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七节 敲打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七节 敲打


  蔡哥,我知道我这会儿是根基虚浮飘摇不定,但是柳说得好,机遇一旦错过便不再来,花林这一次的变动也是无心插柳之举,先前我并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等到逼宫之势已成,我若退缩,那就是自断臂膀。

  ”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我根基虽然虚浮,但是我有时间来慢慢稳固,两年时间足以让我在花林踏踏实实做点事情出来。”

  蔡正阳慢慢睁开眼睛盯了赵国栋一眼,慢吞吞的道:“你知道这一点就好,我就担心你觉得这一切来得太过容易,让你滋生骄傲自满的情绪,觉得世事不过如此,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那也许一跤跌下去,你就再也爬不起来。”

  一时间赵国栋脊背上冷汗涔涔,他没有想到蔡正阳能够一下子就看出自己内心深处隐隐泛起的得意,虽然表面上他时时表现得十分谦恭,但是内心深处却一直认为自己今天得到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有那么多大佬的支持,有那么多人脉资源,如果还不能顺风顺水,那才真是无能。

  但是正如蔡正阳话语中隐藏的意思指出的一样,官场中除了人脉资源外,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东西就是实绩,上边的提拔可以一次两次帮你,但是最终你手上没有一点拿得出来的东西,那当你走到一个被人用显微镜来观察的位置时,你就会发现自己一切原本颇为自傲的东西都是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蔡正阳在这方面是深有体会。

  他之所以能走上副市长又走上交通厅长位置,除了良好的人缘关系以及上级领导的赏识,更重要的就是华阳县在他执政期间经济一直保持着高速发展,毫无悬念的成为安都市乃至安原省的第一县,担当分管工业和招商引资的副市长之后,安汽大宇落户安都,凭空为安都增添几十个亿的工业产值,碧池配产业园和江口配开发区蓬勃兴起,一跃成为中西部地区的配产业基地。

  正是有这样的深刻体会,他才担心赵国栋在这方面走得太过一帆风顺,没有一点实实在在拿得出手的政绩奠底,而一旦有个波折,或许就会原形毕露。

  “蔡哥,我受教了,回去之后我知道该怎么作。”赵国栋面带愧色,诚挚无比的道。

  “你明白就好,你脑瓜子聪明,眼光更是不凡,唯一不足就是缺少真正的磨砺,原本我希望你在江口那边好生打磨一下,但是条件不成熟才让你来了厅里,这一次下花林很难得,花林底子薄,基础差,但越是这种地方越容易出成绩,而且成绩稍稍醒目一些就能引起领导的关注,所以一定要好好把握。”蔡正阳语气平静,但却是句句金玉。

  “这年头上边首要看什么?就是看一地经济发展,而经济发展指标是什么?GDP!提及一方必谈这GDP,而GDP怎么增长?唯有发展工业!我也听了你的一些设想和做法,很好,像引进旅游开发项目,推广养殖业发展,这都不错。但是在目前,你想要作出成绩,还是得落到工业上来,尤其是一些拉动GDP增长的产业!”

  “像你们引进地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就相当可行。这两家企业在业界都有些名气。你能把他们拉来足见花林地确有些吸引人地地方。你应该借助这个东风。继续深挖潜力。比如畜产品地深加工和副产品地加工。随着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在你们这儿落户。必定会吸引一些和他们构成上下产业链地企业地兴趣。比如皮革加工、毛发加工等行业。”

  “另外你也说你们那里丰富地果、茶、林产品地加工行业也应该想办法引入外来企业。现在你们交通瓶颈即将打破。应该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我建议你不要整日呆在花林处理那些琐碎政务。丢给你那些副手们!一来可以让他们感觉到你放权是对他们地信任和重视。二来可以腾出精力来干大事!”

  “什么是大事?能够给一地带来变化发展地事情就是大事。对于你们花林来说。怎么样引进企业。发展经济。增加税收。这就是大事!对于你们这种经济弱县财政穷县就更是如此!至于内部管理、日常事务、关系平衡。甩给你地副手们。你完全可以遥控指挥!不要满足于当一个事必躬亲或者说体味权力快感地庸俗县长。你现在是该埋头苦干地时候!”

