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三节 既定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三节 既定


  天放说赵国栋已经赶回来等待自己的召见时,祁予)E磨省里边的的答复。

  省委组织部裘副部长转达潘部长的态度,下派挂职干部一样是党的干部,在下派挂职期间按照当地干部一样使用符合原则,省委组织部支持这一做法,但是究竟如何使用下派挂职干部是宁陵市委的权力,省委不作干涉,但是原则上要做到既要维护组织威信,又要有利于工作开展和地方经济展。

  对省委组织部的这个答复祁予鸿颇为头疼,作为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潘援朝理所当然就代表了省委的意见,但是这样空泛的框框中包含的意思的确的太广泛了,维护组织威信,那当然就是要坚持市委意见让梅英华上了,有利于工作开展和地方经济展,那无疑就是要让赵国栋上了。

  这个既要和又要两个词语的含义的确相当考究,祁予鸿咂着嘴巴想了好半天,虽然心中已经有了一些谱,但是还是决定在见了赵国栋之后再来决定。

  赵国栋踏入祁予鸿的办公室时,祁予鸿已经是好整以暇了。

  市委书记办公室位于市委大楼西头顶端,是一个四联套间,从等待室进去靠右是秘书室,靠左是会客室,然后里边才是书记办公室。

  祁予鸿并没有在会客室里见赵国栋,而是让秘书直接把赵国栋带进了办公室。

  “后生可畏啊,国栋同志,我在你这个年龄都还在大学呢。”祁予鸿有些感慨摸了摸了头顶日渐稀少的头,“看到你这副昂扬向上的活力,我们这代人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

  “祁书记,您正当壮年,正是大干一番事业的好时候呢。宁陵撤地建市这个历史机遇被您抓住了,宁陵就能在你手上焕出无限活力和生机呢。”赵国栋浅浅一笑,“咱们宁陵今年都还等着您和市委决策带领我们全市五百二十万人奔上致富展的康庄大道呢。”

  “呵呵,国栋同志,你这张嘴挺会说话啊,难怪省领导都能被你打动。”祁予鸿爽朗的哈哈大笑,“怎么,知道我找你什么事情吧?”

  “在电话里听罗书记说了,刚才章部长也和我谈了谈。”赵国栋点点头。

  “有什么想法?”祁予鸿直入正题。

  “嗯。祁书记。说实话。如果我说很突然。那有些虚伪。先前我地确听到了一些风声。但是我可以用党性保证。第一我自己决没有这个意图。也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暗示都没有。第二我也地确没有想到事情会走得这么远。我一直以为这不过是下边干部可能有些情绪地泄而已。但是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赵国栋知道在祁予鸿这种沉浮政坛几十年地老手面前耍心计无疑是破坏自己在对方心目中地印象。这个时候最好地应对之策就是实话实说。当然中间也得讲求一些技巧。

  “嗯。组织上已经作了调查。如果你真地有这些出格行为。我也不可能和你这样心平气和地坐在这儿促膝谈心了。

  ”

  祁予鸿笑笑。但是骨子里地霸气和话语中流露出来地寒意还是让赵国栋心中一阵泛凉。这就是一个度。祁予鸿当然明白自己在中间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人地原动力就是自私。没有私心杂念那很大程度上就会削弱推动社会展地动力。任何人都一样。如何把私欲和公意巧妙而又默契地融合起来。那就是政治家和政客地区别了。

  “好了,国栋同志,现在我们不谈已经过去的事情,我今天是想了解一下你的想法,你现在的想法,呃,另外也算是我个人和你之间交流一下吧。”祁予鸿语速缓慢,显然是在斟酌措辞。

  “祁书记,我个人没有什么想法,如果市里边花林那边的状况需要调整,我个人服从组织安排,调我去哪儿我都没有意见。”赵国栋知道这个时候是该自己表明态度的时候了。

  “嗯,那市委如果让你辞去花林那边的职务并协助市委下去工作组协助做好选举工作呢?”祁予鸿目光如炬,直视赵国栋。

  赵国栋一时没有回答,难道这就是市委的最终决定,自己的努力一切都是徒劳?

