怒

  化勇听得邹治长这一问,加之先前就得到了邹治长的是不清楚怎么会一下子还牵扯到了桂全友和游明富二人,但又见邹治长也无啥表示,便也只有点点头介绍了一下三名干部的履历和基本情况,好在他也是老组织部长了,对于县里干部情况了如指掌,便是不需要准备也能说个**不离十。

  “王二凯同志在还算得上是萧牡丹弟弟萧天宇地师兄。

  大正午间。骄阳似火。毒日头让跟随着赵国栋地一帮人都觉得头顶火辣辣地。活像一个蒸笼子罩在头顶上。不过却没有人掉队。

  “老王。这一片还有几户人没有签搬迁协议?”赵国栋目光如炬。盯着山麓下掩映在林中地一角小屋。

  “还有三户。都是有具体困难地。一家家里有残疾人。一家丈夫死了。只剩下孤儿寡母。还有一家男人身体有病。女人精神又有些问题。只剩下一个儿子在外打工。搬迁都比较困难。就算是镇上把搬迁费发到他们头上。但是一时间他们也找不到合适地住处。”

  王二凯脸上汗珠滚落。他有些奇怪赵国栋地体力如此之好。虽然说是一个年轻人。但是毕竟这一走好几里地山道。就没有见这位赵县长喘口大气。要知道自己这体力在原来麒麟乡里那也是没人赶得上。现下也有些喘粗

  这位赵县长却只是两鬓见了一点汗影。至于他那位新T7可就味道长了。全身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地模样就像是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刚下来一般。

  “你们镇上是怎么打算的?”赵国栋没有多余话语,直奔主题。

  王二凯扫了一眼旁边跟上来的镇长崔天琴:“老崔,赵县长问咱们镇里有什么具体措施。”

  “赵县长,我得说说。眼下县里的款项还没有拨下来,前面十来家我们都是作了大量工作才算让他们先行搬离,暂时找亲戚借住着,可这三家实在不好办,一来有残疾人和病人,本来生活就不便,谁家亲戚也不愿意接着,另一家本地没亲戚,娘家是远处的,又拖着两个孩子,要让他们自己去找住地,的确太为难了一些。”

  崔天琴是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妇女,样子长得不丑不俊,面皮黑红,一看就知道是从乡里起来的干部,但是作风泼辣,说话实在,在马首镇也很有威信。

  实话如果不是王二凯这一横插一杠子,胡调走之后由崔天琴接任马首区工委书记和镇党委书记一职也是众望所归,但是王二凯这一来立即就让崔天琴的仕途变得有些暗淡起来,王二凯也只有三十七八岁,这一来三五年动不了,等到王二凯动,崔天琴的年龄也差不多了。

  赵国栋眼睛顿时一眯,目光冷冷的落在王二凯身上,“王二凯,你才到这马首当书记几天,就学着欺上瞒下这一套了?人家星汉公司一个星期前就已经把二百二十万搬迁款打到财政上了,财政上难道说没给你们马首拨过来?拨过来了,你们还办不了?那这么几天你和崔天琴在干啥?如果有困难,为什么不向我反映?”

  听得赵国栋语气不对,王二凯原本还有些笑意的脸顿时变得有些僵硬起来,可是这也怪不得崔天琴,只能怪镇上财政实在太困难了。

  本想打主意到县财政那边去借点,但是饶局长却以需要廖永忠签字为由推脱,自己去找廖永忠,却没想到廖永忠去宁陵地区医院看病去了,这一去就是两三天,本想把前面这十来户搬迁了,只剩下山坳里这三户,本以为赵国栋不会亲自每处察看,可以拖上一段时间再想想其他办法,但是没想到赵国栋这个细致劲儿,连藏在山坳里林中两户也能被他发现。

  “赵县长,县财政那边钱是拨到位了的。”崔天琴镇定的抚弄了一下自己额际湿漉漉的发梢,平静的道。

  实话她原来对这位赵县长并没有多少好感,倒不完全是因为王二凯夺了她的书记位置,而是因为在她印象中下派挂职干部没有两个替地方上做了多少实事的,即便是这位赵县长把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给折腾起来动了工,但是崔天琴还是有一种骨子里的偏见和敌意。尤其是王二凯借着开发麒麟观——囫囵山这个势头到马首来当书记,更让崔天琴觉得县里有些偏心。

  要说这一片景观,谁都知道马首占的份额比麒麟乡大,而且马首是镇,又是区工委驻地,麒麟不过是一个乡,可王二凯愣是一步跨过来当了区工委书记兼镇上的党委书记,而据说就是抱上了眼前这个比自己儿子大不了多少岁的副县长粗腿。

  不过今日一下午跟着这位赵县长一路东奔西走,几乎每一处他都要亲自落实察看,这一走下来就是二十几里地,可没见半句牢骚话,尤其是对那二十几户搬迁户更是尽心,户户要求落实居住情况,这倒是让崔天琴对于这位赵县长的观感有所改观。

  “拨到位了?这么说你们镇里边卡壳了?”赵国栋语气越发阴冷,他最恨阳奉阴违,看不用说,县里拨下来的款项又被马首镇给坐支到啥地方去填窟窿去了,但自己这一次也是三令五申不得挪用这笔搬迁款,这是搬迁户的落户钱,一分一毫也动不得,但居然是这个自己视为心腹推荐重用的王二凯迎头给了自己一耳光,如何不让他感到痛心和愤怒。

  “王二凯你是党委书记,是班长,崔天琴,你是老镇长了,都是老**员了,不需要我这个年轻党员来给你们上课,那你来告诉我,为什么这几户搬迁还没有动?!唵?!你们俩谁来告诉我?或者是我通知纪委来调查?!”赵国栋牙缝里的森森寒气都要逼出来了,看来自己是不是一直表现得太和眉善目了一些,以至于这帮家伙真以为自己太好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