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二节 节点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二节 节点


  韵白是得知了情况之后专门请假陪赵国栋出来散心的)+飞到青岛两天,电话就来了,除了去登了登崂山,感受一下崂山矿泉水与沧浪之水的差别,赵国栋也就是和瞿韵白相拥而游,在这里不需要担心什么闲言碎语,也不需要考虑那么多烦心事儿。

  不过该来的始终要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无疑是最经典的写照。

  “那你回去打算怎么办?”

  瞿韵白很关心情郎的前程,虽然从未打算要结婚嫁人,但是赵国栋给她带来的快乐和幸福感却让瞿韵白这几个月来容光焕,连单位上那些下属同事都觉察到了瞿局长的变化,怀疑瞿局长是不是陷入了爱河之中,只是谁也不知道站在瞿韵白身后的男人是谁。

  “还能怎么办?见招拆招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又没有干什么,上边也说不上个啥,老方倒是在里边搧风点火,我看他这一回是要聪明反被聪明误。”

  赵国栋面对海景坐在沙上,一身睡袍的瞿韵白斜倚在他怀中,柔软的烧轻轻拂动,丝丝香萦绕在赵国栋鼻息间。

  手已经不知不觉又探进了瞿韵白胸衣中,柔软结实的在赵国栋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瞿韵白幽怨的看了一眼情郎,这是作爱的前兆。

  赵国栋尤其喜欢抚弄自己的胸房,自己一对就这样每每都是把自己弄得情潮荡漾,让自己不能自抑才动猛烈攻势。

  细腻滑爽的乳肌手感极佳,瞿韵白很注意保养她自己的身体,虽然已经是三十岁的女人了,但是在赵国栋怀中却总如少女一般奔腾欢跳,也正是因为结合了成熟女性的身体和未经的少女心情,才让两人的欢爱总是那样酣畅淋漓。

  瞿韵白从来不觉得和自己爱郎的欢爱有什么需要保留什么,每一次作爱瞿韵白都是那样投入,事实上也由不得她,赵国栋总是能恰到好处的将她身体和情感调整到最才真正进入,她只能渴求自己能够和赵国栋一起比翼双飞。尽情倘佯在爱河中。

  瞿韵白知道爱郎有些心事,所以很配合的听凭赵国栋魔掌在自己身上游移,睡袍腰带悄悄松开,内衣纽扣也一棵一棵被解开,袒露出一对饱满的白玉粉丘,嫣然两点红莓跃然于上,赵国栋让瞿韵白坐在自己身上,他将自己的脸紧紧贴在那对温软如玉的上,尽情听着那澎湃有力的跳动。**

  赵国栋终于一点一点让自己摆脱了花林方面来电带来地坏心情。让自己地注意力慢慢集中在了面前佳人身上。

  红莓一点滑入脣舌中。很快就让瞿韵白身体颤栗起来。慢慢瘫软在赵国栋怀中。赵国栋双手插入对方亵裤下。小心剥下褪掉。然后让对方坐在自己腿间。

  吐出那已经肿胀至极地两点。两个人投入地拥吻。裸地胸膛紧紧贴在一起。相互感受着对方身体中勃地漏*点。

  当赵国栋很温柔而坚定地刺入对方蜜壶中时。早已是泥泞一片地甬道终于迎来了再度光临地君王。

  “噢!”

  情人地惊呼无疑是最烈地**。赵国栋温柔而有力地捧起对方地臀瓣耸动着。这样坐式作爱瞿韵白虽然双腿垂地。但是却被一波接一波地爱潮冲击得全身瘫软在赵国栋腿上。完全依靠赵国栋力量将她带上绚丽地巅峰。

  透过半遮掩的落地窗帘赵国栋可以隐约看见海景,这反而让他更加兴奋冲动,昨夜的狂欢只是一味餐前小菜,这个时候才是最令人满足的大餐。

  二十六度的室温让两人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室内尽情欢爱,从起居室到卧室,再到窗前,当赵国栋怒吼着匐匍在瞿韵白身上时,瞿韵白也几乎是同时全身痉挛着蜷缩成一团,如树蛙一般死死攀缠在赵国栋身上,就这样相拥交颈而眠。

  柔软的丝在赵国栋耳际拂动,让赵国栋终于醒了过来,瞿韵白还在沉沉入睡,连续的欢爱显然让她有些不堪挞伐,赵国栋超强的体能不是她可以承受得了的,细微的鼻息声听起来是这样富有韵律感。

  赵国栋小心的从瞿韵白肢体纠缠中脱身出来,然后替她盖好丝被,自己披上睡袍走到窗前。

  电话又响了起来,赵国栋接过电话。

  还是花林来的,通知他直接到市委找章部长,祁书记可能要和他亲自谈话。

  赵国栋下意识的抚弄了一下下颌,祁予鸿要见自己?也不知道是祸是福?要自己辞职主动退出离开,还是征求自己意见?恐怕还是前可能性更大一些。

  自己该怎么办?

