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节 暗锋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节 暗锋


  全友也是脸色灰败。这大年三遇上这种事情。不|么原因。那都是一晦气的事。这对于刚刚经历了大换血的县政府领导班子也是一个当头闷棒。

  “已经向罗书记汇报了。这边县公安局刑警队的法医已经赶去了。另外也通知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法医过来。他是死在家里的。”桂全友顿了一顿。“估计可能是心肌梗死。”

  “死在家里?他老婆都不知道?”赵国栋一听死在家里可能是心肌死心中就放下大半。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心肌梗死那就说不清楚。只要别是杀暗杀这一类的诡异情节就行。

  “他老婆睡另一间房。听说昨晚老马回家很晚。凌晨三四点钟才回家。他住县公安局宿舍里。门卫说他回家时气色就不大好。好像挺疲倦的样子。”桂全友脸色有些古怪。但是赵国栋却没有注意到。

  “这个老马是怎么事儿?这都大年二十九了。咋还玩的这么晚?在谁家打麻将还是咋的'身体不好也注意一下。心脏有问题最怕疲劳过度。”

  赵国栋把毛巾丢进盆里。萧牡丹自打桂全友急急慌慌跑进来时就赶紧跟了进来。见赵国栋把毛巾扔进盆子里。连忙接过脸盆把水端走。

  见萧牡丹走了。桂友才压低声音道:“他老婆现在闹腾的厉害。估计老马昨晚是在外边歇的。办完事儿才回的家。”

  赵国栋一听便回过味儿来了。在宁陵这边办事儿办完事儿这个词语含义很丰富如果语不同那就意味着一个意思。那就是办男女之间的事情。在通俗直白一点。|就是作爱。

  “老马在外边有女人?”赵国栋吟道。这可是麻烦事儿。劳累至死。可是是在女人身上积劳成疾而死。这说出去也够丢花林县公安局花林县政府的脸了。他里人也是。种事情藏着掖着办了也就算了呗这会儿翻腾出来不是专心要让老马在下边也不安生?

  “嗯。好多年了。老马和家里那位关系很淡听说县里边有个相好。”桂全友言语也有些遗憾。“那人我也见过。三十好几了。是供销社下岗职工。正是如似虎的年龄老马都五十岁的人了。身子也一般。咋能经起这索取无度旦旦而伐?”

  赵国栋啼笑皆非。这个时候桂全友还给自己卖点文字白。“老桂。啥时候你还说这些?马道军又没有死在那女人肚皮上要死也是回家咽的气。又不是马上风。能说个啥?这事儿就按照一般的因病死亡办了就行了。别闹的沸沸扬扬。”

  “罗书记也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三十了。遇上种事情。那家属又不依不饶说这中间有问题。说不定是那女人下咋的咋的。好说老马保不准还有什么存折遗产落在外边一类的屁话。非要把老马昨天晚上的行踪闹个一清二楚才行。庞书记在现场就答应查一查。给对方有个交待。”桂全友一连无奈。

  “胡闹!”赵国栋有些来火了。“这不是故意要替咱们县里抹黑吗?钧他是啥意思。把公安局上下弄的人心惶惶让县公安局成了全市笑柄就能让他长脸了?”

  桂全友沉默不语。

  赵国栋压抑住火气。当然清楚其中关节马道军是老资格公局长庞钧却是从乡上起来的政法委书记。虽然是县委常委但对于公安局来说他这个政法委书记简直就没有半点发言权。

  马道军能够这样自然也有其仗恃。一是和现在的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严立民关系密切。二是马道军对于县委县府的一手绝对服从。就这两条让庞钧和马道军的斗法从来都是处于劣势。庞钧在公安局里中意的人毫无例都靠边站。甚至明确提出要提拔的干部连县局党委会提名都通过不了。这让庞钧与马道军之间也是势同水火。

  这政法委书记管不了公安那你基本上就是一个空架子。法院检察院都是副县级单位。受人大监督更严格。你想要安排个啥更受约束。司法局就是一空壳子。拿给你也没啥意思。

  “你去协助庞钧处理老马后事。把我的意见转达庞钧。就说是我说的。只要法医尸检没有问题。缩小影响面。尽快处理。那边家属你去安排。在丧葬费上情多考虑。把那边安抚下来。务必不要闹大。”赵国栋上任头一遭遇上这种事。心里也是一百个不痛快。

  “赵县长。这只怕不大好吧。庞书记他在亲自处理”桂全友有些为难。

  “没啥不好!公安是县政府组成单位。你是政府办主任。公安局长出了事儿。你这个政办主任出面处理天经的义!庞钧那边我会给他打电话!”

