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七节 狐狸尾巴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七节 狐狸尾巴


  国栋。你们这位章专员还行。还有些眼光。在你们宁什么?”雷向东靠着吧台端起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

  “原来分管过农业这一块。现在和我在县里角色差不多。分管工业交通以及招商引资。不过金融这一摊好像也是他在分管。”赵国栋想了一想。“他原来是蓝山市政府秘书长。调过来担任副专员。后来又担任了的委委员。”

  “难怪他对农业政策如此熟悉。和我争论了半天。虽然我不完全认同他的观点。但是他比我更熟悉农村实际情况。尤其是贫困的区的农村情况他更清楚。所以我和他的看法究竟谁对谁错还真的很难说。”雷向东很少用这样语言评价一个人。目光中似乎一直思索对方所说的话。显然章天放和他的讨论对他很有启迪。

  “哦?东哥。你和章专员讨论什么话题?”赵国栋也来了兴趣。雷向东属于那种喜欢刨根究底的角色。尤其是喜欢针对比较典型的情况进行研究。希望能够从中找出一些规律和原因来。

  “我们在探讨为什么一个的方的经济发展都是以工业发达程度来衡量。相反农业现在却日益沦为配衬。农业和农村的战略的位现在已经日渐削弱。相反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对于农村乃至整个社会来说从短起来看的确解决了就业。但是他们能不能真正在国民经济中成为一支重要力量呢?私营企业在江浙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但是他们的性质如何来界定?”雷向东一口气提出了几个问题。显然是和章天放的争论反而激起了他的兴趣。

  赵国栋一听头就大了。这些问题都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的清楚的。就连中央政策研究室的那些个精英们估计现在也很难断言现在这种农业和工业之间关系。乡镇企业的前途。私营企业的性质。随便哪一个问题砸出来。没有多年研究和分析。没有真正经受过实践的检验。只怕都难以下定论。

  “东哥。中国太大了。而经济成分更为复杂。农业和工业的关系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在某个时段它们之间的关系也会不断变化。而中央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但是现在看来。发展乡镇企业大方向是正确的。但是乡镇企业在体制上有着先天不足。尤其是在做大做强之后这个体制缺陷将会带来很多麻烦和风险。日后中央出台什么样的政策来解决也很难说。至于私营经济无疑是现在活跃的一种力量。现在中央是采取宽容和观察的态度来对待它们的发展。但是日后会不会有什么变化。谁也说不清楚。

  ”

  赵国栋见雷向东很有点要钻牛角尖的味道。也就只有含含糊糊的敷衍道。后世记忆中中央对于这些问题观点的形成也是在摸索中逐渐成形的。现在就要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也实在太为难人。就算是自己知晓清楚。但是现在你要一下子抛出来。也只能招来一阵阵口诛笔伐。赵国栋可不想当什么理论先锋。在他看来。中国缺的是实实在在干点实事的干部。而不是那些只会务虚不切实际的理论干将。

  即便是这样。赵国栋这么几句话还是让雷向东全身一震。

  赵国栋抛出来的观点仍然已经带有相当超前性了。尤其是乡镇企业的出路究竟在何方。完成基本的原始积累之后。乡镇企业也开始达到了一定规模。先前体制的优势和船小好掉头的灵活性让它们在与国有企业的对抗中占尽上风。但是随着规模的扩大和权属上的不明晰。以及乡镇企业和国有企业一样的固有弊端开始显现出来。不过现在乡镇企业的辉煌仍然掩盖着一切。除了一些观察力犀利嗅觉灵敏者觉察到了危机。

  “东哥。咱们今儿个不说这些行不?”赵国栋见雷向东还有点想不依不饶的模样。赶紧举手投降。“我这一次来还是为了花林县。这不。花蓬公路总算被我搞定了。但是花林底子太薄了。当然也不是花林一个县底子薄。整个宁陵的区都好不到哪儿去。两个国家级贫困县。两个省级贫困县。不过我摊着这花林县。那我就只有尽我所能来替花林老百姓干点事情了。至于其他县我也管不着。”

