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七节 当选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九十七节 当选


  然,在王二凯被确定为交通局长之后,随后的各局行9T事人选调整赵国栋便知趣的少有发表意见,在接任马首区工委书记兼党委书记的人选问题上赵国栋提议崔天琴接任没有获得认同之后,赵国栋更是闭口不言。

  赵国栋清楚,虽然自己已经站在了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位置上,但是那是建立在自己脚踏实地干工作基础之上,并不代表在人事问题上自己也可以随意指手划脚,县府办主任和交通局长人选征求自己意见并且获得了通过,已经是相当难得了。

  罗大海和万朝阳虽然都表明态度要支持自己工作,但是人事问题是一个相当敏感的问题,他们认定的人选也是他们心目中能够干好工作的角色,赵国栋也能够理解,如果一个县委书记和分管党群的县委副书记推不出自己的人选,那只能说明他们不配坐这个位置。

  崔天琴调任麒麟乡任党委书记,游明富调任马首镇党委副书记,主持镇政府工作,而县纪委副书记黄洋调任马首区工委书记兼马首镇党委书记。

  这样诡秘复杂的调整变化也让赵国栋再度见识到了作为组织部门这方面操作的娴熟灵活手段,区工委书记兼镇党委书记显然要比乡党委书记地委略高,而镇长调任乡党委书记也算是升了半格,毕竟也算成为了一个地方的一把手,这样巧妙的调整可以最大限度满足人们晋升的**。

  “在过去了一年里,我深切感受到了花林县六十八万父老乡亲的淳朴和热情,善良勤劳的花林人民在这片丰饶的土地上创造出了一片奇迹,”

  “面对诸位代表的信任,我作为新当选的县长深感压力巨大,我将不负众托,县委、县人大的领导下,尽我所能,”

  赵国栋还真有些怯场的感觉,面对黑压压的人头,其间绝大多数都是不熟悉的,除了乡镇上的那些乡镇长和人大主席团的干部们,其他多数代表他都十分陌生,而正是他们用一张张选票把自己推到了舞台的前台。

  “我有以下一些设想,第一,继续推进交通骨干线路的建设,力争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这两条事关我们全县国计民生的命脉早日竣工通车;第二,利用已经开始建设的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两家大型肉制品加工企业的加工能力,大力推进北部新坪区和西部徐区的山区畜牧业养殖基地建设,同时争取引进一批畜产品深加工企业,促进从养殖、宰杀、肉类加工、副产品加工等一条龙产业的壮大,将我县打造成为安原东部重要畜牧业养殖基地和加工基地。”

  “第三,麒麟观——囫囵山旅游景区建设对于发展我县旅游产业意义巨大,对于带动我县第三产业和扩大我县影响力具有极大作用,我们必须全力确保这个旅游景区建设顺利完成,把它打造成我们安原省的九寨沟、张家寨!第四,利用南部河口区丰富的果、茶和林木资源,引进果、茶产品的加工龙头企业,进一步带动我县南部地区的资源开发,促进当地农民增收致富。”

  “”

  “最后。我也要代表我个人表一个态。本人肯请代表们对我本人进行监督。如果发现本人有不能廉洁自律地行为。立即向上级有关部门举报!”

  雷鸣般地掌声送给了以高票当选地赵国栋。赵国栋地讲话很简短。而且都是相当实际。针对全县几个片区经济发展提出了切实可行地设想和规划。这正是一干乡镇干部们所希望看到地。而经济地发展不但会拉动农村农民增收致富。而且亦会大大增加财政税收。而一干干部们地工资奖金福利才能得到保障。这同样是来自各局行地代表们所关注地。

  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章天放代表市委作了热情洋溢地讲话。人代会终于在庄严肃穆地国歌声中闭幕。

  目送一批批代表陆续离开花林饭店。赵国栋觉得自己连脸上地表情都有些僵硬了。虽然面对代表们地热情赵国栋也是心情激动。但是这样长时间下来。也就有些吃不住劲儿了。尤其是一些来自乡镇地代表更是有不少具体问题想要向自己这个新当选县长反映。这就让赵国栋更加招架不住。

