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节 相信我没错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节 相信我没错

  国栋在启程前往安都之前专门把桂全友叫到自己办公T|项任务,要他了解一下曹渊的情况,尤其是了解一下曹渊在云岭县的工作情况,特别是曹渊平素的为人处事以及他起来的经历。

  赵国栋并不是一个喜欢了解刺探人**的人,但是对于曹渊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考察一下这个日后可能是自己最重要副手同样也可能是最危险敌人的品性。

  晏修和能干到千州地区副专员,没点本事不行。

  当然能上位的手段各不相同,有的是靠苦干实干加有人赏识,有的是靠机遇加努力,有的是善于务虚迎合上面喜好,总之你得有一点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来。

  曹渊时任云岭县委办主任,按理说就应该是时任县委书记的晏修和的绝对心腹,但是曹渊却在自己一干人面前毫不讳言的点评晏修和。

  这只可能两种情况,一种是本来就是对晏修和在云岭县当政期间的施政纲领不赞同,或许是晏修和用来上位的政绩工程的确给云岭县带来了很大的负担和压力,另一种就是曹渊或许原来是晏修和的心腹,但是处于某种原因关系而不睦,最终导致曹渊对于晏修和有私人陈见进而在晏修和已经无法对他造成威胁的情况下打翻天印了。

  如果是前者,赵国栋倒是觉得此人值得一交,如果是后者,那此人的人品绝对值得怀疑,一个可以从心腹摇身一变成为敌人的角色,绝对值得警惕。

  赵国栋下午和罗大海打了招呼之后就离开了花林返回了安都,曹渊原本打算和赵国栋一起去安都,但是手上还有不少赵国栋交待的事情需要处理,也就只有留下来等到第二天再赶往安都。按照赵国栋的设想,两天之内必须摆平扶贫办那帮人,无论采取什么办法,也得从省扶贫办嘴里撬出一点东西来。

  但是赵国栋对省扶贫办那帮人并不熟悉,田玉和究竟是通过什么办法把这帮家伙打通赵国栋也不得而知,不过赵国栋并不担心,在安都这一亩三分地上,总能找到足以打开扶贫办大门的钥匙,对这一点赵国栋深信不疑。

  赵国栋赶回到安都时已经是晚上快八点了,不过杨天培和古志常依然等着赵国栋,三人一边吃火锅,一边商量着事情,也顺便算是替赵国栋当选县长祝贺。

  虽然古志常早就料定赵国栋非池中之物,但是他同样想像不到赵国栋以二十五岁的年龄就能当上一县之长,再看看自己那个和赵国栋年龄相仿的儿子只知道整天泡迪吧喝酒,古志常就禁不住感叹万千。

  鸥从花林回来就说赵国栋在花林如何风光八面。言语间对赵国栋地亲昵语气让古志常两口子都是忧心不已。自家小鸥人长得绝对算美女。但是那股子大大咧咧却又火爆异常地性格却不是男人们所喜欢地那种。尤其是像赵国栋这样地混仕途地角色。更是不大可能喜欢上小鸥这样地女孩子。

  天孚公司已经正式扎根安都市区了。高新技术开发区成了天孚公司地主战场。有了沧浪公司担保地那笔三千万贷款地支持。天孚公司顺利接下来好几单生意。都是一些市级机关和他们地家属楼。几个项目部同时在高价技术开发区开工建设。这也创造了一个记录。

  九建司地纳入使得天孚公司不仅仅是在人力资源上极大地得到了充实。更重要地是得到了市里边很大地好感和支持。在高新技术产业区内一些招商引资来地企业建设项目和园区内地道路以及市政建设项目也开始向天孚公司打开了大门。这是很多公司梦寐以求也难以获得地资源。当然市里边也向天孚公司提出了将五建司也采取同样方式并入天孚公司地要求。

  五建司和九建司情况略有不同。不但在人员上比九建司多出不少。更重要地是五建司人员总体素质远不如九建司。背负地包袱也更重。这使得杨天培相当犹豫。

  毕竟现在公司流动资金上已经有些拮据。虽然有那笔三千万贷款地支持。但是那毕竟是贷款。公司自有流动资金已经全部陷在了几个大项目上。短时间内回款数量也无法支撑起再吃下五建司这样一个大家伙。

