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节 窟窿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节 窟窿

  了黄铁臣保持着惯有的沉默之。几个副县长言赵国栋很有些感慨。就是这人就和自己一起共事带着花林六十多万老百姓致富奔小康。

  但是怎样致富奔小康却是一个懵懂混沌的话题。说起来容易作起来难。就像方才这些个同'们所说的那样。哪样都需要投入。哪样都需要钱。可只有这么大一块。你怎么分配?

  桂全友满头大汗的快步进来。“让各位领导久等。实在是丢不开。好不容易才把债主'|打走。”

  “老桂。不用解释了。咱们都知道了。这几天你恐怕还的应付不少这种事情。以前是汪县长的事儿现在就该是你来背这坨巨石了。”赵国栋半开玩笑的道:“这也是一种锻炼打磨。要不老汪咋就能从主任锻炼成县长?”

  “嘿嘿。看来对付要债也是一种难的体会和磨砺啊。老汪。你可把经验好好给老桂传传授。这么多年来你是咋把些要债打走的?”韦也笑了起。

  气氛顿时融洽起来。国栋用目光示意桂全友赶紧入座。自己也轻咳一声清清嗓子。这是领导说话前的兆。赵国栋也有些悲哀的现自己原来看不惯的许多小动作自己似乎在自觉不自觉的模仿和学习。但是似不这样你似乎就难以融入。难以真正成长为领。而这样似乎却又在把自己棱角磨平的同时也在磨蚀掉自己的锐气。

  “今天会议主题很简单。就三个字。咋过年?”赵国栋喜欢简洁明了。尽量开短会。他努力想要把这种风格带进县政府办公会中。虽然他也知道这有些困难。但总的要去努力尝试改变才行。

  “先给大家通报一下旅游开公司那边我和他'|协调好了。6年的资源占用费两百万今就打到财政帐户上。虽然只是杯水车薪。但是也算是救命吧。”赵国栋顿了一顿。“前两天大家都概报了报各自这条线上需要的花销。只有四五天就是过年了。今天咱们就的算出个明细账来。把总盘子端出来哪里差。;多少。怎么办。都的有个说法。**#”

  桂全友也是整襟危坐。挥笔如飞。精准的记录着。原本这是该副主任的事情。但是今天是讨论钱的事情。尤其是还关系到整个全县干部的奖金福利放问题任何讨论泄漏出去都可能引不小的风波。所以曹渊也专门交待他由他来亲自记录。

  “两百万?”韦飚咂咂嘴。“赵县长。这可还差的远。寅吃卯粮都吃惯了。能不能让那边脆一点。把四百万都打过来?”

  “老韦你就别心了。按协议这钱可是该今年年底给。现在旅游开公司那边施工正紧。投入也很大。能提前捞到这笔钱都不容易了。”辛存焕插言。

  “老辛。咋就替你这一块叫起来了?”韦有些不舒服。赵国栋没说话。你辛存焕在那里瞎叫唤干啥?“莫不是你那一块就不要钱?”

  辛存焕一怔。心中也有些火起。本来和赵国栋去旅游开公司谈这笔钱就折腾了半下午弄的本来相当融洽的关系都闹的有些僵了。钱要回来这还落不了好。任谁也有些冒火

  “老韦。谁都要钱。是那也的分分情况!旅游开公司那是别人私人的你以为从别包里要钱这么易啊?你没看我们政府该付的钱都还赖着不给。更别说别人这钱现在还不该给呢。能要到这两百万我和赵县长已经差点和对方撕破脸了。”

  韦也觉自己话有些过了。他也知道辛存焕不是那种不知进退的人。但是对方言语一出来。他也就有些拿不下脸了。

  “老辛。你这是啥话?我不过是说说看看能不能让他们多支付一些罢了这钱他们迟早要给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咱们县里紧张。他们支持一下我们县里工作也相当于支持了他们自己,们县不也是在公司里占有股么?”

  “老韦。话不是这说。咱们县里占股是不错。但是我们可是一分一文没出。别人可是几千万真金白银要砸进来。那可都是要讲求回报的。都说要给别人创造好的环境。帮助别人早日把景区建成。咱们却因为自身困难去提前要钱已经有些过了。这还要的寸进尺。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见两人说的渐渐有了一些火气。本不想插入这个话题的赵国栋也赶紧插言:“老韦。老辛。你们今天是怎么了?都是为了工作。有必要这么针尖对麦芒么?”