  花林是财政穷县。而现在干啥事儿都离不开一个钱字。财政支持不起。这历年积欠下来地破事儿不少。当过县长地罗大海也是心知肚明。看着赵国栋手中捧着地一大堆提案

  深锁地走进自己办公室。罗大海就忍不住想乐。当县T3热情洋溢风光无限。这一下来。一大堆疑难杂症就会压得你喘不过气来。

  “国栋,感觉怎么样?百味陈杂吧?人民代表对你殷切希望很高啊,看来你来这一年多给我们花林的确带来了不少变化,所以人民代表自然也就把胃口提高了,嘿嘿,看看,你手上这些提案很多都是陈年老账,我在当县长的时候就没法解决,有些代表也就自然而然放弃了,这会儿看到你这一个新人来了,还不能把你当摇钱树摇晃摇晃?”

  “罗书记,你可别看笑话,县政府工作也是在县委的领导下开展,你要是不给我撑起,我这工作就没法开展下去了。”赵国栋苦笑着道,看来罗大海每年也是为这人代会提案的事情弄得不可开交,这一次总算是摆脱了,这会儿也就落在自己头上了。

  “嗯,两码事,县委领导方向,政府依法行政,这发展经济也好,改善财政也好,基础建设也好,解决困难职工也好,补发工资也好,那都是政府的事情,县委全力支持你,但具体事情得由你们政府这一块去解决。”

  罗大海乐呵呵的道:“不用看,这闹腾得最厉害的肯定是村组干部财政补贴和民办教师的历欠津贴,这可是多年落下来的,现在各级财政尤其是乡镇财政寅吃卯粮,要不就是拆东墙补西墙,每年过年前往各个乡镇政府要账的都是络绎不绝,县法院每年也要接不少起诉乡镇政府的,唉,大伙儿似乎都已经习惯了,现在你来了,他们觉得又有希望了。”

  “罗书记,你可是料事如神啊,我和代表们座谈,他们闹腾得最厉害的就是这村组干部工资,现在双提款收取艰难,而且县里也三令五申不准加码,村一级干部福利待遇差,而且后顾之忧得不到解决,工作没有积极性,而靠乡镇政府解决又不现实,这是其一,第二就是民办教师的补贴问题,每个乡镇都有好几十个民办教师,虽然国家已经有解决民办教师转公办的政策,但是县里却一直没有落实,这一点乡镇意见很大,强烈要求县政府落实这个政策,以调动民办教师积极性,同时也减轻了乡镇财政压力。”

  赵国栋不由得有些佩服罗大海料事如神。

  “国栋,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村一级干部的福利待遇和后顾之忧问题在我们宁陵甚至整个安原省都存在,只不过我们这边穷县显得更突出一些罢了,双提款收取本来就缺乏刚性的法律依据支持,不像农业税和水利费,这是皇粮国税,谁也说不上啥,可双提款就成了二娘生的,你如果在收取过程中因为方式方法不得当引发矛盾激化,那乡村都要承担一定压力。”罗大海一边摇头,一边耐心的宽慰赵国栋,“国栋不要着急,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也要一件一件办,等财政状况好起来,县里边当然也想要替乡村干部办点实事,但是现在条件不允许啊。”

  “那民办教师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情况都差不多,每一件事情都和钱脱不了干系,如果转为公办教师,所有教师的经费就得全部由县财政支付,一来编制上没有那么多,二来真要全数解决,县里财政也支持不起,就是现在县里教育上的经费已经捉衿见肘了,这个问题我原来和邹书记也讨论过多次,结果只有一个,慢慢来,每年给七八个指标,一个区能轮到一两个,让大家都有点盼头,通过评比考试来逐步解决。”罗大海有些无奈的叹息道:“国栋,这就是穷县的悲哀啊,若是像安都那些县份上,哪里会为这些问题发愁?”

  赵国栋也叹了一口气,金钱不是万能,但是没钱却万万不能,这句话实在太过经典,尤其是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这就显得更加发人深省了。

  人代会已经结束了,马上就面临过年,县政府各机关的干部们都还望着自己这个新上任的干部给他们带来一个惊喜,虽然有旅游开发公司支付的四百万垫底,但是年底用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随便哪个窟窿都得拿钱去填,赵国栋想到这儿不由得头皮发麻。

  或许这就是对自己的第一轮考验,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了,明年又如何开展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