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十二节 棘手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十二节 棘手

  道源的肺腑之言让赵国栋大受感动,能够让柳道源说出这样一番话,甚至比柳道源帮自己在潘援朝那里说上话更不容易,像柳道源这种组织部门出来的人,更是讲求言语含蓄隐诲,这样无遮无掩的说明道白,除了对自己的绝对信任之外,更多的是包含一种期许和看重。

  “柳哥,你的话我都牢牢记在心里了。”没有多余言语,赵国栋唯有简单直白的一句话表明自己的态度。

  “嗯,也不必太过拘泥,正阳对你的期许一样很高,你和我们不同,你的年龄优势我们四个人中间谁也无法比拟的,所以你的**也比我们高太多,我们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啥都还不懂,所以我们对你的期望值都很高。”柳道源笑笑,“可能我和正阳在一些为人行事上风格不尽相同,所以在和你交流的时候对待一些事情处理上看法也不尽一致,这就需要你自己因地制宜,变通处理,不要拘泥不化。”

  柳道源用了交流一词让赵国栋心中也是微动,这也凸显自己在这一帮人心目中地位变化,包括原来自己担任副县长的时候,蔡正阳和柳道源都不以为意,直到站在县长这个位置上,他们才真正把自己视作了一个真正站在了一定高度可以和他们有共同语言的角色。

  刘兆国和熊正林终于和蔡正阳他们几人赶了上来,桃源宾馆虽然外表很普通,但是在背后有着一大片桃林,冬日里艳阳高照,虽然距离桃花盛开还有些时间,但是阳光下步行在桃林中还是能够感受到一抹春的气息。

  桃林里摆了两桌麻将,瓜子花生茶水早已备齐,并没有其他外人,看来这桃源宾馆和刘兆国关系不一般,能专门留出这样一个园子来供这区区十人消遣,至少还是话了一番心思。

  几个女人家自然是毫不客气的占了一桌,男人家倒是对这麻将没有太大兴趣,有一张没一张的随便打,更像是用这种方式来把几个人凝聚在一起随便聊一聊。

  “五饼,碰!国栋,初七尤莲香要请客,你和我一块儿过去坐坐吧。

  ”熊正林随出一张,然后道:“市委秘书长,这人不错,精干泼辣,只是不知道纪委那套行事风格拿到市委里去能不能适应。

  “哼,老熊,市委秘书长这个角色更需要一个精干泼辣的干将,要不怎么统领市委办下边一帮人,尤其是一个女人,若是没有点泼辣劲儿,咋把几个副秘书长降住?”蔡正阳顺手丢出一张,“三万!”

  “正阳说得对。这秘书长位置很不一般。使弄得。比一个副书记还管用。祁予鸿在宁陵时间也不算长。急需一个能够替他向下边传达意图地角色。尤莲香若是能操作得好。嘿嘿。前途不可限量啊。”柳道源知道熊正林表面上嘻嘻哈哈。但是对于这算是第一个从他门下出道踏上党政领导岗位地干将十分看重。

  “嗨。我也算是扶上马送一程了。日后她能走到啥境地就看她自身努力和造化了。”熊正林也不掩饰自己对尤莲香地期许。“我倒是真希望她能在纪委这条线上干下去。但是纪委范围是在太狭窄了。既不利于成长。而且位置太有限。只能忍痛放手了。”

  “得了。老熊。谁不知道你是想让你纪委门下多出几个像样地人物?尤莲香这也算是高升。宁陵虽然偏了一点。但是展潜力一样很大。甩脱纪委这条线未必是坏事。在我看来真正踏入更广阔地天地里对于尤莲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刘兆国瘪瘪嘴。“杜力那小子不也是你撺掇着他到了市政法委歇肩等口岸?”

  被刘兆国戳穿地熊正林也不生气。笑嘻嘻地道:“兆国。翻年就是人代会。杜力上法院副院长你得替他摇旗呐喊。你这个未来地政法委书记面子相信市里边那些代表们都得买吧?”

  “老熊。你少给我在那里打马虎眼。你才离开安都多久?莫不是那些人大代表们就不认识你这个黑面熊了?”刘兆国顺手摸起一张牌。“嗯。杠!这把杠上花了呢。我就去替杜力吆喝吆喝。没杠上花。那就对不起。老熊。你还是自己去张罗吧!”

