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节 钱不是问题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节 钱不是问题

  林县六个区工委,除了城区工委三个乡镇和新坪区工+;镇财政能够自给有余外,其他剩余的二十个乡镇中有十个乡镇是属于挣扎在温饱线上,需要县财政给予一定补贴,而其余十个乡镇就属于特困乡镇,每年到了年底都需要县财政拿出一大笔转移支付来补贴,否则这些乡镇上的干部和事业人员的奖金就只有纸上画圈了。

  并不出赵国栋所料,苗月华和曹渊计算出来全县乡镇和机关干部事业人员年终奖金按照惯例放,这一笔开支三百万左右,加上前面那些事项以及需要预留一二十万作为应急预备突事件的钱,整个花林县但是这几天就得拿出六百万左右来填塞这些窟窿,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难怪田玉和那时候每年年边上能弄回来一两百万扶贫资金就能鼻孔出气比罗大海还粗,难怪他在县里虽然玩女人玩大了肚子甚至生了孩子也还一样牛气冲天,没人说他半句坏话,就凭这一两百万钱,的确能帮花林县解决大问题,如果说抛开那建设上的历欠不还,再在各方面想点办法凑点儿借点儿,这一二百万的确能勉勉强强凑和过一个年了。

  “赵县长,虽然旅游开公司那边预支了两百万,可是缺口还是太大了,就算是咱们压缩压缩,估计没有五百万也收不了口子,听说今年省上扶贫办那边统一收紧了袋子,要想弄点钱出来都不容易了,苍化、云岭和咱们一样都碰了壁,听说像千州和通城那边情况也都一样,看来咱们要过这个年还是得出去借钱。

  ”苗月华摇摇头苦笑,“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咱们还得先有过苦日子的思想准备才是。”

  赵国栋知道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瞅着自己,甚至连县委那边的领导干部们都还看着这边,这年过得咋样某种程度上就是给自己的第一道考验,自己这县长是骡子是马就要看这一遭拉出来遛遛的表现了。

  “大伙儿也别急,我也知道往年都要么去银行想办法借点,但是借了翻了年五六月间也要还,这旧账未了新帐又来,还得添上利益,一波接一波,也不是个事儿,这还有几天,我打算还是得去省力跑跑,扶贫办虽然收了口袋,咱们也得去把袋口捅开条缝子漏*点出来才行,另外交通上两个项目资金可以暂时拿出来垫支一下,渡渡难关,老黄你别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交通厅和市交通局那边我去应付,出了问题我负责!”

  见黄铁臣欲待插话,赵国栋一挥断对方:“我知道原来是我定的原则绝对不能动用这两条路的建设资金,但是这年底上我已经去催交通厅那边先行把明年拨付资金划过来,估计今明两天就能到帐,这厅里资金拨付过来一时半刻也用不上,再咋也要等到三月间去了,比起去银行贷款,咱们至少也能拣两月利息钱不是?”

  “赵县长,本来这事儿我不想说,但是翻了年过了初七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就都要全面复工,现在工期赶得很紧,施工队伍都是日夜加班加点,所以资金消耗也很快,我丑话说前面,若是到了三月挪出去的资金还没有补上,出了大事我可不负责。{万^卷^书^屋-anJuan.Net提供最新章节}”黄铁臣语气平和,但是言语中流露出来的味道却是一丝不芶。

  曹渊有些诧异,这个黄铁臣还真有些牛劲儿啊,和赵国栋也是这种态度?这钱又不是用在歪门斜道上,每一分钱都是用在正道上,任谁来说也说不上个啥,就是省交通厅督查现了,大不了也就是一个不轻不重的警告,而且以赵国栋从交通厅出来的门道,他还能不清楚这中间的窍门儿,还需要你来提醒?

