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六节 人是复杂动物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六节 人是复杂动物

  天放对于赵国栋很有好感,否则他也不至于一大早起T3T+栋打电话,在他看来赵国栋这个小伙子虽然是从交通厅下来挂职,但是却丝毫没有那种省里边下来挂职那种不懂事务的习气。

  而除了交通上两个大工程在这么短时间里就能从省上拿下来之外,他朋友也很想认识一下自己,章天放知道这不过是客套话,不过他也很想看看赵国栋的朋友***怎么样,有些时候你要了解一个人,往往看看他经常在一起的朋友就能大概知晓他的层次水准。

  赵国栋在想陪客时很是煞费苦心,他不知道章天放有是那么喜好,但是作为一个地委委员兼副专员,即便是在安都也肯定是有很多人来探门路的,而对方愿意和自己一起吃饭无疑是一种荣幸才对,所以赵国栋得好好琢磨一下什么人来作陪更能尽心。

  乔辉既然愿意做东赵国栋倒也不好扫了对方兴致,但就自己两人显然不合适,雷向东可以拉上,据说下个月可能就要就任省农发行副行长,赵国栋也琢磨着日后怎么能从这边也能想想办法。

  想了一想,赵国栋觉得还是可以把徐宏叫上,章天放也分管交通,徐宏在厅里主管公路建设,两人也不算太陌生,而雷向东也和徐宏在一起吃过几次饭,大家也算是熟人。

  赵国栋再想了一想,索性又给王甫美打了个电话,问他有没有空,反正没啥事,大伙儿一起取云螺湖高尔夫球场打打高尔夫,中午吃顿饭坐一坐。

  王甫美也没有推辞,只是问了一问有哪些人,赵国栋轻描淡写的说了说,王甫美便很快爽快的应承了下来。

  多和王甫美接触几次之后,赵国栋和王甫美之间关系很快就熟络起来,意气相投价值又有共同语言,连林冰都有些嫉妒自己丈夫怎么就能这么快和赵国栋搅在一起,有些朋友之间的聚会就再也见不到林冰的身影,这让林冰很是不满,比如今天这一次。

  王甫美坐上赵国栋的车就轻飘飘的瞅了赵国栋一眼,这让赵国栋有些意外,王甫美这一眼似乎隐藏着什么意义,和往常不大一样。

  “美哥。啥意思啊。这一眼看得我汗毛倒竖啊。”

  “你小子。还在我面前装样。这么大阵仗请你们一个宁陵地区一个副专员吃饭。至于么?说吧。拉上我们干什么。是不是要我们替你在你们这个未来地市委组织部长面前多美言几句啊?”王甫美脸上神色诡秘。“你小子消息挺灵通啊。这么早就开始下工夫了?”

  “组织部长?”赵国栋正准备启动车。听得王甫美这么一说。顿时一怔。“你是说章天放要当组织部长?没这事儿吧。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赵国栋有些不大相信。上一次蒋蕴华和自己在一起也没有提及这方面地消息。如果说章天放真有可能要接任组织部长。那至少也该给自己漏漏风才对啊。

  “咦。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怎么这么大费周章请章天放?”王甫美也有些惊奇:“我也在说你消息也未免太灵通了一点吧。我也是前两天才从组织部那边得到一些小道消息。说你们宁陵地区撤地建市可能在班子上要进行一些调整。穆刚搭上了上边地线。可能要上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章天放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消息。一直在活动。估计基本上快要定下来。他要接穆刚地班。”

  “哦?章专员不是要改叫章部长了?”赵国栋心念急转。自己和章天放处得还不错。几次关于交通上地事宜观点也比较一致。不过这只是公事上地关系。而今天却正好是一个拉拢私人关系地好机会。

  “还没有正式定,不过章天放的可能性很大,他这也不是什么提拔,只是调整位置,原来就是地委委员,调整一下工作分工罢了。”王甫美笑了起来,“看来你小子并不知情啊,这不是误打误撞,

  事儿的确还没有多少人知晓,没有几天这顿饭,我都TT)E定落实一下之后再提醒你呢。”

