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七十七节 扑朔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七十七节 扑朔

  着赖友宁的身影消失在自己办公室门口,蒋蕴华淡淡F7茶杯,抿了一口,宜兴紫砂陶也得看看品质,至少蒋蕴华手中这货色不差。

  看来麦家辉有些坐不住了,不过这个老滑头眼光都是挺锐利的,这么一点微妙变化就能看出一点端倪,祁予鸿的一些小动作也能引起他的兴趣,看来等两天之后的地委会议还真有可能变成一场龙争虎斗呢。

  蒋蕴华拿起电话打了一个电话,“老海,在干啥?晚上有没有空?过来吃顿饭,嗯,水精宫吧,你把小赵带着,嗯,小赵,赵国栋。”

  “小黄,让车过来接我,我要去军分区一趟。”蒋蕴华站起身来,是该去看看老朋友了,这么多次地委会议都不参加,但是这一次他却不能缺席。

  罗大海接到蒋蕴华电话时感到无比惊讶,蒋蕴华很少接受吃请,至于主动邀人吃饭更是闻所未闻。他和蒋蕴华关系一直相当密切,准确的说比平常表现出来的要密切得多,只不过蒋蕴华这个人不怎么外露,而罗大海也不太喜欢过分殷勤的去应酬,所以这也使得两人关系了解的人很少。

  但是花林县委县政府机关里的老人不少都知道正是蒋蕴华在担任花林县委组织部长时,罗大海从新坪镇副镇长迅速成长为新坪镇党委书记,而当蒋蕴华调任地委组织部时,罗大海也在不久之后久升任花林县副县长了。

  “小赵,晚上有没有空?”看着赵国栋一头雾水的走进自己办公室,罗大海笑着指了指沙发,“坐吧。”

  “晚上?没啥事儿,交通局那边和泰华公司有个协调会议,开的有点晚,原本我打算参加,后来觉得老黄他们能够处理好,我就让老黄他们自己协调好就行了。

  ”

  赵国栋摸了摸头,罗大海也不是一个喜欢醉生梦死的酒肉菩萨,拿他自己的话来说,进高级宾馆酒店吃饭都是浪费,他就只喜欢吃回锅肉、粉蒸肉、咸烧白这一类的大排档饭菜。

  “那好,晚上咱们去一趟宁陵,吃顿饭就回来。”罗大海点点头,“就你自己开你那辆好车吧,咱们也得对自己生命安全负责不是?”

  “行。罗书记你安排。我还能推辞么?”赵国栋笑了起来。“绝对保证领导安全。”

  “文件就该下来,但却一直没有正式文件下来。

  “罗书记放心,苗县长是老资格的副县长了,她能担任县委常委也是实至名归,我只有为她感到高兴,绝无不满或者其他不良情绪。”赵国栋笑了起来,笑容相当爽朗愉快。

  “那就好,国栋你还年轻,日子还长,你作出的成绩组织上也看得到。”罗大海满意的点点头,有些感慨的道。

  晚间的一顿饭实在江东的水晶舫大酒店吃的,这是一家新开的设在船上的酒店,名义上是大酒店,但其实规模不大,因为初开,并没有多少人知晓,倒是十分清静,也不知道蒋蕴华怎么知道这样一个所在。

  一顿河鲜吃下来倒也令人十分爽口,除了罗大海和赵国栋之外,还有宁陵军分区政委晋如峰,一个很少出席地委会议的地委委员。

  吃这顿饭的意义一直到结束时,罗大海才算勉强明白出其中味道,赵国栋和蒋蕴华之间那种既有些子侄辈有些如忘年交的关系让罗大海恍然大悟,看不出赵国栋这小子居然能和蒋蕴华拉上关系,看样子蒋蕴华对于赵国栋也很是满意,虽然席间没有提及多少工作的上话语,罗大海还是相当明智的介绍了一下赵国栋这段时间的表现。

  一直到回花林的路上罗大海都在琢磨着这其中味道,苗月华已经进了常委,这是地委会议已经过了的,也就是说县委常委就已经补足,但是邹治长一走就空缺了一个职位出来,假如是方持国接任县长,那就空缺了一个县委副书记位置出来,莫不是要让赵国栋出任县委副书记?

  罗大海心中摇摇头否决了这种可能性,这显然不合适,蒋蕴华这等老谋深算之人怎么会出这样一着,赵国栋才满二十五岁,无论是出任管党群还是管纪检的副书记都绝不合适,这样标新立异的举动在地委绝难以通过,罗大海也清楚按照惯例,方持国如果真的接任县长,县委副书记位置就应该是从外县或者地区里新调入,只是这样一来赵国栋继续在这个副县长位置上呆着?

  虽说赵国栋二十五岁年龄出任副县长已经相当骇人听闻了,但是毕竟他是省上下派挂职锻炼的干部,这倒也可以理解,而且担任副县长时间也不过半年,想到这儿罗大海也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了,也许蒋蕴华只是兴致来了叫上自己和赵国栋吃顿饭叙叙旧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呢?

  但是罗大海立即又否定了自己这个有些幼稚的想法,领导每一个举动都绝对含有深意,哪有这样平白无故吃顿饭却又没有主题的事情?

  从宁陵返回花林的路上,罗大海就一直思索这个问题,他细细的把蒋蕴华在席间每一句话每一个神色每一个动作都回忆了一遍。

  蒋蕴华和自己的关系是介乎于那种私交甚密和公务默契的关系之间,要说公事上,原来罗大海的确是在蒋蕴华担任县委组织部长时一手提拔起来的,蒋蕴华相当欣赏自己的脚踏实地,要说私交,两人私下却并没有多少往来,尤其是在蒋蕴华调到宁陵之后,往来就屈指可数了,但是罗大海却知道二人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并不需要多少刻意的走动,有时候年初的一顿春酒就足以明了一切。

  “老海你要多指点多批评他,他还年轻,尤其是在接触新的工作上时更要毫无保留的帮助他熟悉情况,”

  罗大海终于回想起说这句话时蒋蕴华语气似乎有些特别重,新工作?赵国栋工作干得很顺手,原来的邹治长,还是现在的自己,都非常满意,可谓轻车熟路了,哪算得上什么新工作?

  难道是蒋蕴华的口误?这好像也不可能,蒋蕴华这样语气强调,怎么可能口误?罗大海心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赵国栋肯定很得蒋蕴华的欣赏,就像十多年前的自己一样。

  罗大海知道自己的年龄也差不多了,两年的县委书记也许就是自己最辉煌的落幕之局,他倒是很看得开,能够为花林县老百姓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实事也算是退下来之前的一个安慰吧,所以罗大海也不想再去谋什么钻营,甚至连接任这个县委书记他也显得很是淡然超脱。

  啥也不说,有票随便给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