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八十五节 树欲静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八十五节 树欲静


  国栋隐隐嗅到一股不太正常的味道,王二凯和方持国T好,可以说之所以在得是,我和老桂都是当培养多年的干部了,咱们绝不会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neΤ”王二凯似笑非笑的点点头,“赵县长,你就放心吧,你还信不过我和老桂?”

  “哼,少在我面前打马虎眼,撤地建市在即,梅县长新来,你们工作上有啥要多汇报多请示,别给我弄出什么乱子来。”

  赵国栋也没太在意,王二凯和桂全友都是些在基层干了多年的干部,大概是对梅英华的作风有些不太看得惯,所以才会在自己面前发些牢骚而已,要不就是方持国在这些干部面前也说了一些不轻不重的话,挑起了花林这些本土干部的一些情绪。

  “梅代县长听说在曹集那边也是干得风风火火,咋来了咱们这边也是一两个月就没啥动静呢?这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都是赵县长您给拉来的,和他没啥关系,不过我看梅代县长倒是挺上心,三天两头的到两个企业去调研视察,电视新闻上老是看到他如何关心企业发展,如何重视招商引资,却没见他给咱们花林弄上两个像样的项目来?”桂全友一番话似乎也是随口而出。

  “老桂,你是不是太功利了一些,梅县长才来几天,一个多月时间,熟悉情况还来不及呢,你还能指望他变出一个企业来不成?”赵国栋摇摇头,“我看你们情绪不大对,对于非花林干部有些排斥的态度,这不正常!组织选择干部自然有他的道理,梅县长也好,方书记也好,组织这样安排,肯定有其用意!我也不是花林人,那你们不是背地里也在说我的坏话?”

  “没那事儿,赵县长,您虽然不是花林人,但是您来咱们花林是真真正正替咱们办事情来了,不是来图当官镀金的,这一点不是我和王书记吹,咱们县里人都看在眼里,咱们这些乡下干部经常在一起开会,说起您来可没有哪个说您坏话,除了说您太年轻了一点,希望您能在咱们花林呆久了一点。”桂全友连忙解释道。

  “这倒是,赵县长,老桂说的没错,花林六个区,二十五个乡镇,你干的事情都是惠及咱们乡下老百姓的事情,老百姓眼睛都是雪亮的,当然能看得清楚谁是真替他们办事儿的人。”王二凯也接上话。

  “好了,好了,别给我在这里唱赞歌了,我不过是多跑了点腿,多翻了翻嘴皮子而已,我一个人能作多少事儿?”赵国栋摆摆手,“我有自知之明,不需要你们俩给我灌迷汤。”

  “嘿嘿。赵县长你没误会就好。日子长了。你就能感受到咱们花林干部地实在和耿直。”王二凯若有深意地道。“我听说梅代县长在曹集那边也不是说地那么好。中药材基地吹得好听。但是所谓两大药企地投资实际上现在一直都还没有到位。听说主要原因就是在药材种植基地地土地租赁上谈不拢。那些药企要价高不说。而且在收购价格上也是百般挑剔。对于种植户很不利。风险相当大。不少原来谈妥地种植大户现在又都不愿意接受这些条件了。”

  “噢?”赵国栋怔了一怔。没想到王二凯居然连这些消息都知晓。他也隐约听说梅英华在曹集那边先前也是分管招商引资。所谓两大药企入住也是带有一些广告效应地成分在内。实际上三九药业并没有在这里落户。只是借着对方名头来宣扬曹集这个中草药种植基地地名声而已。不过这倒真地把梅英华地政绩工程弄得全地区都沸沸扬扬。

  “赵县长莫非还不知道?还是知道装作不知道?”桂全友神色有些诡秘地笑道。

  “得了。老桂

  。曹集地事情和我们这边没关系。你们还是少操心这把自己手上地事情作好就行了。”赵国栋唯有岔开话题。

  宁陵撤地建市大会终于隆重召开了。宁陵地区正式更名为宁陵市。而原来地宁陵市则以乌江划界。乌江以西命名为西江区。而乌江以东则命名为东江区。原来宁陵市地精华基本上全数都留在了西江区。宁陵市地一百一十一万人口。也有六十六万划归了西江区。而剩下四十五万人则划归了东江区。而东江区地城市人口还不到三万人。

