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三节 民间官声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三节 民间官声

  条公路和一个旅游开发去把整个花林县城折腾的沸沸无论是乡里干部还是街上普通市民茶余饭后都在谈论着这几大工程。而一说到这几个工程自然就免不了说到赵国栋。

  一个几乎一致认定的观点就是现在这个挂职来的赵县长在省里边很有背景。所以很多县里甚至是的区里边在省里办不了的事情他都能办下来。公路建设正搞的轰轰烈烈。这边旅游景区开发又开始炒的热火朝天。

  原本一直相对平静的花林县这几年里除了一些领导们的风流韵事能在这个小县城里激起一点风波外。几乎就没有啥能给人留下印象的。但是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让县城里的老百姓可是找到了无数话题。

  从两大牛人之一的牛德发从交通局被撵到了文化局。然后新花公路开工建设。再到花蓬公路毫无征兆的开工建设。已经足以让县城里的老百姓有无数话题可说了。谁能为他们解决最实际的问题。无疑谁就是最受欢迎的。。

  花公路会打通花林县的出口通道。那令人难熬的几个小时车程将会变成舒适快捷的享受窗外风景之旅。这当然会受到全城人的欢迎。而花蓬公路对于任何一个花林人简直都是意外之喜了。

  不少县城里的居民十年二十年前还都是乡下的农民。或者说他们在乡下还有着这样那样的一大堆亲戚。而马首区和河口区两个区九个乡镇几乎就占去了花林县六十八万人中的一半。也就是说花林县城里一半以上人亲戚都在这南半片区。谁不愿意走亲访友时能够有一个舒适安逸的行程?谁愿意在颠簸的中巴车里折腾几个小时?

  可修公路就的要钱。花林县有没有钱看看县城里最高建筑物层数就知道了。六楼就是极限而且只有百货大楼这一家。别无分号。由此可以想象到一切了。

  不过这一切问题都在这位赵县长出现之后迎刃而解了。

  麒麟观——囫囵山旅游景区开发和马首麒麟乡人事变动却是最能让县委县府机关里的人们最感兴趣的。而机关里出来的消息无疑引导着小城的风向。赵县长不但能找来钱。而且背后还有更高层领导的支持。这些小道消息总是被传的活灵活现。而关于赵国栋的个人**也成了无数人打探窥听的第一号机密。

  至少萧牡丹不觉的赵国栋并不像传言那样的如神仙一般高不可攀。他一样要吃饭。一样要睡觉。甚至有点懒和不爱收拾。睡觉打呼噜。穿过的内衣内裤扔在床头上。臭袜子也一样四处乱扔。虽然清洁是自己的本分工作。但是萧牡丹还是觉的领导似乎应该是完美无缺的。而赵国栋的表破坏了她心目中的高尚形象。

  不过赵国栋和善近人的作风倒是让萧牡丹收起了原来对赵国栋的敬畏之心。尤其是宁陵之行后。萧牡丹就更是感激赵国栋。

  不管日后结局会是咋样。至少别人是真心帮了忙的。至于日后天宇和那个叫陆蕊的女孩子会有啥结果。连萧牡丹都不看好。

  那样心性的女孩子你就是天天守在家里也保不准要红杏出墙。萧牡丹对于这种心性的女孩子最是看不起。在她看来。女孩子么。其他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品性要好。心的要实诚。那种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人。水性杨花。最是令人不齿。

  现在赵国栋声名大噪。就连她回双河老家去都听的家里人说起修公路的事情。说省里边来了一个大官在县里挂职。特别能从省里边要钱。这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就是这个人凭借私人关系从省里边要来钱修的。

  每当这个时候萧牡丹就下意识的多出一分骄傲之意。彷佛自己为赵县长服务也算是一项光荣的工作。

  而当那个和天宇一个学校毕业的林单通过关系分到县政府给赵县长当秘书时。萧牡丹动心了。林单都能'到政府里。为啥天宇就不行?

  人人都说赵县长省里边有关系。前程不可限量。弄不好一两年就要调到宁陵去当更大的领导。而且看这个样子也的确如此。两年后天宇也就要毕业了。如果那个时候赵县长真的调到宁陵当领导。也许动动嘴皮子就能把天宇留到宁陵城里。若是能让天宇给赵县长当秘书那就更好了。

  萧牡丹也知道这是一个相当遥远的梦。一来赵县长日后究竟会不会调到宁陵。万一直接回省里了呢?二来人家凭啥帮你这个忙?