  曹渊觉的自己是常务副县长。也该树立一下权威……老韦。老辛。工作上的事情不要夹杂个人感情。知晓咱们开个办公会都这副样子。也遭人笑话。”

  “咦。曹县长。我和老辛之间可没有什么。都是就事论事。工作上有不同观点争论也很正嘛。老辛和我可从来没有什么私人恩怨。”韦冷冷瞅了一眼曹渊。不动声色的道。本来就对曹横插进花林来一肚子气。韦飚心中就一百个不痛快。加之你才来没几天就还要摆出一副高人一头的嘴脸。韦就更是不爽。语间也就没了平日话语的温谦。

  见情况真的有些不对。再不强力干预。这场办公会办公会气氛就要失控。赵国栋顿时沉|脸来:“够了。大家要说都是花林一县六十多万父老乡亲选出来的佼。这样意气用事有什么意义?!日后大家还怎么一起共事工作?!”

  所有人都还是第一次见到赵国栋下脸来。除了全友之外。虽然谈不上什么害怕。但都还是不愿意在这位年轻县长面前失了分。韦和辛存焕二人都垂下头。不再言语。自顾自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原本被韦飚顶的有些拿不下面子的曹渊也总算挽回一点颜面。不再作声。

  “老汪。从你那儿开始。现说说分管那一片有哪些待解决的麻烦。大概需要多少资金安排过这个年。先说好。别给我打马虎眼。咱县里这块这点大。你给我一点水分都的挤干。实打实的报数字!”赵国栋此时已经完全进入了县长角色。语气也变的冷峻起来。这年要是过不了。县委那边自然不说。全县多少人都的盯着看他的笑话。

  汪明也收起了脸常有的笑意。|着自己笔记上的一行行数字。仔细盘算了一下。才道:“赵县长。你也知道我这一块是最麻烦的。教育这一块。紧打紧算。至少还的有八十万缺口。还不能把教育基础设施建设需要支付的工程款算到这边。民政上拥军优属和慰问贫困户这一算下来也的要三十来万。计生这一块简单。二十万块钱就足够了。实在不行十来万也能凑和过。”

  赵国栋也知道汪明分管这一块是用钱大户。教育这一块在-一级政府里都是一个吞金的主儿。任你多少钱砸进去都不够。可是你不砸还不行。十年树林。百年树人。百年大计。教育先行。口号都是喊的一个比一个响亮。哪一级政敢不重视?就是砸锅卖铁也把这个窟窿糊上。

  拥军优属和慰问贫|户这一块也是少不了。一年就这么两次。社会主义社会。逢年过节了。军队军属这一不用说。贫|户那边。再咋也体现一下党和政府温暖展示一下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的优越性所在不是?

  计生也是一样。基本国策。你敢不重视。冷了计生干部和独生子女户们的心。等着多生出胎来。你就等着被上边骂的狗血淋头然后再写深刻检讨吧。

  盘算一下二百万就出去了一大半。赵国栋心里也有些凉。定了定神。才又把目光投向黄铁臣那边:“老黄。你那边先着。后一步说。我知道你那一块没多少需要花钱的。呆会儿咱们再来慢慢算帐。老辛。说说你那边。”

  “我这边也还行。过年除了各局行干部们的奖金福利那是由财政统一考虑外。恐怕就是一些事业单位工们的奖金福利了。像卫生上的几个事业单位。什么血防站卫生防疫站职业病治所。这些单位都是清水衙门。但是职工算起来也有好几十号人。这大过年的。只怕也要十几万才能填平。”辛存焕也直率。

  “唔。十几万。又一笔不小的数目啊。”赵国栋叹了一口气。“老韦。你那边?”

  “赵县长。我这边况你都清楚。|就是建设上,欠。要说需要钱。一千万也填不满这些大窟窿。但是要过这个年。我盘算了一下这也一百二三十万才能打走那些要的瘟神们。”韦在赵国栋面前也不说废话。有啥说啥。

  就这几笔就已经把百万花光也还收不住口。这还不算曹渊和苗月华两个分管的大头。乡镇干部和机关干部年底奖金这一笔巨大支出足以让任何人都倒吸凉气。饶是赵国栋事先就让二人精打细算。尽量压缩。看看究竟差多少。这个时候竟然有点不敢开口问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