  “那李书记去哪儿?”李重山年龄不算大,要说应该还要干上好几年才说得上退二线的事情,撤地建市并不意味着地市级领导班子也要调整。

  “不太清楚,现在还没有明确说法,但是他可能要走倒是比较确切了。”王甫美摇摇头:“国栋,这些事儿轮不到你操心,不管章天放上不上,至少他是地委委员,日后也就是你们宁陵市的市委常委,关系处好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嘿嘿,这我知道,而且我和章专员还比较谈得来,他的谈锋也很健,对于经济上也很有一些见解。”赵国栋介绍道。

  “那好啊,你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把你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意图也拿出来,听听他的意见,这种交流沟通其实是最好的拉近关系的方式,对于有些人来说,比起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来更能赢得信任和好感。”王甫美点点头。

  当赵国栋和王甫美到达云螺湖时,乔辉已经把雷向东拉上先到了,徐宏是自己来的,看样子对于云螺湖也是不陌生,倒是章天放姗姗来迟,看样子是对这云螺湖不太熟悉。

  一番寒暄之后,早有工作人员把一帮人引进高尔夫会所,这个时代的VIP会员是可以带几名非会员进入球场的,早在四月份赵德山在云螺湖办理十万元一张的VIP会员卡时一次性就办了五张,除了三兄弟之外,~国栋不太清楚赵德山将另外两张VIP会员卡交给谁使用了,赵国栋也没有过问。

  很显然,一帮人中间,除了雷向东、乔辉以及王甫美三人勉强能够玩一玩这个洋格之外,其他几人连入门级的角色都算不上,好在这里有最专业的教练和辅导员,一帮半吊子都在那里如仰慕圣地一般体会了一次所谓西方贵族运动,实在让赵国栋心中很是不屑,只是脸上却不能流露出半点。

  一下午间就成了一次典型的学习性锻炼,赵国栋对于高尔夫这种所谓贵族型运动丝毫不感兴趣,在他看来这是所谓精英阶层们为了显示自己运动方式与普通人迥异而故意设置的台阶和门槛,巨大投入和消费的昂贵迫使一般人无法承受,自然也就显示出他们的与众不同。

  一直玩到下午六点过,一帮人也没有真正玩出个样来,倒是教练和球童的态度异常殷勤让一帮人十分满意。

  虽然没有多少时间单独聊一聊,但是赵国栋还是感觉得到章天放心情不错,尤其是在介绍王甫美和雷向东二人与章天放认识时,章天放明显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也许是觉得能够找到层次相当的朋友在一起吃饭更令人舒服。

  一场高尔夫加一顿饭,比起头一天和省计委和物价局那帮家伙在一起要轻松许多,无论是章天放还是赵国栋都觉得十分宽松,新老朋友在一起,话语投机也就多聊一聊,也能多加深一下印象。

  章天放很健谈,即便是在这些第一次见面的朋友面前也显得十分放得开,而雷向东和他似乎有很多的共同语言,在晚饭前那半个多小时里,两人几乎就一直在咖啡座里慷慨激扬的发表各自的见解,这让赵国栋很惊讶,而他怎么也觉得像章天放这样的角色用得着买春么?

  这个念头也只是从赵国栋脑海中一掠而过,不管怎么,无论是自己还是章天放,都在相互的脑海中留下了相当不错的印象,原来只是纯粹的公事关系现在似乎也就多了那么一丁点儿的私人感情和交往,虽然只是一个开始,但这个开始却弥足重要,很多密切的关系往往就是从这些不经意间的开始渐渐发展起来的。

  晚饭后,章天放很满意的离开了,赵国栋一直送到门口,章天放虽然没有多余言语,但是赵国栋感觉得到他看自己的眼光都变得要亲和许多,看来自己今天的安排还算是让章天放合意。

  这是一个相当讲求格调和层次的家伙,这是赵国栋得出的结论,要结交这种人,必须要有合适的场合以及相当的底蕴,单纯的讨好谄媚只怕很难入这个家伙的眼。

  徐宏和王甫美也陆续告辞,只剩下赵国栋和乔辉以及雷向东留在了云螺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