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二节 风向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二节 风向


  现在我也不多说了,这笔搬迁款马上想办法补上,抓T]这三户人搬迁住宿。.***既然这三户人都有特殊原因,而且经济状况较差,镇里边也应该从民政上给予考虑,镇上出面帮忙协调及时住下。至于房屋修建事宜,我建议镇里边可以拿一个规划出来,根据景区开发公司的规划,将这批人的住房统一规划到景区指定地点,这样景区一旦发展起来,他们就可以依托景区游客作些小声意谋生,另外也可以避免分散规划带来的土地资源浪费。”

  赵国栋想了一想之后又道:“老王,崔镇长,各乡镇财政拮据大家都知道,我也不好给你们开口子,县里日后在这个景区开发公司占有的股份也也适当给予镇上一定考虑,估计两三年后你们马首镇就应该要超越县里其他乡镇成为第一富裕乡镇了。现在困难坚持一下,过一两年紧日子,我和廖县长通通气,再给老饶打个电话说说,你们在财政局那边去暂借一笔,先解燃眉之急。这件事情你们党委政府要写一份深刻检讨交到我这里来,我要以观后效,若是日后再有此类事情发生,那就老帐新帐一起算!”

  王二凯和崔天琴都是喜出望外,没想到这赵县长骂起人来冷嘲热讽,毫不留情,但是事情到了最后,该帮的忙的还是得帮,王二凯就不说了,但是崔天琴却是大感意外。

  “嘿嘿,那我和崔镇长就代咱们全镇几十个民办教师谢谢赵县长了。”王二凯抱拳一礼,一副跑江湖拜码头的架势,乐呵呵的道:“赵县长,你说这旅游景区开发公司日后效益真的很可观?我听说县里边对是否入股旅游开发公司还是直接收取一大笔资源使用费争吵得很厉害,我倒是担心这么多钱投入到这景区建设中,若是建设好了,没有人来玩来看怎么办?”

  赵国栋也知道这件事情,在关于入股还是一次性收取资源使用费,亦或是采取赵国栋的折中建议问题上县里的确争论很厉害。

  邹治长认为旅游开发是新生事物,风险很大,县政府入股万一效益不佳甚至亏损,县政府不但一分钱落不到反而要背一个大包袱,一次性了断,风险有旅游开发公司自负,县里边作为一级政府只负责协调关系和收税,这样进退自如,这个观点在县里也赢得了不少人赞同,但是县委副书记方持国坚决反对。

  方持国认为县里应该积极入股旅游开发公司,但不一定要参予经营,如果实在由于财政困难原因,可以接受赵国栋的观点,即以少部分股权换取部分现金,这样一来也可以解决县财政困难的难处,二来也可以为日后花林县财政留下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收入来源。

  倒是罗大海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但是言语间流露出来的意图大概也是倾向于支持方持国的意见。

  赵国栋并没有参予双方争论中去,其实大家也都清楚邹治长在临走之际希望获取一大笔现金收入,也可以兑现历年来县里在许多方面的欠账,比如欠干部们的这种津贴补贴,比如花林中学新教学大楼的建筑欠款。

  宁陵第二建筑公司已经两度将花林县政府告上了法庭,要求花林县政府支付修建教学大楼的欠款,法院虽然主张庭外和解,但是花林县政府拿不出钱来,法院也只有屡屡催促县里,否则就要依法宣判,这让县里也很头疼。

  这也是邹治长在担任县委书记其间最重要的一项民心政绩工程,但是的确给县财政留下了一个相当大的窟窿,每年为了筹集这笔贷款本息和还款都是费尽心思,而现在面临这样一个机遇邹治长自然不愿意把这笔债拖到自己到宁陵之后还纠缠着自己。

  “老王。你没有出去看过。又不是专业人士。自然不清楚旅游市场目前地发展状况。我去过九寨沟。也去过张家界。至于说像黄山、庐山这些地方就不说了。每年游客如织。光是门票收入都是一笔相当可观地收入。”

  “远地不说。像流花谷。条件根本无法与我们这边相比。但是在星汉公司经营下。现在进入了稳定收益期。每年地门票、酒店以及各种特许经营权费用地收入高达千万万。而现在他们地维护费用不过区区百万。而他们在流花谷投入不过两三千万。除开通货膨胀因素。五年他们就可以收回全部投资。以后就是纯利润。根据他们和安昌县政府签订地协议。他们地景区资源使用权限是二十年。也就是说除开建设那两年。他们还有十三年属于尽赚。而当初安昌县政府采取是一次性买断使用权。但是现在后悔莫及。想要反悔。却又有公证后地合同。只有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啊。”