  “滚你地蛋!刘兆国。我和你说正事儿。你少给我把你们公安作风拿到牌桌子上来!”熊正林笑骂道:“我不管。杜力地事儿交给你。出了差错我找你!他在纪委工作这么多年。得罪人不少。保不准有些人就要扇阴风点鬼火。”

  “哼,你把**领导下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说得这样没水准?被杜力处

  那些人还能混进人大代表里?”刘兆国并没有杠上,老熊你就别操心了,既然是组织决定了地东西就不会走偏,你以为谁都能像国栋这小子那样玩阴的也能玩成功?”

  正在聚精会神看四人玩牌的赵国栋一听这话就怪叫起来:“刘哥,你可别血口喷人!我啥时候玩阴的了?我可是正式被任命了县委副书记和代县长之后才当选的!我一直对我能走上这个位置充满信心!”

  “得了,你别以为你藏在花林那旮旯里我们就不知道你那点破事儿了,告诉你安都今年对于破坏选举地事情处理了两三起,都是基层搞操纵选举那一套,你不信问问老熊,有没有这事儿?”刘兆国似笑非笑的道:“这些事儿可大可小,就看领导较真不较真,嘿嘿,国栋别以为**不知道下边那点小把戏,**就是从最基层起家的,对于这些把戏从来就比谁都更清楚。”

  赵国栋无言以对,刘兆国这话也对,这个小动作小把戏一说就要看领导咋看待,如果领导真要弄你,那显微镜下,一切瑕疵都能无限放大,入你罪那也是分分秒秒,就算你只有一些暗示姓语言,或只是下边人的运作,但是要把帽子扣在你头上那你也喊不出个冤来,你就能说你没有那一星半点心思?

  “刘哥,我反正是问心无愧,经得起历史检验!”赵国栋依然嘴硬。

  “国栋,你少给我吊文,历史是胜利书写!你胜出了,那就证明组织是相信你的,你也是对的,一切都不成其为问题,你败落了,那自然就是种种罪过加诸你身了。”刘兆国摇摇头道:“自摸,糊了,对子糊,两番!”

  柳道源、蔡正阳和熊正林都是微笑不语,看着刘兆国教训赵国栋。

  “不过你别以为这种方式就能常态化,那是种种机缘凑巧了,否则,你小子冷藏在那个旮旯里才是常理。”刘兆国瞥了赵国栋一眼,“你小子还是自己掂量着一点。”

  “嘿嘿,刘哥,那哪能呢?”赵国栋算是服了这帮人,平素一个个周吴郑王,真还以为他们一个个心中只藏大事儿,没想到自己心中一番小九九也是早就被别人了如指掌。他们如此,那祁予鸿、麦家辉、蒋蕴华、章天放甚至罗大海这些当事人呢?怕是早就了然于胸,只不过掂量平衡之后觉得自己上更符合他们利益罢了。

  赵国栋心中也是泛凉,这一个个心机都是隐藏至深啊,自己还真有些小看天下英雄的味道了。

  “嘿嘿,刘哥,这些事儿也是严书记给你漏的信儿吧?”赵国栋实在有些不安心。

  “国栋,你们市委那帮人都是修炼成精的角色了,他们还能不知道这下边的底细?随便捞点情况起来分析分析,都能称量出一个一二三四来,没有你地肯,你下边那帮人谁会如此卖命的替你上蹿下跳?”刘兆国见赵国栋欲待解释,挥了挥手制止。

  “甭给我解释,你不过做得隐秘一点没有被拿住大的把柄且上边不想就此深究罢了,而且后是主要的,成了就成了,没啥,我只是提醒你日后这种事情少来,我们局里侦办一起贿选,那一个个钢口铁牙,自以为攻守同盟订得天衣无缝,在专政机关面前一样是漏洞百出,人性难测,当他认为抵抗无效时,便会毫不犹豫的出卖,你给我牢记这一点吧!”

  赵国栋是真的有点透心凉的感觉了,如果是严立民如此认定,那昨天罗大海给自己打电话说严立民有意推荐庞钧兼任公安局长一事就有些棘手了。

  不知道刘兆国漏这番话是不是知晓了自己和严立民之间的心结,想要当和和事佬?

  罗大海现在是想当好好先生,本来也和庞钧不大对路,但是又不愿意得罪严立民,自然把这个权力推到了自己头上,而严立民也没有给自己打电话,大概是也知晓了自己对庞钧看法很深,知道这电话若是一打未能遂意这双方都没有台阶下了。

  下一手严立民将会怎么走?

  按规定县公安局长只能是人代会或常委会任命,但是这不过是一个程序,罗大海既然把主动权交到了自己手中,而严立民又如此表明态度,这张牌就有些不好打了,想到这儿赵国栋竟有些出神。