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九节 另立门户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九节 另立门户


  96的春节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走来。大年三十的事情林县政府里都不大自在。不过这并不影响整个县委县府机干部职工们的好心情。按照市政府的额指标拿到奖金的人们心里那股子暖和劲儿那怕是天上下冰刀都掩盖不住。

  三十晚上赵国栋照例的和罗大海一起去供电局值班室看守所城关派出所县医院这些依然需要坚持值班的单位看看。谁都可以回家抱着老婆孩子蹲在床上|春晚。这些单位值班人员不行。当然县领导也就只有跟着体会一下三十晚上夜查岗的味道。

  大年初一上午也差多。去两个镇看看。再到县城里街上的百货公司汽车站麒麟观工地等地方转转。一上午也就这么过去了。

  初一下午赵国栋就获准离开开始正式休假了。除了赵国栋鲁达以及曹渊外。其他县领导都是本地人。或者说家已经安在了花林县里。这春节几天值班自然也就只有本地领导多辛苦一下了。

  赵国栋干到安都时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赵国栋没有停留径直回了江庙老家。今年他没有能回老家赶上正常团年。也就只有初一赶回家去乐和乐和了。

  汽车开进纺织厂就能够感受到一种衰败的气息。虽然厂里边生活区依然的十分热闹。但从人们脸上就看的出来九五年对于纺织厂地人们是艰难的一年。

  赵国栋也是在心中叹息纺织厂的衰败在意料之中。赵国栋曾经和蔡正阳以及卿光荣都或或暗的提醒过。但是他们虽然预料到了这个趋势但是谁都没有来这样快。

  卿光荣够狡猾。在年初就借厂里边有人反对乘势下台。调到了市里织工业局当了一个闲职。而新上任的厂长是管生产的。面对市场大气候如此。根本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应对唯一的办法就寄托在银行身上。但是银行早已经对这种以破产相威胁的手段受够了。很坚决地拒绝了进一步贷款。于是乎织厂就只有走入绝境。

  赵国栋的沙漠王子悄然停在了赵德山的那辆牛逼哄哄的安E——1088田沙漠王子后面。停在赵德山那辆车前面的还有赵川的奥迪和刘成地切诺基。

  还好。赵国栋见到自己父母时心中原本有的一点担心才放了下来。两人气色和精神状态都不错。看也许是这种潜默化的变化和原来赵国栋额提前预警两老都有了思想准备。何况这年头谁又能顾的了谁?能够把自己一家看顾好已经很不容易了。

  房子还是老房子。至连家具也没咋变化。除了电视机换了一台3英寸的长虹外。也就是在家里安了一部座机电话。

  无论是赵望还是许秀都不太喜欢招摇张扬。儿子们是儿子们的事情。他们长大了能自己挣钱那是他们自己本事自己老两口还是按照原来的日子照样过。能天天见到厂里的老伙计老姐妹们。赵望和许秀就觉的很好。

  对于赵德山提出要安都市区买一套带花园的别墅给老两口养老。老两都根本不领情。好在赵望的火气已经在这一两年里消减了大半。才没给赵德山劈头脸一顿骂。不过仍然没有半点好颜色给赵德山。

  刘成和赵灵珊虽然拿了结婚证但是95年实在太忙碌了。在刘成马不停地在全国各地奔波寻找考察新的水源地时。就连赵灵珊都不的不承担起沧浪县那边灌装基地的临时负责人角色既然入了门那就的学会适应。虽然赵灵珊在纺织厂只是一个验员角色。但到了沧浪之水这边。那一样也的边干边学。需要时候也就要赶鸭子上架。就更不用提二人举办结婚仪式旅游,假的事情了。

  家族企业也有家族企业的好处和优势。至少在创业初期是不需要担心忠诚度尤其是在有自己这个强力心居中赵国栋相信短时间沧浪之水还不至于发生什么为了争权夺利而使的兄弟反目的事情。

  一大桌子饭菜摆放在一家人面前。乐融融的气息让赵国栋也有些胃口大开。

  这一段时间里在花林都是宴请不让赵国栋吃反胃。要么宴请市里边领导要就是县里各局行请对口单位。虽然赵国栋尽可能的安排分管县领导参加。但是一些重要局行比如财政局公安局交通局计经委人事局这些单位你还不能不去。

  尤其是像组织部宣传部政法委这些部门那更是连罗大海也不能缺席都是市里边的常委挂号。你若是不去。保不住也就留下一个轻狂傲物的印象。赵国栋可不愿意在这些方面上失分。

  还是家里地饭菜最-胃口。腊肉香肠自然不必说。花生米炖鸡再丢上几根沙参大枣在里边。看着那汤面上浮起的鸡油。那味道真是个香鲜无比。

  先前家里边就已经团了年。除了赵国栋没能赶回来。其他人都到齐了。今儿个

  |回来。明天刘就的带着赵珊回平川。也就是要|栋回来见见面聊一聊。这一年下来虽然见面次数也有那么几次。但是更多时候都是在电话里交流。|还没有多少时间安安静静坐下来聊聊。

