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五节 端倪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五节 端倪


  夜的宿醉让赵国栋头仍然有些昏昏沉沉,省计委和物T7家伙实在太凶猛了,酒量大不说,居然还要玩浓香型和酱香型酒勾兑着喝这一说,这纯粹就是买醉!

  一顿饭下来,花钱是小事,可推倒一大片领导,无论是宁陵这边去的副专员还是宾州那边副市长都全数趴下。不过省计委和物价局这帮家伙也没有落得个好,就连交通厅的人也遭了池鱼之灾,宁陵和宾州方面的反噬还是让他们也尝到了杀敌三千自伤八百的味道,能够保持着正常步伐走出喜来登酒店大门的除了司机也就只是司机了。

  赵国栋躺在喜来登酒店十四楼的客房里,虽然人已经醒了,但是全身仍然有些疲重,这样躺在床上感受着窗外清晨凉风也挺好。

  不得不说各人掌握的人脉资源大不相同,以宁陵和宾州为例,祁予鸿虽然也是宁陵地委书记,但是前期光靠宁陵地委的推动,省里边虽然也有动作,但是却明显节奏迟缓,每一道程序都是繁琐而拖延。

  但是柳道源代表宾州市委一出面就不一样了,无论是省物价局还是省计委,面对这个昔日的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谁都要买几分薄面,进度迅速加快,而交通厅这边就不用多说了,自然一路顺风,花蓬公路获批为收费公路组建有限公司一事竟然势如破竹,短短两个星期就批了下来。

  剩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宾州交通局和宁陵交通局联合组建花蓬公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收费权作为抵押向银行取得贷款,然后迅速推进花蓬公路建设,正如宁陵地区副专员章天放和现在已经是宾州市副市长的跃龙所说的那样,现在就是公司对银行的事情了,政府工作基本上已经走完,顶多也就在帮助协调公司和银行之间关系了。

  赵国栋站起身来走到窗边,露出**强健的上半身,下身你也只穿了一条平角宽松短裤,猎猎的凉风拂过滑爽的胸前皮肤,感觉真好,头脑此时也是格外清醒敏捷。

  花蓬公路总算有了一个交待,虽然比起自己想象中的要麻烦了一些,最终还是麻烦了柳道源出面协调省里边这些关系,但是最终还是算把这件事情摆平了,否则真如蒋蕴华所说,吕从荣和李鼎南只怕一辈子都和自己没完,这种陷阱也敢挖来让熟人跳下去。

  不过吕从荣总算是答应想办法给予大华公司提供一笔贷款,而这也是大华公司在花林建立肉类联合加工厂的先决条件,而一旦大华公司这个肉联厂建在了花林,那也就意味着大华公司在宁陵地区的养殖基地就基本上可以确定选在花林县了。

  “小辉?”电话响了起来,赵国栋随手接过电话,“你回来了?”

  电话里传来乔辉爽朗的声音:“嗯,昨天刚到,听说你被发配到山里边去了?想不想调回来?”

  赵国栋笑了起来:“你觉得这是发配么?我倒不觉得。到偏远山区锻炼锻炼对于一个人地成长可很有帮助。至少我是这么看地。”

  “得了。得了。你有本事就在那边山里呆一辈子。那我乔辉就算你真是个胸怀天下劳苦大众地真君子。否则。免谈!”乔辉也在电话里笑了起来。“这会儿在哪儿。要不我过来一趟看看你。”

  “喜来登酒店。”赵国栋舒展了一下身体。“你要过来就过来吧。正好喝杯咖啡聊一聊。”

  “喜来登?宁陵那破地方喜来登也在那儿开了酒店?有没有搞错?!”乔辉不敢置信。

  “滚!东湖路三十二号。自己过来吧。我刚起床。你过来我刚好去吃早餐。”赵国栋没好气地道。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故意挖苦宁陵还是真不知道。

  “哦。原来你在安都啊。行。我马上就过来。”乔辉在电话里哈哈大笑。

  洗漱完的赵国栋出门进了电梯,电梯下到11层停住,两个墨镜女郎一前一后急急忙忙钻了进来,赵国栋靠在电梯后侧,平静的等待着。

  “昨晚你在哪儿?”

  “1211,你呢?”

