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一节 处置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一节 处置

  予鸿侍弄花的好心情被破坏无遗。

  宁陵建市,一切相当圆满,麦家辉虽然当选市长,但是章天放的反水无疑砍断了他的一条臂膀,现在的麦家辉表现十分低调,拿祁予鸿的话来说,这才像个当市长的样儿。

  蒋蕴华和章天放的汇报让祁予鸿第一反应就是麦家辉的反扑,但是他在看到章天放目光中的神色之后知道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了,这个时候的麦家辉应该是需要喘息休整,而不是忙着再度启衅。

  放下手中的水壶,祁予鸿回到沙发上,笑了笑道:“还算好嘛,总算是给市委一个缓冲补救的机会,要真出现了这种情况,老蒋,老章,咱们可就真的成了安原一省的笑谈了。”

  “祁书记,其实这也没啥,以往副县长差额选举这种情况也有发生过,一些在基层威信高、受群众欢迎的干部当选,而组织确定的人选落选,这也体现了群众民主意识的增强,我们民主法制宣传效果彰显嘛。不过这一次略略有些不一样,是县长,等额选举,出这种状况而我们事前一无所知,那就说不过去了。”蒋蕴华显得很超脱,“就像您说的,现在还有时间,市委也还有调整余地。”

  “老章是新摸着这行工作,就出这么一茬事儿,不知道是不是要给我们章部长来个下马威啊?”祁予鸿也笑了起来,蒋蕴华这样轻松闲适,说明对方心中对于处置这种事情也很有把握,他心里也跟着就放松下来,“老蒋,你是老组工了,你怎么看?”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方持国一直以为自己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县长人选,如今没上,自然免不了有些情绪和怨望,发发牢骚,生生闷气,我们都可以理解,人之常情嘛,但是如果他以为可以挑战组织,那他就未免夜郎自大了。”

  蒋蕴华整理着思路,一边缓缓道:“从罗大海的汇报来看,方持国的心术有些问题,手法很隐诲,你甚至挑不出漏眼儿,挑起赵国栋作枪来打倒梅英华,最后两败俱伤!他也是老组工了,知道市里对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容忍,到时候出这种事情,梅英华固然坐不住,赵国栋一样没有好果子吃,他以为他就可以渔翁得利?我还是要说,太天真,太幼稚!说得再难听一点,这叫丧心病狂,走火入魔!”

  “老蒋,你认为这是方持国个人行为?”祁予鸿沉吟了一下,他最为担心的是麦家辉在背后操纵,宁陵初建,一切以平稳发展为首要宗旨,如果真出什么大乱子,麦家辉固然讨不了好,但是省里边对他这个市委书记的驾驭能力肯定要打折扣。

  “祁书记,有政治头脑的人不会卷入这种是非中。”蒋蕴华抿了一口茶,淡淡的道。

  “老蒋,你这件事情觉得如何处理?”祁予鸿想了一想,觉得还是要听听蒋蕴华这个老手的意见。

  “很简单。祁书记。两个方案。第一种方案。调走方持国和赵国栋。同时让赵国栋旗帜鲜明地向基层代表表明态度。然后市里和县里组成工作组下到基层。确保选举圆满进行。

  第二个方案。梅英华另行安排。调走方持国。任命赵国栋为县委副书记、代县长。顺应民意。让他和罗大海搭班子。”

  蒋蕴华平静地看了一眼一脸深思之色地祁予鸿。然后继续道:“第一个方案优点是维护了市委地威信。贯彻了组织意图。缺点是会对基层选举造成一定冲击。也会影响组织在代表们心目中地形象。而且对日后花林县委县政府工作开展也会有相当大地消极影响。第二种方案呢。肯定多少会对市委组织部门地抉择力有一些负面影响。而且梅英华这个时候也不太好安排。优点是顺应了民意。工作开展顺畅。日后花林县委县政府班子开展工作也会十分顺利。”

  祁予鸿没有直接回应蒋蕴华。想了一想之后又问章天放:“老章。你地意见?”

  “两个方案各有优劣。梅英华本身倒不是问题。主要是需要考虑市委地威信和组织部门地抉择力得到维护。”章天放很谨慎。说实话他对赵国栋很有好感。上一次安都之行后。两人也在一起接触过两次。章天放很欣赏对方豪爽洒脱地性格。

  “赵国栋本人地态度如何?”祁予鸿突然问道。“让他本人主动辞去花林县这边职务。回市委待安排怎么样?”