  祁予鸿也没有催促,他愿意给对方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

  “祁书记,市委下达文件调离,我没有任何异议,而且绝对完全服从,但是我不辞职。”良久,赵国栋才缓缓地道,语意坚定。

  “这中间有什么不同呢?”祁予鸿眉毛一扬,硬声问道。

  “在我看来,花林干部群众之所以表露出这样的意愿,是他们对我本人的信任,对我这一年多工作的认可,如果我这个时候辞职

  们来说,那就是一种背叛和抛弃!而作为一个**培养的干部,组织上的安排和决定,我当然坚决服从,而且是毫不犹豫没有折扣的服从。”

  祁予鸿一怔之下,思索了一阵才缓缓道:“你觉得这样可以表明什么呢?”

  “祁书记,其实我们都知道,也许这什么都不能表明,但是能够对我自己良心有一个交待。”

  赵国栋一语既出,办公室里一阵沉寂,彷佛两个人都在消化赵国栋这一番话语中包含的意思。

  “很好,我明白了,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吧,赵国栋同志,希望你好好工作,服从组织的任何决定。”祁予鸿终于点点头,示意这场谈话以最简洁的方式结束。

  从祁予鸿办公室里出来,赵国栋现自己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畅快感,终于还是拒绝了祁予鸿的要求,说出了自己内心想要说的话,组织安排我坚决服从,但是并不代表我可以放弃我自己做人的原则,作官一时,做人一世,有些东西是必须要坚持的。

  赵国栋驾驶着沙漠王子狂奔四个小时赶回到安都,给瞿韵白打电话没有打通,看来瞿韵白是回家休息补觉去了。

  当徐春雁惊讶的走到公司门口,却看见神色有些古怪的赵国栋没有半句话,一把把她拉上车,汽车猛然启动,疯狂的冲上公路。

  徐春雁吓坏了,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赵国栋如此古怪诡异的表现,一边用哀求般的声音叫道:“国栋,国栋,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告诉雁姐!”

  赵国栋一言不,径直驾车奔回交通厅,拉着徐春雁奔回自己宿舍中。

  徐春雁内心恐惧极了,她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让赵国栋出现这种状态,既像是失魂落魄,又像是有些疯狂执着。

  踏进房间,赵国栋随开空调按键,然后一把拉过徐春雁,伸手抬起徐春雁下颌,徐春雁略有些惊怯和爱怜的目光让赵国栋勃的漏*点顿时绽放开来。

  伸手捧起徐春雁的脸颊,赵国栋粗鲁的撬开对方的贝齿,贪婪的吮吸着丁香玉液,很快徐春雁的反抗就变成了迎合,粗重的喘息声似乎是在催着两人酵的**。

  赵国栋掀起对方的羊绒衫腰际,探手而入,职业套裙在他手下滑落,修长健美的腿臀曲线暴露在面前,细腻的黑色羊绒连裤袜在灯光下呈现出一种神秘的光泽,彷佛在吸引着赵国栋去探索去征服。

  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优雅的香气钻入鼻息,眼珠子却忍不住一亮,手却向上寻找,36D罩杯的黛安芬文胸锁扣终于在赵国栋手指熟练的动作下脱落开来。

  当对方手掌抚弄上徐春雁胸房时,徐春雁忍不住在内心深处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温和有力的双手像是爱不释手般的就这样卖力的揉弄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徐春雁觉得自己心花都快要被揉碎了,一瓣瓣跌落在泥地上,一阵阵的酥麻感从胸房像自己全身弥漫,此时的徐春雁已经完全忘却了昔日两人之间的差距,尽情的享受着这突如其来的浪漫**。

  手指轻灵的沿着腹线下滑,绕着肚脐盘旋划动,然后有意无意的深入羊绒裤袜下,那一点点的探索就像是一个高超的操琴随心所欲的拨弄着自己心中的情弦,出**强音。

  身体不受控制的痉挛了一下,徐春雁又惊又怕的现自己的亵裤底部似乎已经变得有些湿漉漉了,多年未曾有客光临的花径似乎在经受着门外探头探脑的侵扰。

  赵国栋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暴潮,内心不断涌动的黑**望向潮水一样冲击着理智的堤坝,他很想将眼前这个成熟得快要滴水的女人一下子剥个精光,然后用最粗鲁最狂野最直接的姿势进入对方身体,毫无花巧的尽情享受个够。

  但是他也知道对方虽然是过来人,但是已经多年未曾有过**,自己这突如其来的爆同样让对方没有斑点思想准备,而他不想这样轻率而又鲁莽的破坏本该是一场令人心醉神迷的享受。

  徐春雁现自己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阵阵潮意在体内滚动,她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花径中**在汨汨涌出,而这个男人的手指却总是在边缘逡巡不前,偶尔捻起一丝毛,让徐春雁羞不可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