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七十三节 碰撞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七十三节 碰撞


  省长终于走了,无论是祁予鸿还是麦家辉都算是大大T+气。

  这位从建阳市委书记起来的常务副省长在搞经济上很有一套,建阳速度这个名词就是在他手上创造出来的,一个中不溜的建阳市就能在短短几年间一跃成为全省最富有经济活力的地区,而且其县域经济的达程度甚至赶上了占据核心优势的省会安都。

  正因为有如此厚实的底气,张省长在成为常务副省长之后依然十分关注经济展,每每到下边地市,先便是考察当地典型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展状况,那他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地方经济展的根基,从典型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展环境、规模和速度就可以看出这个地方的经济活力度有多高。

  张省长原本对宁陵不太好的观感在花林最后勉强有了一点转变,不过从临走之前与祁予鸿和麦家辉的谈话看来,张省长对于宁陵地区的经济展工作还是相当不满意,这让祁予鸿和麦家辉在返回宁陵的路上心里都是沉甸甸的。

  “老麦,张省长对于咱们地区经济展很有看法,尤其是对咱们县级经济展提出了相当严厉的批评,我感觉到这不是他个人的看法,只怕是整个省委省政府对于我们宁陵地区的看法。”祁予鸿很少见的招呼麦家辉和自己坐进了一辆车,而且罕见的抽起了烟。

  麦家辉并不比祁予鸿轻松半点,党委管方向管人事,政府管执行管经济,如果真要追究下来,无疑他这个行署专员才是当其冲的。

  宁陵地区这两年经济展滞后,祁予鸿才来不到一年,还勉强说得过去,而他这个行署专员已经担任了三年,而且拿外面的话来说,其间还因为党政不和原因,省委还对宁陵地区主要负责人进行了调整,原任地委书记调离,保留了他自己,照理说这就是省委对他的信任了,但是现在情况似乎并不容乐观。

  “祁书记,你有啥想法就说出来吧,我看我们宁陵也是该动一动了。”

  麦家辉声音显得有些沉闷,他也意识到这一次恐怕祁予鸿不会善罢干休,张广澜的视察总的来说应该是失败的,虽然曹集的中草药基地看起来还算差强人意,但是无论是张广澜还是地区这边都清楚,这种预先准备的表面文章肯定会是花团锦簇,所以张广澜根本没有多大兴趣,倒是花林这个临时点才算让张广澜稍稍改了点看法。**万^卷^书^屋-anjuan.net提供最新章节##

  “原本我的想法是等到和撤地建市一起来进行调整,但是现在看来我们再等下去也许就没有我们调整别人的机会,也许就是省里边调整我们俩了。”祁予鸿微微苦笑:“上一次我就说过了,组织部门对排位后三位的县委县府班子要进行一次彻底的测评和考察,看看是不是有因为他们自身原因造成班子不团结工作不力的原因。”

  麦家辉还是第一次见到祁予鸿用这样坦诚的语气和自己对话。

  从祁予鸿到宁陵就任地委书记以来。两人关系似乎就没有真正融洽过。虽然祁予鸿前期表现相对低调。但是麦家辉却清楚对方地低调不过是在摸清情况积蓄力量。而这两三个月来祁予鸿地表现也证明了麦家辉地判断。尤其是在七月那次地委会上祁予鸿罕见地点名批评和要求组织部考虑研究班子问题。也让麦家辉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对方地压力。

  一把手永远在角力中占据着主动优势。除非这个书记不会当书记。麦家辉不是不明白这一点。前任书记被自己逼走并不代表这种情况可以复制。上任书记是从省里边一个局行下来地。并不真正了解熟悉基层工作。所以自己得手了。

  而祁予鸿不一样。他也是从县长、县委书记再到地委副书记、专员这个角色一步一步起来地。基层经验丝毫不亚于自己。但麦家辉也知道如果自己轻易表现出退让姿态。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自己一系力量必然会受到很大地影响。所以他不得不继续保持着强势。但是强势地背后麦家辉也并不是没有留有余地。他一直在等待着对方抛出和解地橄榄枝。

  和解并不代表默契。不过是利益地一次平衡妥协罢了。

  “祁书记。宁陵地区辖下七县一市。经济展不起来固然与领导班子有一定关系。但是更主要地是历史遗留问题。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们应该站在相对公允地立场来看待。虽然省里