  赵国栋拍拍肚皮。顺便松了一扣带。这年头连家里安安心心出顿都变成奢侈事儿了。自己真有这么忙么?忙的连回来吃顿饭。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看着母亲慈爱的目光和父亲深沉而又包含关心的眼色。赵国栋心中就禁不住一热。亲情。往往是要到了即将失去或者已失去之后你才会感受到它地珍贵赵国栋脑海中突然跳出这样一句经记不清是谁说过的这样一句话。

  “爸。妈。我吃饱了。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舒服地吃顿饭了。别看外边天天吃大鱼大肉。要那是受罪恐怕没人相信。但是对于我来说地确如此。唉。生来就这条命权把享受痛苦啊。”

  “哥。你说没错。也不喜欢饭店酒店里吃|。所以也是尽量能不去就不去。实在推不掉的才去。”赵长川显然能够理解自己兄长地感觉。“今年春节我就除了和公司中层干部和管理人员吃了一顿团圆饭之外。也就只有陪柳书记和孙市长吃了两顿饭。其他都是二哥和刘成替我去的。”

  此时地赵长川已经隐隐有了几分公司老总的风范。即便是在赵德山和刘成面前也是那份张弛有度沉稳自若地气势。而看赵德山和刘成以及赵灵珊的表情也丝毫没觉的有什么不妥。赵国栋心中也是暗赞。两年打磨锻炼之下赵长川俨已经是一个功成名就的企业家了。

  “长川。这对于我们自己身体可能是好事。但是对于我们的事业某种程度来说却是劣势。”赵国栋淡淡一:“该去的的去

  赵长川首不语。

  “大姐。你帮爸妈|拾一下。我们去那边坐一坐。”赵国栋挥挥手。赵德山赵长川和刘成都站起身来。赵云海迟疑了一下。“云海。你也过来。也是该听听咱们家里的事情了。学以致用。你在学校里书也好更有针对性一些”

  赵望和许秀也道自己家里这几个子女只怕又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商量。

  眼见家里几个儿女都纷纷离厂去虽然不太楚他们干地事情究竟有多大。但是看看五个儿女除了赵云海还在大学书之外。其他几个儿女个个都是驾车而回。这是啥阵仗?

  厂里边原来也只有卿光荣一个人算是有专车。其他副厂长还都只能匀着用。而自己几个女出去没几年。个个都已经是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国栋甚至还当了县长这对于二老来说几乎就像是做梦一般。

  赵国栋回到隔壁屋。有些感触的抚摸着依然还些熟悉的架子床这间房仍然十分净。许伟不时来住一晚母亲将房间依然按照原来的格局摆好。

  “长川。你多久没回来住了?”赵国栋突然问道。

  “三个多月了。”赵长川想了一想。“二哥上个回来了。大姐他们上个月也回来了一。

  ”赵长川见自己兄长脸色似乎有些伤感缅怀的味道。赶紧道。

  “唔。我都有快半年没有回来了。”赵国栋甩甩。“坐吧。”

  “哥。爸妈也不愿搬离这儿。咱们也没办法。如果他们住在安都。那就方便的多。”赵德山大大咧|的道。“你和爸妈说说。他们都听你的。”

  “哼。我能去作这违背他们意的事情么?”国栋轻哼一声。“他们愿意在这儿住就让他们住好了。爸妈身体都还行。许伟这小子不是还在这边么?有他看照。估计这两年没啥。再等几年看看吧。”

  “阿成。你把事情和大哥说说吧。”赵灵珊和刘成已经结婚。但是已经习惯于直呼其名地家两兄弟实在觉的叫成哥或者刘哥有些别扭。但是直呼其名又有些不太尊重。所以德山就想象性的用了广东那边的称呼。一个阿字添上。既亲切又上口。刘成也很喜欢这样称呼。

  “噢?”赵国栋有些惊讶。刘成有事儿?能是什么事儿?“还有啥需要瞒着我么?”