  “哼。我就知道你今天把我拉上没好事儿。小辉请客。你来唱戏。怎么着讨好了你们章专员还不满意。还要一台戏酬两方?”雷向东没好气的道。

  “嘿嘿。东哥。都是自家人。说这些就见外了。改天你来花林。我私人请客。请你

  闻名的麒麟观坐一坐。保管你神清气爽。神游天外。活三五年!”赵国栋信口胡诌。“那观里的道士没说的。占卜求签灵的很。一手道家素斋更是让人能把舌头都吞肚里去。湖南贵州广西那边的信徒不远千里都要来那里修行养性。我听郑哥说你老岳母挺信这个。要不到那麒麟观住一段时间。一切都算我的。保管她住上一个月乐不思蜀。”

  雷向东笑了起来。不管咋的。赵国栋这小子的心够细。自己老岳母信道这事儿郑健也不过是随口提及。这小子就能记在心上。这时候说出来。不管自己接受不接受。至少别人有这份心就不容易。人都是将感情的动物。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你真的很难拒绝这样的朋友。

  “行了。行了。你小子有这份心我就知足了。农发行刚成立不久。市级农发行也刚刚搭起架子。更多的是要作一些了解性的基础工作。要想开展实质性的金融业务恐怕还有些难度。”雷向东也不在赵国栋面前多说废话。只说了目前农发行的状况。

  “东哥。农发行的主要工作就是进行农业政策性的贷款。调查摸底了解基本资料固然重要。但是这也是为开展业务作准备。如果真有合适的业务。难道说农发行就视若不见。我个人看法。我们安原也好。宁陵也好。农发行能够尽早开展业务。只要不是违背政策。就算是承担一些风险。我觉的上边也会持赞同态度。甚至可能还会鼓励和表扬这种敢于创新开拓的作风。

  ”赵国栋侃侃而谈。“若是一味按部就班。等待上边政策指示。或者说必须要国家性的工程才敢有动作。那我觉的这样的农发行实际上也就没有多大意义了。”

  赵国栋这番话倒是很有些新意。让雷向东的兴趣一下子浓厚起来。“国栋。说说你的看法来听听。”

  “农发行成立的意义一方面是要对一些不符合商业性贷款的涉农项目给予政策性扶持贷款。另一方面就是要扶持农业的规模化产业化发展。我国农业长期以低效率的种植业主。而且粮食种植占了很大比例。现在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对于食品方面的需求也日益多元化。这也要求我们在农业产业结构上进行调整。同时也要有针对性的进行农业产业化发展。”

  “但是现在我觉的我们安原农发行似乎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还停留在等待着国家具体政策下来。我以为既然我们处于一个改革开放的年代。连邓老人家都说要摸着石头过河。要敢于尝试。那为什么我们的农发行不可以选择一个点进行试点?”

  雷向东嘴角微微挂着一丝笑容。开始还听着像那么一回事。但是说到后边就露出狐狸尾巴来了。也罢。就听听这家伙的狐狸尾巴究竟准备搞些什么名堂。

  “嗯。国栋。说的不错。有点新意。继续。”雷向东摸着下颌若有所思的笑道。

  “我了解过你们农发行的主要信贷业务。其中有两点很值的斟酌。一是农业科技贷款。而是农业小企业贷款。我觉的这两条应该成为农发行的主要开发业务。”赵国栋似乎也察到雷向东看出了自己意图。不过他并不在意:“以我们花林县为例。我们花林现属于丘区大县。境内的少田更少。并不适合发展传统农业。但是我们花林县境内有大量荒山荒坡。发展林业看起来是个好主意。但是见效慢。农民兴趣不大。如果发展=的畜牧业却有着先天优势。”

  雷向东点点头。

  “大公司已经和我们花林县初步达成了意向准备在我县建立一个肉类加工厂。主要加工牛羊肉。而我们花林县也有意将我县将几个乡镇打造成为畜牧业重点发展乡镇。加快荒山荒坡的开发。而要发展养殖业。也就需要一些启动资金。”

  赵国栋话音未落。雷向东已经接上话:“这种以农户为基础的养殖业。贷款资金不大。农村信用社应该发挥起支农惠农责任。”

  赵国栋摇摇头。脸上笑容更加灿烂。“单是单家独户的发展养殖业自然是以信用社为主。但是如果有牵头大户愿意以承包方式承担大面积荒山荒坡。以养殖场形式来发展集约化的产业。这农发行是不是应该给予扶持和支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