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九节 微妙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九节 微妙

  市里边咋说?”赵国栋很想知道现在市里边的想法。

  姚文智是从望塘县委书记上来的,和刘兆国在争夺政法委书记一职时较量了一个回合,在宁法的支持下,姚文智获得了胜利,进了常委,当了政法委书记。不过他在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并没有呆多久,蔡正阳的离开就为他腾出了位置,他顺理成章的接任了蔡正阳的位置,而击破了尹肇基想要入常的梦想,这使得宁法和黄元盛之间关系更加疏远冷淡,但这也给刘兆国留出了空间。

  三月份赵国栋即将离开交通厅时就传言姚文智要卸任政法委书记,一直拖到五月间才正式卸任,但是这政法委书记却由市委秘书长临时兼任,因此刘兆国一直在谋求这个位置,但是直到现在也还没有消息,估计要等到年底才能见出分晓。

  “姚市长希望我们能够把五建司和九建司一起盘下,他通过建委曾主任给我带话,说市里边现在政策很好,大力支持私营企业发展,而且也不为私营企业兼并国营企业设杠子,希望我大胆开拓,锐意进取,”说到这儿杨天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曾主任说话可真有水平,这简直就是给国有大中型企业法人作总结讲话一般。”

  “呵呵,咱们可不敢国有企业相比,先天不足嘛,咋能指望政府像支持国有企业那样支持我们?但是我们也就不需要背负必须要听政府命令的道义和责任,咱们一切都得以企业的发展为指针,能给我们企业带来效益和利润的,我们就干,反之,则毫不犹豫的拒绝。”赵国栋也是觉得有趣。

  “我提的几项条件市里边也有答复,第一条估计问题不大,第二条恐怕稍稍有些难度,毕竟今年明年后年都是市里机关开始大规模向开发区那边搬迁的年景,财政上压力很大,咱们又大多都是接的别人不愿意接的全靠财政支付的单位的活儿,这会儿我才觉得咱们当时接下公安局的活儿多么明智,至少公安局还有交警驾校这一块肥肉在那里支撑着。

  ”

  杨天培不得不佩服赵国栋的眼光,当时他可是一点也不看好市公安局这一大块工程。现在市公安局的大楼也很快就要面临搬迁新建,这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正是这一连串的工程掌握在手中,才使得杨天培有了兼并市属建筑企业的底气,当然,前提是要赵国栋所说的资金问题得到保障。

  “第三条问题也不大,市里现在面临着市级机关的整体搬迁和开发区的大规模建设,说难听一点,都是打着让建筑商垫资建设的主意,要不市里财政哪儿能支持得起,紧接着明后年可能还会有大规模的旧城改造工程又要启动,这又是一个宏大的规划,也不知道市里边财政怎么来推动这样一个接一个的庞大计划来运转。”

  赵国栋笑笑不语,这还不简单?

  市里根本就不需要出多少钱,当然现在可能还不行,但是随着9899年以后房地产市场的升温,政府凭借着手中的行政权力和土地资源想要操作的空间可就大多了,无数开发商围绕着政府的指挥棒旋转,每一块土地每一片区域的开发都会诞生无数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

  房地产很快就会成为国民经济中地支柱产业。而无数福布斯排行榜上榜下地人物以及每个地区和城市中相当一部分富豪群体。都是借助这个政策得利地产物。而这不过都是政府政策指导运作地结果。

  “国栋。你怎么看?”

  “培哥。一切取决于你。我只是能说提供一些看法。和市政府保持良好地关系很有必要。但是我们该提出地条件一定要明确无误地提出来。我们是私营股份制企业。依法照章纳税。诞没有义务替政府承担额外责任。政府若要我们来承担。就必须要给予我们必要地回报。我相信政府也能够理解这一点。尤其是姚市长。他是从望塘县委书记上来地。听说他在望塘时对于私营企业地发展一直持相当激进地支持态度。这一点上我们更应该求得他地支持和理解。而且这种支持对于政府来说并不违背政策。甚至可以说是符合高层地意图。”

  姚文智在望塘地做法很合宁法地胃口。否则他也不可能从望塘县委书记一职上直接高升进入市委常委。宁法在安都市干部任用上大权独揽。几乎没有黄元盛地说话地余地。这已经是全省众所周知地事情。但是不能不说在某种情况下正是宁法任用干部上地强势才使得已经被建阳速度和宾州速度抛下地安都经济发展。才重新开始加速起来。

  “嗯。你地意思是赞同兼并九建司全听明白赵国栋地意思。

  “可以明确表态应允接手九建司或者五建司。但是要把我们地帐算清楚。怎样才能最划算。而且答应下来不一定就要立即付诸实施。可以多和

  判,该争取的一定要争取,和政府谈判和谈生意一样T也很正常,临时变卦也有可能。咱们不能贪多图大,吃下一家之后运作良好,让政府感觉到我们的诚意和能力,这才能为下一步打下基础。”赵国栋深思熟虑的道:“咱们真要盘下这两个单位,能为政府减轻多大压力,七八百人的生计啊,他姚市长可以省多少心来干大事!”