  “你有这方面地优势。那就要最大限度地利用这方面地优势。在这两年时间里好生让你们花林面貌来个大改变。让领导们

  绝不是只是依靠背景或者关系地软脚虾。而是能实实)E情来地真正人才!”

  “安都这边地信息不是你们花林所能比拟地。信息地不对称使得越是贫穷落后地区往往就是最需要获得信息地地方。而这些地方反而最闭塞。也就使得他们会丧失更多地发展良机。所以我建议你们县应该在安都设一个办事处。简单朴素些。但是要起作用。不要办成接待办!”

  在回交通厅这半个小时路上,蔡正阳给赵国栋好生上了一课,也让赵国栋明白过来现在什么才是他最迫切需要干的事情,事实上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花林财政每年入不敷出,要想从根子上改变,四处化缘张罗那都是治标不治本,唯一办法就是发展工业,培植税源。而蔡正阳也说得没错,自己就适应该利用自己在省里边这些人脉资源最大限度的发挥作用。

  赵国栋也一直在琢磨,自己如果要腾出精力来招商引资发展企业,很大程度上就需要把一些本该由自己来掌握的权力分摊给其他副手,其间曹渊就将扮演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但是这个人物能让自己放心么?

  赵国栋清楚自己当然不需要担心经济问题。

  无论是沧浪之水还是天孚公司都让自己几辈子都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像沧浪之水这种完全属于家族的私营企业如同吸金一般带来海量财富,虽然随着日后饮用水行业竞争日益激烈,沧浪之水的利润率不可能再有如此之高,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沧浪之水已经完成了最初的原始积累而开始向规模化和专业化方向发展,吉林长白山矿泉水水源区和安徽池州的基地建设已经踏出了这一步,而国内其他企业还远没有做到这一步,唯一可虞的就是日后国际食品行业的巨头们将要涉足这一产业,沧浪之水要做的就是要和康师傅、统一以及达能这样的巨头们贴身肉搏。

  自己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但是并不代表自己的同僚们也不需要考虑这一点,之所以让桂全友去了解曹渊的品性就是基于这个考虑,如果一个最重要的助手在品性和本质上不值得信任,那么赵国栋就不得不考虑怎样来化解这样一个难题,唯有在副县长中另外物设人选,而其中的麻烦又要多许多。

  但是无论怎样,赵国栋都决心要好生在花林发展上作一作文章,这是不变的基调。

  虽然在安都还有很多的领导朋友需要拜会,像副省长甘萍,这位副省长对自己观感颇好,很有必要进一步加深印象,虽然她只是非党人士的副省长,但是有些时候这种超然地位反而能够更凸显其立场的公允。

  又比如说熊正林,已经正式就任省纪委副书记的熊正林可以毫不客气的称得上是位高权重了,虽然他不能让某人升官发财,但是他绝对可以阻滞某人升迁,而现在已经是宁陵市委常委秘书长的尤莲香更是他的心腹,对于赵国栋来说,拉上这条线也很重要。

  还有刘兆国、雷向东、郑健、乔辉以及邱元丰、朱星文这些朋友,但是赵国栋实在抽不出时间来,一切都得以工作为重,而当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让全县干部们安安心心满满意意的过好这个年。

  办完一切该办的事情,赵国栋和曹渊一干人就马不停蹄的赶回了花林,已经是大年二十八了,花林那边几乎是天天电话来催着,晚上就是团拜会,赵国栋这个新任县长如果不出席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赵国栋几乎是紧赶慢赶撵到了晚饭前赶回到了花林饭店。

  六个区工委的书记、副书记、二十五个乡镇的党委书记和乡镇长、各局行的一把手,以及所有县领导班子都全述要参加这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团拜会。

  团拜会一结束,基本上也就标志着一年的工作打了总结,该给干部职工们兑现的也就要兑现了,这年头,过年就是花钱,对于领导们来说也就是意味着一个难熬的年关总算是对付过去了。

  “什么?!”赵国栋听到这个消息时几乎漱口盅都要落在地上了,“马道军死了?!怎么死的?!死因查明没有?向罗书记报告没有?”

  堂堂县公安局长在大年三十早上死了,这简直称得上是天大新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