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五节 渠成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五节 渠成

  不出严立民所料,还没等赵国栋拨打出一个电话,他T3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没个停。

  章天放要他马上回市委谈话,具体啥事宜也没说,大概是认为赵国栋应该早就知道了;蒋蕴华也打来电话,虽然只是淡淡的告诉了他一声,但是赵国栋也知道其间蒋蕴华不知道使了多少劲儿;罗大海言语间倒是说不出的欣慰,梅英华固然不是他所希望的,方持国一样也不为他所喜,赵国栋虽然年轻了一些,但是有冲劲肯干实事,是罗大海最愿意看到的。

  徐春雁也知道赵国栋怕是遇上了什么大事了,也不多言,赵国栋此时也的确没有多少心思来向对方解释,急急忙忙的送了徐春雁回了公司,天孚公司已经搬迁到了原来九建司的大楼,正式成为天孚公司的总部所在。

  又是四个小时狂奔,赵国栋赶回宁陵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但是他不敢懈怠,径直奔往市委,并不出所料,章天放仍然还在办公室里等着他,自然免不了一阵恭喜和叮嘱,交待他赶紧回县里和罗大海商量,明天他将亲自把鲁达送来,同时把梅英华接走。

  随着这样的调整,整个花林县的人事盘子都需要进行调整,也难怪章天放忙得不亦乐乎,赵国栋这一成功上位,立即引发了无数变化,万朝阳和鲁达只是勉强完善了县委一系的人马,但是县委仍然缺一个常委,而谁来担任常务副县长也是扑朔迷离,而且随着赵国栋由副转正,按照编制六个副县长中就还缺一人,似乎这一次市委常委会也没有明确这一点。

  虽然赵国栋也很希望知道谁来给自己当主要副手,但是他也清楚这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三个副县长苗月华、韦飚、辛存焕,另外两个即将在本次人代会上选出的副县长黄铁臣和汪明熹,以及另一个尚不确定的人选,除了已经是常委的副县长苗月华之外,算起来韦飚入常似乎算得上是顺理成章了。

  在路上赵国栋就仔细分析了自己这一次之所以能够成功上位的原因,毫无疑问,省委组织部那边的态度是最为关键的,其次蒋蕴华应该也在其中出了大力,若不是他旁敲侧击的技巧性建议,只怕祁予鸿连考虑都不会考虑自己上位的可能性。

  当然章天放估计也帮自己敲了一些边鼓,再有就是自己本身具备的条件也让祁予鸿不得不考虑。自己在花林的表现就不提了,从交通厅下来,蔡正阳对自己的看重和亲密祁予鸿不会看不到,而现在蔡正阳已经挂上了省长助理的头衔,明眼人都知道他正处于上升阶段,得罪这样一个蒸蒸日上的人物显然不划算。

  祁予鸿这样老谋深算的角色任何一件事情都会把利弊权衡清楚,所以作出这样的决定似乎也是情理之中,梅英华显然是他的心腹,甚至不惜把开发区主任的位置给了他,倒不是不清楚梅英华怎么看待这一次逼宫,赵国栋估摸着以梅英华的胸襟恐怕很难化解开这个梁子了。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赵国栋亟待考虑的事情,一切都需要顺利通过一个星期之后的人代会选举才是关键。

  “梅主任,恭喜恭喜,开发区可是咱们宁陵市的明珠,日后花林县来取经,梅主任可千万别藏私啊。”赵国栋满脸诚挚,握住梅英华的手紧紧不放。

  梅英华恨得牙痒痒。虽然也知道个中原委相当复杂。要说方持国才是真正地罪魁祸首。只是方持国现在已经被踢到了市林业局冷藏。梅英华相信眼前这个笑靥如花地家伙也一样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地角色。只是现在却无法发作。

  虽然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一职地确是炙手可热。但是这样灰溜溜地被人撵出花林。是可忍孰不可忍?梅英华从来就不是一个大度地人。说不上眦必报。但是这种欺辱之仇若是不报。那也枉为男人了。

  “呵呵。赵县长。你说哪里去了。花林县有你撑起大旗。自然是风调雨顺。财源滚滚。哪里还需要学习外边?”梅英华皮笑肉不笑地道。

  “梅主任说笑了。要说撑起大旗也该是开发区撑起咱们宁陵市地大旗才对。市里边不是引来几个大地项目都要落户开发区。谁不知道开发区日后就是咱们宁陵市地改革开放窗口啊?”赵国栋笑笑。彷佛听不出对方言语中地意思。“梅主任在曹集就是招商引资高手。两大药企落户曹集。让我等羡慕不已啊。市领导把梅主任安在开发区这个风水宝座上也是人尽其材啊。”

  梅英华脸色微微一变。这个赵国栋果然是皮厚心黑刀子嘴。句句话说出来锋利如刃。却又让你抓不到半点把柄。旁人听起来也还觉得他是有意恭维自己。谁曾想到这个家伙话语中隐藏地深意。