  我们工作提出了批评。但是我们不能把责任下推。要地来分析我们宁陵地区经济工作遇到地问题和困难。怎样改变目前这种不利局面。”麦家辉沉吟了一阵才道。

  “老麦,我知道你是出于一片理解基层保护干部积极性的好心,但是实事求是的说,宁陵地区在展经济上的观念和思路有些问题,组织部门就整个宁陵地区七县一市的班子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现一个问题,那就是目前县级班子中真正懂经济、思路开拓、有展远光、有冲劲、想要作一番事情的干部并不多,因循守旧按部就班的氛围相当浓厚,这样绝对不行!”

  祁予鸿语气很坚定,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妥协的可能,他知道这也是麦家辉在试探自己的底线,班子肯定要进行调整,虽然现在还不算很成熟,但是面对省里边各方面传递过来的消息和压力,省里边对于自己这大半年来的工作并不是很满意,看来自己对于麦家辉的忍让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这个家伙似乎并不是见好就收的那种人,或是自己给他的暗示还不够明显?

  麦家辉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不过表面上却是表现得更加坚决沉着,“祁书记,目前撤地建市在即,我们都清楚现在班子需要稳定,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撤地建市的顺利进行,现在如果大规模的进行人事调整,我觉得不利于撤地建市的稳定推进。”

  祁予鸿心中冷哼,看来这一次麦家辉还是有些触动,尤其是张广澜也单独和他花了几分钟时间谈话,虽然不太清楚内情,但是毫无疑问这对麦家辉也构成了一些压力,否则这个家伙不会就被自己这两句话就能松口。

  “人事调整的规模需要根据组织部门实地调查获得的情况而定,我个人认为不应该设限。如果说一个县班子团结,作风有力,思想进取,只是由于一些客观原因导致工作暂时没有开展起来,我觉得这样的班子一个也不需要调整,如果说一个班子观念陈旧,思想保守,不思进取,只顾搞内斗窝里横,工作拿不起来,占着位置不拉屎,那这样的班子即便是拆换主要领导甚至是换掉大半个班子也一样有必要!”

  祁予鸿语气平和,但是想要表达的意图却十分清晰,麦家辉听在耳里,却很不是滋味,说实话他虽然也意识到这一次调整只怕是在所难免,甚至在撤地建市之际祁予鸿可能还会要掀起一波人事调整风暴,但是他一直希望能够和祁予鸿就这个问题达成和平共处,调整肯定没说的,但是如何调整,怎么调整,调整哪些人,这却是相当值得斟酌的。

  原来的那个地委书记正是在人事调整问题无法得到足够的支持,所以才会在工作开展上举步维艰,而现在祁予鸿语气态度如此坚定,无疑已经和蒋蕴华以及穆刚取得了一些共识。

  想到这儿麦家辉也有些懊恼,蒋蕴华和自己之间的心结始终无法解开,这也使得他和蒋蕴华之间的关系始终只能停留在普通工作关系上,而上一次也正是因为蒋蕴华对于上任地委书记在工作作风和方法上的不感冒,才会间接支持了自己,但是这一次呢?

  表面上根本看不出祁予鸿和蒋蕴华之间有什么特别的私人关系,但是流露出来的苗头却很令人担心,麦家辉一直希望把调整拖倒撤地建市之后,尤其是在李重山可能要调走,而穆刚可能会接任李重山位置的情形下,组织部长位置很有可能会空缺下来,如果毛萍或周春秀能够接任,那自己也算是控制了人事三驾马车中的一环了,哪怕是最弱的一环,但是加上自己这个副书记兼市长,那么分量就相当不一样了。

  “祁书记,原则上我同意调整,但是我的意见是适当调整,范围和幅度不宜过大,以确保稳定为前提,确保撤地建市工作的顺利进行,在这一点上我要重申,撤地建市的成功是省委省政府交给我们的一号任务,任何工作都必须要先服从这个大局!”

  麦家辉态度更加强硬,稳定目前大局才是第一位的,大动作会带来什么你祁予鸿也需要考虑清楚,如果不让对方心生顾忌而恣意妄为,那么这一次的调整就极有可能成为自己走麦城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