  “1229。一个大傻冒,嘻嘻。”一身黑色连身短裙的女孩子从坤包中掏出绿色摩尔烟递给另一个同伴一支,自己也叼上一支点燃,白皙纤细的手指夹着淡褐色的烟,优雅中略带一丝放荡。

  “我那一样,一看就知道是外边来的,开洋荤来了。”

  “管他,有人给钱,求之不得。”黑色连身短裙的女孩子瞥了一眼面无

  赵国栋,烟柱吐出,在赵国栋面前浮起一个缓缓散开TT

  赵国栋心中一笑,又是两个性职业者,不过真是不幸,1229是章专员的房间,1211印象中应该是宾州那边来客的房间,赵国栋不想听这些刺激人神经的故事,但是恰恰却要钻入他耳朵。

  昨晚晚宴后是来了两个宾州籍在安都作生意的人来请一干人到酒吧坐了一坐,赵国栋有些不太适应勾兑酒喝法,早早回房休息了,也不知道他们后边怎么闹腾法,但是章专员住1229记得很清楚,因为昨天下午他还在章专员房间里汇报工作,因为12楼住满了,赵国栋不得不住上了14楼。

  面对赵国栋的无动于衷,那女郎似乎感觉到有些无趣,悻悻的瞪了赵国栋一眼,不再理睬,大概是觉得赵国栋不是一个好钓的凯子。

  赵国栋到三楼就下了,三楼是喜来登对内营业的餐室,图简单快捷在这里最合适,出电梯之前却隐隐听着从1229来的那个女郎在嬉笑着给同伴道:“那家伙还给了我一个电话,说今晚还要和我联系,我答应了他,给了他一个传呼号。”

  赵国栋摇摇头,他实在想不通那么严肃的一个章专员怎么会有这样艳遇,而且居然还要希望春风二度,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怎么样?福建那边情况怎么样?了结没有?”赵国栋一直催促着乔辉赶紧了断在福建那边的生意,印象中建国以来最大走私案就是从福建那边烂开来,最终导致一连串的高官被牵扯进去,无数人锒铛入狱。

  赵国栋知道现在沿海那边走私猖獗,而且几乎是半公开的搞这个行道,而且不少政府机关也明目张胆的参与其中,乔辉似乎就是和那边某个政法部门搅在一起折腾得风生水起,但是赵国栋知道这样弄下去迟早是翻船的命,管你上边是谁,一旦中央下了决心,那就只有全部趴下的命运。

  “了结了,这不就回来了?”乔辉似乎还有些恋恋不舍,但是赵国栋每一次电话都是声色俱厉的要他了断那边声音赶紧回安都,他一直有些舍不得,毕竟这钱来得太容易了,而且是和政法部门一起联手做事儿,谁又能干啥?但是赵国栋明确告诉他,无论是谁一旦掀开谁都保不了谁,这句有些诛心的话让乔辉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也就一咬牙了断那边经营,回了安都。

  “别舍不得,这种事情也只是法制不健全的时候你能掺合一下,你看见那个国家这种事情能长久?”赵国栋淡淡一笑道:“知足吧,你也不是饿得吃不起饭,干其他哪样不好,这年头挣钱路子多的是,何苦要去搞那一行?”

  “行了,国栋,咱们不说这个了,我已经脱身了,那就不提了。”乔辉笑了笑:“说说你自己吧,这好好哦交通厅不干,去宁陵那山里,你真以为这是锻炼之后就是提拔重用啊?”

  赵国栋也不接话,只是笑着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说,倒是让乔辉唏嘘不已。

  电话又响了起来,赵国栋皱起眉头接了电话,你越不想他就越来,是章天放的。

  乔辉也注意到找股东眉目间的一抹不爽,询问愿意,赵国栋也不想多说,只说是个领导,和自己一起来安都办事,这会儿大概是闲着下来,问自己在干什么,言语间显然是要和赵国栋一起共进午餐。

  “这是好事儿,国栋,甭管他是啥货色,只要是领导能主动招呼你,那就说明你这人能入他眼,不容易啊。”乔辉笑了起来,“行,今中午我来安排,你把他带来,咱们去云螺湖,也算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啊。

  ”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章天放也是地委常委,不过不是常务副专员,但是在地委中也算是说得起话的人,拿蒋蕴华的话来说,现在地委里边关系有些暗流涌动,祁予鸿已经有些不甘于目前局面,开始用所动作,这中间只怕免不了会在地委委员中做些文章,尤其是在面临撤地建市之际,这中间风风雨雨似乎也就要初见端倪了。

  章天放在其中扮演一个什么角色他不清楚,但是章天放和麦家辉并不十分默契倒不是秘密,那祁予鸿会不会在其中做文章就很难说了,赵国栋一时间想的有些出神,和自己职位日后有没有关系就很难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