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节 东窗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节 东窗

  英华见罗大海脸色阴冷,心中也有些惴惴不安,看样?F似乎也有些感觉,只不过自己这一来加深了对方的警惕。

  见梅英华还欲再说,罗大海摆摆手,“老梅,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会来处理,你先下去,不要声张。”

  等梅英华有些落寞的身影消失在自己办公室门口之后,罗大海才打了两个电话让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万朝阳和组织部长翟化勇到自己办公室来。

  当罗大海把梅英华来自己办公室反映的情况道出来时,万朝阳和翟化勇脸色都垮了下来。对于纪委来说,发生这种事情而未事先觉察,无疑有失职的嫌疑,而对于组织部门来说,这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蔑视,无论是方持国还是赵国栋,敢于作这种事情,无疑就是无视组织部门的运作能力。

  “老万,你们纪委那边有没有反映?”罗大海估计纪委这边只怕也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要不这种事情万朝阳早就应该向自己报告了。

  “都是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我原来也不以为意,但是梅英华这么一说,那就需要引起重视了。这个县电视台怎么回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对赵国栋进行专访?是赵国栋自己安排的还是县电视台自作主张?”万朝阳盯了一眼身旁的翟化勇一眼,“翟部长,组织部门这段时间下去也没有听到什么风声么?”

  翟化勇一连苦笑:“听是听到了,可和万书记你一样,都是些小道消息,无外乎就是基层干部发的一些牢骚,认为市委偏心,不提拔我们花林本地干部,谁也没有在意,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点这么一点味道了,我和几个乡镇书记镇长接触,他们好像都对梅县长来我们花林有些抵触情绪,加上老梅下去时间也不多,和干部们接触也比较少,所以”

  “这不是理由,梅英华既然来提出了这个现象,我们必须要引起高度重视,否则你我三人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罗大海在这上边还是相当果决:“老万,你马上让你们纪委和组织部以及人大抽人下去乡镇去了解情况,看看下边是不是对这一次市委安排的县长人选有异议,组织部门重点了解对梅县长的看法,记录在案;纪委重点调查有没有人从中牵线搭桥撺掇作鬼,如果有立即要报告;人大那边主要是加强对乡镇人大主席团领导,要求乡镇务必作好各自人大代表的思想工作,要求他们必须要体现和服从组织意图!”

  想了一想之后,罗大海又沉声道:“这件事情不能拖,还有十天时间,如果真有什么问题,也还来得及,你们马上下去,有啥消息及时报告,县上机关里翻不了船,要出问题就只能出在乡镇上!我也要把这个情况提前向市委组织部和蒋书记报告。

  ”

  新任市委组织部长章天放一接到罗大海的报告,不敢怠慢,立即就引着罗大海直奔蒋蕴华的办公室,他是新上任的组织部长,虽然也在基层干过些时日,但是对于组织工作并不十分熟悉,尤其是这种涉及选举的问题更是手生,一听罗大海的报告就觉得头皮发麻,赶紧来找蒋蕴华求助。

  蒋蕴华是老组干了。按理说见惯不惊。跳票地事情不是没有。无论是乡镇换届还是县里副县长地差额选举。跳票这种虽然没有法律明文禁制但是从组织角度上来说却是绝不允许地行为就时不时会冒出来。尤其是那些班子驾驭能力较弱地。就更容易给人以可乘之机。

  蒋蕴华从乡镇党委书记干到县里组织部长。再干到地委组织部副部长、部长。最后坐上这市委分管党群组干地副书记。自然对这些东西不会陌生。虽然也是眉头一皱。却并没有多少大惊小怪地神色。

  “老海。你介绍一下情况。”

  看见蒋蕴华气定神闲。一副不慌不忙地模样。章天放心中也是暗自佩服。至少对方这副养气功夫就值得自己好生学习。泰山压顶不变色地气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做到地。

  听得罗大海把情况相信介绍了一遍。蒋蕴华眉头渐渐蹙了起来。方持国。赵国栋。窥觑县长之位?究竟是方持国还是赵国栋?

