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八十节 理念分歧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八十节 理念分歧

  弄潮第五卷舞台亦平台第八十节理念分歧

  许是云岭县委书和花林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一职耗了太多精力。.***随后几个人就没有引起什么波澜。除了毛萍在关于奎阳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人选上作了一番解释之外。其他人似乎都显的很淡然。

  当蒋蕴华宣布地委全会结束时。所有人都禁不住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的收拾起桌案上的东西往外走。尘埃落定。剩下来就是论功行赏和安抚回味了。

  章天放出人意料的进了祁予鸿的队列。这个出人意料的变化无疑代表着祁予鸿的影响一下子就扩大了许多。与麦家辉的角力可能就要由先前的麦攻祁守直|过渡到祁攻麦守这个阶段。甚至连攻守平衡这个阶都不在存在。

  李重山穆刚章天放。外加一个隐约倾向于祁予鸿的严立民。祁系已然隐隐成形。而麦系失去了章天放这关键的一票。只剩下金永健毛萍和周春秀三人。而毛萍和周春秀二人不仅在地委委员中排位靠后。而且两人在整个宁地区的影响也远不及祁系的人物。加上祁予鸿作为地委书记一把手占据先天优势。可以说章天放这一反水直接导致了宁地区政坛上的风突变。

  好手笔!好手腕好手段!

  回到办公室的蒋蕴华还在琢磨着祁予鸿的手腕。李重山不用说了。素来与麦家辉不和。受到麦家辉排挤。祁予鸿一来自动成为祁予鸿地盟友。穆刚羽翼渐丰。祁予鸿拉拢穆刚也花了些心思。至少先前穆刚的几个提议都受到了祁予鸿的全力支持。蒋蕴华也知道这是必然结果。如果当书记的不能控制住组织部长。那么三驾马车的稳定行驶就无从谈起。

  只是章天放这一出戏的确不凡。如此诡的一幕比无间道。尤其是在如此重大的人事会议上突然发难一下子就把麦家辉给打懵了。如果不是自己的适时缓颊。只怕麦系就此面临土崩瓦解都有可能。

  蒋蕴华相信即便如。只怕毛萍和周春秀二人只怕心中已经有了一抹阴影。如果麦家辉找不到有效地段来挽回这一局。只怕在日后地委会议上的较量中想要毛周二人毫无|留的支持麦家辉就有些难度了。

  蒋蕴华到现在也想没有想通祁予鸿用什么手法把章天放招至麾下在椅中坐了好半晌之后。才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几个电话之后蒋蕴华平静了下来。原来如此!李重山要走。穆刚要接李重山的班。而章天要当组织部长。难怪!

  蒋蕴华想的有些远。里边大概也感觉到了祁鸿在宁陵地区的艰难。而章天放接穆刚位置肯定也的到了祁予鸿的全力推荐。否则章天放也不可能来这样一麦家辉一个措手不及。

  蒋蕴华意识到自己有些大意了这段时间也没有刻意地与省里边联系。消息都变闭塞了。这很危险。

  江湖险恶。风高浪大。稍不留意翻船落马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县委副书记方持国主持了全县干部大会。会上地委组织部副部长刘宗泽宣了地委关于任命梅英华为花林县委副书记主持县政府工作。以及任命赵国栋苗月华任县委常委的通知。

  会议在庄严的国歌中开幕。然,又在澎湃激昂《没有**就没有新中国》中闭幕。说实话。还真有点人代会的架势。

  说实话赵国栋并没有觉的自己有多大的变化唯一够让他感觉到变化的大概就是走在机关里干部们望向自己的目光艳羡敬畏和谄媚混合地神色显更浓重了一。也许还有就是送到自己办公室的文件尾页上抄领导名单里自己名字排位往前面移动了几位。

  廖永忠走的很轻松。显然身体状况的不佳已经彻底消磨掉了他在仕途上的雄心。调任地位农办担任副主任应该是一个相合适的位置。

  赵国栋注意到了在任代理县长梅英华主持召开的第一次政府办公会上韦飚有些不太自然神色。辛存焕倒是十分洒脱。作为民主党派的副县长。他在这方面|的很淡然。

  并没有出乎赵国栋的意外他出分管原来廖永忠分管那一摊子事情之外招商引资毫无悬念的继续落了他头上。苗月华韦地'管工'都没有发生变化科技丢给了辛存焕。而工业交通暂时由赵国栋代管等待着明一月的人代会还将会有一名副长产生来接这一摊子。

