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一节 进入角色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一节 进入角色


  96年的春节来的如此之快让赵国栋觉的时间几乎是一晃自打人代会选举结束。赵国就感觉自己像是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一般飞速转个不停。几乎每天的工'都是安排的满满的。就连晚上休息时间都不的不贡献出来。弄的萧牡丹每天晚上都苦撑着十一二点等到赵国栋回房之后才安歇。

  鲁达和曹渊都婉言谢绝了留在县委招待所后的小院内居住的邀请。大概是觉的住在县委招待所里实在太不方便二人都和梅英华一样选择了在县级机关里借一套房子自己住。

  赵国栋和罗大海进行了简单沟通之后。县政府分工便很快出炉。

  县长赵国栋主持县府全面工作。|抓财政和招商引资工作。常务副县长曹渊负责县政府日常工作。协助县长分管财政分管人事劳动保障金融审计统信访。副县长苗月华分管农业林业水利公安消防司法法制。副县长韦飚分管城镇发展公用事业国土建设。副县长辛焕分管科技。体卫生民宗外事旅游残联。副县长黄铁臣分管工业镇企业交通通讯环保安全。副县长汪明分管教育商业民政优抚双拥计生。

  政府办主任桂全友责县人民政办公室日常工作。

  在县政府分管工作整分工时。罗大海和赵国栋二人也先与苗月华和韦飚二人进行了沟通。苗月华倒是无甚异议。但是韦飚对于分管城建国土以及即将到来的县城旧城改造有些疑虑。不太想分管这一责任重大的工作。按照赵国栋的设想。未来三年内。花林县将采取腾笼换鸟的策略逐步将县委政府以及一些处于县城中心地段的政府机关迁出迁往桂溪以东的河新区。而将处于老城中心繁华地段地土地出让换一笔资金。

  地运作无疑是最能为政府带来巨额收入地来源渠道。尤其是房地产行业发展起来之时。这这几乎就成政府财政的一个主要来源甚至超过了税收。但是对于花林来说却有些不一样一来花林县城本来就小而旧。城镇人口少。动人口更少。没有企业商业气息淡薄。根本无法积聚人气。加上条桂溪成为阻绝花林县城向东发展的天堑。只能靠摆渡而过的桂溪没有一座大桥来打通天堑那发展新区就是一句空话。

  韦飚作为老花林自然知道看起来分管土地和城市建设是一个人人羡慕地肥缺。但是真正要运作起来。其间免不了不少吃力不讨好而且要挨骂背锅地时候。尤其是花林这个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的破地方。没能进入常委也让他有些失望。心里边有些要撂挑子的想法也就在所难免。

  不过罗大海和赵国二人单独找韦飚进行了一番密谈之后韦飚最终还是同意了分管这项工作。

  其余几位新上来的副县长自然是无话可说。尤其是常务副县长曹渊更是态度积极。旗帜鲜明地表示要全力支持配合赵国栋的工作。争取在今后几年里让花林县经能够有一个较大的突破。

  县政府会议室和县委常委会议室略略有些不同。它没有那么明显的位置排序。一个圆的圈桌。中间摆着几盆绿色植物。明丽的阳光投射进来。让一走进会议室的赵国栋的心情也是十分愉悦。

  旅游开发公司那边经过艰苦的协商终于同意在年前提前支付一半96年应付的资源费二百万这对于刚接手县政府地国栋来说简就是救命钱。

  省扶贫办那边今年明显加强了资金管理。曹渊跑两趟省城都是无果而终这让曹渊大受打击的同时也给这新上任的政府班子心理蒙上了一层阴影。这年咋过?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财政账上空空如也。机关干部们都瞅着望着能拿两个过年。而且还有不少要账的人整日里坐在县政府办公室里赖着不走。这无疑更让这些县领导们心情郁。

  两百万解决不了所问题。但是无疑可以让勒在花林县政府脖子上的绞索稍稍松一松。让县政府喘一口气。

  赵国栋进了会议室发现其他副县长都已经到齐唯独县政府办主任桂全友这个理应最先到的副县长却没有到。眉头顿时一皱。“老桂怎么回事儿?”