  赵国栋对于师傅教授给自己那一套养生功法可谓是感激无限,也正是这套功法才能支撑起自己四处奔波而不感疲惫,中午和郑健、雷向东、乔辉几人一起用了午餐,下午去温泉游泳馆游了半下午,晚饭又是和刘兆国、邱元丰在一起吃饭,顺便也把回安都度周末的高阳拉在一起,老朋友须得经常走动着,这才能维持着关系不会渐渐淡薄下去。

  席间几人也是唏嘘感叹,原来江庙区工委书记姜一鸣脑血栓偏瘫住进了医院就再也没有出来,县公安局副局长刘胜安到了梅县当公安局政委,交警队长齐正终于熬成了副局长,这些原来觉得很是近乎的人事变化现在距离自己却是如此遥远,赵国栋不由得感叹世事变幻无常。

  “国栋,老严那里你去过没有?”等到邱元丰和高阳的车消逝在黑暗中,赵国栋才送刘兆国回家。

  “严书记那里去了两次,他也很忙,经常见不到人。”赵国栋目光平静。

  “他在那边怎么样?”刘兆国动仰靠在车座背上瞑目养神。

  “嗯,怎么说呢?应该说地位相对超然吧,麦专员看样子和他不太对路,祁书记倒是很看重他,但是祁书记初来乍到,严书记却是根深固,在那边自成一系,政法系统据说号称针插不入水泼不进呢。”赵国栋笑了起来。

  “超然地位?这个世界哪有什么超然地位,**说过,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老严看来还没有拿准方向啊,这不是好现象!”刘兆国摇摇头,“听说你们那边马上要撤地建市了

  “嗯,十二月吧。”赵国栋点点头,“听说班子也就会有一些变化,或许严书记还在等什么呢。”

  “也是,老严也是风里来雨里去的老角色了,不应该看不清楚风色才对。”刘兆国笑了起来,“国栋,这上边的事情你还是别掺和太紧,我送你一句话,踏踏实实做事,坦坦荡荡做人,这才是正道,其他都不过是旁门左道,偶而为之可以,但是以为可以籍此无往不利,那栽跟斗是迟早的事情。”

  赵国栋琢磨着刘兆国话语的味道,看来他也是深有感触,这在公安局长这个位置上也是风口浪尖,稍不留意就是打湿一身,他能稳稳当当的把市公安局这样大一艘船稳住舵,平平顺顺的前进,那没有点功力不行。

  “刘哥,市委政法委书记还没有明确|

  “哪有那么简单|兆国面色如恒,“尽人事,听天命,能成则成,不能咱也不强求,嗯,强求也强求不来不是

  说是这般说,赵国栋还是能感受到刘兆国心里那份不甘,一次机会错过,如果再错过一次机会,也许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刘哥,我倒是觉得你该找个机会适当展示一下,你不展示,领导怎么知道你对公安工作的想法势方面的能力助于自己形象的凸显。”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道。

  按理说这话不应该由他这个官场新兵来说,但是他觉得刘兆国过于求稳了,前期采取润物细无声的方法完成了市局人事的调整变化,现在如果仍然保持着一种相对低调的工作方式那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

  宁法的性格赵国栋也从蔡正阳那里略略了解一些,虽然蔡正阳已经到了省交通厅,但是赵国栋感觉得到蔡正阳和宁法之间的关系反而更加密切了,所以与蔡正阳在一起时也不时能提及够了解到蔡正阳宁法工作作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绝对不是宁法所欣赏的风格。

  除开派系的影响,到了宁法和刘兆国这种层次上,如果没有特殊原因,行事风格相同往往能够赢得一些意想不到的加分,赵国栋觉得目前刘兆国似乎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按理说这政法委书记应该是他,但是宁法却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但是很显然对刘兆国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感,所以要想突破这个僵局,那就必须要求变突破。

  刘兆国显然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隐藏的含义,有些东西不需要点透,略略一点就能理会到其中的奥妙,沉吟半晌之后,才微微颌首,“国栋,你说得对,适当改变,或许才能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