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八十九节 妖风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八十九节 妖风

  发女子下意识的摇摇头,觉得这中间似乎有些不大对)会前的专访那都是有讲究了,说难听一点,那就是舆论导向,你可以采访人民代表,你也可以采访普通民众,你甚至可以采访县委书记或者人大主任,但唯独你不能随便采访一个常务副县长,尤其是还有一个代县长存在的情况下,这很容易让人产生无限暇想。

  “小菡,是台长让你去采访赵县长的么?”长发女子想了一想问道。

  “台长没有明说,只说要按照方书记的意见对照工作拾遗补缺,我想想方书记不就是说赵县长到我们花林来了之后作了不少工作,却从来没有正面上个电视台镜头,所以我就去作了这个专访。”魏菡仍然没有意识到对方言语中的提醒之意。

  “台长没有安排你,小菡你去采访赵县长就有些冒昧了。”长发女子寻思了一下又道:“算了,你采访了就采访了吧,这个专题你就别去上了。”

  “那咋行啊?我还信誓旦旦告诉了姓赵的,今天晚上就要上他的专访呢。”魏菡连连摇头,“不上,那赵县长问起来怎么办?”

  “嗯,也是,那你最好去问问主任,看看他的意思。”长发女子眼珠子一转,随即道,“他如果说可以上,你就上,他说不行或者不表态,那赵县长问起来,你就说等一等,我想赵县长也不会注意这个。”

  “不,赵县长说他晚上没事看电视只看花林新闻和宁陵新闻以及安原新闻,还说只在电视里看见过你,从来没有见过真人,还问我和你是不是号称花林电视台的台花呢,嘻嘻。”

  魏菡脸庞微微有些发烫,赵国栋有些促狭的反击还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好在她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这种反诘对于她来说平时本来没有多大作用,只是从这位赵县长嘴里说出来,就显得有些意义不一般了,听说这位赵县长可是还没结婚,甚至还没有对象的。

  长发女子一怔之后随即笑道:“小菡,看来赵县长和你很投缘嘛,连这些话都能问得出来,是不是有意追求你啊,这可算得上是钻石王老五,金龟婿啊。”

  “呸!琳姐,我看他倒是问你更多呢。”魏菡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赵国栋的问话的确很刁钻,不但问了自己,而且还要把自己和程若琳比较,让自己说说自己和程若琳之间的差别,说这是美女和美人的较量,也让魏菡有些接不上腔。

  “问我?问我干什么?我有不认识他,而且素无交道。”长发女子摇摇头,“好了,小菡,你还是抓紧时间去整理一下稿子吧,记得一定要征求主任的意见,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

  “哪有那么夸张?”魏菡不以为然地道:“不就是一个专访么?如果那位梅县长真地吃醋了。那我替他也来一个专访好了。”

  长发女子皱起眉头。叹了一口气。自己只是主持和播音员。并不能决定什么该上。什么不该上。那是主任和台长地事情。于是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谁也没有料到这一晚上花林新闻之后对常务副县长赵国栋地专访会引发如此巨大地波澜。尤其是这在只有十天时间就是人代会地时候。这样一个有些突兀地专访。而且还加以了《埋展》这样地标题。在某些人感觉中这简直就是在替什么人歌功颂德。而在这种特殊时候。就显得更加不同凡响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梅英华脸色铁青。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他已经隐隐听到了一些不太好地风声。尤其是来自下边乡镇上不少人地非议。最初他并不在意。自己是外来干部。方持国没有能上位。本土干部有些看法很正常。这影响不了大局。

  自己是组织安排来的人候任县长人选,人代会一过那就是名正言顺的政府一把手,可以说整个花林县除了罗大海就是自己。而罗大海谁都知道这一翻年之后就只有一年多时间年龄到点,到时候自己接任县委书记那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志得意满的时候,竟然会从下边刮起一阵阴风,不,是妖风!

  他一直以为只是方持国在中间捣鬼,而且也的确得到了一些方持国在不同场合下说了一些牢骚话的消息,但是他的确没有想到就连赵国栋也开始起来造自己的反!

  这个专访分明就是一种挑衅,**裸的挑衅!