  “他本人还在山东那边联系项目,我已经让罗大海通知他马上赶回来。”蒋蕴华有些遗憾,他能帮赵国栋也只能帮到这个份

  县里党政一把手人选他只有建议权而没有决定权,尤有些诡异的情形下,他就更需要注意言词态度,避免让对方觉察出什么。

  看来祁予鸿还是想按照第一个常规方案来操作,蒋蕴华顿了一顿道:“这需要等他回来之后才能了解,但是我想作为党的干部,他应该服从组织的意图。”

  “嗯,那好,他回来之后,章部长你马上把他带到我办公室来,我要和他好好谈一谈,方持国那边老蒋你和老章商量一下,立即调整,让万朝阳管组工,你们马上酝酿,从市里选派一名干部去花林县任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

  这个时候的祁予鸿显得格外果断。

  赵国栋接到罗大海秘书的电话时也是一阵苦笑,他当然知道是东窗事发了。

  事实上这种事情他这个当事人虽然知晓得晚一点,但是并非毫无觉察,下乡镇时一些书记乡长们旁敲侧击的言语他最初也以为只是一些不满的发泄,但是当那一晚专访播出之后,这种言论陡然明显露骨起来,连马本贵也都吞吞吐吐的问他是不是可能要当县长时,这才让他有些警觉起来。

  而在回味起王二凯、桂全友以及米丰恒这段时间有些诡秘的神色,虽然只是在传说中听说过这种跳票,但是他还是感觉到这种事情弄不好就要栽到自己头上。

  所以他第一时间就选择了离开花林,他需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该怎么办。要说不想当县长那是假话,罗大海人很不错,踏实,没有坏心眼。而且在花林也有些号召力,最难得的是他在仕途上没有了啥想法,无论谁当县长,只要能给花林县带来实实在在的变化和实惠,他都会不遗余力的支持,这正好符合自己想要在花林大干一番的想法。

  若是来一个像原来江口县卢卫红、茅道临甚至梁建弘这样的干部,赵国栋也没啥,这些人虽然也求上进也耍心计,但是毕竟是靠发展地方经济为主题,能够实实在在的替地方上干点事儿,比起那种好高骛远却又只好空谈的人来说实在好太多,而现在这位,梅英华无疑就是这种人。

  赵国栋对于梅英华的恶感并不完全是源于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的谈判问题,好大喜功这种心理可以理解,毕竟他马上就要选县长,弄点政绩出来充充门面也无可厚非,但是这个人目光短浅却又心胸狭窄,不愿接受正确的意见,赵国栋可以想象如果是对方当选县长之后,自己这个副县长可就难过得很了,要想作一番事情只怕更是处处受掣肘。

  赵国栋不想把自己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基础荒废两三年而无所作为,而当这种苗头出现的时候,他心中隐藏的野望也就自觉不自觉的发芽了。但是他也清楚这种事情的后果,上级不会容忍这种状况的出现,最终只会适得其反,但是他又不愿意去面对那些满腔热情想要支持自己的人,所以他选择了暂时性的冷静和逃避,虽然他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

  看见赵国栋放下电话满脸愁云,瞿韵白温柔的揽住他的手:“怎么了?那边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办?”

  “嗯,这种事情哪能瞒得了多久?能遮掩到这个时候都是本事了,罗书记来电话让我马上回宁陵,看样子市里边是要给我摊牌了。”赵国栋耸耸肩苦笑道:“花林可不是陈桥,现在也不时宋朝,我更不是赵匡胤,想玩一出黄袍加身,那可是痴心妄想。

  ”

  丽晶酒店地处香港路,周围环境很不错,原本赵国栋准备住青岛海天大酒店,但是赵德山听说兄长要去青岛逗留几天,就推荐他住新开业不久的丽晶酒店,赵德山去山东考察市场时曾经在丽晶酒店住了几晚,觉得条件不错,所以就推荐给自己兄长了。

  赵国栋曾经敲打过赵德山,说他创业未成就开始贪图享受,但是赵德山振振有辞反驳,如果说让渠道商来某个普通宾馆与你谈生意,只怕沧浪之水辛辛苦苦大造出来的高端品牌形象顿时就要在别人眼中坠三分,这话也有些道理,所以赵国栋在这方面也就不再多过问。

  冬日的青岛艳阳高照,赵国栋很喜欢北地这种晴朗的天气,既没有南国的雾气阴霾,也没有那种阴冷潮湿的味道,能够无拘无束的携侣同游,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

  给点月票鼓励吧,让俺也加快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