  虽然在谁去谁留的问题上争吵不休,但是宁陵市总算是成立了,原来宁陵市的市长自然只有到东江区去担任区委书记,而宁陵市委书记自动变成了西江区委书记。

  省委的任命也正式下达,任命祁予鸿为撤地建市后的宁陵市首任市委书记,麦家辉、蒋蕴华、穆刚为市委副书记,穆刚同时兼任市纪委书记,金永健、章天放、毛萍、严立民、晋如峰、周春秀、尤莲香任常委,紧接着常委分工也迅速出炉。章天放任市委组织部长,毛萍任市委宣传部长,严立民任市委政法委书记,尤莲香任市委秘书长,常委中唯有金永健和周春秀二人没有明确,但是谁都知道二人即将出任什么职务。

  紧接着宁陵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胜利召开,在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选出了宁陵市首任市长麦家辉,副市长金永健、周春秀、韩濬风、孟渊、李代富、傅娟。

  赵国栋走进汪明熹的办公室,见汪明熹正聚精会神的着《宁陵日报》,估摸着他也是在看昨天宁陵市低一届人代会一次会议选出的领导们,这个汪明熹这段时间一直相当积极,看样子是真有意要在一个月后的县人代会上争一争那个副县长人选了。

  根据市委组织部的安排,汪明熹和黄铁臣二人都列入考察人选,但是究竟会不会有所变化,或者说会不会从市里和其他县区安排来人选,不但要看组织的安排,也要看人民代表对你的看法。

  “汪主任,正在关心国家大事啊?”赵国栋笑眯眯的道。

  “呵呵,赵县长,不是国家大事,而是咱们宁陵的大事儿,至少咱也得了解清楚咱们宁陵市政府官员们的变化不是,要不我这个办公室主任就有些不合格了。”汪明熹略略有些矜持的道。

  自打知晓自己被组织列为考察对象之后,汪明熹心态也起了一些微妙变化,一方面在下边来办事儿的基层干部面前变得更加谦恭有礼,一方面在县级干部们面前却变得自信许多。

  这种不易为人觉察的小变化落在赵国栋面前也颇为觉得好笑,在下边人面前如此,自然是希望落个好印象,在人代会时顺顺利利过关,在县级干部面前如此作态自然是心理调整的需要,这也可以理解。

  “汪主任,换汤不换药,还是那些人,嗯,好像有一个变化,昔日的周秘书长现在变成了周市长了,还多了一个符市长,汪主任,这符市长大概只有三十来岁吧?听年轻呢。”赵国栋随口道。

  “符市长是民盟成员,一直在地区教育局任副局长,学历很高,人也挺谦和,我接触过两次,人挺不错的。”汪明熹点点头,“比起其他副市长至少小五岁以上,当然和赵县长你比起来,她就不能叫年轻了,等赵县长你变成赵市长时,或许你还能更年轻呢。”

  汪明熹说这话时也是充满感慨,自己四十出头了才混个副县长,这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可别人二十五六就已经是常务副县长了,这人比人气死人啊。

  “得,汪主任,副市长和副县长之间的差别我懂,那或许一辈子都迈不过那坎儿,你就别打趣我了。”赵国栋也笑笑,汪明熹话语中的酸意就算是隐藏也隐隐淌出,这在县委县府大院里不少见,反倒是在下边基层乡镇里很少有这样的感觉。

  “赵县长,看来省里边真是有意加强女干部的作用呢,现在市委常委、秘书长尤莲香也是从省城下派来的,咱们市里市级干部就足足有三个女同志了,妇女能顶半边天这句话看来在我们宁陵要率先实现的。”汪明熹目光落在报纸上关于市委常委们的简历介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