  尤其是看着那个播音员声情并茂的介绍赵国栋在一年中为花林县经济发展作出的努力贡献时,他就觉得这个女人也是格外刺眼,就连那眉目眼角里都透露着一股说不出淫荡味道,还说

  人是花林县第一美人,莫不是早就和那赵国栋勾搭上

  他很想拿起电话给广播电视局局长打电话,问问他这是不是他的授意,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样作只会适得其反,广电局那边完全可以推给电视台,而电视台一样也能找出无数个理由来解释,只是这口恶气实在憋得难受。

  而这都在其次,梅英华有点不太好的感觉,他总觉得这一段时间里周围的人似乎都有点说不出的疏远味道,尤其是在下边基层乡镇,罗大海要他多下乡镇基层,他也知道这是必要程序,你不和人民代表熟悉,怎么让人民代表选你?哪怕只是程序,你也得让他们帮你过这一关才行。

  但是他下去了几次,在不少乡镇都觉得和那些干部们有一层膜似的,而他却发现赵国栋总能很随意的就和他们打成一片,尤其是总能找到共同的话题,一扯就是一大阵,以至于他再也不愿意和对方一起下去。

  选举会不会出什么问题?这个念头在梅英华脑海中一闪即逝,不会吧?这可是县长选举,等额选举,相当于投票表决,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也会出什么问题。但是种种不好的预感让梅英华却禁不住打了个寒噤,没有先例并不代表就没有可能,万一呢?

  不行,他得去找罗大海!

  梅英华来花林之后几乎没有怎么去罗大海那边汇报工作,根据他的了解罗大海并没有什么本事,完全就是一个凭借资历熬出来的乡下干部,眼界、气度以及发展思路都乏善可陈,原来在当县长也是被前任县委书记邹治长压得死死的翻不起身,而现在担任县委书记完全就是在熬时间,替自己守好后方,等待自己接他的班。

  但是现在他不得不去找罗大海,他是县委书记,他要承担起这一次选举的主要责任。

  罗大海脸色阴沉,梅英华很少在自己面前表现得这样恭顺。

  罗大海也知道这个家伙是个属于白眼狼的角色,在曹集那边也不怎么受人欢迎,但是这个家伙的确相当会作秀,曹集两大药企入主成了他的最大政绩,所以才会轮到他来花林。

  说内心话,他本不想理睬这个家伙,但是这个家伙反映的问题实在太严重了,他不得不重视起来,否则一旦出了问题,不但自己要承担政治责任,而且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的乌纱帽要随之落地。

  “老梅,你反映的这些消息经过核实么?”罗大海目光冷肃,“你说了这么多,究竟是方持国还是赵国栋在中间作怪?我是说你怀疑是谁?”

  “罗书记,您也知道这种事情怎么核实?我才来没多久,这边的干部也没有多熟悉,也只能听到这样一些消息,老方对我有些看法,这我理解,不过既然组织决定了,我想作为党的干部还是应当服从组织的决定,至于赵国栋,我不好评价这位同志,他有些太爱出风头了,像昨天晚上的专访,罗书记,在这种人代会即将召开之际,上这样的专访,究竟是何用意?广电局和县电视台的主要负责人们是得到谁的授意这样做?我想不明白。”

  罗大海虽然觉得梅英华反映专访这个问题有些夸大,赵国栋不喜欢上镜头不喜欢接受采访花林县里尽人皆知,两个交通项目上马时,电视台屡次三番想要采访他,甚至宁陵电视台也专门来找他采访,但是都被他成功脱身推给了自己和黄铁臣,现在又接受专访,实在有些意外,难道说赵国栋也有什么想法不成?

  罗大海对于梅英华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再加上梅英华来花林之后更喜欢表现自我,而且权力欲很强,自己虽然算得上是比较放得开的了,但是县委这边对于梅英华还是有不少看法,罗大海也听到了下边一些干部的牢骚,大概也是对市委把梅英华派到花林来任县长有些看法,不过罗大海也觉得可以理解,毕竟发发牢骚无关紧要,影响不了选举,但是梅英华这样专门跑来提醒自己,罗大海就不得不引起重视了。

  方持国是在花林县干了几十年的老干部了,人脉关系深厚,而赵国栋来花林时间虽短,但是来之后却的确替花林老百姓作了不少事情,就连乡下不少老百姓都知道省里边下来个相当有本事的干部,花林这一年变化和他有很大关系。

  两个人任何一个人都有很大的号召力,如果再联起手来,那可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了!

  小**即将到来,望兄弟们用月票支持老瑞把这个**弄得完美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