  赵国栋也有些感慨。这就是一个眼光和眼界问题。连你自己当地政府都对这个景区不抱信心。那自然也就没有啥好说地。赵国栋对于麒麟观——囫囵山风景区开发相当看好。所以力主入股。如果不是花林财政困难。他甚至支持花林政府也出资获得更多地股份。日后一旦公司运作上市。其回报绝对丰厚无比。

  “这么说赵县长你觉得我们囫囵山很有发展前景?”崔天琴也是将信将疑。

  “嗯。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崔镇长。你和老王应该商量一下。怎么因地制宜。结合旅游景区开发鼓励本地农民发展特色产业。比如在景区附近开设旅馆、工艺品店。把我们这个地区地特色产品诸如木雕、藤编以及土特产行业发展都考虑进来。虽然景区可能两年后才能形成接待能力。但是我估计星汉公司肯定会加快开发速度。同时会尽早试接待。另外也还有许多新闻媒体和宣传广告跟进。马首镇抓住这个机会来发展自己。”

  赵国栋的话让王二凯和崔天琴都意识到了旅游景区开发可能给马首镇带来的机遇,别的不说,光是新闻媒体和广告宣传片就可以让马首镇名声大噪,这对于日后马首镇招商引资,引进外来企业发展本地经济绝对有莫大的好处,直到现在他们仍然不太相信旅游开发会产生多么大的效益,毕竟这片土地在他们眼中已经有几十年了,便是仙境也就那么一回事了。

  赵国栋回到县城就和廖永忠联系了一下,廖永忠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肾炎困扰了他多年,以至于他的工作也受到了一些影响,赵国栋和在宁陵地区第一人民医院看病的廖永忠联系之后就马上给县财政局长饶德光打了电话,对方听得赵国栋第一次打电话上门来,也没有多虚言,很爽利的答应了赵国栋的要求,这让赵国栋也很是意外。

  他并不知道这一次人事变动已经让县里风向也产生了一些变化。

  如果说上一次撵走牛德发只是让人们意识到赵国栋不好惹外,那么这一次王二凯三人的调整,那就意味着这位连常委都还不是的副县长居然也能在人事权上有相当发言权,这在邹治长垄断人事权时代中是不可想象的。

  县一级机关里对于人事变化最为敏感,某某书记当局长了,某某镇长当书记了,某某副乡长又调到某乡当副书记了,这些细微的变化都会引发无数人茶余饭后的绕舌。

  赵国栋对于县委县府机关里这些长舌男长舌妇们原来也很是反感,但是转念一想,哪里机关不是这样?这些人不被领导看重,升迁无望,难道说还不允许给别人一点在嘴巴上的发泄机会?所以赵国栋也就心态平和了,对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也就淡然许多。

  “赵县长,大华公司今天下午一个副总带队过来考察新坪区的荒山荒坡资源,商谈建立规模化养殖基地一事,罗县长说请您和韦县长都要参加。另外晚上县委要接待地区工行吕行长一行,邹书记说晚饭在花林饭店,请您无比出席。”

  林单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恭敬的提醒下午的行程。

  “嗯,大华那边我只参加座谈,前期很多事项都做得差不多了,就看大华公司有没有诚意了,到新坪实地看点我就不去了,那是韦县长的工作。”

  赵国栋喝了一大口苦茶,谢绝了王二凯和崔天琴的殷勤挽留,赵国栋径直回县里。

  马首这边道路工程也进展得相当快,赵国栋估摸着如果到麒麟这一段工程都快要完工自己这边都还没有动静时,估计两家公司可都要坐不住了,这不,吕从荣就来了,也好,既然来了总要留下点啥才行,要不总不能让自己白替他们跑来这个项目替他们私人腰包里赚钱。

  回到二号院赵国栋就闻到了一阵香气,回锅肉外加煎蛋汤是赵国栋的最爱,厨房里也知道赵国栋喜欢的那几样菜肴,一般也就换着那几样送来,倒是让赵国栋很有些不愿意去外边吃饭。

  推门进去却见得一个浑圆饱满的屁股向着自己,三角内裤的印痕勒得毕现,是萧牡丹正在洗床单,赵国栋强忍住想要拍一拍那富有弹性屁股的冲动,轻咳了一声走了进去。

  “赵县长回来了?”萧牡丹惊喜的问道,“马上就开饭,我这就去。”

  自打得知赵国栋的秘书林单就是宁陵师专毕业的之后,萧牡丹的心思就越发活泛起来。

  呜呜,马上封推就要消失了,望兄弟们把你们的推荐票砸得更猛烈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