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四节 水到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四节 水到

  软的蚌肉潮气弥漫,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控制住T|体,手指轻盈的一探,就像是鱼嘴吮吸一般,一股粘乎乎的湿意亲吻着赵国栋手指。

  “噢!”这已经是赵国栋两天之内听到第二个女人出的这种声音了,他同样无法抗拒。

  拦腰揽起徐春雁丰腴的身体走到床边,随手展开被子,似乎是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徐春雁有些羞怯的向里一滚,却被跟进的赵国栋一把扣住腰肢,两具身体顿时绞在一起。

  几秒钟之内徐春雁就现自己的上身就变得一丝不挂,圆润丰满的上身被赵国栋这样高高托起呈现在面前,毫无赘肉的腰肢,饱满硕大的**挺翘高耸,肿胀的两点鸡头肉示威般的在冰冷的空气中颤栗。

  赵国栋并没有停顿,黑色的羊绒裤袜被吱溜一声连同着蕾丝亵裤剥落下来,浑圆粉腻的臀瓣就这样活生生呈现在盘腿而坐的赵国栋眼前,鸿沟隐现,草茵茸茸。

  羞得只能以手掩面的徐春雁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要干什么,心底深处的渴望似乎压制了她想要夺门而出的冲动。

  当赵国栋让自己也变成**时,两具火热的身体终于拥抱在了一起。

  略略有些凉意的丝被将两人裹在一起,赵国栋坚定的分开对方的双腿,早已急不可耐的身体随着他奋力的一挺闯入,伴随着那“啊!”的一声尖叫,湿热油滑的肉褶像潮水一般顿时将赵国栋身体层层叠叠的包裹起来。

  就这一瞬间就差一点创造赵国栋丢脸的历史,赵国栋万万没有想到徐春雁的身体竟然是如此的肉感腻质,他不得不猛勒意志的缰绳控制自己,险些就要一泄如注。

  稍稍冷却了一下自己的**之后赵国栋立即投身到欢爱大业中去了,此时的他已经完全甩开了祁予鸿谈话带来的抑郁愤懑,骑在自己的女人身上狂野的冲锋成了最佳的释放方式。

  一浪高过一浪的情潮很快就把徐春雁彻底淹没,她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和男人有过**了,自打和丈夫离婚便洁身自好,虽然风言***不断,但是徐春雁和妹妹两人却是甘苦冷暖自知。

  积蓄了几年地**一旦被燃烧起来。那几乎可以熔化这个世界!

  自己这一刻才算是真正体味到了男欢女爱地快感。而以前不过像是寡淡无味地白开水。真正地生活大门就此打开。

  这是徐春雁意识湮没之前地最后想到地。

  胡天胡帝。

  徐春雁和赵国栋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场欢爱持续了多久。而历经了三日地伐。赵国栋也有些疲倦。而徐春雁更是不堪。就这样一丝不挂地蜷缩在赵国栋怀中沉沉睡去。

  且把烦恼丢身后。拥女而眠待天明。这也是赵国栋入睡之前跳进脑海中地两句打油诗。

  这一觉睡得格外香沉,安静而又无人打扰,赵国栋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长时间的睡眠了,谁的如此安稳而又香甜。

  赵国栋醒来时也不知道时间是多久了,身旁丽人的臻斜压在手臂上,血脉不畅让手臂也有些麻。

  赵国栋小心的将自己手臂从对方臻下抽出来,活动了一下,撑起脑袋仔细观察着这个全身几乎都要紧贴在自己怀中的女人。

  丰腴圆润的身体绝不是那些青涩的女孩子所能拥有,二十七八岁正式一个成熟女人绽放魅丽风姿的时候。

  赵国栋动作轻微的将自己身体离开,从背后欣赏着这一具美人春睡图,圆弧形的臀线从腰际往下隆起一个浑圆饱满的曲线图,侧卧让雪白肥硕的臀瓣就这样慵懒的摆放着,就像是一句精美无比的艺术品呈现在赵国栋眼前。

  脊椎因为斜卧而浮起一道细细的印痕,徐春雁身体丰而不肥,匀称的肌肉将骨骼痕迹细细的包裹起来,细腻滑嫩的肌肤丝毫没有因为在纺织厂的几年而受到损害,柔和光洁的肩头显得那样丰润适度,肩胛骨若隐若现,乌黑的长散乱的披洒下来,和雪白的粉颈交映生辉。

  极品!

