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一节 基层难处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一节 基层难处


  二凯挥手制止了意欲发话的崔天琴,虽然这事儿是崔见,但是却是他表态同意的,既然自己表了态,自己又是党委书记,这个责任自然要由自己来承担,只是没有想到寻常鲜有见到发火的赵国栋这一次表现得如此愤怒,倒是让王二凯心中有些惴惴。

  “赵县长,这事儿是我安排的。县里关于搬迁户的款项早就下来了,前面那二十户的款项都已经发放到位,工作也很顺利,这三家情况特殊了一些,还需要再替他们物色一下合适住处,原本我们打算放一放,加上镇里有些需要亟待解决的问题,所以我们就先行挪用坐支了搬迁款,责任由我来承担。”王二凯虽然有些底气不足,但是还是显得很坦然。

  “王书记,”崔天琴浓眉一掀,脸上露出不悦之色,她崔天琴也不是一个没有担待的事情,虽然这事王二凯也同意,但是建议是自己拿出来的,具体操作也都是自己一手办的,王二凯不过是事成定局时迫不得已同意的。

  “不用说了,崔镇长,你不那样建议,我也会那样做。”王二凯脸一冷,不容辩驳的挥挥手,“我是党委书记,事情出了,那就是我负责。”

  “嗬嗬,王二凯,崔天琴,你们两个在我面前唱一出啥戏?我不管你们镇上有啥不得了的急事要坐支这笔钱,我只知道这笔钱是县里专门拨来解决搬迁户款项,你们搬迁户不搬不说,还把这笔钱来坐支了,我大会小会怎么说的?党的纪律你们放在哪里去了?!”

  赵国栋恨得牙痒痒。

  他知道下边基层也很困难,尤其是税收体制改革之后,地方财政锐减,越是基层越是具体,寅吃卯粮已经成了惯例,贷款、坐支、挪用那更是家常便饭,但是这一笔钱不一样,对于搬迁户来说这就是身家性命钱,全靠这笔钱来重新安家,你这一坐支,搬迁户那就只能等着候着,而镇这一级坐支的钱啥时候能补上根本就没个准儿,赵国栋很清楚,这一旦拖下来,就是一个相当恶劣的开头。

  “赵县长,我们也有我们的实际困难,全镇民办教师已经有一年多没有领生活补贴了,这眼见就快要到九月了,不少教师的孩子马上面临书,有些还要大学,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若是继续这样拖下去,我们担心会严重挫伤他们的工作积极性,甚至可能会引起更严重的后果,所以这一次我就斗胆坐支挪用了这十来万搬迁款,本想找点路子尽快补上,没想到却被赵县长你给发现了。”

  王二凯面带苦笑,他知道赵国栋肯定对自己很失望,再三和自己强调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尤其是这是第一次,对于给外地投资商留下一个好印象相当重要。

  但是看着一个个民办教师那淳朴沉重的身影,他实在做不出再让对方等下去的决定,崔天琴的建议不过是一个引线而已,即便崔天琴不提出这个建议,他估计自己一样可能要挪用这笔钱。

  “民办教师?”赵国栋眉头皱了起来,这又是一个特例难题,花林县由于地处偏远,公办教师数量严重不足,民办教师在师资体系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每个乡镇都有数十人民办教师,按照花林县的惯例,民办教师补贴由乡镇财政负责解决,他们每月不过区区几十元补贴,但是就是这几十元也很难准时拿到,难怪王二凯新上任就如此胆大,胆敢挪用这笔款项。

  见赵国栋脸色好转。王二凯心中稍稍一定。“赵县长。这笔钱。我和崔镇长一定在最短时间内补足。请给我一个星期时间。我和崔镇长保证解决这个问题。”

  “一个星期?保证解决这个问题?”赵国栋脸色虽然依然难看。但是语气却渐渐缓和下来:“崔镇长。你们王书记说一个星期内保证解决问题。你有这个信心么?据我所知你们马首镇不少事业干部地工资也欠了几个月了吧。机关干部也差不多。王二凯。你有信心都在这一个星期之内解决?”