  主动选择离开?赵国栋下意识的摇摇头,那自己这一年来辛辛苦苦打下的基础就算是白搭了,就算是让自己换个环境,那又如何?自己又需要花上一年半载时

  应来熟悉,他真的不想离开花林。

  但是由得了自己么?自己能抗命么?抗命的后果很严重,组织肯定不会放任这种现象生,调整是必然,而自己一旦被冷藏起来,那后果和自己主动离开又有什么区别?

  怎样才能既达到留下的目的,又能让选举顺利进行,而领导也不至于对自己有太差的看法呢?

  和祁予鸿面谈是一个机会,也许是唯一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纷繁复杂的思绪让赵国栋一时间想得痴了,直到背后温热的身体抱住自己,赵国栋才从沉思中醒过来。

  “国栋,不要太担心,你还如此年轻,无论领导怎么安排,我相信你一样都能在岗位上绽放光芒。”

  “韵白,我也有这个自信,但是我不甘心啊,辛辛苦苦打拼一年,为他人作嫁衣裳也就罢了,自己还得打落牙齿和着血往肚里吞,这太让人憋气了。”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就好像你在画一幅画,眼见得大框架出来了,你准备着色了,别人一把抢过乱画一气,还不准你表意见,这未免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已经确定了你必需要离开?”瞿韵白沉吟了一下问道。

  “市委书记要和我面谈,总不会是让我留在花林好好干,市里边捏着鼻子默认这个结果?”赵国栋笑了起来,“市委书记要见我肯定是准备安抚我,当然前提是我主动辞职离开,当个市委的乖孩子,哼!”

  听得情郎最后一声冷哼,瞿韵白心中也是一抖,赵国栋从来就不是甘于蛰伏的角色,宁陵市委若是真的这样要求,赵国栋会老老实实的接受么?

  似乎是觉察到了身后情人的担心,赵国栋回过头来笑笑,“韵白,不要担心,我不是鲁莽之人,不过市里边要动我总得给我个说法不是?或说总得听听我的意见吧。”

  赵国栋是乘坐晚间的飞机飞回安都的,两人在安都住了一晚,赵国栋又一大早把瞿韵白送回江口,这才不慌不忙的驾车返回宁陵。

  去祁予鸿办公室之前,赵国栋还是老老实实先到章天放那里去报了到。

  “国栋,你小子就敢跑到山东去了,是不是早就听到风声,故意躲起来?”章天放显得很轻松,一边示意入座,一边笑着道。

  “章部长,这可是活天冤枉!我去山东可是向梅县长和罗书记都报告了的,一个果品加工项目,想要去山东那边看能不能拉来一个龙头企业,咱们花林现在交通瓶颈即将打通,也得在怎么帮助山区老百姓致富上下下功夫,这也算是引进龙头企业,也能替咱们县财政带来一个纳税大户啊。”赵国栋一样十分洒脱。

  “哦?有没有头绪了?”章天放虽然已经是组织部长,但是他原来也是在地区管工业的,所以对招商引资也很感兴趣。

  “嗯,有点路子了,果之源集团等几家企业我都和他们接触了一下,当然这种事情不可能光凭几句话就能说好,至少得来回几轮考察谈判吧。”赵国栋摇摇头笑道:“怎么,章部长有兴趣咱们一道去山东那边看看,青岛、大连风景都很不错,崂山和海滨浴场很令人赏心悦目的,把家属一块儿带着,那边有些朋友,保证接待好。”

  “行啊,有机会咱们一块儿过去看看。”章天放也不客气,“不过你还是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吧。”

  “章部长,这可不管我的事情,我也是电话里才听得罗县长介绍情况的,相信组织也好,纪委也好,都应该作了调查吧。”赵国栋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

  “哼,你小子少给我打马虎眼,我还不知道,你小子肯定是嗅到了啥气味儿赶紧溜了。

  ”章天放乐呵呵的道:“怎么,有啥打算?”

  “章部长,恐怕不是我有什么打算,而是市委琢磨着怎么打算我才对吧?”赵国栋无可无不可的道:“我才去花林一年不到,工作刚打下基础,说实话,我不想走。”

  “嗨,到哪里不一样?都有一个熟悉过程,市委就是要动你也要给你安排好,毕竟这件事情和你关系不大,要说也只是你在花林替老百姓赶了一些实事儿,人民代表看中你了。”

  赵国栋心中一沉,“这么说市里已经决定要我离开花林?”

  天放深深盯了赵国栋一眼,若有深意的道:“那倒没有,市委已经向省委组织部作了汇报,还没有答复,另外一会儿祁书记也要和你好好谈一谈,估计省里边也主要是要征求市里意见,所以就记怎么看待这件事情了,你好好想一想,呆会儿该怎么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