  赵国栋言语间已经了一些火气。本来和庞钧之间的关系还行。但是这种事情上你要借题挥那就不是折腾公安局而是打我赵某人的脸了。

  “罗书记。老马去了。我安排老桂去帮忙处理后事。如果尸检没有问题。我建议尽快处理后事!至于说无关紧要的细节问题。我觉的没有必要再揪住不放。这大三十闹腾沸沸扬扬。对于县委县府形象来说也是不好。您看行不行?”赵国栋想了一想之后先给罗大海打电话。

  “嗯。我同意你的意见。老庞已经到了现场。会同市公安局的同志尽快进行尸检。你让老协助老庞处理后事吧。”罗大海也很赞同。

  “我的意思是让政府办全权处理这件事情。不要再多头折腾。”赵国栋加重语气。

  “唔。也好。就让政府办去出面处理。我给老庞打电话。”罗大海在电话里沉吟了一下。他也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的火气。心中暗自埋怨这钧不会做人。县班子新上台。去折腾。不是故意给赵国栋下不了台么?

  桂全友很快就给赵国栋汇报了情况。当晚马道军和本局几个副局长在一起吃完饭打了一会麻将。十二点就收拾了。估计老马就去了那个女人那儿。半夜觉身不太舒服。就自己开车回了家。没想到在家里就出了事儿。

  老马老婆这边很难。主要是钧给对方许了诺。一定要给对方一个说法。桂全友费了九二虎之力才算是安抚下来。计要在儿子女儿工作上作文章。

  “这个蠢女人。想用自己丈夫的声誉来要挟政府?”赵国栋恨恨不平的骂起了粗口:“妈的。她以为这就能落的了好?被别人当枪使都不知道!算了老桂。有啥条件先糊弄答应下来再说。只要不是太过分。老马都去了。咱们也算是让泉下闭眼吧。”

  过年的好心情完全这件事情破坏了。好在桂全友处理这种事情颇有分寸。几下子就把家属们过分要求打发了。在法医尸检的出结论的确属于心肌梗死造成猝的结论之后。更是把家属一顿好批。吩咐他们不要对外一致统一口径。就是过年饮酒之后心肌梗死死亡。

  “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打啥主意!不就是想要兼公安局长么?”赵国栋恨恨的道:“做梦!只我在当县长。他就休想!不顾大局。只图私利。这种人怎么可以让他担重任!”

  桂全友还是第一次见到赵国栋在自己面前毫不讳言的对一个县领导表明态度。这相当于在为他自己竖敌。虽然庞钧只是一个政法委书记。但是他是县委常委。在委会上拥有至关重要的一票。而赵国栋目前还没有在常委会中拥有真的铁杆盟友。在普通事情上许没有啥。但是在关键问题上。缺乏盟友的支持就有可能让一切努力付诸东流。

  不过想一想也能够|解。这位赵县长可还只有二十五岁。正是意气风发热血***的时候。上这种事情没有当场发作而是只有在和自己二人一起时发泄一下已经相当难能可贵了。保不准这样强压下去哪天就要来一回爆发。那还不如就这样私下发泄一下好的多。

  “赵县长。庞书记概是也压抑久。并非针对。我向他说了你的意思之后他就没有-说啥。”其实当时庞钧也是相当的不客气。说着是政法委管的事情。外之意政府办不该插手。但是后来庞钧大概是接到了罗大海的电话。才很是勉强的把后续事情交给了自己。

  “哼。老桂。你不用帮庞钧打圆场。我知道他没有那么好说话。多半都是罗书记和他打了招呼。”赵国栋也知道现在的自己虽然在乡镇一级干部中树立了一些象。但是在县级干部这些老子们眼中无疑还是一个新丁。何况能上到县级班子里多半也都有些背景。就连汪明这样的角色你会想像到他和副省长汤中戊扯上关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