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节 言传身教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节 言传身教


  省扶贫办沟通实际上并没有花费多少精力,赵国栋通T[系上了省扶贫办的副主任,然后拉上了省财政厅一位处长作陪,一顿饭下来,大伙儿又去歌城happy了一回,大家也就心照不宣了。

  王甫美的人脉资源相当丰富,结交上了这个朋友对于从基层起来的赵国栋来说简直就是打开了省里边许多要害实权部门的一道门,虽然未必能直接接触到各部门厅级干部,但是掌握着相当权力的处长这一级一样不可小觑。

  至少王甫美拉上了这位财政厅的处长就很有作用,即便是省扶贫办这位副主任在见到对方之后也是满脸笑意。

  “老曹,一百万到手了,两天之内就能打到咱们账上,这大概也是他们现在能开的最大口子了。”赵国栋掂量了一下手中的资料,“明天一大早就把这个项目计划交上去,不管咋的,咱们至少也得把样子做像,不能有了尚方宝剑就不按谱子来。”

  “赵县长,那位王处长是什么来头,我看他虽然不多言不多语,但是说出来的话都很有分量啊,连江处长和孙主任都很客气呢。”

  曹渊虽然颇以在宁陵这边有些背景自傲,但是走到这省里边来,他还是相当低调,在这遍地都是科处级干部,随便抓一把也能拉出一两个厅级干部的省城里,曹渊清楚这里才是藏龙卧虎的所在。

  “省委办公厅的,天天在领导身边走动,谁能不买个面子?”赵国栋也没有刻意遮掩什么,“走吧,老曹你和老孔回宾馆休息吧,明天还有任务呢,这财政厅这一关不好过,封山育林专项补助资金这个名目虽然有,但是财政厅那边似乎一直没有开这个口子,我们花林也不是最严重的地区,要从虎口夺食,又是一场硬战啊。”

  曹渊也真是有些服了这位年轻的县长,这位脑瓜子里想的花样真是不少,他自打当上这个常务副县长之后还有些不太把赵国栋放在眼里的一丝轻视,总是觉得对方运气够好加上上边又有些关系,所以才会拣了一个漏。

  但是坐上这个常务副县长位置之后才感受到这肩膀上的压力那可真是非比寻常,和昔日在云岭县委办当主任时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务虚和务实之间的差距可真还不小,一件一件具体事儿那是接踵而至,而且件件都轻忽不得。

  “赵县长,再难咱们也得硬着头皮上啊,还有那样大的缺口,咱们也只有舍命陪君子了,要不咱们怎么敢回去交差?”

  说实话曹渊对于赵国栋胆敢张口按全额发放奖金一事还是有些想法,这事儿好是好,但是带来的负效应相当大,日后年年都得按照这个标准发放了,对于政府来说就是一个相当严峻的考验,尤其是每年年关,那都是一个难熬的关口,尤其是像花林这种财政穷县,一年出出风头行,第二年第三年呢?

  除非就是对本县财政增收有着相当大信心地才敢如此。曹渊不知道赵国栋是真对他自己本事有信心还是只是想要图一时收买人心。现在还不好说。只能听其言观其行了。

  随后两天里赵国栋都是几乎顿顿饭排满。中午搞定财政厅还是请了蔡正阳帮忙出马。好在省财政厅那位副厅长和蔡正阳也是多年老交情。尤其是蔡正阳还是华阳县委书记时对方也还是一个处长。这时候二人地位都不一样了。相互间走动也还保持着。这事儿本来赵国栋一直有些担心却没有想到异乎寻常地顺利。关系就是生产力这句话对于中国国情地确把握太准了。

  “老涂。花林县是全省闻名地穷县。国栋现在在那里当县长。日后财政资金方面若是有啥难处。还得请你高抬贵手多从手指缝里给漏*点。”

  蔡正阳仰躺在沐足床上。显得很随意。昔日在对方面前都带有三分尊敬。但是现在不一样。三年三级跳。自己跨越上交通厅长位置。对方也只能上进一步。老关系虽然在。但是双方地地位也拉平了。财政厅毕竟是第一号厅。掌管全省财政命脉。这下边求他们地地方实在太多了。这年关几天里中午能请到一顿饭那也是自己出面才能搞定。否则怕是连面都难见到。

  “蔡厅。既然是门下出来地。能给地只要使我权限范围之内地。自然没说地。不过扶贫方面地项目资金素来由省扶贫办统一在安排。我这边只能走正常渠道。小赵。花林县若是有啥项目。最好能够按照正常渠道过来。只要能够和涉及部门协调好报过来。厅里这边我来搞定就行了。”