  虽然在见到徐春雁第一面就知道衣物包裹下的那具娇躯绝对令人期待,但是直到这一刻赵国栋才真正意识到千州产美女这句话中的奥义。

  似乎是感受到了身后男人离开后带来的丝丝凉意,沉睡中的徐春雁下意识的动了一下,赵国栋赶紧将身体重新靠了过去,紧紧贴在美人身后,随手拉过丝被盖在身上。虽然有空调,但是室温也只有二十度出头,空调呜呜的声音就成了最好的催眠曲。

  右手很自然的穿过斜卧在自己身前女人的腰肢落在了因为睡姿而微微凸起的小腹上,柔滑的腹肌和挺拔的胸房完美的结合在一起,难怪男儿两大追求,醒掌杀人权,醉卧美人膝。

  赵国栋手慢慢的在面前丽人胸脯上揉捏起来,很快沉睡中的丽人就有了反应,没有谁能够在这种状态下保持睡眠状态,回娇嗔般的瞥了赵国栋一眼,看得本来就有些反应的赵国栋立时举旗致敬。

  徐春雁立即感觉到了背后男人的反应,脸颊泛起的一抹红潮,扭过头来柔媚的轻声道:“国栋,来日方长,你还是要注意身体。”

  如果没有这句话,赵国栋也许也就罢了,听得美人如此言语,胸中欲焰更熊,大腿插入美人双腿间,向上一靠,徐春雁幽怨的回眸一眼,但见得赵国栋意志坚定不为所动,只得乖乖蜷腿翘臀,听凭身后男人奋力刺入自己**未干的蜜壶内。

  如果说前两度欢爱是狂风骤雨,那么这一次感觉就是和风细雨了。

  只是温水煮青蛙,当徐春雁觉察到不对时,赵国栋早已经再度掀起一波狂飙。

  徐春雁简直不知道这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多花样,而这样跪伏在床上任君冲刺的动作羞得她简直无法自抑。

  或许是这种羞煞人的姿势让徐春雁过度兴奋,几乎是几个冲刺间徐春雁便瘫软下来,而意犹未尽的赵国栋也只能有些遗憾的配合着放松自己,再一次释放。

  过后,两人就这样

  ,唯有这样才能尽情体会这雨露滋润后的浓情蜜意。

  “国栋,你心里是不是有啥事儿?”

  “嗯,没什么。”赵国栋不想让自己内心的烦扰弄坏所有人心情。

  美人幽怨的叹了一口气,不再言语。

  赵国栋立时觉察到了不对,“怎么了,春雁?”

  “在你心目中,我只是你床上的伴侣么?”徐春雁眼角已经浮起一丝晶莹的泪花,“我就这么不堪,甚至你连多余一句话都不想说?”

  赵国栋知道自己刚才的怠慢有些上了怀中美人心,赶紧作色道:“这是什么话?只是我的事情实在太复杂,也太令人头疼,连我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究竟在何方。”

  要想对方分心,唯一办法就是把事情说得严重,果不其然,徐春雁听得赵国栋这样一说,立即紧张起来:“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赵国栋立即汲取教训,把自己在花林这近一年来的喜怒哀愁娓娓道来,精彩处,丽人也是脸泛异彩,落寞处,丽人亦是唏嘘叹息,烦恼处,丽人也是愁眉不展。

  政坛上的风刀霜剑自然不是徐春雁所能明晓,听得这之间种种纷繁复杂的人事关系和官场规则,徐春雁也是头大无比,一个小时说下来,她也没有能明白其中道理。

  赵国栋也知道自己这一番大忽悠总算是成功的化解了方才美人的伤感,“好了,春雁,这些事情由我自己去打拼好了,车到山前自有路,大不了我就回交通厅,日后也还方便一些呢。”