  梅英华年龄并不大。刚满三十七。算的上是年富力强。在整个宁陵地区这个级别的干部中也算是年轻的了。不过和赵国栋

  起。他就只有唏嘘感叹的份儿了。

  “国栋。不管你不走。至少你还有两年。也就是说。咱们最少也在一起共事两年不是?想必你也了解我。我姓梅的既然来了花林。那就没打算在这花林混几。你我都还年轻。当然你比我更年轻许多。咱们都还有机会好好在这花林搏一。我和罗书记也交换过意见。他也希望我们俩能够携起手来。一起好好干一番事业。”

  赵国栋坐在昔日罗海办公室现在是梅英华的办公室里沙发上。静静地听着梅英华地慷慨陈辞。

  正如对方了解过他一。他也了过对方。对方是正儿八经中南工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分到宁陵地区|委。在团委干了几年之后就下到丰亭县担任县团委书记。后到苍化县委办主任。进常委。然后一步跃到曹集县担任常委县长。最后升为常务副县长。担任常务副县长不过两年时间。这就一步到位直接来了花林。

  “花林这一年多时间发展很快。尤其是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打通之后。花林必将迎来一个难的地快速发展期。我来花林之前。祁书记和我谈过话。希望我们能借助这个契机。推动花林经济快速发展。尤其是目前花林正在争取的个国内都小有名气地肉制品加工企业。更是应该尽快和他们达成协议。争取早一点落户花林。”

  梅英华比起罗大海目光中少了些许暮气。也少了几分直率。但是多了几分豪情壮志。同样也就多了几分野心。他的表情相当生动丰富。而且肢体语言相当多。总能恰到好处的运用肢体语言来加强说服力。不愧是团委书记出身。能会道而且也还能干。

  “梅县长。我们正在积极和两家公司磋商。他们的要求很高。对我们花林县政府提出的条件也很苛刻。而且两家公司至今都未对企业可能产生的污染拿出可信的保方案来。这也是阻碍我们和这两家公司达成协议的一个重要因素。”

  赵国栋有些反感对一来就有点大帽子压人的口吻。不过想一想对方也是一片好意。希望花林在工业企业方面的招商引资能够的到突破。所以也就耐着性子解释。

  “环保问题?”梅华显然没有到赵国栋会提出这个问题。这让他有些惊诧。像花林这样的穷县。居然对于如此可观的投资按照这样古板教条的审批手续来对。难怪说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先后在花林碰壁。只是不清楚为什么华公司和三叶公司怎么就认定了花林县作为加工基地。在梅英华印象中。苍化和丰亭的条件丝毫不比花林差才对。

  “建设大型肉类加基地不可避,的会对水体污造成巨大污染。如果不在事先审查们的环保措施和计划。我担心一旦这个企业建成投产。我们很多人会看到企业产生的现实利益。而忽视了会对周围环境和生态带来的巨大破坏。而有些后果一旦造成。我们日后也需要花费百倍的努力和代价来挽回。甚至根本就无法挽回。”

  赵国栋很坦然的道。他觉察到了对方眼中的那丝不耐烦和轻蔑。这让他感到一缕担心。

  “国栋。你是不是太过虑了?是。肉联厂这些企业不可避免的会对周围环境造成一定污染。着我也知道。但是并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危言耸听。也是可以防治和控制的。这些企业是想要谋求利益最大化。耍些滑头在所难免。这都以理解。而且有些时候为了发展经济。适当作出一些牺牲也是必要的。鱼与熊掌。二者兼的这种事情往往很难做到。”梅英华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时候我们也不不作出一些痛苦的选择。”

  “梅县长。我们花生态环境相优美。所以在我们在招商引资和发展工业时更应该慎。避免破坏我们这个地区的生态。事实上像肉联厂这种企业的污染并非不可治理。是需要在设备投资上多投入一些。这也是我们县里也一希望他们做到的。”赵国点点头。心中却有一丝阴影。“梅县长来了正好。们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和两家公司再好好谈一谈。”

  唔。又是月末。还有几个小时就进入十月了。这儿有月票的过几个小时也就作废了。还不如投给本书吧。^_^。过了十二,也就有保底月票了。那恳请兄弟'|把保底月票砸给本书。让老瑞十月再拼一回。看看能不能创造更好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