  何况在兼并了九建司之后。天孚公司已经取得了最重要地一级建筑企业地资质。这使得五建司对于杨天培地吸引力远不如最初之时。

  现在的天孚公司虽然在规模上扩大了几倍,公司资产也是暴增,但是在经营效益上一时间却还见不出分晓,尤其是承接了市里这么多工程,很多款项短时间都还无法收回,在

  看来都觉得有些脚步太快,步伐太大,但是赵国栋却E个加速发展的策略必须要坚持,而公司欠建材供货商也是海量的资金,好在大家都知道这是政府工程,倒也不虞收不到后续款项,只是背负这样大一笔欠账在身上,无论是谁都觉得心中不那么踏实。

  一边吃火锅,赵国栋一边也替杨天培分析了兼并五建司的利弊。

  他更倾向于兼并五建司,这样不但可以更进一步壮大公司规模,而且也更紧密的将市政府与天孚公司捆绑在了一起,这么多原来本属于国有企业的职工这一块大包袱现在虽然貌似交出了手,但是一旦天孚公司效益不佳或者公司倒闭,可以想象得到这些职工又会毫不犹豫的重新堵在市政府门口要求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

  所以在同等条件下,甚至是非同等条件只是要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市政府都会优先考虑天孚公司,而天孚公司现在也不仅仅是一家普通的股份制企业,而是一家原广大国有职工持股并耐以生存的企业。

  而在日后随之而来的房地产开发大潮中,和市政府保持密切关系无疑可以取得绝大的优势,无论是拿地还是开发上只要获得那么一点优先权,那获取的利润将远远超过现在付出这一点代价的百倍甚至千倍。

  在赵国栋看来天赋公司要想在最短时间内成长为安原省内的建筑房地产巨鳄那就只有采取超常规发展手段,兼并和与政府利益挂钩是目前最简单有效的手段,而帮助政府接受经营不善的企业则可以两者兼顾。

  至于说五建司人员素质和老化问题,赵国栋建议采取多种步骤消化,一是在职培训,提高素质;二是提前退休,健全社会保障机制;三是采取激励机制来调动积极性。

  虽然赵国栋在公司中代表最大股东,但是赵国栋也早就申明不干预公司日常运作,即便是在这个影响到公司日后发展前景的问题上,赵国栋依然表示一切都杨天培来决定,他只是提供他自己的看法和思路。

  “国栋,虽然你说得很有些道理,但是我觉得这后续房地产市场是否能像你所说的那样火爆还有待于观察,尤其是房地产市场守国家政策宏观调控的影响相当大,我们这样贸然将主要精力转移到房地产行业中,我觉得不太妥当,至少目前我觉得应该保持继续以建筑业为主业,尤其是与政府保持密切关系的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借助这个优势进一步扩大我们安都市建筑市场上的份额。”

  “培哥,扩大份额的目的是什么?”赵国栋耐心解释,“那叫做大。可是企业光是单纯做大是不够的,甚至有些危险,架子大了,盘子大了,如果人才和机制上跟不上,那工作效率和管理效率只会下降,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咦,你小子不是一直在鼓励我做大么?公司能两三年就膨胀成这样还不是你小子一直在撺掇着我这么搞?要以我的想法,根本就不会采取这样激进的策略,稳扎稳打才是我的初衷,这会儿你倒又来说做大不对了。”杨天培笑了起来,“老古,你说这家伙是不是得了便宜又卖乖?”

  古志常也只是笑笑,却不插言,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眼界目光已经远不能和杨天培和赵国栋相提并论了,他自己很有自知之明,能够保持着在天孚公司现有股份不断增值已经是很满足了。

  按照现在天孚公司的资产规模来算,他当初的投入至少已经增值几十倍,当初一咬牙卖掉老宅投入到这里边无疑是他人生最大一次赌博,但是事实证明他赌对了,两三年翻几十倍,就是卖毒品也没有这么高的利润,而自己当初之所以选择入股天孚公司,就是看好了赵国栋眼界眼光和杨天培的人品作风。

  “培哥,那不一样,我是提倡做大,但是前提是在作强的前提下做大!”赵国栋抿着嘴咂了一口酒笑道,柳浪春这种不入流的酒在安都市里的知名火锅店里根本就找不到卖,这还是赵国栋专门出钱让服务员去替自己买来一瓶,他就是想要品味一下两年多年前创业时的滋味儿,“作强是什么?那就是企业的盈利必须要保持高水准!建筑行业虽然现在看起来还行,但是它在日后几年里的利润率将远不如房地产行业,这一点我可以肯定,培哥,相信我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