  你萧牡丹算个啥。一不沾亲二不带

  这调工作可不是吃顿饭那么简单。萧牡丹也听说这城个好工作就是有关系也的花上万儿八千才行。对于萧牡丹来说。这可是个难以承受的数目。一个月就这么两三百钱。再咋省吃俭用。也只能勉强把天宇那边生活费给补上。上哪儿去找这么多钱?

  不过看赵县长也不像是收钱的人。至少萧牡丹伺候这几个月里没见着有谁来送啥东西来。而且赵县长也专门打了招呼。若是提着有啥东西的。一律不准入内。

  万般思绪就在萧牡丹的脑瓜子里转悠。思前想后萧牡丹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来。

  她前两天又去了一趟宁陵。天宇留在宁陵的心思更重了。萧牡丹也是担心。自己这个弟弟是家里的命根子。家里人拼死拼活就是想要把他送出农门。他这一门心思想要留在城里。自己这个当姐姐也替他着急。家里又没有其他关系。这两年时间一晃就过。自己盘算来盘算去。也就只有眼前伺候的这个赵县长恐怕还算是能帮的上忙的。

  单要让这位赵县长心甘情愿的帮忙。萧牡丹也不知道该咋作。难道说就这么每天把他伺候好就行?

  看见萧牡丹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赵国栋也有些诧异。这女孩子咋也变神神叨叨的模样?

  马本贵对两个侍候赵国栋的女孩子都了解的很清楚。就差查祖宗三代了。尤其是在现在赵国栋的位急剧上升的时候。身畔人就显的更重要了。如果不是赵国栋不想给自己招来更多人的关注。马本贵立马就要把常桂芬换了。存着这种心思在领导身畔。难免不出事儿。

  见萧牡丹替自己盛好饭却心事重重的样子。赵国栋琢磨着是不是除了啥事儿。常桂芬不可信。而这萧牡丹人还挺老实。做事也实在。而且没有常桂芬那股子殷勤味道。倒颇合赵国栋口味。

  “咋了。牡丹?是不是想对象了?”赵国栋一边夹菜一边随口问道:“连吃饭心思都没了?要不我替你介绍一个?”

  “瞎说啥呢。赵县长。你可是领导。认识的人都是些啥人。谁会看上我这样的女孩子?”萧牡丹颇有自知之明。也知道赵国栋不过是在开玩笑。一屁股作下来。替自己盛了一碗饭。也就坐在赵国栋对面吃了起来。

  “呵呵。牡丹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放在哪儿也有人追着撵着要啊。我看你愁眉不展的样子。还真以为你想要找对象了呢。”赵国栋笑着打趣。“你还年轻。别急着找对象。日后也好多选选。”

  “赵县长你可真会说话。我们这样的穷苦人家女孩子还有啥好选的。能有一个正经男人看的上就满足了。”萧牡丹一边夹菜一边道:“我是在替我弟弟着急。”

  “咋。你们家萧天宇有干啥了?和那个女孩子闹矛盾了?”赵国栋眉头一皱。

  “那倒没有。我只是替我家天宇担心。他一直想留在宁陵。可是他是定向生。必须的回花林。否则连工作都没有。赵县长。你在宁陵有没有熟人。能不能帮我家天宇想想办法?”萧牡丹放下碗满脸期冀的道。

  “咦。牡丹。你咋会想要我帮忙呢?”赵国栋也知道自己上一次的说话无论是萧天宇和萧牡丹还是那个女孩子大概都没有放在心上。宁陵师专的学生毕业能留到宁陵市内当老师已经是相当困难了。更别说什么去安都。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赵县长。都说你是省里来的大干部。在咱们花林干两年就的去宁陵当领导。现在咱们县里都在议论着你呢。可我知道他们大多都是瞎说。不过有一点他们说的没错。你不会在花林呆多久。迟早也的去宁陵当领导。花林这座小庙太小了。供不起你这座大神。”

  萧牡丹放下碗。认真的说道。

  “噢?”赵国栋来了兴趣。平素都是通过游明富和马本贵这些身边人了解情况。但是对于自己的官声他却没有多少了解。这萧牡丹人实诚。也不会弄啥虚头猾脑的事儿。听听她了解到县城里这些老百姓对自己干这些事情的反应倒是很有味道。“那外边人有些啥说法。我是指针对我来的?”

  “那多了海去了。咋。赵县长你想听听下边人咋评论你?”萧牡丹有些调皮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