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八十二节 软硬兼施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八十二节 软硬兼施


  何总,看来我们之间真是有缘啊,绕来绕去,还是得TT|+谈,你说这是何苦?还不如早点结束,咱们找个地方喝茶去,是不?”

  坐在会议室里的赵国栋显得很随便,县府办副主任孔中华外加一名县计委副主任、一名国土局副局长以及其他几名工作人员,寥寥几人,就这么在这儿耗着,简直就能把何如非气歪鼻子,他还真没遇上这样惫懒的人物,牛皮糖一般,每次和这个家伙谈判都要让他心情糟糕好几天,和梅英华这个家伙专门交涉过,希望换人来进行谈判,结果到最后还是绕不过这个家伙!

  “赵县长,您现在好歹也是常务副县长了,按说这些事情你也能作得了主了,为什么咱们的谈判总是无法持续下去?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你们这方面的原因?”何如非恨得牙痒痒。

  “什么狗屁常务副县长,和你们在一起那就是对等的谈判双方,你把我当作一名商人也行,你来咱们花林投资就是指望着能在咱们花林赚钱,我代表我们花林一要希望你们能给咱们花林带来利税和就业,二来也得保护咱们花林的利益,就这么简单,难道你以为你是慈善家,我是叫花子?”赵国栋语气显得越发放肆无忌。

  何如非被赵国栋气得脸色发白,“你”

  “趁早打住吧,老何,咱们也算是打了好几次交道了,嘴皮子也说干了,我有啥底线,你清楚,你有啥猫腻,我也明白,我就明给你一句话,你得按照我说的这么来,否则免谈!我不管你找了什么人,也不管别人给了你什么承诺,对我一律无效,我在这个位置一天,那就得按照我的意见办!有本事把我给撸了,我屁都不放一个,拍手走人,若是没这本事,我告诉你,老何,你还是趁早死心吧!”

  赵国栋有些张狂的话扔出来,听得孔中华和其他几名县里干部都是面面相觑。

  赵县长话语中的含义针对谁而来,他们当然清楚,梅县长催得很急,要求要在撤地建市之前完成谈判,作为向撤地建市的献礼,但是具体负责谈判的这位赵县长态度却是强硬无比,据说梅县长曾经考虑换人谈判,但是却无疾而终,谈判还是最终落到这位赵县长身上。

  “甭指望着其他什么变化,老何,我可以开诚布公的告诉你,和三叶公司的谈判也不会有半点差别,他们也得一样乖乖按照我的意见来,否则都给我趁早打住!”赵国栋脸上神彩飞扬,手中一支签字笔玩的溜转。

  “你们大华公司是我从地区那边邀请来的,他们三叶公司是我通过省里关系邀请来的,但是还是那句老话,投资发财赚钱,我们都伸开双臂欢迎,不让你们赚钱,打死你们也不会来,但是来赚钱并不代表你们就可以在我们这片土地上随意干啥,那也得有个谱子有些规则,一切都必须要按照我们县里的要求来,!甭以为找两个领导打打招呼,或者说给咱们上上眼药展示一下未来美好前景钱景,咱们就得乖乖跟着你们的指挥棒走,我告诉你,没那事儿!只要我在,都是痴心妄想!”

  何如非呆呆的听着眼前找个家伙的叫嚣,嘴里却是苦涩无比。

  没错。根据他了解地情况。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都是一样。都是他积极邀请而来地。但是没想到这家伙属疯狗地。开初态度积极热情。可是自打花林地牧草基地建设全面推开之后态度就豁然大变。一天比一天强硬。条件要价一天比一天高。而且还有意挑起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之间地矛盾和竞争。若不是两家公司也算是业界内有些名声地角色。恐怕还真得上这个家伙挑拨地当。

  大华公司也想了不少办法。从省农业厅到宁陵地委最后到梅英华那里。能找地人都找了。而且也和这位赵县长作了最亲密直接地接触。但这个家伙软硬不吃。暗示、招呼甚至直接地利诱都是不屑一顾。简直就是厕所里石头——又臭又硬。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必须要在土地价格上和环保设施上满足。否则一切免谈。

  省里和地委地招呼一律无效。当然这也是省里和地委不好直接干涉地缘故。但是不好直接干涉本身就意味着什么。寻常一个副县长。上边主要领导一个电话只怕就得乖眉顺眼地乖乖低头。但是这个家伙地强项味道反而一下子就被刺激撩拨起来。越发嚣张。居然还敢就直接当着自己和他们县里人拿出来说事儿。这是啥态度?!