  “唉。如果说省里边不对合金会采取这样严格地控制措施。咱们镇也不至于这么困难。”崔天琴叹了一口气。

  赵国栋也知道崔天琴言外之意。

  这一年来宁陵地区乃至全省农村合作基金会连续出现被骗贷和贪污挪用案件。而且一直呈高发态势。赵国栋和雷向东合写地几篇关于防范农村非银行金融机构金融风险已经送到了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地案头。引起了省上主要领导地高度重视。加上国家要求对农村合作基金会地整顿。安原全省从去年底就开始进行了相当严格地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地专项工作。

  省政府办公厅、省人行、农业厅几个部门也成立了专门督导检查组专门对各县市地乡镇农村合作基金会进行清

  工作进行检查督导,应该说省里这项工作进行得相当T程度上避免了这个游离于金融监管外的金融实体风险的无限度膨胀,起到了很好的规范和降温作用。

  当然这也使得一直把乡镇基金会当做提款机的各乡镇政府感到了极大的不变,由于县里也派出了督导组进行督导,几乎每一笔贷款现在都需要经过设立在县农办的整顿小组办公室的最后把关审批,而政府想要随意贷出资金就不大可能了。

  赵国栋是对合作基金会的风险深有体会的,尤其是连一些村级组织也开始开办合作基金会大肆发放贷款时,你可以想象得到这样毫无专业水准的运作模式会带来多么大的风险,稍不留意就是一个倾家荡产,不但把乡镇财政拖得彻底破产,就是县级财政一样也会捅出一个巨大黑洞。

  在赵国栋印象中即便是江口县这种运作较好的县也98年~暴之后全国彻底关闭合金会时背负起了巨大的债务,花了好几年才算是把帐还清,而毫无例外政府财政充当了冤大头,这也使赵国栋对于这件事情有着很深刻的印象。

  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赵国栋和又雷向东联手以同样笔名连续在一些金融和财财经方面的杂志发表文章,警惕农村合金会盲目发展给经济带来的影响,这虽然在地方上没有受到多大重视,但是在高层却引起了相当关注,雷向东也正是因此获得了上面的青睐才会出任省农业开发银行行长助理一职。

  只是在目前这种大气候下国家只是有要求清理整顿,并没有要求关闭,所以合金会依然存在,只是安原省委省政府却采取了一些异于其他省份的清理整顿措施,尤其是加强了对合金会放贷方向和规模的监控,并且严令积极回收贷款,这使得安原省农村合金会发展势头也迅速收缩,这自然也引起了地方上尤其是基层政府的一些不满。

  如果上边各级政府合金会不卡得这样严格,马首镇政府自然可以轻而易举的从镇上合金会贷上一笔款子解决燃眉之急,但是自打年初省上严令下来之后各地都成立了清理整顿小组,而且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加大清理整顿力度,对于发放贷款更是几乎陷入了停顿,基本上都是以回收原来的放贷为主,这也使得基层政府想要吧合金会当做备用金库的打算彻底落空,所以习惯于原来那种没钱就到合金会想办法的崔天琴才有这个哀叹。

  “哼,整顿合金会绝对是好事,看看你们合金会的放贷回收情况就知道你们经营水准有多高了。”赵国栋摇摇头,话题回到正题:“崔镇长,你们王书记的信心我很怀疑,他的保证我也信不过,财政是政府在负责,我要问你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那就好,如果有,那就如实回答我!”

  崔天琴有些犹豫,她没有想到赵国栋不搭理一脸讪讪的王二凯,就径直问自己,虽说财政是自己在管,但是这种大事情没有党委书记点头那是不行的,目光也就变得犹疑,瞅了一眼王二凯,却见王二凯也是目光飘忽,显然也拿不准怎样回答才合赵国栋的意思。

  “赵县长,你要我说实话,那我得说,一个星期把这笔款项填上有些麻烦,除非咱们在私人那里去借钱,这有些损害政府形象,不过赵县长,这可怨不得王书记,他才来,这财政上的窟窿是我这个镇长捅出来的,要处理就处理我好了。”崔天琴一咬牙说了实话。

  “哼,你崔天琴还行,有担待,而且还敢说实话,不像有的同志只会拍胸脯说大话,不过这财政窟窿一说我不同意是什么个人的责任,这也是我国税收体制改革带来的一些负面作用,大气候造成的,怨不得谁,而现在我们是要考虑如何针对这种情况改变不利局面,而开发麒麟观——囫囵山旅游景区就是第一步。”

  赵国栋舒了一口气,这种情形的确也怨不得王崔二人,尤其数王崔二人在面对自己时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他很满意,王二凯不说了,当党委书记如果没有担待,那也就是自己瞎了眼看错了人,而崔天琴他原来接触不多,但是这一番表现倒是让他刮目相看,一个女同志能有这份魄力和担待,不容易。

  兄弟们还是那句老话,大封推来得不易,望VIP书友们把你们的推荐票投给本书,让投本书推荐票成为一种习惯,让写评论评价本书也成为一种美德,^_^,老瑞在这里磕头作揖拜谢了!

  国庆六十华诞在即,就让俺努力写出十多年前所处环境的变迁来向国庆献礼吧!^_^,这口气有点大了,还真以为自己是谁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