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七十一节 亮点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七十一节 亮点


  广澜脸色显得很平静,背负着双手从粮油加工厂里出T记,麦专员,还有没有值得一看的东西搞了这么多年,难道说花林县就是这两家最原始粮油加工厂

  祁予鸿和麦家辉脸色都是微微一变,这不是你要求看的最差的县么如果真的个个都像曹集县那样,还用得着藏着掖着,只是花林县这边情况实在太糟糕了一点,就这两家不成体统的小厂,连祁予鸿和麦家辉都觉得有些看不过眼,可是这事到临头才通知花林县,没有给花林县方面一点准备时间,你让花林县怎么办

  张广澜也不等祁麦等人搭话,自顾自的往停车处走去,一直走到停车处才停步。

  “好了,老祁,老麦,老金,农业产业化结构调整不是空话,也不是大话,尤其是像花林这种贫困县,自然条件并不优越,展农业这句话范围很大!究竟从何处入手,很值得你们和花林县政府认真思考,是传统种植农业,还是改变思维模式,寻找更适合本地区的展方向

  “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宁陵地区应该好生思考琢磨一下,跳出传统思维,借鉴达地区的一些经验和做法,也许有些益处。”张广澜话语没有多余话语,但每一句都是极有份量,“今年开始省委省政府加大对贫困地区的支持力度,尤其是贫困地区农民脱贫致富工作已经提到了一个相当高的高度,那种不思进取还抱着老观念的思维我看可以丢掉了,尤其是那些不思展经济,只想着怎么从省上钻营谋取扶贫资金来芶延残喘的想法更是趁早给我打住!不换思想就换人,面临撤地建市的契机,我希望宁陵地委和行署一帮人能够振奋精神,团结齐心,带领宁陵五百二十万民众在奔小康的道路上迈出更大的步伐!”

  张广澜的话让祁予鸿和麦家辉都感觉到了这位常务副省长言语中隐藏的含义。

  宁陵地区这两年来经济展主要指标排名连续垫底,今年一至六月份,各种经济指标排名再度排在了全省倒数第一位,这下子不但麦家辉,连祁予鸿也有些坐不住了。

  七月份的地委委员会上,祁予鸿毫不客气的批评了常务副专员金永健和分管工业的副专员章天放,而且点名批评在全地区排名靠后的三个县县委书记,这是祁予鸿就任地委书记以来的第一次,而且在地委会上提出要求地委组织部要研究排名倒数三个县的班子问题,看看是不是因为班子原因导致经济展缓慢,地委会议的通报一下,全地区都感到震惊。

  如今张广澜的话更是映证了这一点,省委省政府对于宁陵的工作看来是很不满意。

  祁予鸿和麦家辉都感觉到了压力,这位张省长虽然在常委中排名只排在了第六,但是祁予鸿和麦家辉都知道他在经济工作上言权仅次于省长苏觉华,就连省委书记季成功都相当尊重他的看法,他这一趟印象不好,给祁予鸿和麦家辉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尤其是面临宁陵撤地建市还有三四个月时间的时候,任何意外的因素也许就会影响到省里边的决策。

  “张省长,我们花林县在这方面做得的确很不够,但是作为国家级的贫困县,我们花林县委县政府在地委和行署领导下,也在作一些有益的尝试。”

  见祁予鸿和麦家辉脸色都是阴沉。而常务副专员金永健和罗大海都是噤若寒蝉。眼见得张广澜就要上车离开。显然是不打算还在花林停留。这印象一旦形成。日后就很难改变了。赵国栋不得不硬着头破。壮着胆子搭腔了。

  “哦|上。“你是”

  “他是花林县副县长赵国栋。”

  “噢。挺年轻嘛。下派挂职地那一批|来了兴趣。

  “是。今年三月从省交通厅下派挂职到花林县。”赵国栋不卑不亢地道。

  “哦。那你说你们花林县作了有益地尝试。我怎么没有看到澜收了回来。双手背负。

  “因为是初步尝试,我们县里还在探索,所以也没敢拿出来献丑,但是张省长批评我们宁陵地区和花林县没有开展工作,所以忍不住想要辨驳一下。”赵国栋态度坦然,但是言语却丝毫不退缩。

  “哦,有点意思,那你现在是不是打算把你们的丑拿出来献一献呢新鲜东西都拿出来看一看嘛,不要怕出问题,就怕你们不干!说说,你们花林县作了哪些方面的尝试!”

  “我们和安原大学农学院联合以

  技厅联合创办了安原丘区农业科技试验园区,在我县T了一个实验基地,征用了三百亩荒山进行试验和推广,尤其是我们打算借助这个试验园区取得的成果和大华集团进行合作,在我县建设大型肉类联合加工基地,把我县建成丘区畜牧业养殖和加工基地县,这一点我们也和省农业厅与省畜牧局也取得了共识,准备积极申报国家级的生态农业综合开实验基地。”

  “哦|一下子来了兴趣,“这个农业科技试验园区在哪里,带我去看看!老祁,老麦,你们还藏着掖着干什么,是怕别人偷学了去,还是觉得不敢见人试,怎么知道它行不行

  祁予鸿和麦家辉都是一头雾水,显然对于花林县这个所谓的丘区农业科技试验园区没有什么印象,目光都落在了赵国栋身旁的罗大海身上。

  罗大海也有些尴尬,原来和赵国栋商量好也是如果能糊弄就糊弄过去,实在不行再说去看这个试验园区,而这个试验园区连罗大海也只是在最初奠基仪式时去了一趟,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究竟啥样他也不清楚,心里一样没有半点底。

  祁予鸿和麦家辉跟着张广澜上了大面包车,罗大海也跟着上了车,车队一行跟着花林县政府的桑塔纳浩浩荡荡向实话他们连这个项目都没有听说过,更谈不上什么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