  “赵县长。孔主任。你们花林县如果是这

  我们就真地没法谈下去了。到时候你们梅县长那边埋可得说清楚。不是我们大华公司不支持你们工作。那是你们太过分!”

  何如非站起身来。收拾提包。准备走人。这种情况下签城下之盟。那简直就是一种耻辱。日后企业还不得完全按照他们县政府地要求办。土地价格不说了。这环保要求那也是越来越高。这企业咋承受得起?

  挥手制止了满脸惶急的孔中华想要挽留的作势,赵国栋似笑非笑的道:“老何,少在我面前装腔作势,我知道你想谈成,我也一样,但我的底线已经摆出来了,就这么两条,其他没有,我不像有的人,这会儿哄着骗着你签约,日后再来寻找其他办法来折腾你,有啥话先说断后不乱,我就是这种人,不敢说光明磊落,至少也算是君子坦荡荡吧!”

  “赵县长,你们花林县这是讹诈,咱们没法谈下去!”何如非被赵国栋话一拿捏,觉得这一怒之下走掉,有些说不过去,又气哼哼的坐下,但他也得承认,这位赵县长的确有说这硬话的底气。

  公司里想法疏通,但是这家伙却是委婉拒绝,十万块!对于一个县处级干部来说,已然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目了,而且这只需要他按照上边领导以及他们县里主要领导意见行事就可以了,这钱可以说拿得心安理得,但这个家伙就是能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就拒绝了,如果不是想升官捞官声想疯了就是根本不把钱放在眼里的主儿。

  “咋没法谈?按照我说的办就行了,你们大华公司也算是业界有些名声的企业,我提的条件不过也是比照你们其他分公司在沿海一些地区的要求而来,为什么要厚此薄彼呢?”赵国栋奸笑道。

  “赵县长,你们还真能看得你你们花林啊,你们能与那些地方相比么?”何如非冷冷的道:“我承认我们在天津和江苏一些城市的环保方案我们在花林设厂的条件要高,但是那是在城市,你们这里不一样,”

  赵国栋事先就搞到了大华公司在其他一些地方设厂的环保前置条件,这让何如非很恼火也对赵国栋打心眼里有些佩服,这样敬业的干部,无论自己处于那个角度,都得承认对方是个狠角色,不认真对付不行。

  “咋不一样?他们那里就不是中国土地上,就不是**领导的政府?或者说他们那里的老百姓就要高人一等,就该享受更高的待遇?老何,你这样说就不对嘛,要说咱们这里山青水秀,环境如此之好,你们就舍得破坏?论理你们在这边的环保前置要件应当更高才对嘛!”

  赵国栋满不在乎的道:“老何,你就甭给我扯到一边上去了,我先给你放个话吧,你们和三叶公司谈不下去,我们就只有另选别的公司,我已经通过农业部的熟人联系了东部几家公司,他们很快也会到我们这边来进行考察,老何,上一次我提醒了你,多了一个三叶公司,这一次我再提醒你,也许下一次就是四五家公司来谈了。”

  “花林县的牧草基地已经全面铺开,听说前几天你们公司又去西边几个乡镇考察了牧草基地建设,也见到了当地农户养殖肉牛肉羊的积极性,这就是我们花林的优势,也是你们无法割舍的,或许你们可以在其他县建设基地,但是要想找到比花林更合适的,难!我说的对不对?”

  何如非心中一紧,这个该死的家伙,这是**裸的威吓讹诈!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对方还真是拿准了自己的命门要害!

  “老何,你们好好斟酌一下吧,与其这样拖拖沓沓,咱们还不如捐弃前嫌,携手合作,早一点完成这个养殖加工一体化项目的建设,我早点省心,你早点赚钱,何乐而不为呢?”赵国栋亲热的走过去,攀着何如非的肩膀,“你我两兄弟就别在这里意气用事了,早点签约吧,想必你们总公司那边也有些不耐烦了,真要被三叶公司或者其他公司占了先,我估摸着老何你日子也不好过不是?听说你们在河南的项目进展很快,难道说你老何的能力就不如别人?”

  何如非无言的瞪视着窗外,摊上这样一个对手,不知道是自己的不幸还是有幸?或许真如他所说,日后花林县的干部都能如此坦荡?

  君子坦荡荡,小人藏**,噢,说错了,小人藏票票!兄弟们,还不把票票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