  “不是。国栋。这儿我和长川德山都说过。他们觉的可行。但是还是有些拿不准主意都需要你来决。”

  刘成有些紧张。这是他第一次就大事情拿出自己的设想和意见。原本他希望赵长川能帮他向赵国栋说说。但是赵长川拒绝了。他觉这应该由刘成自己向大哥反映。直接和大哥进行交流。

  “国栋。今天夏天我在考察东北水源区的时候。也就是在吉林长白山地区几个县份考察安图抚松辉南靖宇几个都位于长白山自然保护区境内或者附近地长白山脉地区安图抚松靖宇以及辉南等多个县矿泉水资源极其丰富。而且其水质丝毫不比沧浪这边的水差。产量极

  其适合在这个地区建立水源基。我们预定的地图。开年就要开工建设。”

  赵国栋皱起眉头。这事儿他早就知道了。赵长川也和他细谈过一番。觉抢先占领长白山这个天然优,矿泉水区域很有必要也是日后沧浪之水主攻东北华北地区的主要基地。就这事儿似乎用不着这样郑重其事的提出来和自己商量吧?赵国栋心里也在犯嘀咕。

  “我在这几个县所在地长白山保护区内考察时。发现这个地区的有一样特产。虽然当地也有一些企业在作。但是规模小。分布零散而且没有品牌支撑。相当可惜。如果我们沧浪介入这个行业。以我们现有的实力和营销资源。完全可以将这个产业打造出来。成我们沧浪之水利润增长的另外一个亮点。”

  “树蜜?你想作产品?”赵国栋脑海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

  “对。国栋你大概也听说过长白山去地树蜜吧?实际上。长白山树蜜也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凡是那个地区出产的蜂蜜都被冠之以树蜜。而且品牌混乱。鱼龙混杂。根本没有形成产业规模。”刘成对赵国栋料事如神早已见不惊。平静地点点头。“我觉的这是我们沧浪之水地机会。”

  赵国栋沉吟不语。这究竟算不算多元化?如果是。企业多元化来如此之早究竟是祸是福?

  赵国栋第一次有些拿不准了。蜂产品属于保健品系列。但是又和现在这市面上炒风生水的保健品有些不一样蜂产品属于纯天然地保健食品。对于人体极为有益切无任何作用。其效用久不衰。而且蜂产品行业和矿泉水行业一样也是一方兴未艾的产业。如果能够抢占先机拔头筹。无疑个行业也会成为一个盈利地增长点。

  但问题不是这个。沧浪之水现在发展势头正猛无论是东北还是华东那边的新基地都一样需要关注这两个基地一旦建成投产。将会使沧浪之水如暴风之势席卷东北华北乃至华东和沧浪基地攻守东南西南形成交相辉映之势。这都会使的沧浪之水的盈利在去年基础之上还将迎来一个大幅度攀升而这个时候成却突然想要去转战蜂产品行业。这无疑让赵国栋有些怀疑对方的真实想法。

  “阿成。你告诉我是在公司里做的不顺心还是真心想要在蜂产品这个行业打出一条路来?”赵国栋缓缓道。“你知道今年矿泉水这边可能会迎来更大的一波爆发。手会很紧。公司需要你这样的人来独当一面。”

  “国栋。我干很顺心。真的。不信你可以问问长川和德山。但是一来我觉的蜂产品地确大有可为。二来我也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在另一条道上打出一番天地来。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之前我也和德山提起过。另外也专门和长川深谈过。他支持我的决定。但是要你来作最后拍板。”刘成显很坦然。

  赵国栋目光掠过赵山和赵长川面颊。赵德山无表情。但是赵长川点点头。

  “那么你希望我支持你创业?”

  赵国栋心中有些黯然。刘成虽然在公司里做到了副总经理的位置上。但是这个企业毕竟是赵长川和赵德山在赵国栋一手支持之下打造起来的。赵长川和赵德山有着天然的心理优势。所以他心中始终有些阴影。所以才会有单独创独当一面的意愿。

  “嗯。国栋。我希你能像当初支持德山和长川那样让我也去闯一闯试试。不管成功与否。至少我去尝试过。这一辈子至少要敢于去搏一把。你不是经常这样说么?”刘成明亮的目光和赵国栋深邃的眼神撞击在一起。

  赵国栋点点头。刘成还算是个汉子。坦然的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想单独创业想独当一面并不是什么坏事。有些人适合当员工。有些人却天生适合当掌舵者。或许刘成就属于后者?

  这样也好。省沧之水有多元化地嫌疑。让赵长川能够一心一意在水产业上打拼。而刘则去转战蜂品行业。看看二人能够在各自路上走多远。

  “好。阿成。就这么说定了。资金我来出。你自己计划一下需要多少资金。然后按照一定比例占股。而你和大姐的股份继续保留在沧浪之水中。这样也可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毕竟你现在也不是一个人了。日后可能还会添丁带口。”赵国栋点点头。“你知道我的脾性。我不会干涉你的具体经营。最多给你讨论交一些方向上的|法和想法。”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国栋你在战略上的眼光无人能及。我真心希望你能多帮我在这方面出一些点子。”此时地刘成然隐隐有了一点创业者地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