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八节 分忧解困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八节 分忧解困


  国栋,我坐这儿听了半天,不就是你们花林县要发展T7业要向东他们农发行给予资金和政策上支持么?用得着绕那么大***说那么多废话么?”雷向东尚未说话,一直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局外人乔辉开腔了,“你还不如直接给向东提出来,哪些方面需要他的支持,只要是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想向东也不至于推三阻四。”

  赵国栋被乔辉一番话说得彻底无语了,虽然乔辉说得没错,但是赵国栋一直希望能够为自己这个求助寻求到一些政策理念上的依据,这么被乔辉一说,自然就是白搭了,没好气的悻悻道:“小辉,辉哥,你不开腔,没人当你是哑巴,行不?东哥要帮我他也得在行里有个交待不是?总得找点政策上依据不是?这钱不是东哥的,是国家的,要用到花林而不用到其他县,总得拿出一点像样的理由不是?”

  “呵呵,得了,得了,向东知道咋处理,有这么大工夫,你还真不如和我聊聊,我这从福建回来了,没啥事儿干,手上也有笔钱,咋用,给我出个主意,这钱搁在银行里也就只有那点利息,不划算。”见赵国栋眼珠子乱转,乔辉连忙道:“我这儿可不是银行,不用把主意打在我这儿来。”

  “嘿嘿,我也没只望着你你能有这么高觉悟。”赵国栋也笑了起来,“不过以你现有的人脉和资金,小辉你为啥不自己不搞搞实业?”

  “搞实业|万,能搞啥?”乔辉叹了一口气,“作正行,一是没那心思,二也没有那本事,可捞偏门风险太多,朋友们都不赞同,这年头挣钱也不容易啊。”

  “千把万也不算少了,琢磨琢磨,也能找出一个好路子来。”赵国栋笑了笑:“小辉,你要真想找个路子,我建议你搞搞加油站。”

  “加油站?”乔辉怔了一怔,“加油站有多大意思

  “哼,小辉,你可别小看加油站这一行,现在也许你还不觉得,但是真正入门你就知道这一行其中的奥秘,要不你先去考察考察,现在加油站牌照控制还不是很严,但是随着政策的变化,只怕几年后你手中若是有一个好一点口岸的加油站,那身价绝对不一样,这安都你人熟地熟,若是能寻找好的地段口岸,搞几个加油站,你就只管等着数钱吧。”

  “哦?”乔辉素来对赵国栋的眼光相当佩服,虽然看不出加油站怎么就能赚大钱,但是赵国栋这么说肯定有其依据和道理,尤其是那句自己人熟地熟正好可以利用手中资源,而且只管等着数钱,也很合他意,这加油站行道也就那么简单,批发进货,零售卖出,一旦建成,也就算得上是一劳永逸的活计,“国栋,真像你说的那样,我倒是要好好考察考察,看看有没有门道。”

  赵国栋印象中经营加油站绝对是值得投资的行业,不说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家日后为了控制零售渠道展开的加油站收购大战使得加油站收购价格暴涨几倍,就是加油站这种行业也适合乔辉这种性子的人,可以充分利用乔辉的人脉资源来开发加油站,至于经营,只要是地理位置好,随着私家车的不断普及,你根本不需要考虑客源,找个人替你看着,你就只管数钱。

  一宿无话。

  “交警支队和车管所地工程已经全面铺开了。进展顺利。这边交通厅地地宿舍项目也一样。市里开发区这边我们已经有了三个项目。市教育局办公大楼暨教师培训中心和市司法局办公大楼我们都拿下了。另外江口和梅县那边也都还有一些不大地工程。哼。摊子越铺越大。我估摸着道年底这资金问题就要显现出来。建行那边公司已经相当支持了。但是这样几个项目一起铺开。就是市里边几个大公司也受不了。咱们地供货商都在盯着呢。咱们这样大地动作谁都知道。一旦资金链断裂。那可就是一跤跌倒。想要爬起来就难了。”

  杨天培眉宇中掩饰不住地担心。赵国栋一直要求他抓住时机拓展业务。尤其是抓住市里不少行政机关像开发区转移地机遇。利用其他公司不敢垫资建设地心理。超常扩张经营。杨天培虽然提及资金问题。但是赵国栋都相当肯定地告诉对方。资金问题无须担心。由他来负责解决。

  “培哥。放心好了。三五千万资金我还是能帮你运作来地。你就一万个放心吧。”赵国栋笑了起来。“我不会拿我自己地东西来儿戏地。”

  “那就好。这可是不仅仅是关系到你我地事情。公司里还有几百号职工。咱们也得对他们负责不是。”杨天培见赵国栋自信

  也知道他地性格。心里边稍定。“另外也给你说个事)T年动作如此大。市里边领导也看在眼里。我听得也有领导放出风来。希望咱们是不是考虑接手一两家市里边经营困难地企业。我估摸着是咱们在县里边兼并了一建司带来地负作用。”

  “噢?”赵国栋眼睛一亮,“哪个市领导发的话?又有啥好事儿要便宜咱们了?”