  “赵县长。你才是果敢英明嘛。二十多岁就能独掌一方。一年两跳。快赶得上范进了吧

  英雄出少年,我看我们在座的人日后都只能望你项背话很阴险,用年龄和资历来撩拨在座所有人的感受,不能不说这个家伙脑瓜子够灵。

  章天放笑吟吟的看着两位办交接的对手言语交锋,罗大海和万朝阳也是一言不发,听凭二人舌剑唇枪你来我往,唯有新来的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鲁达倒是颇感兴趣。

  在他心目中,两个人都算得上是宁陵市的牛人了,一个是逼宫逆天,硬生生扭转乾坤,一个是虽败不输,更上一层楼,两个人背后都站着无数大佬,这一番交锋也应该是妥协平衡的结果。

  “老梅,时间不早了,咱们走吧,开发区管委会那边还等着咱们呢。”章天放等二人火拼得差不多了,这才不慌不忙的招呼道:“罗书记、老万,这边就多拜托二位了,还有一个星期就是人代会选举了,我希望下一次我来只是带着祝贺词来的。”

  “章部长放心,下周您尽管来喝庆功酒就是了。”罗大海这个时候才算是露出笑容,方持国称病没有出席这个欢迎欢送大会,所有人也都大度的表示理解,成王败寇,失败者虽然令人遗憾,但是想想下一次没准儿就落到自己头上,大家都还是颇有感触。

  轻轻哼了一声,梅英华也不多言,径直转身离开,往章部长座车走去,看得章天放也是一阵皱眉,但是转念一想,任谁遇上这种事情只怕心中也是一百个不舒服,能够控制着自己的心情不做脸做色已经很不容易了。

  等到章天放的奥迪离开消逝在县委大院里,罗大海和万朝阳才乐呵呵的背起手向赵国栋笑道:“国栋,虽说现在还不是请客庆功的时候,但是正好鲁书记也来了,今天中午权当替鲁书记接风吧,走,花林饭店。”

  中午这一顿酒并没有其他人参加,除了县委一正三副四巨头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外人。

  一顿酒下来,赵国栋也是随到随干,鲁达却是招架不住,别看他虽然生了一个鲁智深的名字,但是酒量也很一般,三两酒下肚便面如关公,好在鲁达却也没有鲁智深那酒后好事的性格,喝了酒便径直送回招待所休息。

  “国栋,看来这鲁达倒是个痛快人,以前没有打过交道,市司法局下来的,老万,你了解不了解?”饭店的休息室内只剩下还保持着清醒的三人,罗大海酒量也是深入大海,名字取得好,酒量也就如海一般深不可测。

  “不太熟悉,不是纪委系统的,也不知道怎么会从外系统进来到县里来当纪委书记。”万朝阳摇摇头,他年龄和罗大海差不多,临到头了还要让他来分管两年党群,在别人看起来市天大的馅饼砸头上,对他来说却算不上是什么特别值得庆贺的喜事。

  “听说是严立民极力推荐的,祁书记点了头,就过来了。”当了这么多年的县长书记,罗大海也有他自己的消息来路。

  “嗯,应该是,要不政法系统的咋就跑到纪委系统来了呢?”万朝阳认同罗大海的看法。

  “罗书记,万书记,管他是哪来的,能和咱们齐心协力一起替花林老百姓干点实事,那咱们就没说的,若是只是想来镀金上级别,只要不添乱,咱们也可以和睦相处;若是专门来吹毛求疵寻折腾,那我们也不会给他客气。”

  赵国栋言语中有意无意将自己和罗大海和万朝阳连成一线,他知道要说威信自己虽然在县里基层已经有了基础,但是在县直机关里却还相当薄弱,除了交通局外,其他局行自己却甚是陌生,要想人代会上顺利过关,要想在日后工作中顺利打开局面,求得眼前二人的支持尤为重要。

  “国栋,你就放心吧,我和老万都商量过了,你有能力,有冲劲儿,眼界广,路子多,咱们宁陵一直在省里拖后腿,而花林又一直在宁陵排末尾,说实话我这个当书记每次去开会时脸上也不时滋味,直到你来之后咱们县里才有些起色,我和老万年龄都不老小了,也没啥想头,就想替家乡老百姓谋点实惠,你尽管放手大干,不管是事务工作还是人事问题,你有啥想法要求都只管提出来,只要有利于工作有利于咱们县里的发展大局,我和老万都会支持你。”

  罗大海相当恳切,这让赵国栋颇为感动,“罗书记,万书记,我赵国栋人虽然年轻,但也不是不知进退的人,既然组织交给了我这副担子,我便是拼死拼活也要把它挑起来,不管我能在这花林呆多久,哪怕只呆一天,我也得把这二十四小时劲儿用足,争取咱们花林县一年一个变化,三年上个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