  徐春雁也知道赵国栋有些言不由衷,既然下去了,没干出个像样的事情来,那这一趟下去又有何意义?只是这方面她也没有其他办法帮情人分忧解愁,唯有有些歉意般的将自己肥臀紧靠着赵国栋身体轻轻扭动几下,似乎是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刚才的歉意。

  赵国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丰臀,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仰卧在床上,良久才想起今天怎么会这么安静,这才意识到自己把手机扔在了车上,忘了拿上来。

  等到赵国栋换上衣服下楼去把手机拿回来,才现手机上已经有不少来电未接的显示,正在愁不知道有没有耽搁什么重要事情时,电话又响了起来。

  “恭喜啊,国栋,你小子可真行,硬生生把梅英华给撬翻了啊,是不是该好好请请客啊?”严立民粗犷的笑声立即传了过来。

  “什么?!”赵国栋大吃一惊,连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起来,“严书记,你说什么撬翻了?”

  “咦?国栋,你小子消息不会这么不灵通吧?莫不是我还是第一个告诉你这个消息?”电话里的严立民也有些吃惊,“不是说你小子已经从山东回来了么?怎么回事儿?”

  “噢,我是回来了,上午祁书记和我谈了话,我就回安都了,只是电话忘在车上了,没带,这会儿才现。你说撬翻梅英华是啥意思啊?”赵国栋已经顾不得欣赏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徐春雁美人穿衣的景象,给徐春雁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徐春雁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赶紧停住手中动作,就这样坐在床上。

  “呵呵,下午常委会专门研究你的事情,梅英华调任开区管委会任党工委副书记、主任,正处级,你任花林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你行啊,能把组织意图都给颠覆了,梅英华这个家伙狗屎运也够好,又有祁书记和穆刚捧他,硬生生把徐振平的开区主任位置给挤掉了。”严立民在电话里笑声不断,“你这一动,立马又引起了连锁反应,这宁陵又热闹起来了。”

  徐振平是管委会常务副主任,也是扶正的有力人选,没想到被梅英华这横插一杠子,当然是欲哭无泪了。

  赵国栋还有些不敢相信,上午祁予鸿不是说要自己接服从组织安排么?怎么会变成这样?转念一想,任命自己为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也是组织安排,只是当时并没有听出其中弦外之音罢了。

  “呃,严哥,你说常委会已经研究决定了么?是真的?”

  “咦?你觉得常委会研究的事情难道还可以推翻重新来过么?你真把常委会当儿戏了不成?哼,你小子这一次也是特例,听说是省里边领导了话,要从有利于开展工作角度来考虑,要不,你小子一样没戏,弄不好还得配他乡!方持国调市林业局任党组副书记、副局长。”严立民话语中已经有了一丝提醒之意。

  “严哥,我明白,我只是有些惊讶祁书记和我谈话时可是杀气腾腾,我还真以为我要成了第一个祭旗呢。”

  赵国栋心中终于放下来了,看来柳道源的威力在这个时候又挥出来了,省委组织部的态度很关键,如果说省委组织部那边要求严格贯彻组织意图,那自己肯定就只有靠边站的份儿,但是组织部态度很暧昧甚至很技巧,那么像祁予鸿这种狐狸心思哪还不能闻弦歌而知雅意,自然是顺水推舟了。

  “好了,我也不说了,估计马上就会有无数电话打进来,还好你小子总算是想起手机了,你最好赶紧和章部长以及你们罗书记联系一下,我估计章部长那边还得有些事情交待你,另外你们县委那边也得有些变动,万朝阳分管党群,不再兼任纪委书记,市司法局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鲁达任你们花林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他到了你的码头上,你可要好好关照啊,纪委是清水衙门,你当县长的该多考虑也得多考虑考虑才是。”

  “嘿嘿,严哥,我也不矫情,真有那么一天,那自然没有话说,严哥门下出来的,都是哥老倌了,还得靠他多支持才是。”赵国栋在严立民面前也不矫情。

  “嗯,放心,他是信得过的人,保证听招呼。”严立民话语中深意赵国栋自然明白,“好了,我挂了,你还是抓紧时间办正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