  “好事儿?”杨天培苦笑,“好事儿能轮到咱们?蔡市长走了之后,分管交通这一块的是姚市长,市建委有领导给我打招呼,说姚市长对咱们公司发展进程和扩张速度很感兴趣,希望咱们也能替市里边分分忧,市五建司和市九建司现在都已经经营困难,大概是希望咱们能像解决江口一建司那样接下两家中的一家。”

  “就光说要咱们替他们分忧接包袱,就没有一点优惠政策给咱们?”赵国栋不以为然的摇摇头,“那咱们凭啥替他们分忧?国有企业运转不灵,政府理所当然应该想办法,但是咱们没有那个义务替政府分忧解难。”

  “当然不可能没有一点条件,一来五建司和九建司目前都是资不抵债,银行债务到期债务数量不小,市里几家银行已经一致将这两家单位列入了黑名单,拒绝向他们提供新的贷款,而数百职工生计问题也是困扰着市里边,市里边也找了其他几家单位希望他们能够兼并五建司和九建司,但是要么遭到拒绝,要么就是兼并单位职工坚决反对,最后才把主意打在咱们这家原来根本就没有打上眼的单位。”杨天培笑了起来。

  “五建司和九建司有啥值得咱们一看的东西?”赵国栋感觉得到杨天培似乎对于兼并并不十分反感,或许是兼并江口一建司让杨天培尝到了甜头,机制转换,人员重新调配上岗,扔掉包袱,迅速就打开了局面,其效益顿时显现出来,也难怪杨天培虽然貌似一脸苦笑,但是眉宇间流露出来的自信和满足感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五建司三百多职工,九建司四百多职工,规模在市属建筑企业中不大不小,中等,经营状况也是在前年开始恶化,去年因为没有获得多少像样的工程,加上两家单位都出现了质量事故,所以一落千丈,今年处就有些经营困难了,两个单位职工只拿基本生活费,连续在市政府上访,给市里边很大压力。”杨天培介绍着两家公司情况,“五建司在城南有一片土地,大概有八十亩左右,工业用地,原来是他们公司的建筑预制厂,位置不错;九建司也一样,在城西有一片六十亩左右的仓储用地,这大概是他们唯一的值钱的东西,至于他们的办公楼都只有十亩左右,不过都在市区内。”

  “只怕都已经抵押给银行了吧?”赵国栋笑着问道,“要不市里边领导咋会想到咱们?”

  “嗯,都已经抵押给银行了。”杨天培点点头。

  杨天培又将两家单位职工构成情况说了说,赵国栋看得出来杨天培似乎有些倾向于接手九建司,虽然九建司职工更多,但是职工构成更合理,一旦接手之后也容易更快消化吸收投入运转。

  “培哥,市里边想要让咱们接包袱,可以,但是光是口惠恐怕不行,那得给咱们来点现实的不是?咱们这冤大头不能白当不是?唯一的资产都被银行抵押,你说咱们拿着这一帮人干啥,还真能把他们当奴隶买卖不成?”赵国栋有些夸张的道,“姚市长不给咱们吃两颗定心丸,这包袱咱们不敢接啊。”

  “我和建委那边也接触过,按照你的设想,土地性质要改变,要变为商业或者住宅用地,我们不支付一分一文的费用,这是其一;另外就是咱们接下来的市里边几项工程,合同上的工程款付款进度要调整,毕竟咱们一旦接手,银行那边的到期贷款就要考虑归还,市里边也得考虑咱们资金运作情况,这是其二;市里边的所有公共建筑和市政工程咱们都要和市里其他建筑单位一样享受同等待遇,尤其是这两年市里边要优先考虑我们,而且具体指标要细化,这是其三。”杨天培淡淡的道,“这就是我给市里提出的条件。”

  赵国栋暗自点头,杨天培比自己还考虑得更成熟更周全,尤其是第三条,可以使得使得公司和市里边的关系更加密切,这样一来也更方便天公司在市里边日后的发展,尤其是在进入房地产行业时也可以占得更多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