  “老海。情况我大致清楚了。有几个问题我想我们需要搞清楚。第一。究竟是赵国栋还是方持国想要来这么一手?我听你介绍。似乎是方持国有帮赵国栋造势地味道。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情况?

  赵国栋本人知晓不知晓,如果知晓,他本人是什么态T这中间有没有存在违法违纪行为?比如贿选,党员干部违背组织意图操纵等行为,还是纯粹的人民代表有自发的这种趋势你们觉察到了?第四,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出了梅英华是非本地干部这个原因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因素导致这种现场的发生?”

  蒋蕴华几乎每一点都直接问到了关键之处,坐在一旁的章天放也不得不承认老组干就是老组干,对于处理这种事情是有条不紊,滴水不漏。

  “呃,蒋书记,第一个问题不太好确定,但是方持国的确没有自己想上的意思;第二个问题,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赵国栋本人并不清楚这个情况,要不这个时候他也不会去了山东跑项目;第三个问题我们县纪委也调查了,没有发现贿选和党员干部有操纵选举的行为,但是一些党员干部日常言谈中的话语的确对这次选举起到了一些消极作用,尤其是对梅英华同志参选县长更是影响不小,据我们了解,不少代表已经明确表示在选举中不会投梅英华同志的票。”

  “至于第四个问题,梅英华同志不是本地干部,来的时间太短。本地干部和人民代表不太了解,这方面应该是主要原因,当然也有一些其他因素,比如梅英华同志下基层时间不多,和方持国、赵国栋等本地干部关系不太好这些原因,加之有些传言说他在曹集那边招商引资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蒋蕴华点点头,只要赵国栋本人没有参予这种事情而又没有违法违纪行为出现,这种情况就要好处理得多,大不了让赵国栋自己表个态,或者辞去花林县这边的职务,市里另行安排就行了。

  不过这倒是会对赵国栋在花林辛辛苦苦打下的群众基础是一个极大的伤害,这些干部群众之所以要选赵国栋,方才罗大海也说得很清楚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赵国栋到花林之后的确替花林老百姓干了不少实事,赢得了干部群众的尊敬。

  “老海,让人通知赵国栋同志马上回来。”蒋蕴华也不多说,“老海,这可是咱们宁陵第一次出现这种状况啊,如果连组织推荐的县长人选都被选落了,这意味着什么?上级组织部门工作作风不细,酝酿不周全,没有充分考虑到当地干部群众以及一级党委的意见,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县里党委警惕性不高,重视程度不够,说得严重一点,就是你罗大海和组织部长失职!”

  罗大海低垂着头不敢吱声。

  “好在问题还没有发生你们已经及时发现,并且也做了初步处置,但是这件事情相当复杂,根据你反映的情况,花林本地群众对于赵国栋同志抱有很大期望值,这个时候我们下去开展工作是否能够起到满意效果?人民代表会不会反感组织上做工作,或者会不会阳奉阴违,在选举时给我们来一个措手不及?这都需要认真仔细的评估!”

  蒋蕴华目光落在罗大海脸上,“你有没有这个把握保证通过组织做工作,选举会按照组织既定意图进行?”

  罗大海有些艰辛的抬起目光,脑海中却是飞转,掂量着其间的可能性。

  “蒋书记,章部长,我相信如果现在马上下去开展工作,我有把握在一个星期之后的选举中能够实现组织意图,圆满完成选举。但是,这可能会引起人民代表情绪的极大反弹,尤其是基层干部合群中的很大反感,对于日后我们花林县委县政府工作的开展也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蒋蕴华微微颌首,和有些为难的章天放交换了一下眼色,“那好,老海,你在我办公室里坐一坐,我和章部长要去向予鸿书记汇报一下这个情况,恐怕还得向省里边作一个简要汇报才行,嘿嘿,搞了一辈子组工,这种事情也还是第一次遇上,也算是咱们国家群众的民主意识在不断增强,人民代表也知道通过选举来体现他们的想法了。

  ”

  见到蒋蕴华和章天放背影消失在门口,罗大海才有些疲倦的松了一口气,摇摇头,靠在沙发上瞑目沉思,这种事情谁也料不到,就看上边怎么来认定和处理了。

  大声呐喊,双倍月票,咋就增长这么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