  至于说施工队那边,那家包方不欠施工单位的工程款,要真是每次都按时付款那才真是成了新闻了,要干不干,多的是人干,得罪了这包方,他就不怕后续尾款拿不到?象这样拖上你几年,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虽然有些惊诧。但是见赵国栋却是没啥表情。其他几个副县长似乎也是见惯不惊地模样。曹渊也有些明白过来。估摸着这黄县长也就是生得这副脾性。和顶头上司也是这副德行。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咋混上副县长地?这年头光是考能力或说所谓地实干精神就能上位。那可真地成了天方夜谭了。

  “老黄你放心。我说到做到。绝不会让你难做。”赵国栋也不以为忤。点点

  老曹。今天下午咱们就去安都。还有四五天时间。它T3是钢铁堡垒。咱也要给他钻个洞出来。这可是关系到咱们今年全县干部职工年底地希望啊。

  ”

  “行。赵县长。你咋说。我咋干。”曹渊心里虽然有些不是滋味。但是还是很爽快地应承下来。能从扶贫办多弄点回来。这贷款压力也小一些。明年地还款压力自然轻松些。自己分管财政、金融。当然也希望手里边能宽松一些。

  办公会终于散了。按照赵国栋地意见。今年年底干部职工地奖金不打折扣。都按照市里边统一下达地标准来执行。只是资金缺口就扩大到了四百万左右。

  这个消息立即就在全县干部职工中间不胫而走,几乎还没有等到中午赵国栋睡午觉起床,整个县里机关都传遍了。

  按照以往的标准宁陵行署也就是现在的市里边下达的奖金指标除了宁陵地区主要行政部门外,也就只有宁陵市能不折不扣执行,就连曹集和土城两个经济条件较好的县也都只能时断时续执行所有指标,遇到财政税收状况不佳的年份也只能按照九折或八折执行。

  至于像奎阳、丰亭这些县份一般都只能在七八折里浮动,而苍化和云岭则只能按照六折标准执行,唯有花林稍稍特殊一点,因为田玉和的弄钱本事,每年也能勉强享受和奎阳和丰亭这种七折标准,但是从来没有享受到过**折标准,更不用说全部执行了。

  赵国栋还有些迷迷糊糊就接到了县委办主任何良才的电话通知他到罗大海办公室里去,有紧急事情。

  果不其然,到了罗大海办公室,罗大海就径直询问全县干部职工奖金放问题,赵国栋也不隐瞒,把自己的意见拿了出来,并表示这只是县长办公会的意见,还需要县委常委会上拍板。

  罗大海气不打一处来,这还能上常委会么?这机关里都闹得沸沸扬扬,上常委会若是被否决了,这说有矛盾焦点还不得全部指向自己?

  “国栋,我也想给干部职工们都全奖金政策,可是田玉和来已经把咱们这边标准提得比条件差不多的苍化和云岭高了,你这一来一下子又把格升到和宁陵市一样高,你这不是给自己颈上绞索越勒越紧么?你哪儿去弄那么多钱?就算是你能想办法借来,明年一样要还,而这奖金标准一旦提高你就甭想降下来,你咋就和我先打个招呼呢?”罗大海也是苦口婆心。

  “罗书记,我也考虑过,全县干部职工按照市里奖金标准全也就多一百来万,这牛全身都陷下去了,还在乎一个耳朵?”赵国栋笑了笑道:“我是这样想的,咱们花林条件本来就差,人人都想调到市里或其他区县去,我这才来多久,咱们县里都有好几个调到市里和区里去了,听说教师队伍情况也是一样,干部是我们这个政府执政的基础,尤其是乡镇干部,如果不能稳住干部队伍思想,尤其是基层乡镇干部的思想情绪,我们政府的威信和凝聚力以及行政效率都会受到很大影响,在我们花林即将迎来一波展高峰期时,我觉得带来的危害远远超过这一百多完的付出。”

  罗大海听出赵国栋还后后续话语,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

  “当然责权利必须统一,县里既然给每个干部职工的奖金都全了,如果谁还在工作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或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那就对不起,该按照纪律来处理的就绝对不轻饶。我已经在让桂全友在起草一份我们花林县干部的行政问责制度,就是主要针对现在机关和基层政府办事效率低下作风拖沓,同时我也让监察局在出台一个处理规定,对于那些整天浑浑噩噩无所事事,不思工作只想混一天算一天的干部,那就是要毫不客气的给予处理。要让能上、平让、庸汰这个风气和规律真正在我们县里树立起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把花林形象树立起来,让外地投资看到我们花林与其他地方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