  涂明义也是老财政了。从

  一个普通干部干起,一步一步熬到副厅长也相当不容T子也宽泛,见得也多,这种时候蔡正阳也应该是每天宴请不断才是,他能亲自出面帮一个不起眼的穷县县长张罗,那说明这人绝对是他看得起的人,所以对赵国栋也高看了几眼。

  “老涂,少给我打马虎眼,项目资金当然没说的,我是指财政上一些专项补贴,这种事儿你糊弄不了我。”蔡正阳笑骂道,“你以为你们财政厅里那些猫腻我不清楚?只要不往自己包里揣,你们这些个副厅长哪个手里每年没有掌握着几百万可供操作的资金?那你这副厅长还当个毬?!还不如当你的处长好了。”

  蔡正阳的一句粗话也让涂明义心里十分舒坦,要说财政厅一个副厅长可不比其他厅一个厅长差多少,当然交通厅这些大厅不一样,何况蔡正阳人家现在已经是加了省长助理衔了,虽然只是一个衔,但是其间意义却很不一般,往往那就是要准备上进的先兆,看看这两年对方上窜的速度就能明白别人那是上边有人看重,而蔡正阳能在自己面前说粗口,那说明人家是真把自己当朋友。

  赵国栋也躺在最外边床上享受着这种已经开始在安都流行开来的沐足保健,吃完饭问及休息一下,涂明义就说来沐沐足放松一下,蔡正阳也没有推辞,赵国栋自然就心知肚明,涂明义往那里带,赵国栋跟着提包买单就行了,曹渊和老孔他们一行人就知趣的没有跟来了。

  “嘿嘿,瞒不了你啊,看吧,这也得选择合适机会,我不是矫情,钱流出去最终得老邓签字,虽说我能决定,但是也得程序上符合规矩才行啊。”涂明义笑笑。

  “涂厅长您放心,花林这边真要求到您手上,那肯定是一切程序都已经走圆满了,绝对不让您为难。”

  赵国栋赶紧拍胸脯,对方能有这种表态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也是看着蔡正阳面子,要以自己身份,只怕别人连多余两句话也懒得和自己说,全省一百多个县市区,书记县长多了去,谁认得你一个山沟里来的一个乡巴佬县长?

  “呵呵,小赵,别客气,老蔡能把你带出来,哪还能说啥?从他上了副市长再到交通厅长,我可从来没见过他把下边哪个人带来过。”涂明义笑了起来。

  年关时分谁都忙,像这样的领导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就这么一会儿沐足时间,蔡正阳也好,涂明义也好,电话也是接了若干。

  两人表情也是丰富无比,或皱眉,或开颜,或假作亲热,或半晌想不起对方,或公式化的言语,或真心诚意的邀请,总之这一个小时时间里赵国栋算是见识了这些个领导们的繁忙。

  两个领导电话似乎是在较劲儿一般次第响起,挂了又响,几句话结束之后又放下,然后再响起,循环往复。

  送走涂明义之后,赵国栋才送蔡正阳返回交通厅。

  “国栋,你这段时间也不轻松吧?县长和副县长虽然只有一个字差别,但是那可相差千里啊,很多人一辈子都只能在副职上挣扎,而也只有当了县长书记你才能真正明白为人做官的真谛。”蔡正阳仰靠在车靠背上闭着眼睛道,“这一次老柳又帮了你大忙,至少帮你节省了三年时间,嘿嘿,三年,对于一个仕途上跋涉的人来说,那是多了无数个机会啊。”

  赵国栋只是默默听着,此时蔡正阳的每一句话对于他来说都是肺腑之言经验之谈,说实话,他也觉得自己起来得太快,以至于很多方面都只能通过摸索来熟悉,而摸索却很容易出问题,能够有人指点无疑可以帮自己迅速进入角色。

  蔡正阳何许人?安都第一县的铁腕书记,能把一个经济最发达的大县摆得四平八稳,经济却蒸蒸日上,那没有点本事不行,与君一席话胜十年书用在这份上最贴切不过。

  “国栋,我能帮你的自然帮你,但归根结底还是得落到你自己头上,花林这种穷县对你也是难得的锻炼,这两三年里我建议你就踏踏实实的在花林干点实事,当然该宣传也得宣传,领导眼睛雪亮,只要你能真有拿得出手的东西,没有那位领导能视而不见。

  ”

  赵国栋感觉得到蔡正阳也对自己这样快速蹿升有些担心,所以才会循循善诱提醒自己,这也正好说在了赵国栋心坎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