  汪明心中也在感叹这赵国栋一年就有一股脱胎换骨的气势。去年来时还是一副不卑不亢的亲和味道。但是眼下表情深沉。威棱四射的目光

  就能让人下意识感觉到他才是这个会议室里地真正主

  汪明心中虽这么想。但是嘴里却没有闲着:“桂主任还在下边信访办。接待县建筑公司账的人。我已经去解释了半个小时没有啥效果。前年修建花林二中教学楼改造工程款。总计两六十万地工程款至今还差县建筑公司一百一十万。来人扬言说再不给钱。他就要把工人带到县政府里来过年。我让老桂再作作解释工作。那个县建筑公司副经理是麒麟乡人。老桂他挺熟。”

  “这日子咋过啊?”苗月华也是面色忧苦。“别人别家都是盼着过年。可咱们倒好。每年怕过年。赵县长。你瞧着吧。这还有四五天过年。要账的就能把县政府门槛踏平。除了咱们县政府在外边欠的帐。那些在乡镇政府收不到烂的要债者也络绎不绝的来咱们县政府里撒泼耍赖。咱们这县政府大就要成标准社会百态场。

  ”

  “哪儿都一样。云岭县这个时候也差不了多少。看来欠账赖账已经成了政府常态性的行为。可是你不欠账又不行。公用事业要投入。基础设施要搞。人民生活水平要提高。这年复一年县城里总不能没有一点变化吧?”曹渊也深有触。“原来晏书记在我们云岭县时也是借债发展。现在可是好。他拍屁股升官走人。给云岭县坠上一大坨帐。只怕今年云岭县会更难受。”

  赵国栋有些讶异这个云岭县委常县委办主任过来的家伙怎么似乎对已经走了晏修和如此评价?按理说县委办主任铁定应该是县委书记的心腹才对。就算不是'腹关系也该的去才对。怎会对晏修和如此大的看法?

  他对曹渊这个人还不太了解接触这几天里也没有感觉出有什么特别。但是能到花林县来当常务副县长的人多多少少总还是应该有点不一般才对。仅仅是靠上边的关系那也坐不上这个位置。

  看来还了解一下己这个副手的底细。除了他背后的关系之外。还了解一下这个人为人行事也就是人品究竟如何。若是人品不行。像这种有点打翻天印嫌疑语言就很值考究。便是再能力再有关系。自己也不能托以心腹。

  “要说政府搞建设发展也该量力而行。但是现在上边要求要加速发展。追赶超经济发达地区。听起来似乎有些要求下边好高骛远的嫌疑。但是仔细一分析。这话也对。如果你加速发展。和发达地区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辛存焕也颇为感慨。

  “而且财富和人气都有一个积聚效应你越是贫穷落后。观念就越保守行政效率就越低就越是没有人愿意来投资。也就越是没有人气。没有人气就没有市场。别人就更不会来!这样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穷者越穷。富者越。你如何能让一方土地发展来?改革开放十几年了。东部和中西部差距越拉越大。除了政策和观念意识问题之外。这个积聚效应也是重要原因。”

  赵国栋心中也是暗赞精辟!

  别以为这些偏远穷县就没有人才。这个时代辛存焕这番话就是放在江口这些县份上也没有个人能分析的这么透彻民主党派也有民主党派的观点。他们之间相互交流不像一般官员之间交流结识那样具有很强的功利性。对于他们来说给了们一个舞台。他们就要尽力展现自己。

  “说现实一点。咱们花林想要发展。就要招商引资。可要招商引资就改善自我形象。就花林县城这破旧样。投资商怎能够看中?前两天我和旅游开发公司的瞿总在一起商量景区建设占地问题时她就说起咱们花林县城的建设问题。要求我们要尽早考虑花林县城旧城改造。认为花林县城目前的形象会破坏外来游的第一印象。也会使景区的效益受到影响。我们也想马上就推进旧城改造啊。可是迁移到河东。总不能靠轮渡吧?可要建大桥。钱从哪儿来'借贷负债?银行答应吗?还是又像以往那样拖欠建筑商?”

  韦飚在赵国栋和罗大海与他谈话之后工作积极性也渐渐高了起来。看样子许诺让韦飚看到了一丝希望。今天被辛存焕的话语刺激的谈兴发作也不甘示弱。对自己分管工作也是侃侃而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